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撒瑪利亞聖經

標籤: 暫無標籤

撒瑪利亞聖經是以色列王國的後裔撒瑪利亞猶太人信奉的由古希伯來字母書寫的摩西五書,包括《創世紀》《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撒瑪利亞聖經也是基督教舊約翻譯的參考資料之一,與七十士譯本、死海古卷具有相同的歷史地位,是舊約的翻譯底本馬蘇拉文本的補充文獻,更是研究猶太教起源的重要文獻。

【英文】  Samaritan pentateuch
撒瑪利亞聖經是撒瑪利亞猶太人信奉的由古希伯來字母書寫的摩西五書,包括《創世紀》《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
1339年版撒瑪利亞聖經

  1339年版撒瑪利亞聖經

古希伯來字母是猶太人在西元前10世紀至西元前5世紀的書寫載體,西元前5世紀之後猶太人放棄古希伯來字母,而改用亞蘭字母書寫。而希伯來聖經是用亞蘭字母書寫的。因此撒瑪利亞人認為他們的宗教比猶太人所信奉的聖殿猶太教更古老,所以保存了更多原始猶太教的特色。他們認為猶太人所信奉的聖殿猶太教是一種世俗化了的宗教。撒馬利亞人自稱是北國以色列的後裔,保存有摩西律法的教導,並以基利心山為他們信仰的敬拜中心.但現代猶太人並不會接納他們同為古代以色列人後裔,以色列的歷史學家約瑟夫表示他們是北國以色列滅亡時,亞述把外族移居入以色列地,和留下來以色列人所生的後裔。據《列王紀下》第17章第24-41節,亞述在以色列地移入新居民后,曾差遣以色列的祭司教導他們宗教禮儀.但當時以色列的宗教已非常混亂(這也是聖經記載他們亡國的主要原因),加上撒馬利亞人接受教導后,又混合了外族人自己的神祇及宗教崇拜.故此,他們一直不為後來巴比倫回歸的以色列人(主要來自南國猶大國)所接納,只視為一個污穢的旁支,在隨後以色列的歷史上,並沒有一正確的身份。

1撒瑪利亞聖經和撒瑪利亞教派的關係

撒瑪利亞教派是在巴比倫之囚前形成的,歷史和發展非常悠久,無論是基督教舊約還是新約,都多次提到這個教派。撒瑪利亞教派宣稱其自猶太歷史之初就存在了,而猶太教則是在《撒母耳記》中最後的士師,也是撒母耳的老師以利的時代從撒瑪利亞教派中分離出去的,因為以利想在示羅成立一個參與競爭的教派。猶太教是異端以利教派的發展,經過撒母耳、掃羅、大衛,以及猶大國諸王的繼承,宗教中心也由示羅遷到了耶路撒冷。因此,撒瑪利亞教派才是以色列人古老信仰的真正繼承者。在巴比倫之囚以前,古老的亞威信仰(Yahwism)在以色列有不超過4個教派。其中之一就是撒瑪利亞教派,雅各之子約瑟一族的教派。第二個教派就是猶大和便雅憫的教派,把耶路撒冷當作聖城。第三個派別則是崇拜偶像的以法蓮一族的以色列人。
但某些猶太教傳統則聲稱,撒瑪利亞教派是西元前8世紀晚期以色列王國被巴比倫人滅亡,美索不達米亞殖民者遷入撒瑪利亞后形成的。

2撒瑪利亞聖經和死海古卷的關係

撒瑪利亞聖經是研究撒瑪利亞人起源和希伯來聖經早期版本的重要文獻。長期以來,撒瑪利亞聖經被認為是偽典。直到17世紀,歐洲的耶經學者發現,撒瑪利亞聖經與舊約,也就是馬蘇拉文本存在6000處不同,其中1900處不同處卻與七十士譯本一致。另外,新約中的一些章節也出自前撒瑪利亞聖經,比如說使徒行傳第7章第4節所說「亞伯拉罕在特拉死後才去迦南」,這符合撒瑪利亞聖經所述的特拉死於145歲,但馬所拉版本卻說,特拉死於205歲(《創世紀》第十一章第32節),亞伯拉罕走後6年。另一個例子則是希伯來書第9章第3節「第二幔子后,又有一層帳幕,叫作至聖所。有金香爐,有包金的約櫃」,符合撒瑪利亞聖經所述,卻不同於馬所拉文本和七十士譯本「要把壇放在法櫃前的幔子外」(《出埃及記》30:6; 40:26)。  死海古卷的發現使學者們再次注意撒瑪利亞聖經的古老和價值。死海古卷是目前發現的最古早的猶太教文獻,殘篇的年代在西元前3世紀至西元1世紀之間。不少學者們甚至認為死海古卷可以分作兩類,一類是出自巴勒斯坦的版本,另一類則是前撒瑪利亞版本。前撒瑪利亞版本完成於西元前2世紀,甚至更早。

3撒瑪利亞聖經和基督教舊約的關係

撒瑪利亞聖經是基督教舊約翻譯的參考資料之一。正如現代最流行的國際通用英文版基督教聖經(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前言所述:「馬蘇拉文本雖然出版最晚,但作為舊約標準的希伯來文本,是翻譯的底本。死海古卷包含了更早的希伯來文本內容,與撒瑪利亞聖經以及與文本誤差有關的古代抄經士傳統文本一同作為參考資料。(For the Old Testament the standard Hebrew text, the Masoretic Text as published in the latest editions of Biblia Hebraica, was used throughout. The Dead Sea Scrolls contain material bearing on an earlier stage of Hebrew text. They were consulted, as were the Samaritan Pentateuch and the ancient scribal traditions relating to textual changes.)」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