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為了要減少攻城時所造成的傷亡,預先進行炮擊以降低敵人的戰鬥力是必須的。所以《武經總要》中還附有二種炮車,但都沒有文字記錄可供了解,只能從圖片去想像分析了。


  古代攻城時,面對高聳的城牆時,只有三個選擇,一是挖掘地道,再來就是想辦法超越十幾公尺高的城牆,不然只好面對面破壞城牆。


  挖掘地道除了可以使部隊突入城防體系外,同時也可以在城牆的地基下挖掘,先以木板支撐挖掘的部分,然後放火焚燒支架,地基一鬆動,城牆就會倒塌。攻城部隊就可以蜂擁而上沖入缺口擴大戰果。


  宋代在挖掘地道方面已經發展出專門的車輛,稱為「頭車」。頭車的結構很複雜,共分為三個部分:「屏風牌」、「頭車」及「緒棚」。屏風牌在車列的最前端,車前及兩側設有防護,等於是整組頭車的出口。在有敵情顧慮下,屏風牌和頭車緊接,提供攻城部隊良好的防護。等到地道挖掘的差不多,攻城部隊會在車內集結,迨地道挖通后,迅速的將屏風牌推開,部隊就可魚貫出車進行攻擊。至於中段的頭車,車身一般而言長九尺(2.82公尺),寬七尺(2.19公尺),前高七尺,后高八尺(2.50公尺)。車頂並設有一二尺寬的出入口,除了供出入外,也可以成為攻城部隊還擊的射口。另外,在掘地道的時候,因頭車是靜止的,容易為敵軍的炮石或燃燒性武器所攻擊。所以其車頂防禦特別堅固。在木製頂蓋上又加上一層皮笆(鋪上生牛皮的竹蓋),然後再覆上一尺多厚的穣櫜,最後再蓋上皮笆。而利用車頂的出入口,運用預先準備的泥漿桶、麻搭(拖把)和渾脫水袋(牛皮做的水容器)也可以迅速的滅火。


  至於挖掘作業開始以後,隨著開挖的進度,頭車也會不斷的前進,因之,車最後一段的緒棚也會隨之加長。挖出來的泥土也可以藉由車尾所附的絞車帶出,移作填壕之用,一組頭車的乘員約為三十人。


  除了頭車之外,轒轀(ㄈㄣˊㄨㄣ)車、木牛車和尖頭木驢都是屬於攻城的車輛。轒轀車的歷史很悠久,最早出現此一名稱是在 《孫子.謀攻》其言曰:「攻城之法為不得已。修櫓轒轀,具器械,三月而後成,距闉,又三月而後已。將不勝其忿而蟻附之,殺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災也。」轒轀車的用途和頭車差不多,只是構造簡單的多,車子的容量大概是十個人,共有四個路輪。它的車底是空的,所以乘員可以在裡頭推車前進,車頂和兩旁則用生牛皮覆蓋。不過大概為了減輕重量,所以車頂的牛皮是以繩子作為支撐。由於轒轀車是尖頂的,所以可以減少炮石的破壞力。


  尖頭木驢的車形和轒轀車很接近,因襲轒轀車尖頂的優點,尖頭木驢車頂的斜度更大,車脊則換為較堅固的大木。為增加行車的安定性,路輪又增加成為六個,車長為一丈五尺(4.7 公尺),高八尺(2.504公尺),車的乘員一樣是十名。尖頭木驢曾為梁將侯景所使用,但卻因守建業的羊侃火攻擊退,事載《太平御覽》、《梁書》及《通典》,因《通典.兵典》所載較詳,故錄於下:


  梁將侯景反,兵逼建業,皆危懼。梁將羊侃為守城督 ,因偽稱得外射書,雲「邵陵王、西昌侯兵已至近路」,乃少安。賊為尖頭木驢攻城,矢石所不能制。侃作雉尾炬,施鐵鏃,以油灌之,擲驢上,焚之俄盡。


  可見這種攻城車最大的致命傷還是在防火上,難怪頭車的車頂上平時就備有泥漿桶和渾脫水袋,準備隨時滅火。


  尖頭木驢在宋代又被稱為鵝車洞子,自北宋末年以後的宋金戰役中被金人大量使用為攻城主要兵器,據《靖康紀聞》一書記其功能構造為:


  洞子可以沼道,可以攻城而上,用車輪推行,其狀如峻屋,上銳下闊, 人往來其間節次續之,帶有長數十丈者。上用生鐵裹,內用濕氈,矢石灰火皆不能入。


  而在趙萬年的《襄陽守城錄》中更詳細的記錄了金兵充分利用洞子攻襄陽城的情形。


  比較起來最簡單的還是木牛,是以堅木厚板組成的攻城車,外層以生牛皮包裹,一樣有四個路輪。但是,它的車頂卻不是尖的,可以想見對於炮石的防禦力較低。


  上述幾種車雖然設計精巧,但是對於衝出城的守軍卻缺乏攻擊力,故還有一種鉤撞車,它的形狀和尖頭木驢相仿,只是車子的頂部安裝了一些長兵器,可以用以防禦敵軍,必要時,可以抽出使用,避免了車內狹小,無法攜帶長兵器的缺點。


  木幔是一種機動式的屏障,因《武經總要》並沒有詳細說明,我們只有透過其它的歷史記載來了解它。在《宋書.武帝本紀》中曾記載這種木幔的功效:「張綱治攻具成,設諸奇巧,飛樓木幔之屬,莫不畢備.城上火石弓矢,無所用之。」另據《通典.兵典.攻城戰具》的記載:「以板為幔,立桔槔於四輪車上,懸幔逼城堞間,使趫捷者蟻附而上,矢石所不能及,謂之『木幔』」。可見木幔是用來暫時抵禦來自城堞的矢石攻擊,使攀牆攻城者減少傷亡的一種設施。


  雲梯是士兵用來越過城牆進行攻擊的器材,尤其在冷兵器時代,城牆的破壞極為困難,藉由雲梯直接進行攻擊往往是攻城戰的重要手段。


  宋代的雲梯有許多形式,如:飛梯、竹飛梯、躡頭飛梯、避檑木飛梯、杞車、行天橋、搭天車、行女墻和雲梯等。其中前四者的構造較為簡單,飛梯和躡頭飛梯的前端都裝有車輪,以便在推梯附城時較為迅速。竹飛梯更只是以一支大竹為主幹,在梯身上安裝踏腳的橫竿而已。至於避檑木飛梯如何避檑?由於《武經總要》並沒有說明,因而無法得知其作用。


  至於在敵人矢石攻擊當中,利用上述雲梯攀附城牆往往死傷慘重,因此宋人又研發出一系列重型的雲梯,以減少攻城部隊在攻擊發起至開始攀牆作業前的傷亡。


  要減少傷亡就必須從幾個方面下手:首先縮短自攻擊發起至抵達城牆的時間。為達到此目的,宋人將許多雲梯都改成車型,根據《武經總要》中共收錄了五種:杞車、行天橋、搭天車、行女墻和雲梯。其次是加強車身對於攻城部隊的防護,上述五種中的杞車並未配備任何防護,而行天橋則在梯子的頂端設有一段女墻,可以在與守城部隊短兵相接時提供簡單的防護,至於行女墻和雲梯則更在車體部分增置了生牛皮作為乘員的防護,可以使乘員在攻城前的損失減少到最低。第三是縮短架梯的時間,關於這一方面,宋人發展了兩種摺疊式雲梯。這種重型雲梯是以粗大的木頭作為車座,梯子每段各長二丈(6.26 公尺),以轉軸相連接。作戰時乘員必須在車內以人力將雲梯推至預備攀登的地點,然後以車后的轆轤將第二節梯放出,第二節梯的前端設有鐵鉤,可以迅速的固定梯位,武裝乘員便可由梯攻入城內。搭天車和雲梯就是屬於這種雲梯。值得注意的是,搭天車和雲梯的摺疊梯頂端都設有鐵鉤,可以鉤住城牆,使得梯子較為穩固,在攀登高度較高的雲梯時這種設備相形重要,也因此只配備在能架較高高度的雲梯上。


  值得注意的是,雲梯的戰術並非以單梯作戰,否則極易為敵人所消滅,必須先集結大量的雲梯於矢石的攻擊範圍外,然後由炮隊先行攻擊城牆,待減低敵人的防禦力后,最後再由雲梯部隊衝鋒,以使攻城部隊的傷亡減到最低。


  有時守城者防禦嚴密,無法直接進行攻城作業,這時就必須倚賴火攻。攻城所用的火攻術主要是以引起敵軍火災,焚燒敵軍兵器或是以煙熏敵軍為目的。在《武經總要》中所收錄用於攻城的火攻器械有以下幾種:


  一、雀杏


  雀杏是捕取來自城中的鳥雀,然後以中空的杏子裝入燃燒的艾草(火種),等到黃昏時利用其返巢的行為,將火種帶至敵人糧倉。


  二、行煙


  根據《武經總要》的說法,如果攻城超過十天,則可以準備易燃的乾草或薪束約一萬束,一束以人力能夠背負為準,然後至城的上風處,以乾草為中心使其易燃,周圍則置濕草,使其發煙。鑒於引火發煙的地方不可以離城太遠,必須注意準備皮笆或是傍牌以防敵人以矢石攻擊。這些草料因為帶著濕氣,所以會發出濃煙,可以熏逐城上的守軍。


  三、煙球和毒藥煙球


  這兩樣武器都是利用投石車(炮車)投射至城外的。煙球是以火藥三斤外面敷上一斤黃蒿,要投彈時再以燒紅的錐子刺入點燃包裹火藥的厚紙層,放在炮車上發射,算好距離與燃燒速度,球落至敵軍陣營時,剛好點著球火藥引起爆炸。毒藥煙球的成分就複雜了,重量大概是五斤,可以使敵方士兵口鼻出血。


  四、揚塵車


  揚塵車設計的主要目的在於驅趕敵人守城將士,其目的與今日的化學戰有些相仿,但揚塵的目的並不是殺傷敵軍,而是利用散播石灰使敵軍口眼無法張開,或將毒煙吹至敵軍陣中,攻城部隊就利用此一守城部隊離開防守崗位時,利用雲梯蜂擁而上。使用揚塵車也是必須二三十輛同時使用,等待風向合適,或是有鼓風的設備時,將車移至上風處,理論上應該先用炮車轟擊數次,迨敵軍的矢石稍弱,再將揚塵車推向城邊進行揚塵作業。


  另一方面,守城部隊要是施放化學藥劑進行作戰的話,攻城部隊也必須採取一定的防禦措施,此時亦可充分利用揚塵車以制敵。


  五、皮漫


  《武經總要》一書也提到敵軍若在地道上方掘翻身窟準備傾倒毒液的話,就必須以張開皮漫,固定於排沙柱上來阻擋毒液流入地道中造成傷害。皮漫的大小為六尺五寸(2.03公尺)見方,材質是生牛皮。


  所謂水攻,主要是指利用水力來阻擋敵人的運輸路線,沖毀敵人的城牆,或是浸泡敵軍的資材糧秣等。利用水攻的戰術主要是在於水源必須高於城池的地方才行,只要水源高於城,就可以截斷敵人水源,或是引水衝擊城牆或交通線,最後還可以於水源中加入毒藥。自古以來便有許多水攻的戰例。如:韓信就曾利用濰水消滅龍沮。是故,測量水源的高低是最重要的工作。用來測定水的高低的器具有三種:水平、照版和度竿。水平是一個小水槽,共有三個相通的小水池,三個小水池中都置有略比池小三分的浮木,浮木上有齒,若三齒一樣高則代表水平。


  照版的形狀有點像方形的扇子,長四尺(1.25公尺)下二尺塗成黑色,上二尺白色,寬是三尺(0.94公尺),有一尺(0.31公尺)長的握把。至於度竿,寬二寸(0.06公尺),刻成精度達到分的尺。


  水平、照版和度竿是如何測量相對高低的?一般而言,先將照版和度竿置於待測地點,用白繩測量待測地點和水平的距離,然後使照版上黑白相交的部分和水平的視覺延長線重合,再利用水平的高度減去度竿測量照版黑白相交線與地表的距離,此即為兩地實際相差的高度。


  只要一旦確定水源高於實施水攻的地區,就可以實施水攻,反之,則必須注意是否會被敵人有採取水攻的可能。


  由於城牆的阻隔,攻城軍隊於守城部隊的一舉一動很難得知,因此必須利用高過於城牆的偵察設施來偵察敵情。這類的車輛種類也不少,如巢車、望樓、櫓、飛樓、雲樓等。《孫子.謀攻》中就有:「攻城之法為不得已。修櫓轒轀,具器械,三月而後成,距闉,又三月而後已。」之言,其中的「櫓」就是指這種利用高度來進行偵察作業的武器。又如《戰國策》卷十二 齊五〈蘇秦說齊閔王〉:「故明君之攻戰也,甲兵不出於軍而敵國勝,沖櫓不施而邊城降,士民不知而王業至矣。」可見櫓對於攻城有絕對的重要性。


  --------------------------------------------------------------------------------


  一、望樓


  宋代《武經總要》中就錄有望樓圖其說明文中記載望樓高八丈(25.4公尺),用堅木支撐,頂端建一座寬五尺的版屋,在屋底設一出入口,堅木上釘上釘子以便觀測人員(望子)攀爬,底座是用兩枝各長一丈五尺的鹿頰木先埋入土中,只露出八尺,以船隻上綁桅杆的方法將堅木和鹿頰木固定,然後在堅木上綁上一百二十尺(37.56公尺)、一百尺(31.3公尺)和八十尺(25.04公尺)三種高度的固定繩以確保其安定性。一般而言,望樓中只配屬一名望子,由他手持白色旗,無敵情警戒時旗子是捲起來的,若敵來犯則將旗張開,敵人靠近則將旗杆橫置,若敵人退走則慢慢將旗舉起。


  --------------------------------------------------------------------------------


  二、望樓車


  有些觀測設備為了符合機動的需要也會發展成車的形式,如望樓車和巢車。望樓車基本上和望樓的形制很接近,只是多了一個四輪車座而已,望樓車的車轅高度為一丈五尺(4.7公尺),輪子的直徑為三尺五寸(1.1公尺),望竿的高度為四十五尺(14.08公尺),由於望竿上必須支撐觀測室,所以必須用上直徑八寸下直徑一尺二寸(0.38 公尺)的木料,若取材困難時也可以用多木接合的方式達到此一強度,和前面所提到的望樓一樣,望樓車的固定方式也是由繩索固定於地面,所不同的是,因為高度的不同,望樓車所採用的固定繩較望樓少但一樣是三層,繩索的長度也短的多,分別是七十尺(21.91公尺)、五十尺(15.65公尺)和四十尺(12.52公尺)。


  三、巢車


  巢車的功能雖與望樓車相近,但車制有些不同,巢車的車座是採用八輪車座,而且是以雙竿作為支撐機制的,竿的高度則視城池的高度而定。一般而言,唐宋的城牆約五丈(15.65公尺),因之要偵察城內必須高過此數。在雙竿的頂上設置一個轆轤,以便將觀測用的吊艙舉起,因為舉起吊艙需要很大的力道,所以和其他的觀測車不同,他是以生牛皮為材質,可以防禦敵人的矢炮攻擊。


  --------------------------------------------------------------------------------


  四、拒馬槍


  由於攻堅作業時,騎兵部隊很難助攻,但守方隨時有可能以騎兵迅速衝出城,快速消滅攻城部隊,因之,防範城內騎兵的突襲只能仰賴一些障礙物,而拒馬槍就是其中一種,利用一支較粗的軸木,將槍穿插其中,以防止馬的衝擊。

上一篇[詹姆斯·羅斯特]    下一篇 [鉛垂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