1原文

苟巨伯遠①看友人疾,值②胡賊攻郡③。友人語④巨伯曰:「吾今死矣,子⑿可去!」 巨伯曰:「遠來相視⑤,子令吾去,敗義以求生,豈荀巨伯所行邪!"賊既⑥至,謂巨伯曰:"大軍至,一⑦郡盡空;汝何男子,而敢獨止⑧?"巨伯曰:「友人有疾,不忍委⒁之,寧以⒀我身代 友人命。」賊相謂曰:「我輩無義⑨之人,而入有義之國。」遂⑾班⑩軍而還,一郡並獲全。(選自《世說新語》)

2註釋

①遠:路途遙遠,可譯作遠道前往。
②值:適逢,正當。
③郡:這裡指城池。
④語:告訴。
⑤相視:來看望您。 相:你(特殊用法)
⑥既:已經。
⑦一:整個。
⑧獨止:只有一個留下。 止:停留。
⑨無義:無情無義。
⑩班:通假字,同"般",撤退。
⑾.遂:最終,於是。
⑿.子:古代對男子的尊稱。
⒀ 以:用。
⒁ 委:舍第三方棄,拋棄,丟棄。
(15)值:正當
(16)之:代詞。代「友人」。
(17)邪:放在句末尾語氣助詞,「邪」通「耶」。

3譯文

荀巨伯遠道前去探望一個生病的朋友,剛好碰上外族敵寇攻打那座郡城,朋友就告訴巨伯說:「我馬上就要死了,您還是離開這兒吧!」巨伯說: 「我遠道而來看望您,您卻要我離開,敗壞道義來換得生存,這難道是我荀巨伯做得出來的事情嗎?」敵寇進了城以後,對他說:「我們大軍一進城,整個郡城的人都跑光了,你是什麼人,竟然還敢一個人留下來?」荀巨伯回答道:「我的朋友生了病,我不忍心丟下他不管,我願意用我的命來抵換他。」敵寇聽后相互議論說:「我們這些不講道義的人,卻侵入這個有道義的國土。」於是就撤軍而回了,整個郡城也因此得以保全。

4中心

生死之間,真情乃見。面對生重病的朋友和來勢洶洶的敵人,是去還是留,實際是生與死的選擇,荀巨伯以一腔真情,大義凜然,留下來陪伴朋友,與朋友一起面對敵人,他作好了「以我身代友人命」的準備。他的這種視友情如泰山的氣概,打動了敵人,使得一郡都得以保全。以真情退敵,讀來確實讓人感覺蕩氣迴腸,豪氣衝天。
"生死之交,真情乃至。」他的這種對友情的重視,不怕生死護友人的精神,值得我們每個人去學習。
上一篇[紅毛氈]    下一篇 [奧林匹克主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