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摩那•羅達奧(1882—1930),高山族。台灣中南部南投縣仁愛鄉霧社地方馬漢博社首領。1930年台灣霧社起義的組織者和總指揮。

 

1 摩那·羅達奧 -人物

清光緒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甲午戰爭失敗,清政府被迫與日本侵略者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台灣和澎湖列島被割讓於日本。此後,台灣淪為日本的殖民地達50年之久。日寇對台灣土著居民——高山族人民實行野蠻殘暴的統治,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台灣人民不堪忍受非人的折磨,不斷起義反抗。「三年一小亂,五年一大亂」,抗日烽火從未停息。在歷次鬥爭中,霧社起義是規模最大,影響最廣的一次。

  霧社,是高山族同胞聚居的一個地區,也是日本帝國主義強化殖民統治的一個「示範」中心。日寇對其採取法西斯專制,設置警察課分室,調集大批軍警分駐18個駐在所來施行武力壓制。監視附近各村社的高山族人民。通過霸佔土地、分派勞役,壓榨人民血汗,通過反動的「番童公學校」,對兒童施行奴化教育。如此殘酷的剝削與壓迫致使霧社2000多高山族人民走投無路,時常揭竿而起,反抗日寇的統治,使此地成為日寇難以對付的地區。

  摩那•羅達奧的父親羅達奧•拜是抗日老英雄,他自幼受父親的影響,勇敢直言,敢於同日警作鬥爭。曾到過台北、日本參觀考察。同漢族的抗日愛國人士有過交往,支持抗日鬥爭。他下定決心同日寇決一死戰,成長為馬漢博社的首領。

  1930年10月7日,摩那•羅達奧主持族人的婚禮,全社族人正舉杯歡宴共祝新人時,日警吉村無禮竄入,尋釁鬧事,調戲婦女,並舉杖打人,激起所有在場人的憤怒,特別是摩那•羅達奧的兩個兒子達太奧•摩那和拔沙奧•摩那,他們起而攻之,將吉村痛揍一頓。事後,日警懷恨在心,伺機報復,高山族人民忍無可忍,遂起義反抗。這是霧社起義的主要導火索之一。其二是日寇無視森林巨木是高山族崇拜的聖物,逼迫霧社高山族同胞進森林伐樹為他們修運動場,還毆打民工緻死,慘絕人寰的暴行點燃了高山族同胞壓抑已久的怒火。

  在摩那•羅達奧的領導與漢族人民的支持下,霧社附近的馬漢博、博亞倫、羅德夫、大魯宛、蘇可、鶴歌等六社的高山族有1200人,迅速組織了一支300餘人的青壯年武裝,以大力、木槍、農具為武器,嚴格進行射擊訓練,成為勇敢善戰的隊伍。不久義軍擴充至500多人。他們秘密商定於10月27日,也就是「台灣神社祭日」,趁日寇在霧社公學校舉辦運動會之時發動起義。

  10月27日凌晨,起義軍首先切斷霧社周圍的電話線,破壞交通要道,拆毀鐵路橋樑,之後分頭襲擊日軍設在深山區的警察駐在所。起義軍勇猛殺敵,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裡,連續攻佔日警駐在所11處,殺死吉村等10多名日警,打開日軍軍火庫,繳獲槍械180餘支,子彈兩萬餘發。所到之處,群眾響應,青壯年踴躍參軍,隊伍迅速壯大發展到1500多人。上午,義軍兵分兩路,一路由摩那•羅達奧率領指揮,攻擊日寇在霧社的統治機構、警察局、學校、郵局、日人商店等。另一路由拔沙奧•摩那率領,突襲公學校運動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入會場,向敵人展開猛烈進攻,擊斃日本侵略者137人,繳獲大批槍支、彈藥、衣服等。義軍旗開得勝,控制霧社全區3天,日統治陷入癱瘓狀態。

  10月29日,日本殖民當局征討各地精兵5000多人,組成「討番」大隊,分三路圍剿起義軍。摩那•羅達奧率眾奮力抵抗。但雙方力量懸殊,被迫退守深山密林,化整為零,各自為戰,與敵周旋,殺敵4000餘人。日寇驚慌失措,以高官勸降,但摩那•羅達奧絲毫不為所動,視死如歸,誓不投降。氣急敗壞的日寇修築長堤,將霧社山區嚴密封鎖起來。調集大批山炮濫轟,出動飛機投擲毒氣彈,1200餘名高山族起義將士慘遭殺害。12月初,摩那•羅達奧身負重傷,為了不拖累義軍,也不致落入敵手,他悄悄爬到隱蔽處跳崖自盡。5個月後,日寇又調集精銳部隊,血洗霧社村莊、山林,殺害青壯年,將800名老弱婦孺驅趕出霧社,製造「第二次霧社」事件。就這樣,摩那•羅達奧領導的霧社起義被殘酷地鎮壓下去。

  霧社起義雖然以失敗而告終,但它是高山族人民反抗外來侵略的正義鬥爭,沉重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囂張氣焰,具有深遠的意義。為紀念霧社起義者的英雄業績,1953年,台灣人民建起「碧血英風」紀念碑,碑聯寫道:「百戰忠魂,千秋恨事;一朝義憤,萬古馨香!」摩那•羅達奧的大無畏英雄氣慨和強烈的民族尊嚴,一直激勵著台灣各族人民為抗敵殺寇、保家衛國而戰鬥不息。

2 摩那·羅達奧 -相關條目

 

人物 歷史

上一篇[陶家渠]    下一篇 [國際貿易實務精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