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賈探春是《紅樓夢》中的主要人物。她是故事主人公賈寶玉的庶出妹妹,為趙姨娘所生,與賈環同母。她也是海棠詩社的發起者,別號蕉下客,居於大觀園中的秋爽齋,為人精明能幹,從十二釵的判詞中推斷最終遠嫁他方。

1 探春 -人物簡介

探春探春

賈探春是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主要的人物,是故事主人公賈寶玉的庶出妹妹。

賈政與妾趙姨娘所生,排行為賈府三小姐。她精明能幹,有心機,能決斷,連王夫人與鳳姐都讓她幾分,有「 玫瑰花」之諢名。她的封建等級觀念特彆強烈,所以對處於婢妾地位的生母趙姨娘輕蔑厭惡,冷酷無情。

抄檢大觀園時,她為了在婢僕面前維護作主子的威嚴,「令丫環秉燭開門而待」,只許別人搜自己的箱櫃,不許人動一下她丫頭的東西。「心內沒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這一點,對探春動手動腳的,所以當場挨了一巴掌。探春對賈府面臨的大廈將傾的危局頗有感觸,她想用「興利除弊」的微小改革來挽救,但無濟於事。最後賈探春遠嫁他鄉。

2 探春 -人物分析

探春探春

人物性格

賈探春,別號蕉下客,賈政庶出女,姐妹中排行第三。探春是賈府的三小姐,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鵝蛋臉兒,俊眼修眉,頻盼神飛。這是書中對探春在賈府地位和相貌的描述。和其他的姐妹比較,她舉止大方,胸襟闊朗,沒有迎春的懦弱,也沒有惜春的孤僻,是個大氣、具有男子性格的女性,卻不像湘雲那麼大咧咧的不修邊幅。

從探春閨房的布置上看,她與眾姐妹也有著明顯的不同:探春喜歡闊朗,她的三間屋子連為一體,房中當地放一張桂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著各種名人的法帖,筆墨紙硯一應俱全。牆上掛的是米芾的《煙雨圖》和顏魯公的墨跡。和其他姐妹包括寶玉房裡精緻細巧的擺設比,探春房裡的布置非常簡單。琴棋書畫在古代小姐房中,是常有的消遣品,探春房裡的書畫也不代表她有怎樣高深的學問。在文才上,探春雖然比不及寶釵和黛玉,但也有其不凡的一套,能寫出《簪菊》、《殘菊》之類的雅詩,也能說出「知鬢冷沾三經露,葛中香染九秋霜。」之類的佳句。大觀園中熱熱鬧鬧的詩社活動讓眾姐妹的才情發揮的淋漓盡致,而這一活動的發起人卻是她,讓人不得不認同她組織的能力和其追求風雅的心。

探春對丫頭的管教特別嚴格,她吃飯的時候,丫鬟們在兩旁鴉雀無聲,其他的姐妹卻做不到如此,例如迎春根本指揮不了自己的丫鬟和老媽子們,甚至會受這些下人們的氣。大觀園裡的姊妹們,在這一點上沒有一個不敬佩她的,連平兒也說:「她是個姑娘家,不肯發威動怒,這是她尊重,你們就藐視她,欺負她,果真招動了大氣,二奶奶(王熙鳳)也不敢怎麼樣。」還說,「二奶奶在大姑子小姑子裡頭,也要讓她五分。」,可見王熙鳳對她這個小姑子也很敬佩。

人物能力

探春理財、治家的能力和她的政治家風範

在曹雪芹筆下,探春是屬於大觀園裡正統一派的女性,正統派的女性中,還有王熙鳳、薛寶釵等,而探春在其中是比較有政治風度的一個。

探春與其他正統女性極為不同的地方是她有自己一番人生抱負。她自己是這樣說的:「……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心早走了,立一番事業,那時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個女孩兒家,一句多話都沒有我亂說的。……」由此可見探春並不安心於做一個富貴人家的小姐或者太太了此一生。

探春的才能更多的表現在她治家理財的行動上。其一,第五十五回,探春的舅舅趙國基死了,她沒有多顧及死者與自己的關係和母親趙姨娘的哭鬧,而是按照規矩給了二十兩的禮錢。當然,這其中還有探春不以舅舅為親人的因素,但也能看出她公事公辦,大公無私的態度,但凡管事的媳婦姑娘,少有做到這點的。其二,她蠲免了寶玉、賈環、賈蘭以上學為名義,實際上作為襲人、趙姨娘、李紈零花的月錢。

雖然這件事引起了他人的不滿,卻沒有人說句反對的話,因為人人心裡都明白,探春做的是正確的。這件事後,王熙鳳囑咐平兒說「她雖是姑娘家,心裡卻事事明白,不過,言語謹慎,她又比我知書識字,更厲害了一層,又如今俗語說『擒賊先擒王』,倘她駁我的事。你可別分駁,你越恭敬,越說『駁得是』才好,千萬別想著怕我沒臉,和她一頂,就不好了。」可見,這個向來無所畏懼的鳳辣子對探春也有所畏懼,於細微處看出她這個小姑子管家的能力與過己之處。

在和王熙鳳的利益不抵觸的情況下,探春又緊接著做了兩件讓人佩服不已的事。第一,她把每個小姐每月置辦頭油和粉的二兩銀子蠲免了,因為這些姑娘們每個月已有了二兩月錢。在這裡,探春發現了賈府家庭經濟中存在著「買辦」現象,雖然只是買辦點丫頭、姑娘們的脂粉,卻存在很大的弊端,買辦的人不是拖延送物的時間就是買些質量低劣的,讓姑娘們根本沒有辦法使用,仍然要重買。

探春免了這個錢,對姑娘們的損失並不大,倒是打擊了買辦們的惡勢力。第二,年裡,她在賴大家看見賴大花園的管理方法,認為好,就按照一樣的方法派專人管理賈府的花園,每個月只要管理的人能奉呈少量姑娘們的頭油、脂粉錢,花園中的收益就全屬於他們的。這種甚至具有現代農業生產觀念的經濟方法,竟然出於一個姑娘的手中,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回目上,曹雪芹題的是「敏探春興利除宿弊」,一個「敏」字,可見曹雪芹也對自己筆下這個三小姐賦予了極高的關注,賜予了她無比的智慧。

探春治家是由於王熙鳳病了,而頂替王熙鳳治家的人除了探春,還有李紈和薛寶釵,其他兩個人在治家的過程中始終沒有引起我們過多的注意,因為探春在這一治家的過程中做了很多興利除弊之事,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她見識長遠,措施正確,精明、幹練,毫不亞於王熙鳳,也讓人習慣拿她與王熙鳳這個歷來管家的媳婦做比較

王熙鳳理財,貪且狠,和她為人是一個樣兒的。她把苛捐雜稅作為收入的主要,而不發展實業,當然,這不完全是她的責任,那個社會發展的必然。王熙鳳理財比較突出的還有她的假權舞弊。王熙鳳放高利貸,收受賄賂,而且讓家中其他人毫不知情,真是有她的一套。直到第一百零五回,錦衣府的官員查抄榮寧府的時候,在她的房中抄出大量借據,大家才知道她還有私自放高利貸這檔子事。王熙鳳理財是極為自私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填滿自己的腰包。而探春理財卻不是如此,探春蠲免了小姐、丫鬟多領的頭油胭脂錢、免了借公子們學里零花的名義而實際上進了他人腰包的津貼、將花園派給傭人們「承包」。從這幾件事,我們可以看出探春理財的作風,即極有積極意義的「開源節流」。探春節省了看起來不多的「小錢」,使用的也是極其簡單的方法,但正是這種種做法,使得日漸敗落的賈府「人盡其力、地盡其利、物盡其用」,有了一絲好轉的氣息,這樣做也使上下人等對她又敬又畏。可謂兩全其美。可惜這只是一線曙光,等王熙鳳身體梢好,一切仍然如舊,管理上仍然收外面賬房管轄,內部的改良措施一掃而空,連一線生機都沒有了。

賈府里老媽子、媳婦、丫鬟眾多,在這群下人中也存在著欺壓,有的甚至不把主子放在眼裡。例如,李嬤嬤仗著養過寶玉,時常來教訓怡紅院里的大小丫鬟。迎春更是管不了自己的丫頭、嬤嬤們。而探春在管家的時候,就大大煞了吳登新家媳婦的威風,此後,還狠狠的打擊了王善保家的媳婦。王善保家的媳婦在晴雯被逐屈死一事上有著不可脫卸的責任,平時依仗自己是王夫人的陪房媳婦而飛揚跋扈。第七十四回,王善保家的和王熙鳳抄檢大觀園,抄檢到秋爽齋的時候,探春「秉燭開門而待」,大談家敗始於自殺自滅,連王熙鳳都要陪著笑臉道歉,王善保家的卻不識相的連探春的身都要搜上一回,招來了探春的巴掌。這一事件,探春的不可侵犯表現的極為充分,她詞鋒凌厲、氣勢上完全凌駕於王熙鳳,狠狠的教訓了王善保家的媳婦,滅了這類下人的氣焰,為改變賈府存在的悍仆欺主的現象盡了力。

人物命運

賈府有四個賈姓的小姐,即元春、迎春、探春、惜春。這元、迎、探、惜四個字通常被說為有「原應嘆息」的意思,不論這是不是後人們牽強附會,大觀園中姊妹們都難逃凄涼的悲劇命運,這是《紅樓夢》所欲表現的要點,我們的三小姐探春既然身在紅樓,她的命運也是一樣難逃其悲劇性。

探春的出生是她悲劇之一。探春是趙姨娘所生,在封建大家庭中,庶出,偏生,是件很不光彩的事。這對於探春這個具有政治風度、有番人生抱負的小姐,是個不能為自己所原諒的弱點和暗疾。這個無法彌補的缺憾使得探春對人對事特別的謹慎,惟恐被別人做了議論的對象。探春和自己的母親趙姨娘性格不和,時常鬧矛盾。趙姨娘對自己這個女兒沒有任何的好感,而探春對自己的母親的所作所為也是非常怨恨。

在探春,幾乎是沒有把自己的生身母親放在眼裡,她自己這樣說到:「……她(趙姨娘)那想頭自然是有的,不過是陰微鄙賤的見識。她只管這麼想,我只管認得老爺(賈政),太太(王夫人)兩個人,別人我一概不管……」這樣說來,探春是不當趙姨娘為親娘的。第六十回,探春對李紈尤氏說:「……這麼大年紀,行出來的事總不叫人敬伏。這是什麼意思,也值的吵一吵,並不成體統」。

這句話足以見得,在別人面前,探春對趙姨娘的態度依然是這樣,不留任何情面,沒有任何母女的感情。探春對自己的舅舅趙國基、親弟弟賈環也是一樣的冷漠,當趙姨娘質問探春趙國基去世時禮錢問題時,探春一面哭一面說:「誰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檢點,那裡又跑出一個舅舅來?」探春根本不以趙國基為親,不難想,這也是由於趙姨娘的關係。第二十七回趙姨娘為探春給寶玉作鞋,而從不理會賈環一事和探春爭執、第五十五回探春按規矩只給舅舅趙國基二十兩的禮錢,引起趙姨娘大鬧、第六十回探春出面調停趙姨娘因賈環要薔薇硝惹出的打鬧。一件件事都可以看出趙姨娘、賈環母子在賈府討人嫌的地位和探春對母親、親弟兄感情的冷淡。

探春這樣做,完全出於個人的考慮,出於封建倫理的觀念。她極力想擺脫自己庶出的地位,即使是無法改變,也想通過行動來與自己的母親劃清界限,不至於讓其他人看扁。她這樣做博得了賈府大多數人的認同,討了王夫人的歡心,連王熙鳳都嘆息道:「好!好!好!好個三姑娘!我說她不錯,只可惜她命薄,沒托生在太太肚裡。」相信探春自己也會在暗中這樣嘆息自己的命運不濟,不是太太的女兒。

3 探春 -判詞解釋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

註釋:

第一句「二十年來辨是非」寫元春在宮中生活了二十多年,對人世間的榮辱甘苦有了新的認識,覺得自己實到了「那不見得人的去處」,「終無意趣」。

第二句「榴花開處照宮闈」寫元春從女史到鳳藻宮尚書,直至賢德貴妃,榮耀一時,像石榴花盛開時一般火紅。在外人看來,作為一個封建社會的女子應該滿足了,但元春的結論卻是懂得了「辨是非」,認識到了宮廷內部的種種黑暗和腐敗,對自己的生活道路採取了否定的態度。

第三句「三春爭及初春景」的三春是指元春的三個妹妹迎春,探春,惜春;「初春」寓指元春,這句意思是說迎春,探春,惜春比不上元春的榮華富貴。

最後一句「虎兔相逢大夢歸」「虎兔相逢」指虎年和兔年之交,元春死的十二月既是虎年的末尾,又是兔年的開始,所以說「虎兔相逢」,兔被虎吃掉了,是元春入宮作妃的必然結局。作者在這裡把批判的鋒芒直接指向了一般人都認為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皇權! (註:有些版本為「虎兕相逢大夢歸」,兕是犀牛的一種,古本中的這種說法體現了兩種力量的平衡。)

4 探春 -紅樓夢曲

探春探春

分 骨 肉
一帆風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
恐哭損殘年,
告爹娘:休把兒懸念。
自古窮通皆有定,
離合豈無緣!
從今分兩地,
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牽連。

[註釋]

1.「一帆」幾句——指賈探春遠嫁。

2.爹娘——指賈政、王夫人。賈探春是庶出,為賈政的小老婆趙姨娘所生,但她不承認自己的生身母親:「我只管認得老爺太太兩個人,別人我一概不管。」(二十七回)所以趙姨娘說她「沒有長翎毛就忘了根本,只揀高枝兒飛去了。」

3.窮通——窮困和顯達。

鑒賞

賈府的三小姐探春渾名「玫瑰花」,她在思想性格上與同是嫡出的姊姊「二木頭」迎春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她精明能幹,有心機,能決斷,連鳳姐和王夫人都畏她幾分、讓她幾分。在她的意識中,區分主僕尊卑的封建等級觀念特別深固。她之所以對生母趙姨娘如此輕蔑厭惡,有一點因為生母趙姨娘「著三不著兩」。抄檢大觀園時,在探春看來,「引出這等醜態」比什麼都嚴重,她「命眾丫鬟秉燭開門而待」,只許別人搜自己的箱櫃,不許動一下她丫頭的東西,並且說到做到,絕無迴旋餘地,這也是為了在婢僕前竭力維護作主子的威信與尊嚴。「心內沒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這一點,動手動腳,所以當場挨了一記巴掌。

探春對賈府面臨大廈將傾的危局頗有感觸,她想用「興利除弊」的微小改革來挽回這個封建大家庭的頹勢,但這隻能是心勞日拙,無濟於事。

對於探春這樣的人,作者是有階級偏愛和階級同情的。但是,作者沒有違反歷史和人物的客觀真實性,仍然十分深刻地描繪了這個形象,如實地寫出了她「生於末世運偏消」的必然結局。原稿中寫探春後來遠嫁的情節與續書不同,這我們已在她的判詞的註釋中說過了。曲中「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也是她一去不歸的明證。「三春去后諸芳盡」,迎春出嫁八十回前已寫到,元春之死、探春遠嫁,從她們的曲文和有關的脂批看,也都在賈府事敗之前,可能八十回后很快就會寫到,這樣,八十回后必然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情節發展相當緊張急遽,決不會像續作者寫「四美釣游魚」那樣鬆散、無聊。

5 探春 -結局

國畫 探春國畫 探春

探春遠嫁的時間

探春遠嫁的時間,在曹雪芹原稿后30回中,大概是比較靠前的,根據是:

1.前述那條脂批,點明了探春"遠適"之後說:"使此人不去,將來(賈府)事敗,諸子孫不至流散也,悲哉傷哉!"這一批語,把探春的能耐或作用估計過高(賈府"事敗"乃大勢所趨,"運終數盡,不可挽回",決非探春或哪個個人所能挽救),但它透露了一個事實:賈府"事敗"是在探春離家后"將來"的事,即探春遠嫁是在賈府抄沒之前,其門面未倒之時,兩者相距有相當一段時間。

2.由迎春的婚事推斷:迎春從第72回官媒求親,到第79回嫁給孫紹祖,中間僅隔六迴文字;而探春的婚事,在第77回已"有官媒婆來求說",可知她的出閣,雖不一定也隔六回,但恐怕距此也不會太遠。

3.第77回,當官媒來"求說探春"時,王夫人因"近日家中多故","心緒正煩,哪裡著意在這些小事上"。由此觀之,探春的婚事是否會因此而拖擱得很久?答曰:不一定。因為當官媒求說迎春時,也曾有一延宕:王夫人因考慮到賈政剛從"外任"回家,好不容易"骨肉完聚",忽提婚嫁"恐老爺又傷心,所以且不提這事"(第72回)。但是間隔六迴文字之後,迎春還是早早地出嫁了。須知從第72回之後,作者多處點出園裡的小姐都"大了"(即成年了,15歲以上婚嫁之年了),連年齡最小的惜春也說:"如今我也大了。"(第74回)按當時習俗和賈府門第,年已搡梅的探春的婚事,是不會延擱很久的。

只是:這裡所敘官媒求說探春,在王夫人看來是"小事"一樁,而實際上到後來正敘探春"遠適",卻是極大的大事(且待後文探佚),這中間如何由"小"變大,肯定有一個曲折複雜的過程,敘寫這個過程又肯定需要運用大手筆,佔用較大篇幅。鑒於此,我們說探春的從說親到"遠適",其事態之變化,內容之龐雜,所用文字或篇幅又必然會超過迎春,大概是可以逆料的。

探春對遠嫁的態度

對於"遠適",探春會抱有一種什麼態度呢?這一點之所以重要,從中可以推斷僅僅"遠適"一端,是否足以構成探春結局的悲劇性。

探春對於遠嫁的態度,取決於她的個性性格和她在賈府的地位、處境、心境。讓我們來簡單回顧一下前80回,尤其是第55回之後探春的情況:

1.探春在賈氏姐妹中,是最為"才自清明志自高"的一個。關於她的才,鳳姐說:"好,好,好,好個三姑娘!我說她不錯。"她說她"與眾不同"(第74回)。鳳姐將府中少爺小姐一個個算下來,都是"不中用"的貨,"只剩了三姑娘一個,心裡嘴裡都也來的"(第55回)。所以平兒說:"二奶奶在這些大姑子小姑子里,也就只單畏他(探春)五分。"這倒並非單純向僕婦婆子虛張聲勢,第74回"抄檢大觀園"時,鳳姐惟獨對三姑娘又陪笑又解釋,還"直待伏侍探春睡下",佐證了平兒所言也確是實情。

關於她的志,探春自己說:"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業,那時自有我一番道理。"(第55回)譬如"敏探春興利除宿弊"一回,證明了他確實敢作敢為,抱負不凡。

2.但是可惜,探春"先天不足":第一,她畢竟不"是個男人",是個女的。用她自己的話說:"偏我是女孩兒家,一句多話也沒有我亂說的。"第二,更甚者,她又偏是個姨娘生的庶出小姐。鳳姐在稱讚她的才幹之後,嘆惜道:"只可惜她命薄,沒托生在太太(王夫人)肚裡。"第三,最最懊喪的是,她又偏是最"陰微鄙賤"、最招人嫌的趙姨娘所生的庶出小姐,因此太太王夫人雖"疼他",面上還是"淡淡的","皆因是趙姨娘那老東西鬧的"。這是探春之所以跟其生母始終矛盾百出的根子所在。她有時甚至羨慕起比較本分老實的周姨娘來了,她對她媽說:"你瞧周姨娘,怎不見人欺他,他也不尋人去"(第60回)。

3.為了解決志大才高與"先天不足"的矛盾,探春所能做的惟一的主觀努力,就是"只揀高枝兒飛","只顧討太太(王夫人)的疼"。第46回鴛鴦抗婚時,賈母把王夫人也連帶著訓斥了一通,王氏非常"委曲"、尷尬,但誰也不敢出頭為她辯解。惟有探春是個"有心的人",幸虧她及時出來給王氏解了圍,還使賈母當眾向王氏認錯"賠不是",爭回了多大的面子!由於探春的這個功勞,其結果便是"太太滿心疼我",終於爭取到了讓她代理家務的位置。

4.但是,也正是從探春理家開始,才明顯地表現出她的"命薄"中更具決定性的方面,即"生於末世運偏消"這一點。在她剛剛施才展志、"興利除弊"伊始,作者借寶釵之口一言以蔽之日:"可惜遲了!"

探春理家,從王夫人方面來說,雖有賞識她的成分,但主要還是因為鳳姐病了,僅僅讓她"暫代數月"(第55回脂批),並且以李紈為主,以寶釵為"監察"。從鳳姐方面來說,這位管家奶奶從中耍了滑頭:她為了擺脫"日夜焦勞百般彌縫,猶不免騎虎難下"的困境,"趁著緊溜之中",自己"抽頭退步",把家族危機轉嫁給探春,脂評說這是鳳姐的"移禍東吳之計"(第56回批語)。探春接過這付亂攤子,一上台就遇到"愚妾"和僕婦們"太鬧的不像",緊接著便是接連不斷的沒"規矩"、沒"王法"的大小事故,"各處大小人兒都作起反來了,一處不了又一處",鬧得"家反宅亂"、"亂為王了",直至爆發"抄檢大觀園"。這時的賈府,已經到了"再不能依頭順尾"(平兒語)的時候了。

值得注意的是,這中間探春的態度和心境的變化:在她理家之始,興頭最足,"興利除弊",但一經領教這付攤子之亂,不多久她便變成了個"乖人","不肯多走一步",很快地也"抽頭退步"了,遇事便說:"怎麼不回二奶奶?""等太太回來自然料理"......她把球又踢還給了鳳姐和王夫人。並且,從她理家之日起,先是被氣得大哭了一場,傷心地說:"我細想,我一個女孩兒家,自己還鬧得沒人疼、沒有顧的"(第56回);接著經"家反宅亂"之後,她又感慨萬千地說:"外頭看著我們不知千金萬金小姐,何等快樂,殊不知我們這裡說不出來的煩難,更利害"(第71回);待到"抄檢"前夕,當她看到迎春被欺受氣,她更感觸良深:"物傷其類,齒竭唇亡,我自然有些驚心。"(第73回)......

總之,探春理家,是她在賈府的惟一一次施才機會,但因生不逢時,恰值"末世",結果不僅越理越亂,反而給自己招來了一系列"煩難",證明了她施才不能,伸志不得,命運"偏消"!而最後促使她對賈府失去信心的,還是"抄檢大觀園"。

5."抄檢大觀園",賈府中人幾乎都清楚:是邢夫人與王夫人,榮府長房與二房(背後是賈赦與賈母)之間關係"尷尬"、相互"嫌隙",矛盾衝突發展的結果。這就是尤氏說的:"我們家下大小的人只會講外面假禮假體面,究竟作出來的事都夠使的了。"(第75回)但是真正敏感到這場"抄檢"作為一個信號、一種預兆,它所包含的全部嚴重性的,還是"看得透、說得出"的"敏探春",她痛哭流涕地說:

"咱們倒是一家子親骨肉呢,一個個不像烏眼雞,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第75回)"你們別忙,自然連你們抄(家)的日子有呢?你們今日早起不曾議論甄家,自己家裡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們也漸漸的來了。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第74回)。須得注意的是:由於在"抄檢"時探春打了邢氏的"得力心腹陪房"王善保家的一記耳光,連她自己也身不由己地捲入了這場"烏眼雞"之間的爭鬥。她說:"我昨日把王善保家那老婆子打了,我還頂著個罪呢!"(第75回)

總的說,探春在賈府的日子並不好過;到了佚稿中,賈府的"自殺自滅"和內外矛盾必將繼續惡化,探春的處境與心境亦將更加"煩難"。在這種情況下,這位早就想出去"立事業"的才女,碰上遠嫁出走的機會,她當然求之不得,便憋著一肚子氣地從此遠走高飛了。

因此光就"遠適"本身,即使在封建社會,也不一定夠得上悲劇(僅僅嫁得遠一些)。探春對於"遠適".倒是巴而不得的事.這對於當時的女孩子,是惟一"可以出得去"的機會!她決不是戀家,倒是盼著遠嫁,所以這對於她,並無什麼悲劇成分(設若真的到"外藩"或海外去做"王妃",那豈不更是喜出望外,天助人願?要知道"和番"本身就是探春所不敢企及的極大的"事業,!)。因此第5回她那曲子的口氣是:"告爹娘,休把兒懸念","奴去也,莫牽連"。這最後一句,既是說你們不要牽挂留連,又跟惜春的"矢孤介"的癖性頗有些相類:"我只知道保住我就夠了,不管你們。從此以後,你們有事別累我!"(第74回)第22回探春的燈謎詩"莫向東風怨別離",倒反是勸家人既不要埋怨"東風",也不要埋怨"別離"。至於探春的冊圖上畫的"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這並不是說明她對遠嫁的心境,而是在預示她遠嫁之後的某種悲劇狀況,而後者,才是她的真正的悲劇所在(後文再談)。

那麼,探春有沒有可能遠嫁到"外藩"或"海外"去做"王妃"呢?三 "外藩王妃"的不可能第63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探春掣得一簽是:"日邊紅杏倚雲栽。"又注日:"得此簽者,必得貴婿,大家恭賀一杯。"眾人打趣說:"我們家已有了個王妃(元春),難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這在書中是直接把探春與"王妃"聯繫起來的惟一的一處,是"探春王妃"說的最有力的憑據。三六橋本的"外藩王妃"之說,大概就是據此演化出來的。

 
上一篇[單子知陳必亡]    下一篇 [蘅蕪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