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瑪利亞(Samaria)巴勒斯坦中部古城,以色列王國首都。建於公元前九世紀。公元前722年被亞述國王薩爾貢二世佔領。公元67年為羅馬軍隊所毀。其遺址已被考古學家發掘出來。
撒瑪利亞是北國以色列的首都,其中為人認識的是塞巴斯蒂村落所處的撒瑪利亞山。

1歷史

撒瑪利亞山是暗利向這地原有的部族撒瑪買回來的。他將他的新首都建於此地(王上十六24)。該處的村落所屬的年代顯然最少可追溯到主前十世紀,又或是十一世紀。她成了復興之王國的中心,並享有新建之暗利王朝的威望。然而,撒瑪利亞易受圍攻;敘利亞的便哈達(亞蘭的大馬色)曾聯同32個王上來攻擊她(王上二十),但以色列人成功將他們驅逐(1-21節)。亞哈之子約蘭作王時,便哈達再來攻擊撒瑪利亞(王下六24至七20),漫長的圍困,差點攻陷了這城。
經過一連串的戰役,以及耶戶興起政變,吩咐殺掉撒瑪利亞的巴力眾祭司(王下十18-28),遂使這城在耶戶的子孫治理下,重歸耶和華的名。然而,在約哈斯作王時,撒瑪利亞仍然有百姓敬奉亞舍拉(王下十三6)。敘利亞在軍事上依舊佔有優勢(王下十三7)。
在主前八世紀期間,以色列蒙神眷顧(王下十三14-25);在耶羅波安二世時,撒瑪利亞非常繁榮興旺(王下十四23-28;摩三10、15,四1,六1、4-6)。在主前八世紀末后,以色列的內鬨(王下十五)使王國面臨亞述人的侵奪(29-31節)。最後,加利利、外約但,甚至可能沿海平原,都已失陷被擄后,撒瑪利亞也落入撒珥根二世的手中(王下十八9-12)。在隨後的數十年間,外邦被擄的人也遷徙到該地。
在波斯時期(主前六至四世紀),撒瑪利亞是一個行政中心,由領導階層管治,其中包括多位名叫參巴拉(例:尼二10及其它)的人。當中的撒瑪利亞人口,雖視他們自己為以色列的一分子,卻受到猶太人排斥(斯四1-3)。其後,伊里芬丁的猶太人需要在埃及重建聖殿時,卻向撒瑪利亞人尋求幫助。
亞歷山大大帝在主前331年來到利雲特時,撒瑪利亞人初時曲意逢迎(約瑟夫:《猶太古史》11.8.4),但後來他們卻殺了他的省長(庫爾提烏斯,4.8.9-10)。他們多個領袖在迪列河的洞穴避難,他們在那裡連同個人文件(蒲草卷)跌落陷阱中,窒悶而死。馬其頓的人遷徙就是到那地。
主前108至107年,撒瑪利亞為許爾堪所管治(《猶太古史》13.10.2;《猶太戰爭錄》1.2.7);他毀滅了該城。龐培重建這城,其後,由迦比紐進一步修造。希律王為紀念該撒亞古士督(塞巴斯圖),把該城取名為塞巴斯蒂亞,並為他建了一座大殿宇。希律在塞巴斯蒂亞款待亞基帕,殺了他的妻子瑪利暗,又勒死他的眾子。第一次猶太戰爭期間,塞巴斯蒂亞人對羅馬倒戈相向。

2考古發掘

兩隊考古遠征隊曾在撒瑪利亞展開考古工作,分別是1908至1910年的哈弗計劃,以及在1931至1935年,由哈弗、巴勒斯坦發掘基金、耶路撒冷的不列顛考古學院,及希伯來大學聯合進行。他們在塞巴斯蒂村的山上,發掘了古代撒瑪利亞(塞巴斯蒂亞)廢墟。撒瑪利亞山位於盆地中央,與四周俯瞰她的山脈相隔甚遠(摩三9)。
由於該地屢次重修,以致地層非常複雜。國家的衛城四周圍繞著用方石建築的掩藏城牆,又包括了倉庫及其它重要建築物。石岩中的坑地藏有前暗利王朝時期(主前十至九世紀)的陶器碎片。
在眾多重要的發現中,有一系列的象牙製品顯示了腓尼基的藝術傳統,揉合了強烈的埃及色彩。撒瑪利亞的陶片表明了以往曾有酒和油輸運給首府中的達官貴人;有時還提到發送船運的本地管理員。內文分為兩大類,分別是9和10年,以及15年的。它們可能同是源自一個統治了15年的王,或來自兩個不同的王。並且是從儲存室地下的物品中發現,故此必定可追溯到主前八世紀初期或中葉。
後期的建築物包括馬其頓大量的的防衛建設,希律為亞古士督興建的廟宇和女神瑞利的廟宇根基和祭壇,也有民居、柱廊街道、劇院、古羅馬教堂,以及其它建築。該處有一所中世紀修道院,以紀念曾在該地發現施洗約翰的首級。
由於人口的變遷,使希律治下的馬其頓人及後期別的老兵成為遷徙的人,其閃語名字漸漸消失,希臘羅馬的塞巴斯蒂亞仍以亞拉伯村落的塞巴斯蒂存留下來。

撒瑪利亞考古遺址

撒瑪利亞考古遺址
上一篇[LG E500-J.APCAY]    下一篇 [LG E300-A.C2P8C]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