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應二傳,排球場上最全面的位置,要有一定的攻擊力技術較全面,彌補主二傳來不及移動傳球時的漏洞:進攻,要像主攻手一樣犀利;防守,要和副攻手一起組成網上長城;有時候,還要擔當起穿針引線的二傳職責。
二傳的對角是接應,在今天的排球比賽里,接應的作用已經從輔助二傳傳球,轉變到了一個隊最主要的進攻得分點。接應不接一傳,甚至可以儘可能少地參加防守,但是必須要有強進攻,強發球。優秀的接應應該在4號、2號、1號位都有定點強攻並且得分的能力。接應在前排的時候,換到二號位,加上前排的主攻副攻,有三個點進攻,這是較強的輪次。到了後排,則換到一號位,準備後排進攻。
中國女排接應二傳——世界排壇的「另類」
中國女排正式進入國人關注的視線是在1981年第三屆日本世界盃,那年中國女排首奪世界冠軍,打破了中國三大球的尷尬。從那時起,女排隊員就是為國人所津津樂道的,特別是中國女排令人眼花繚亂、豐富細膩的技戰術更是倍加推崇,究其原因,在於中國女排接應二傳技術的全面。
一支隊伍的接應二傳決定了一支球隊的技術風格,它處於球隊進攻和防守的樞紐,換言之,球隊防守后的反擊都是由接應開始的。中國女排的開山鼻祖袁偉民當政時,就已經根據中國人自身的生理特點決定了女排的技戰術風格為快速多變,因此他選擇的接應陳招娣技術就非常的全面,不但包攬了後排的一傳和防守,還開創性的與陳亞瓊構成「雙快」戰術進攻,豐富了接應的戰術變化,也就是從這時起,中國女排就需要接應的全面和穩定,既要負責一傳、防守,又要參與全隊的快速多變的戰術體系。而女排的第二任接應鄭美珠更是以出色、細膩的網前小球技術和調整傳球組織快變戰術所著稱。
以後到了巫丹和崔詠梅時代,更是將接應的進攻和防守發揮得淋漓盡致,只是由於隊伍的不整齊,導致了實力下降,才使中國女排陷入低谷。
王子凌開創了中國接應後排進攻的先河,豐富了女排的技戰術,但她同時繼承了歷代接應出色的後排技術的特點,為此她還打過自由防守人的位置。
中國接應改變傳統的嘗試源於邱愛華時代,主攻長期不強的弊病嚴重削弱了中國女排的攻擊力,郎平這時試著用邱愛華的後排進攻和跳發的能力來改變這個矛盾,但是邱愛華的小球技術讓人不敢恭維,98年的世界錦標賽邱愛華作為放冷箭的奇兵獲得世界亞軍,但這次亞軍偶然性的獲得讓郎平意識到國內再也沒有傳統的合適的接應了,脫離了傳統的接應已經喪失了快變戰術轉換的能力,再堅持下去只能是失敗,因此她便很快稱病辭職。胡進接任後面臨同樣的窘境,奧運落選賽的最後一張船票的現實讓胡進做出了冷凍邱愛華,招回巫丹的決定。雖然巫丹已經過了顛峰,最終沒能在悉尼獲得好成績,但這已經讓中國女排意識到中國女排究竟需要怎樣的接應。
周蘇紅的出現讓中國傳統接應出現了復甦,2001年新女排成立時,陳忠和教練就果斷將邱愛華排除出國家隊,招入周蘇紅、李珊和白雲。但當時並沒有將白雲作為接應來培養,先是主攻,后是二傳,結果白雲沒能勝任這兩個位置,只能遺憾離開國家隊。
綜上,由於接應在隊中體現球隊風格的重要性,這就決定了中國女排的接應必須具有中國的傳統性。
1.現在世界上的球隊中,一傳、防守系統有兩個選擇。一是主攻+主攻+自由人。這個系統在男排被廣泛採用,在女排中以義大利、巴西、德國等歐美男子化球隊為代表。它要求兩個主攻都必須有非常好的一傳,解放出具有絕對進攻實力的接應來負責主要的進攻。二是主攻+接應+自由人。這個系統強調主攻的強攻能力,解決被破壞的一傳,接應不但負責全隊的一傳和防守,還要參與全隊的戰術進攻。這個選擇以中國、俄羅斯為代表。周蘇紅、普洛迪尼科娃,包括以前的索科諾娃都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2.袁偉民曾說過:「我們不但進攻要快速多變,防返也要快速多變。」要求接應不但傳球能力要好,更要求反攻速度要快。歐洲球隊的隊員不但要到義大利打聯賽,生理系統也決定了他們不可能像中國隊那樣在二號位打出那麼多快球,因此二號位的進攻就由接應包辦了,而且接應調整強攻的慢速度也符合歐洲球隊的節奏。但是中國隊則不同,中國隊的球風就是快變,即使是反擊也要堅持快速多變,如果接應來定點強攻,會拉下中國隊的速度,破壞中國隊的節奏,也就是自己破壞了快變體系。即使我們的強力主攻也要求快速的平拉開來進攻。
現在中國女排針對2008年的接應選材上,不但要遵循中國接應的傳統性,也要在年齡上相吻合。技巧接應+實力接應的方案是行不通的,既然接應決定球隊風格,那麼主力和替補的風格也必須一致。因為必須考慮到主力的傷病或不預知的風險,以及主力退役后的補缺。因此,中國式的接應不能在中生代中選,到2008年,中生代普遍26、27歲,基本過了女排隊員24、25歲的黃金年齡,到2012年時超過30歲,而新的替補在短時間內也成長不起來,由此我們必須加大新人的培養力度。
上一篇[迷幻之城]    下一篇 [小巷穿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