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簡介

歸正宗——歸正宗是改革宗教會對英文「reformed」一詞的翻譯。
廣義的改革宗包括蘇格蘭長老會、公理會、改革宗等,又稱為改革宗諸教會,或歸正諸教會。
狹義的改革宗即歐洲大陸的改革宗教會,是一個基督教(新教)宗派,發源於瑞士,創始人為慈運理、法雷爾和加爾文等,主要分佈於瑞士、荷蘭、蘇格蘭、法國、德國、捷克、斯洛伐克等國和法國邊遠山區,對英國宗教改革和清教徒運動產生過重大深遠影響,荷蘭改革宗、蘇格蘭長老會、公理會等宗派都是在改革宗影響下產生並成形的。
歸正諸教會的重要文獻有《基督教要義》、《海德堡要理問答》、《多特信經》、《西敏寺小要理問答》(威斯敏斯特要理問答)、《兒童要理問答》、《西敏寺信仰宣言》、《比利時信條》等。
通常改革宗是指狹義的改革宗,即加爾文主義者、加爾文宗,在華人里,唐崇榮將加爾文宗美化為歸正宗。下面的改革宗,就是指狹義的改革宗。

2神學院

比較著名的改革宗神學院有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簡稱WTS,中譯威斯敏斯特神學院、西敏寺神學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簡稱RTS,中譯改革宗神學院),Calvin Theological Seminary (中譯:加爾文神學院)。

3五大唯獨

當你問他們加爾文和路德神學哪個正確時他們說只有細枝末節不一樣,但是在實踐中分明是採取加爾文主義的路子並且認為加爾文的更理性,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裝出一副各派共榮,我無意見的樣子呢?我的經歷可能比你還要生動:一方面他們總是對路德會和其他宗派開展游擊戰;一旦你回擊而且擊中要害,他們總是這樣三幅面孔:你說的是細枝末節;你怎麼可以攻擊神的僕人;各派應該合一。最後這個政策是皇軍發明的,但大東亞共存共榮的本質我們都知道了。答案很簡單,他們在說謊。集兩年來與改革宗「對話」之經驗,我總結改革宗「新五個唯獨」如下。
第一、唯獨改革宗的人可以任意攻擊牧者。他們把所有批評改革宗的人,定罪為任意攻擊牧者;並任意攻擊這個批評改革宗的牧者。這個唯獨不僅是弱智(完全無視你言之鑿鑿有案可查的嚴重真理問題);更是陰謀——這意味著讓一統江湖的改革宗有名望的人獲得了不受任何質疑的特權,而任何更新和真理的爭辯都會按這種政治正確打入地獄。他們這個不許攻擊牧者的強盜邏輯是這樣的,他們任意攻擊所有批評改革宗牧者的牧者,為此只能宣布攻擊改革宗的牧者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牧者。易言之,唯獨改革宗有權決定誰是真正的牧者,誰是真正蒙召的傳道人。再易言之,批評改革宗的人都不是神的僕人。「聖靈在我們這邊,誰敢惹我」。
第二、唯獨改革宗的人懂得改革宗。所有批評改革宗的人都犯有一種無知的罪:「你根本不懂改革宗」。為此他們繁殖了浩如煙海的神學概念,搞得自己忙碌於無窮的家譜,相咬相吞之後遍地吃人。事實上他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中藥鋪,但一定要裝出我是何等的深刻,何等順服神的主權這樣的表情。
第三、唯獨改革宗的人能確立和規定何為細枝末節,何為基要真理。他們不僅負責決定哪一卷書是你必須按他的意思讀的基要之書,也負責確定哪一個教會、哪位基督徒、哪個時段的必修課;他們還負責向你推薦——不管你願不願意硬往你的信箱裡面塞——哪一個有名望的人、哪一位名牧的講章和錄像,是專門針對你這種情況的。「你照著學吧」。然後你看見阿貓阿狗們嫁給皇帝一樣人五人六地坐在那裡監考,不耐煩地等候收割你的頭顱。你是他們的投名狀。他們不像靈恩運動那樣容易識別,他們也強調唯獨聖經。但我們已經發現,「特殊情況論」和「理性的自負」以及「程序的廢止」是加爾文主義獻給巴比倫人的戰利品,結果是整個猶大的淪陷。
第四、唯獨改革宗的人最懂真理又最有生命。因此百般無奈倉滿囤流的他們只能負責關心和教導你們怎麼學習真理和增長生命。他們是這樣地愛你,超過基督,「恨不得為你跟誰拼了」。他們為此拼得妻離子散,又拼得教會雞犬不寧。別人總是「理性上悔改」;他們總是「生命上悔改」。總而言之,所有屬靈高調是他們的專利,而聖經上所有否定的話語,是你的專利。不僅如此,改革宗的人到任何地方,都是胸有成竹滿腹經綸珠光寶氣的仙女,下凡到你們這裡了,只為那大愛看上了你這又窮又丑的董永;你們負責受教,他只負責施教。他是活水的江河,你是鹽鹼地。他永遠活水的江河,你永遠鹽鹼地。你一活水,就是他的仇敵,他就看見你以前怎樣在遠方和妓女浪費揮霍資財。他們離開的任何地方,都是因為魔鬼掌權了;而他們這等清高,即使比任何人都卑劣,也一定要將離開的脖子秀一秀,簡直標緻極了。
第五、唯獨改革宗的爭辯是愛心誠實的。他們對你的批評沒有一點點仇恨在裡面,而你任何一點點的回應,都證明你這人根本就沒有重生。他們的喜樂建築在你的傷害和痛苦之上,他一邊吞吃你一邊要求你和他感謝讚美神。而別人的所有爭辯都是侍奉宗派,都是沒有神的愛、「你的靈不對」;而別人喜樂都是因為沒有真正的重生。
改革宗的精神是一種什麼精神?自從得了精神病,整個人精神多了。改革宗的實質是「我改革你宗」;歸正宗的實質是「我歸正你宗」。就這樣他們分享了魔鬼的第一品質,就是狂傲。所以我們完全能看見任何改革宗教師和學徒的臉上,都帶著口含天憲出民水火的自義表情和低能的熱情。如果說愛國是流氓無賴的避難所,改革宗就是一切穢鳥狐狸的巢穴。在那裡,蒼蠅變成天使裂天而來,青蛙成為王子布滿全地。具有改革宗特色的自義是通過誇張的表情(在審判你們的罪的時候)和刺耳的音調(在改不動、歸不正你的時候)完成的。他們篡奪了基督作為改革和歸正主體的榮耀,同時將自己從改革和歸正的客體中摘出來。這從他們這個宗派的名字和他們佈道會上的姿態這些果子上就能認出來。就是改革宗分享了假先知、假師傅和敵基督的品質。這是末世了。他們就是過去的亞述人。我們站在這裡,熟能生巧地面對拉伯沙基的語重心長和內憂外患。

4華人界情況

神學體系是歸正神學或稱改革宗神學體系。華人教會界比較著名的教牧與神學家有趙中輝,唐崇榮,林慈信,陳佐人,李健安,周功和,呂沛淵等,西方比較著名的改革宗神學家與教牧包括湯姆·華森,喬冶·懷特菲爾德,愛德華滋、約瑟·艾嵐、約翰·歐文、托馬斯·古德文等。
華人界的牧師多以福音派為主,倡導的是包容主義(妥協主義)。華人基督教徒多認為口頭上認信改革宗並採用《威斯敏斯信仰告白》,或是畢業於改革宗神學院就可以認定為改革宗牧師。但在與天主教相互認同併合作的相關事情上,許多華人界牧師是與真正的改革宗信仰背道而馳的。
與林慈信牧師、唐崇榮牧師等教義不同,方向相左的加爾文派改革宗翻譯家、神學家、基督教華人改革宗台北教會牧師錢曜誠牧師翻譯了中文版《加爾文基督教教義》,《海德堡要理問答》,《兒童聖經故事》,《給未曾歸正者的警告》,《系統神學》(湯姆.華森原著)在改革宗華人界都影響極大。上海三聯出版社出版的《基督教要義》也是改編此翻譯作者的版本,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兒童聖經故事》。
華人里,基督教中改革宗人數極少,雖經唐崇榮及其弟子不斷炒作,甚至於在網路上作假,變化仍是不大。華人教會,以福音派為主,而福音派中,較少人接受限定救贖這個教義。[3-4]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