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腫瘤與癌症

腫瘤分兩種,有良性和惡性之分,良性的叫瘤,惡性的就叫做癌或肉瘤。
簡單的說良性的稱為腫瘤,一旦發展到惡性的就稱為癌。
腫瘤細胞

  腫瘤細胞

腫瘤一詞在醫學專著中的定義為:「腫瘤是人體器官組織的細胞,在外來和內在有害因素的長期作用下所產生的一種以細胞過度增殖為主要特點的新生物。這種新生物與受累器官的生理需要無關,不按正常器官的規律生長,喪失正常細胞的功能,破壞了原來器官結構,有的可以轉移到其它部位,危及生命。」腫瘤可以分為良性腫瘤和惡性腫瘤兩大類,而癌症則是一類惡性腫瘤。由於良性腫瘤對人體健康影響較小,所以下面著重介紹惡性腫瘤,特別是癌症。
惡性腫瘤從組織學上可以分為兩類:一類由上皮細胞發生惡變的稱為癌,如肺上皮細胞發生惡變就形成肺癌,胃上皮細胞發生惡變就形成胃癌等等;另一類由間葉組織發生惡變的稱為肉瘤,如平滑肌肉瘤,纖維肉瘤等。人們對癌聽得較多,而對肉瘤聽得較少,這與癌病人遠比肉瘤病人為多有關。臨床上,癌與肉瘤之比大約為9:1。
肺癌細胞

  肺癌細胞

癌作為一類惡性腫瘤,是由人體內正常細胞演變而來的。正常細胞變為癌細胞后,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人體無法約束它,產生所謂的「異常增生」。異常增生是相對於細胞的正常增生而言的。人體細胞有一個生長、繁殖衰老、死亡的過程。老化的細胞死亡后就會有新生的細胞取代它,以維持機體組織和器官的正常功能。可見,人體絕大部分細胞都可以生。但是這種正常細胞的增生是有限度的,而癌細胞的增生則是無止境的。正是由於這種惡性增生,使人體大量營養物質被消耗。同時,癌細胞還能釋放出多種毒素,使人體產生一系列癥狀。如果發現和治療不及時,癌細胞還可轉移到全身各處生長繁殖,最後導致人體消瘦、無力、貧血、食欲不振、發熱及臟器功能受損等,其後果極為嚴重。

2放射治療的概述

腫瘤放射治療是利用放射線如放射性同位素產生的α、β、γ射線和各類x射線治療機或加速器產生的x射線、電子線、質子束及其它粒子束等治療惡性腫瘤的一種方法。
腫瘤放射治療(簡稱放療)就是用放射線治療癌症。放射治療已經歷了一個多世紀的發展歷史.在倫琴發現X線、居里夫人發現鐳之後,很快就分別用於臨床治療惡性腫瘤,直到目前放射治療仍是惡性腫瘤重要的局部治療方法。大約70%的癌症病人在治療癌症的過程中需要用放射治療,約有40%的癌症可以用放療根治。放射治療在腫瘤治療中的作用和地位日益突出。放射治療已成為治療惡性腫瘤的主要手段之一。
放射治療

  放射治療

放射療法僅有幾十年的歷史,但發展較快。由於超高壓治療機的使用,輔助工具的改進和經驗的積累,治療效果得到顯著提高,目前已成為癌症治療中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中國約有70%以上的癌症需用放射治療,美國統計也有50%以上的癌症需用放射治療。放射治療幾乎可用於所有的癌症治療,對許多癌症病人而言,放射治療是唯一必須用的治療方法。
生物治療

  生物治療

成千上萬的人單用放射治療或並用放射治療、手術治療、化學治療和生物治療后,治癒了他們的癌症。醫生在病人手術前,可以用放射治療來皺縮腫瘤,使之易於切除;手術后,用放射治療來抑制殘存癌細胞的生長。
五年生存率
醫學界為了統計癌症病人的存活率,比較各種治療方法的優缺點,採用大部分患者預后比較明確的情況作為統計指標,這就是醫生常說的五年生存率。
五年生存率系指某種腫瘤經過各種綜合治療后,生存五年以上的比例。用五年生存率表達有其一定的科學性。某種腫瘤經過治療后,有一部分可能出現轉移和複發,其中的一部分人可能因腫瘤進入晚期而去世。轉移和複發大多生在根治術后三年之內,約佔80%,少部分發生在根治術后五年之內,約佔10%。所以,各種腫瘤根治術后五年內不複發,再次複發的機會就很少了,故常用五年生存率表示各種癌症的療效。術后五年之內,一定要鞏固治療,定期檢查,防止複發,即使有轉移和複發也能及早治療。另外,也有用三年生存率和十年生存率表示療效的。

3放射源

放射治療的放射源主要有放射治療機和放射性核素。
醫用加速器
有電子感應加速器和電子直線加速器。前者輸出高能電子束,後者輸出高能電子束(8~14MeV,主要針對淺表層腫瘤)和高能X線(4~10MV,穿透力強,皮膚受量少)。醫用加速器中用得最多技術發展最快的是電子直線加速器。

醫用電子直線加速器

醫用電子直線加速器
體外照射
放射治療

  放射治療

體外照射又稱為遠距離放射治療。這種照射技術是治療時,放療機將高能射線或粒子來瞄準癌腫。用於體外照射的放射治療設備有X線治療機、Co60治療機和直線加速器等。60鈷治療機和直線加速器一般距人體80~100cm進行照射。單純從身體外部進行放射治療有一定的局限性,即使在足量照射的情況下,總有一部分腫瘤局部複發。
放射殺傷癌細胞的機制
人們對手術和吃藥打針治療癌症的方式能做到直觀了解,故比較熟悉,但對放射殺癌的作用就不是那麼清楚了。放療之所以能發揮抗癌作用,是因為放射線承載著一種特殊能量,稱為輻射。眾所周知,輻射在自然環境中可以誘發癌變,而對於放療,輻射作為癌症的"殺手"。當一個細胞吸收任何形式的輻射線后,射線都可能直接與細胞內的結構發生作用,直接或間接地損傷細胞DNA。
(一)放療機制
直接損傷 主要由射線直接作用於有機分子而產生自由基引起DNA分子出現斷裂、交叉。
間接損傷 主要由射線對人體組織內水發生電離,產生自由基,這些自由基再和生物大分子發生作用,導致不可逆損傷。兩種效應有同等的重要性。
(二)腫瘤吸收劑量
既然放療的作用就是通過射線與癌細胞間能量的傳遞,引起癌細胞結構和細胞活性的改變,甚至殺死癌細胞,因此人們關心腫瘤組織內能量吸收的多少,即腫瘤的吸收劑量,這與療效有關。
射線的性質用射線的質和量來描述:
a、射線的質:表示射線穿透物質的能力,稱射線的硬度,用能量表示,如MV、MeV;
b、射線的量:表示放射線的強度,用居里或貝柯勒爾(Bq)表示。
射線的質和量決定於不同放射源(或放療機)的選擇。
射線與物質的相互作用。
吸收介質的性質:不同組織(或腫瘤)吸收程度差異較大。吸收劑量單位過去用拉德(rad),現用戈瑞(Gy)表示,且1Gy=100rad。
(三)腫瘤細胞的變化
放療過程中,腫瘤細胞群(瘤體)內會發生一系列的複雜變化,有的癌細胞死亡了,被消滅了;有的僅僅是"掛了彩",日後還會死灰復燃,捲土重來。科學家將這些變化歸納為放射治療的4個"R"(因下列4項名稱的第1個英文字母均為R):
放射損傷的修復 受到致死損傷的細胞將發生死亡。而射線引起的所謂亞致死損傷及潛在致死損傷的細胞,在給予足夠時間、能量及營養的情況下,可以得到修復又"偷偷"活下來。
氧和再氧合作用 氧在輻射產生自由基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細胞含氧狀態對放療殺傷作用有很大影響。放療對乏氧細胞殺傷力就減弱,對氧合細胞殺傷力明顯增強。腫瘤組織常有供血不足及乏氧細胞比率高的問題,部分癌細胞可逃避放射損傷,這是放療后腫瘤再生長及複發的常見原因之一。放療中,也有原來乏氧的細胞可能獲得再氧合的機會,從而對放療的敏感性增加。
細胞周期的再分佈 癌細胞群的細胞常處於不同的細胞增殖周期中,對射線敏感也不一致。最敏感的是M期細胞,G2期細胞對射線的敏感性接近M期,S期細胞對射線敏感性最差。對於G1期的細胞來講,G1早期對射線的敏感性差,但G1晚期則較敏感。放療的敏感細胞被清除;引起癌細胞群中細胞周期的變動(再分佈)。
細胞再增生 放療后細胞分裂將加快,腫瘤組織生長也比較快。考慮細胞有再增生作用,放療需要延長療程,增加總照射量,才能達到更滿意的治療效果。了解了上述癌細胞的"動向",有利於改進放療技術,更多的殺傷癌細胞。
全身反應
由於腫瘤組織崩解、毒素被吸收,在照射數小時或1~2天後,病人可出現全身反應,表現為虛弱、乏力、頭暈、頭痛、厭食,個別有噁心、嘔吐等,特別是腹部照射和大面積照射時,反應較重。護理措施:
⑴照射前不宜進食,以免形成條件反射性厭食。
⑵照射后完全靜卧休息30分鐘。
⑶進清淡飲食,多食蔬菜和水果,並鼓勵多飲水,促進毒素排出。
⑷參加集體文娛活動或氣功,以轉移注意力。此外,每周檢查血象1次,當白細胞下降至4×109L、80×109L以下時,需給升血藥物,如血象明顯下降需暫停放療。
粘膜反應
⑴口腔炎:口腔粘膜照射后可出現水腫、充血、潰瘍、疼痛、唾液分泌減少、口乾,以至出現假膜。護理措施:
①保持口腔清潔,每次飯後用軟毛牙刷刷牙,每日用朵貝爾液含漱4次,出現假膜時改用1.5%雙氧水。
②改少渣飲食,忌用刺激性調味品和過冷過熱食物。
③如有劇烈疼痛,可在飯前噴以1%地卡因或用地卡因糖。
④口乾可吃少量酸性食物,以刺激唾液分泌,並用抗口乾牙膏刷牙。
此外,為預防放射後期發生骨髓炎或骨壞死,治療前需潔齒並治療牙疾,治療后3年內不可拔牙。
⑵食管炎:食管照射后可出現粘膜充血、水腫及炎症,使食管梗阻加重,造成下咽困難、疼痛、粘液增多。
應保持口腔和食管的清潔,每次飯後喝溫水沖洗食管。高度梗阻需行胃造瘺或靜脈高營養。中、晚期食管癌,特別是潰瘍型,粘膜壞死易造成穿孔;中段食管癌有穿入主動脈引起大出血的可能。因此,應密切觀察病人有無嗆咳、痛疼及脈搏的變化,早期發現出血和穿孔,以免延誤搶救。
⑶直腸炎:全腹或盆腔照射時,可出現粘膜潰瘍、腹脹、腹痛、腹瀉等,甚至壞死組織脫落,引起大出血和腸穿孔。注意病人有無血性粘液便、里急后復放射性直腸炎發生,以及腸穿孔,大出血及休克。
⑷膀胱炎:膀胱照射后可引起毛細管擴張而出現尿頻、尿急、血尿等膀胱炎癥狀,放療後期膀胱縮小。應鼓勵病人多飲水,以達自然沖洗膀胱並預防感染目的。
放射性脊髓炎
脊髓受較大劑量照射後會出現脊髓損傷,多發生於放療后數月至數年內,開始表現為漸進性、上行性感覺減退,行走或持重乏力,低頭時如觸電感,逐漸發展為四肢運動障礙,反射亢進、痙攣,以至癱瘓。
治療時需給予大量維生素B族神經營養藥物、激素和血管擴張葯,配合針灸、中醫治療;按截癱病人護理。

4放射防護的基本原則

為保護工作人員免受射線的傷害,國家制定的放射防護條例規定最大允許量為5Rem(測量放射人員受量單位)。放射防護的基本原則是:
縮短受照時間
照射量隨接觸時間而增加。在保證醫療質量條件下,工作宜迅速,減少在其周圍的停留時間。
增加防護屏蔽
利用防護屏障可有效地減低照射量。
此外,放射工作人員應接受劑量監督,定期做保健檢查。

5技術新進展

放射腫瘤學由於高科技的發展已取得了許多理論上和技術上的突破,下面簡要介紹放射生物科學,生物等效劑量超分割以及三維調強立體定向放射等技術的進展。
放射物理技術的進展
1)立體定向治療的實現
基於電子計算機精度提高,雙螺旋CT及高清晰度MRI出現,因此立體定向治療應運而生,目前使用的γ-刀,從某種意義來說是一個立體定向放射手術過程(Sterol Radiation Surgery,SRS),它通過聚焦,等中心照準,於單次短時間或多次較長時間給予腫瘤超常規致死量治療,達到摧毀瘤區細胞的目的,γ刀利用約30~200個鈷源,在等中心條件下,從立體不同方向位置,在短距離內對細小腫瘤(或良性腫瘤,先天畸形等病灶,一般約1~2cmΦ)進行一次或多次照射,給予總劑量超過腫瘤及正常組織耐受量,用準確聚焦的辦法使多個60Co源的劑量集中在靶區,分射束聚焦使周圍正常組織受量仍在可能的耐受量中,由於採用電腦、CT,以及準確的立體設計定位,因而射野邊界銳利可達±2mm以下,確保了非瘤區正常組織安全。應用於腦部的良性小腫瘤和先天性畸形效果尤佳,應用於腦幹等生命禁區也取得了效果。但目前許多單位濫用,不嚴格控制適應症,因此造成了許多後遺症和併發症,使γ-刀的應用與初始設計原意偏離了軌道。 
此外,採用X刀(加速器)其應用電腦進行定位,聚焦等技術與γ刀原理相近,它除應用在頭部腫瘤(如γ-刀)外,還應用在胸、腹盆等區域,應用範圍比γ-刀廣,應用效率較γ-刀要好。但立體照射(γ,X刀)技術應用中還存在許多問題,如放射生物學中的遠期併發症,腫瘤的局部控制問題,遠處轉移仍未得到解決,因此想單靠一種這樣機器是不能完全解決放射治療的所有問題的。
2)三維適形放療技術  
3-Dimension Conformal Radiation Therapy(即3-D CRT),其理論和物理技術基礎與γ-刀等大同小異。但近年來特彆強調的由平面二維定位,過渡到立體三維定位,與其相適應的光柵(遮光器)能夠隨射野改變而適形變化,達到準確適應腫瘤形狀,使高劑量區分佈形狀在三維方向上與病變靶區完全一致,適形和三維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沒有三維定位則適形也無從實現,沒有多葉光柵(multiple leaves collimator),以及其隨體位、腫瘤空間形態改變的適形照射也是一句空話。近年來開發出了立體定向X-刀電子計算機晶元設計程序突破了晶元對多葉光柵同步控制的適形變化部分,使3DCRT就已經步入了實用階段,它可以通過常規分割,超分割,加速超分割,以及低速分割(Hypo fraction)等治療方式來完成目前一般的常規放療機(加速器,鈷60機,γ-刀等)所不能完成的任務。無論其精確度、療效,併發症均優於常規治療機,國外一些人士稱它為21世紀的常規放療機。它使射野(單個、多個、運動、固定)形狀與病變靶區的投影保持一致,多葉光柵對射野內諸點的輸出劑量率按要求不斷進行調整。
3)調強適形放療(Intensity Modulation Radiation Therapy-IMRT)  
這種技術目前仍已應用於臨床,但國內外同行評價這種技術為21世紀放射治療技術的主流。三維適形治療(3-DCRT)所採用的同步可控多葉光柵,三維適形定位這種技術在IMRT中已成為基礎技術。但其不同之處在於採用⑴逆向演算法設計(Inversereckon Planning),這是IMRT除三維適形之外,為更精確起見所插入的必要步驟,它不僅正面方向的精確劑量計算,而且從逆方向演算法來進行驗證和審核,使用的高能X線,電子束、質子束等放射源,其射野繞人體用連續或固定集束,在旋轉照射方向上達到更精確邊界,因而它可以提高強度,達到適應腫瘤形狀高輸出劑量,三維數字圖象重建(3DRR-3Dimension Reckon-Picture Reconstruction)功能,使三維圖象中靶區等重要器官與圖象吻合,劑量分佈合適與否一目了然。
a、有冠狀、矢狀、橫斷面的圖象及劑量分佈,還要能給出任意斜切面的圖形及劑量分佈,並隨時可以顯示給治療人員,設計人員以及醫生,它使視野方向的觀視(BEV Beam-field Equation Vision)和醫生反方向的觀視(REV-Reaction Equation Vision)都成一致。
b、模擬選擇--在安排和設計射野時必須具有模擬類似常規模擬定位機射野的選擇功能,包括准直器種類,(獨立式、對稱式)和多葉准直器即多葉光闌(LMC-Multiple leaves collimator),大小,放置射野檔塊和楔形過濾板等。
c、治療方案確定后,將各項條件輸入CT模擬治療(CT-Simulator),CT的模擬機應能接受上述條件。
d、驗證,擇優方案選擇后將信息轉至治療機電腦按上述條件運轉,將各種附加條件如機架,准直器,床移動範圍,射野大小,多葉光柵葉片運動及調整機匹配,這樣整個過程就完成了。所謂調強適形放射技術就是從固定視野上的物理條件出發,把其準確性調至最高,將平面二維準確調至三維更準確方向,在三維補償照準方面調至最精確,給到最大足量。從診斷、設計實施和多種補償手段,各種運動射束的調強,使射野邊界銳利,界限明確,達到最高限度的準確定位,最高準確劑量達到靶,高準確度執行預定計劃,從而可以超過SRT及SRS的準確治療方式,又可克服SRT及SRS的明顯缺陷。
4)圖像導引放射治療-IGRT
IGRT加速器

  IGRT加速器

這是目前腫瘤放射治療的發展的方向。其目的是在同一台治療設備上做到精確計劃(TPS)、精確定位(IGRT)、精確治療(IMRT)三原則。目前美國VARIAN、德國SIEMENS、瑞典ELAKAT都具備這方面的能力。中國的醫用加速器與此上有一定的差距,但是相信很快也能趕上並超過他們。
3、臨床實用放療技術進展 1)生物等效劑量(BED-Biological Equralent Dose)  
為了使腫瘤中心物理劑量與其他點的劑量差異(即劑量不均質性);以及物理劑量與生物效應之差異(也稱為生物效應差異),這雙重差異的結果能最後表達出來,在放射生物學上對這種雙重差異效應統一,稱之為生物等劑量(BED),過去臨床醫生僅憑經驗及臨床效果來猜測,它要達到對腫瘤區的根治劑量,又要對周圍正常組織的保護,為了使BED應用於臨床實際,以往L-Q模式α/β比能夠大致表達這種內容。在低劑量區起始段為細胞殺滅與劑量成線性關係(e-ad)為單靶區域α擊中;隨著劑量增加存活曲線向下彎曲,此時細胞存活和劑量成平方關係(e-βd2),通過線性(α/β值約為10Gy)。利用這個理論及實驗室結果,使治療中生物等效劑量更接近臨床治療中實際,以往在治療中應用的常規分割(每周五次,每天一次,每次劑量約2Gy)這個矢量對腫瘤的控制,它的生物等效劑量比較好,但不理想。因此為了接近腫瘤實際故又提出了腫瘤可控機率TCP(Tumor Contral Probability)和不可控機率NTCP(Non Tumor Control Probability),以TCP/NTCP數值來衡量BED和腫瘤治療機率。
2)超分割(HF,Hyperfraction),加速超分割,(AF,Acceleated Hyperfraction)和低分割(Hypofraction)技術在臨床上的應用
以往我們常用常規分割——即每周五天,休息二天,每天一次,每次劑量約2Gy,這已用了幾十年的方法稱為常規分割(Convention fraction)其原理在於五天放射,二天休息,每周共五次是較為合適的治療,它使腫瘤受損達到較高程度,但又使靶區內的正常細胞有可能得到部分修復,利用正常細胞與腫瘤細胞「受量耐受性差」作為治療根據,但這種常規分割(CF),24小時重複一次,不論劑量調強到3Gy/次也好或更高,但有一定限度,連續4Gy/日高量則正常組織修復乏力,從臨床動物試驗結果看到,腫瘤細胞經過照射之後約4小時即已開始進行修復,因此每天一次照射至第二天再開始則受打擊之腫瘤細胞,它通過4R(修復,再氧化,再分佈和增殖)已經達到了一定水平的恢復。如果在其修復周期3~24小時之間,再給予一定的輻射打擊,則可以加重其損傷程度和減少修復百分比,使致死性損傷更多,雙鏈斷裂(DS更多,使阻於G1期的細胞減少。基於此近十幾年來在國內外開展了超分割(HF)治療,其基本條件為每天照射2次,每次間隔4~6小時每次劑量在1.1~1.4Gy之間,其餘條件為:總劑量、每周五天均與CF無差別。經過十幾年來試驗和臨床觀察已看到了局部控制,複發率,生存率比CF有顯著意義提高,其近期副作用比常規分割明顯大,長期損傷和遲發反應明顯後遺症和常規分割無顯著性差別。這些結果國內外經過雙盲隨機,單盲隨機,非隨機回顧性對比均取得同一臨床結果,動物實際結果也得到確認 加速超分割(AF,Accelerated Hyperfracton)其原理和基本出發點和規定與分割相同,但在每天放療次數,每次劑量則有區別。它每天至少3次以上(偶有應用4次的報道)每次間隔3~4小時,3次劑量總和達3Gy以上(一般在4.5Gy以下),自80年代至開展AF以來其近期療效和遠期療效均優於CF。其近期、遠期併發症與HF相同,近期反應略大於HF。但無論超分割、加速超分割也好,都是建立在腫瘤細胞和正常細胞組織間的放射生物學特點差異基礎上的,放射治療劑量的提高,局部控制的好壞完全離不開這些基本條件,因此這種方法仍是有一定限度。在美國Anderson醫院和一部分地區試用所謂:輔助野超分割治療,(Hyperfraction Boost field),其方法為全程採用每天二次治療中首次使用較大劑量,間隔4~6小時后加入輔助小野,拋開該大野中之淋巴預防區,其效果在於增加對原發灶打擊,對淋巴區照射則限於常規分割劑量,增加原發灶的損傷。幾年來試驗結果,其優點明顯,原發灶控制與HF和AF很接近,但近期反應較輕,很受臨床歡迎。
3)傳統的治療
術前放療仍在應用,過去多提倡術前給予常規治療根治量的1/2~2/3後手術,由於術中粘連多,故有些試驗降低術前放療量為全量照射的1/3,如食管癌術前放療由過去的GT30~40Gy降至30Gy以下再手術,日本學者的觀察未發現其遠地轉移增多,但術后併發症少,生存率略有提高,因例數太少,無隨機,故說服力不大。 
應用超分割及加速分割作術前放療已有嘗試,但術后併發症多,與其近期副作用多是一致,故目前為術前作CF比做HF或AF多。
4、放療其他新技術進展  
對放射治療的技術學和方法學研究以及基礎理論研究,其中對於乏氧細胞和射線粒子的放射原理,放射生物學研究提供了一些基礎,例如快中子對乏氧細胞的作用,高LEF射線的Bragg峰的優越物理生物作用的利用,重粒子的使用,都對放射治療技術有很大吸引力,目前仍在不斷地發展中,質子加速器是開重粒子治療的先河,目前已有質子加速器應用於臨床上。高LET射線物理防護,遠期放射生物效應,後遺症等也不可忽視。精確定位,精確設計,精確治療的統一應用是腫瘤放射治療技術的必然發展趨勢,也是從事放射治療工作的追求目標,21世紀給放射新技術既提出了機遇也提出了挑戰,讓我們面對這種形勢努力創造條件,提高檔次和水平,追趕世界先進潮流,達到更高水平。 
腫瘤治療中許多學科互相交叉,互為借鑒,目前血液病學和化學治療中提出了高劑量化療或全身放療來殺滅全身的惡性細胞,其中全身放療(TBI,Total Body Irradiation)在血液病骨髓侵犯病人中應用比較成功。為此許多人認為對於容易轉移的實體瘤,如未分化癌,原發灶較小的癌腫採用癌灶區加全身放療再加以骨髓移植或幹細胞移植(Stem Cell Transplant)作為對付這種疾患的辦法。目前在國外(日、美、法、英)有個別研究,先將周圍血中或骨髓中的幹細胞在未治療前抽出分離保存,再給予原發灶的根治性治療,后採用TBI或HDC(Hyper-Dose Chemotherapy)治療使WBC達到接近0,再在層流病房將原病人的幹細胞(周圍血或骨髓血)返輸,配合應用G-CSF(Granulocyte Colony Stimulation factor)集落刺激因子,渡過白血球減少的感染關,期望達到痊癒,以使潛在於骨髓、脾臟器官中的隱蔽惡性腫瘤細胞無藏身之處,達到防止轉移根治痊癒目的。由於小灶性的分化差腫瘤採用此種辦法代價很大。故往往不易被患者所接受,但目前尚有個別試驗成功例子。作為一種新的方法目前仍未全面應用臨床,但從理論和實際上是有探討及研究價值的餘地。但對於已廣泛轉移的實體瘤應用這種方法應該是沒有效果的。從這一方法的側面借鑒,使腫瘤整體治療取得更大的效果,這也是放射治療應該注意的問題。

6放療有何缺點

腫瘤治療中,主要手段是手術、放療和化療; 放療雖然有很多的優點,但缺點也不少。放療不能減輕化療的毒性作用,化療也不能減少放療的損傷作用,如化療抑制全身的骨髓,放療也產生局部的骨髓抑制,病人常常因骨髓抑制血相低而無法繼續治療。在做胸部腫瘤放療時,化療后的病人放射性肺炎或肺纖維變、放射性心包炎的發生明顯增多,有時不得不減少放療劑量,增加了放療的難度。化療對肝腎胃腸道的毒性很大,放療對這些部位的損傷也相當大,所以綜合治療時,放療的劑量受到很大限制,對不敏感的腫瘤難以提高劑量,效果就差。化療后對身體免疫力影響也較大,身體情況也受到很大損傷,使放療時無法用較大的治療野。所以,綜合治療時應盡量選擇對所放療臟器毒性小的化療藥物。
上一篇[類癌綜合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