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專輯信息

擁擠的樂園
表演者: 陳升
版本特性: 專輯
介質: CD
發行時間: 1988年5月1日
出版者: 滾石
唱片數: 1
ISRC(中國): CNF050001300

2專輯簡介

台灣著名音樂人陳升的第一張專輯。

3專輯曲目

1. 擁擠的樂園(3'13'')
2. 夜(4'7'')
3. 凡人的告白書(5'13'')
4. 責任(6'2'')
5. 黃土(3'31'')
6. 停火(4,3'')
7. 回到我身邊(5'21'')
8. 思念(5'44'')
9. 鄉(6'32'')

4專輯歌詞

1.擁擠的樂園
詞、曲:陳升
一輩子能夠遭遇多少個春天
多情的人他們怎會了解
一生愛過就一回
沸騰的都市盲目的感情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一段情可以忍受多少的考驗
有人找到他自己的答案
當他不需要愛情
流行的都市不安的感情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一張臉可以容納多少的表情
早晨不愉快醒過來的時候
答案寫在你臉上
多彩的故事蒼白的臉孔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2.夜
詞、曲:陳升
走向漫漫的長夜裡
走向清醒的另一方
以為只有在夢境里
能喚回自己
終於我要告訴自己
如今我已不再年少
渴望有笑有淚的夢不再重現
早在那遙遠的過往
遺落了純真與歡笑
只有午夜能了解我
撫慰心口的傷痛
如果我還能夠恣意悲傷落淚
黑夜快將我吞沒
明天是不是會晴朗
讓我堆積我的夢想
用我如一不變的臉孔
要阻擋一切
流盡最後的一滴淚
只為它不屬於明天
期盼星星永不墜落
聆聽我願
只在那遙遠的過往
遺落了純真與歡笑
只有午夜能了解我
撫慰心口的傷痛
如果我還能夠恣意輕聲落淚
其實你我都相同
3.凡人的告白書
詞、曲:陳升
不優越的心情呢
是屬於凡人和悲劇英雄
當一切都遠走
易老的青春多折的愛情
從不曾改變對我漫無止境的試煉
一個平坦的未來
座右銘寫著要知足常樂
忐忑的提醒我忠實的守候
我學來的真理
是不是謊言
還是我的努力不夠多
我們曾經擦肩而過走在擾嚷的街頭
其實我也曾經有過狂狷奇想的代頭
豪情與無奈
總期望誰能了解我
如何找回我那生活中失落的尊嚴
是否一定要頭銜用不完的金錢
才可以自由交得到好朋友
如果有一天什麼都留不住
能不能改變人們虛榮作祟的哀怨
她的名字叫蘇珊
年輕又無悔
叛逆趁年少從不懂得憂愁
傲慢的笑容
潰散的眼瞳
彷佛在數說我們不夠堅定的感情
白天總是忙碌的工作安慰豪邁的自我
夜裡曾經感到寂寞不敢有浪漫的念頭
豪情與無奈總期望有人了解我
如何能滿足我那平凡卻又饑渴的心
不優越的心情呢
想到了明天
生活的神話
漫漫的擁向我
忠實的守候
我學來的真理
美好的明天
是我不能懷疑的信念
卻有人說過
孤獨本是生命的常態
4.責任
詞、曲:陳升
假如你心裡只有一個人
我當然是你的唯一
假如你追究孤獨的責任
那一定都是我的錯
如果你心裡佔有兩個人
絕不要流露你的真情
如果你追究孤獨的責任
我希望還是我的錯
請聽我說明啊 別離開我
可知我為愛在忙碌
我要你說明啊 別離開我
我要拒絕你的冷漠
嗚 嗚 你要懂得去把握
請聽我說明啊 別離開我
可知道我為愛在忙碌
我要你說明啊 別離開我
我要拒絕你的冷漠
5.黃土
詞:王豫民/陳升曲:王豫民
千萬年的哀榮唷 誰能忍心記憶
叱吒多時 切割黃沙如龍
遺落我的笑容唷 西風凜冽吹過
不再飲我 流向東方的血 喔嘿唷 喔嘿唷
命定中的恩怨唷 怎能輕易忘了
今生今世 切割黃沙如龍 喔嘿唷 喔嘿唷 喔嘿唷
6.停火
詞、曲:陳升
我曾經不只一次明白告訴過你
別再輕易試探我的心意
所有我的真心和一些可笑保證
已經都已毫無保留奉獻給你
留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清醒我自己
不再輕易掉入你的陷阱
只有你的溫柔停止如此冷漠
才能夠面對問題講清道理
歲月易老 我的愛卻不保留 喔
我愛你今天明天一直到永遠
我要你冷靜的聽我說
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就回頭
Oh baby don't go breaking my heart
I love you so
7.回到我身邊
詞:陳升/王豫民曲:王豫民
離別的歌是憂傷的魂 它來自無方總圍繞著我
思念的歌 是無聲的刃 劃破記憶 散落滿地
請回到我身邊 你是我的唯一
不論是我到那裡 是永遠不變的輪迴
不敢擁有是因害怕失落 而今依然一無所有
是否能夠讓我回到從前 守候你的熱淚
請回到我身邊 請回到我身邊
8.思念
詞:王豫民/陳升 曲:王豫民
在每個寂靜夜裡 不禁地呼喚你
是否你依然如昔 從不曾在意
再次的問我自己 年輕已漸漸遠離
為什麼你還依然留戀這裡
有什麼如此憂鬱著你 就這樣不輕易牽絆著我
或者你對我的離去已征服悲傷
請你請你請你牢記 過去已不復追憶
就讓它沉澱在你最深的心裡
無論是在何時 無論是在何處 我不能夠停止
有什麼如此憂鬱著你 就這樣不輕易牽絆著我
或者你對我的離去已征服悲傷
請你請你請你牢記 歲月不是用於悲戚
就讓它塵封在你最深的心裡
無論是在何處 無論是在何時 想你
9.鄉
詞:陳升曲:陳升
有一個地方叫做故鄉 它留些記憶叫我遺忘
卻總在淚濕枕巾的午夜哦蕩漾
有一種心情叫做希望 它帶我遠離我的故鄉
卻不斷堆積我的迷惘哦流浪
太多的日子我已虛度 太多的路程我曾彷徨
太多的眼淚留我停止腳步
是否都可以將它們栓進我的包袱 哦
有一種憂鬱叫做思鄉 它帶我走進沉沉夢鄉
好抵擋淚乾的激顫哦故鄉
每一個夢中有一些溫暖 像夜航的曙光我的親人
在分別的日子裡是否無恙
太多的日子我已虛度 有太多的話語我都敷衍
有太多的理由我該停止腳步
不再是任性的孩子不斷迷路 哦

5樂曲演奏工作人員名單

鼓:蒙博生
貝斯:塗中化
鍵盤:王裕民
吉他:游正彥
MIDI:陳冠宇(電子設計)
弦樂:陳宗成等八人
和音:李德慧、陳升
錄音:陳冠宇、徐崇憲
混音:徐崇憲、陳冠宇、陳升
聲樂指導:詹宏達
器材支持:齊柏林音樂中心

6樂評

1.陳升的城市日記
從南部到台北,從製作助理到歌手,從陳志升到陳升,《擁擠的樂園》抓住了很多耳朵,畢竟沒什麼人在處女專輯就幾乎唱到破音的。
或許因為等了太久才有機會表達,歌聲和封面的面孔幾乎完全不合拍:激烈、直率、隨性。說話很慢,唱歌很瘋的陳升,圓臉似乎生來帶著笑意,眼裡的光芒卻不僅僅是憨厚樸實。
「城市」在陳升音樂里的特殊地位,開始初露端倪。它不是「鏡子前面」或者「剃刀邊緣」,不是「柏油路」或者「水泥的牆」,陳升的城市沒有名字,沒有邊界,看不清大小,不知道有多少人。昨夜的熱風尚未完全退去,新的一天不曾露出曙光。城市的步伐,在開著紅花的木棉道上一刻不停,生活被不間斷的步驟填滿,算是成功嗎?眼下的忙碌和曾經的想象不一樣。每個在其中的,來處不同,都在尋找把心放下、酣眠一場的地點。思鄉是不錯的手段,而故鄉不僅是山或海,是媽媽的笑容,是屋旁明麗的野花,是年少時愛過的女孩,是個叫「阿獃」的好朋友,甚至是離別一刻心裡的誓言。
陳升不把城市放在音樂的對立面,也就不必將任何情緒隔離在城市之外,自在地放縱慾望馳騁;他也生活在這裡,見到所有的情感誕生、糾纏、分崩、遠走......周而復始。他的專輯從一開始就像是一份日記,不製造宏偉的場景,不給出皆大歡喜的結局,陳升醉心於描述每個過程的曲折跌宕,寫很長很長的歌詞,長到不反覆就填得滿一首歌,卻從不在曲末給出個明確的答案:或者離開,或者暫時停留,過程遠比結果來得有趣,畢竟孤獨才是生命的常態。
2.1988年的歌與螞蟻形而上的愛情
天氣很熱,屋子裡面悶的讓人抓狂,小小的飛蟲繞著燈管沒命的飛,潮乎乎的空氣包攏著陳升啞啞的嗓音,老大哥坐在床頭談論著逝去的愛情、痛苦的現實與充滿期待的未來。1988年,升哥站在擁擠的樂園寫下凡人的告白書,十幾年就這麼過去了,老大哥的聲音一天天蒼老下去,曾經的音符刻在張張唱片中,等待著機緣從揚聲器中跳出,灰塵一樣飄灑在落寞的心底。
屋子裡,牆壁已經斑駁,螞蟻們忙忙碌碌,不知他們在尋找什麼。忙碌何苦要有目的?螞蟻們「一輩子又能夠遭遇多少個春天」,秋天來的時候,無非是死亡,它們「會了解一生愛過就一回」么?螞蟻的愛情實在過於形而上,「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仔細聽聽《別讓我哭》裡面這首ONE NIGHT IN BEIJING,有點王小波唐人故事的味道。
1988年夏天,吳文光開始記錄幾個文藝盲流的生活。「也許是某種東西要結束了,要把它拍下來……一年或兩年之後,這種東西就真的結束了,在開始的90年代已經是一個全新的樣子了」……
上一篇[直接調控]    下一篇 [錫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