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揚·內珀穆克·聶魯達,(Jan Nepomuk Neruda,1834.7.9~1891.8.22),捷克十九世紀現實主義詩人和小說家。主要作品有詩集《墓地之花》、《宇宙之歌》、《歌謠集》.《平凡的歌》、《星期五之歌》,小說《流浪漢》,《小城故事》等。聶魯達的詩歌題材廣泛,既繼承了民間詩歌的優秀傳統,又具有深刻的社會內容和時代特徵。以他為首的民主主義知識分子則把戲劇同民族解放運動更加緊密地聯繫起來。

揚·聶魯達(1834-1891)捷克十九世紀現實主義詩人和小說家。主要作品有詩集《墓地之花》、《宇宙之歌》、《歌謠集》.《平凡的歌》、《星期五之歌》,小說《流浪漢》,《小城故事》等。聶魯達的詩歌題材廣泛,既繼承了民間詩歌的優秀傳統,又具有深刻的社會內容和時代特徵。

命運,你如果還想要 一八四八年春天的故事 愛 


1 揚·聶魯達 -命運,你如果還想要

為了中國人民的自由,
命運,你如果還想要
蒼白,枯萎的犧牲晶,
好吧,你就把我丟進監牢。

執掌權力的命運啊,
如果你還想要生命,
好吧,就在我的心裡,
把你血淋淋的手洗凈。

我情願親愛的母親餓死,
墳墓中的父親受人嘲笑,
只要自由,唉,自由,
快快地屬於我的同胞,

你可以從我生活的神話中
奪去愛情一它的王后,
只要自由,唉,自由,
能讓我的同胞享有!
      楊樂雲,孔 柔譯


2 揚·聶魯達 -一八四八年春天的故事

時間把帷幕扯去——世界改變了!
老朽的人們呀,你們沉落到
  什麼地方?
啊,探詢的目光無論飛向哪兒,
一切都是新的,這樣年輕,漂亮!
空氣中輕輕地講著奇妙的神話,
花園和茂密的樹林向我們歌唱,
他們也歌唱了,山谷和山峰,
整個遼闊的大地也歌聲高響,
「自由——自由!」
  我們自己也在唱。
前額如今那麼亮堂,嘴唇那麼靈活,
眸子那麼晶凝,眼角笑起了縐摺,
一個個變得多麼美麗,多麼高尚,
年輕的血象紅寶石,肌膚好似花朵!
  黑夜和白天對我們沒有差別,
  白晝儘是理想,夢裡充滿光芒——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盡在顫抖,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在歡暢,——
  唉,這一切都是初戀時的徵象!

好象去參加婚禮,人群鬧鬧嚷嚷,
同伴們彼此手攜著手,
先鋒的隊伍在前進,歡唱,
誰管命運在大炮的響聲里怒吼。
  軍帽上插著羽毛,腰上掛著短刀,
  準是暴君就逃吧,小心啊,小心,
  誰嘲笑勇敢的人,誰就要遭殃,
  高呼著「為了民族,
  為了全人類!」
人人都會一百次地把生命獻上。

大自然也到處輝煌照耀,
藍天象個寵兒一樣,
披著淺藍色的外衣,
處處閃灼著金光。
  燦爛的景色彷彿是個舞廳,
  地下也有個地方樂聲悠揚,
  誰走過那兒誰就想跳舞,
  上帝頻頻點著頭,
    呼喚著我們舞蹈,
  並且高興地俯視著,向我們微笑.
  「啊,我們到底是人了!」
        楊樂雲,孔 柔譯


3 揚·聶魯達 -愛

人的一顆心啊——唉,上帝,
  我的上帝——
你可以抑制憤怒,要愛卻由不得你!

人們說,你,我的民族,
  在這個世界里,
猶如荊棘在大道上蔓衍,
猶如嬰兒誕生在窮苦人家,
在艱難不幸的時期。
困苦是他的搖籃,
人人都遠遠地迴避,
誰走近他,就覺得羞恥,
「你還是死了的好,
可惡的小吉卜賽!」

嗨,這些話管什麼用!算什麼呢
  這一切的咒詛!
我飛跑著來迎接你,親愛的民族,
就象那小鳥兒似的姑娘,
唱著火熱的歌迎接她的情人:
「我尋求你的眼光,即使它高傲地
  望著世界。
我撫摸你的雙手,即使有蛇
  躲在你的手中。
我的嘴唇饑渴地緊貼著你的嘴唇,
即使你的唇上有著毒涎。
我的雙臂狂熱地摟著你的脖子,
即使你的脖子上生著惡瘡。」

而你並不,並不象人們所誹謗的。
你的手和頸都雪一樣潔白,
你並非,象人家說的,窮得憔悴。
我在母親的懷抱里就常常聽到你,
媽媽的心輕輕地顫動,
恰似小鳥兒復蓋在絨毛里。
你並不象人家說的墮落了,
  因為受著奴役。
我在母親的眼裡常常讀到你:
關於親愛的人的動人故事,
願上帝保佑他,世世代代!

在這茫茫的世界上我愛誰呢?!
心呀,唉,你永遠都象在
  兒童時期——
直到老年,直到臨終,
  都呼喚著母親。
我的母親去世了,只留下記憶,
我的愛情過去了,是那麼短暫——
為了這一切我都曾痛哭流涕,
  但又歸於平靜——
可是你,我的民族,我不能失去你!
           楊樂雲,孔 柔譯


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首頁


參考資料

* 中國詩歌庫 http://www.shigeku.com
* 中國詩歌史 http://poetrycn.com


上一篇[內存模組]    下一篇 [內夫塔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