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語言文學社會科學

敘事學理論發源於西方,以形式主義批判而聞名於世。近年來,隨著全球化浪潮的推進,它已逐漸成為充滿活力且風行各地的學術思潮之一。

1定義

20世紀的敘事學誕生於法國。敘事學(法文中的「敘述學」)是由拉丁文詞根narrato(敘述、敘事)加上希臘文詞尾logie(科學)構成的。顧名思義,敘事學應當是研究敘事作品的科學。然而這種定義經不起深究。因為敘事學研究對象——「敘事作品」的界定並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新版《羅伯特法語詞典》對「敘事學」所下的定義是:「關於敘事作品、敘述、敘述結構以及敘述性的理論。」而七卷本的《大拉魯斯法語詞典》對「敘事學」的解釋是「人們有時用它來指稱關於文學作品結構的科學研究」,顯然,這裡的「文學作品」並不只包括敘事作品一種。兩種定義頗有出入,但有一點卻是共同的,即:它們都重視對文本的敘述結構的研究。簡單說來,敘述學就是關於敘述本文的理論,它著重對敘事文本作技術分析。
羅蘭·巴特認為任何材料都適宜於敘事,除了文學作品以外,還包括繪畫、電影、連環畫、社會雜聞、會話,敘事承載物可以是口頭或書面的有聲語言、固定或活動的畫面、手勢,以及所有這些材料的有機混合。而實際上,敘事學的發展並沒有完全遵循這種設想,它的研究對象局限於神話、民間故事、尤其是小說這些以書面語言為載體的敘事作品中。即使是進入到非語言材料構成的敘事領域中,也是以用語言作載體的敘事作品的研究為參照進行的。連巴特撰寫的《時裝體系》一書,也是在研究報刊雜誌上關於時裝的文字元號。單就神話,民間故事,小說而言,敘事學早期關注的是前二者,主要研究的是「故事」;敘事學發達以後主要研究後者,關心的是「敘事話語」。所以它們是不能同日而語的。這樣,從實際發展情情況來看,敘事學是對主要以神話、民間故事、小說為主的書面敘事材料的研究,並以此為參照研究其它敘事領域。
「敘事學」一詞最早是由托多羅夫提出的。他在1969年發表的《〈十日談〉語法》中寫道:「……這部著作屬於一門尚未存在的科學,我們暫且將這門科學取名為敘事學,即關於敘事作品的科學。」實際在此之前,敘事學的研究設想和理論輪廓已經相當完整。敘事學的產生是結構主義和俄國形式主義雙重影響的結果。結構主義強調要從構成事物整體的內在各要素的關聯上去考察事物和把握事物,特別是索緒爾的結構主義語言學從共時性角度,即語言的內在結構上,而不是歷時性角度、歷史的演變中去考察語言,這種研究思路對敘事學的產生起了重大影響。

2起源發展

國內
80年代中期,敘事學理論開始被逐步介紹到中國,特別是傑姆遜在北大的演講,帶來了中國敘事學的繁榮。1986—1992年是對敘事學譯介的最活躍的年頭,西方最有代表性的敘事理論作品基本上都是這期間翻譯過來的。中國本土化的敘事研究也有了顯著成果,具有代表性的有陳平原的《中國小說敘事模式的轉變》(1988)、羅鋼的《敘事學導論》(1994)、楊義的《中國敘事學》(1997)等。他們在借鑒西方敘事理論的同時,也以中國所特有的文學資源和話語形式,展開了自《詩經》以來的包括《山海經》、話本小說、《紅樓夢》等古典文學以及現當代小說的敘事研究,豐富了敘事學理論,為西方敘事學理論的中國化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敘事學的發展也給當代小說創作實踐帶來了重大影響。新時期小說特別是先鋒小說,無疑是一場聲勢浩大的敘事革命。在他們的小說里,故事真實這一傳統觀念被打破,作者在敘述中對虛構的故事進行自我顛覆,甚至敘述者直接出面點破故事的虛構過程。馬原是這種由故事轉向敘事的肇始者,敘事時間突破了故事時間的自然程序而獲得自由。80年代以來小說在敘事上另一大顯著變化表現在敘事視角上,傳統現實主義全知全能式的視角轉移到敘事者所處的內視角,以「我」的所見、所聞、所感引導敘事,或者採取內外視角交叉、多元敘事視角達到對全知視角的判離和超越。
敘事學是在結構主義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對敘事文本進行研究的理論。最早提出敘事學這個概念,並認為這是一門待建立的科學的人,一般認為是法國當代著名結構主義符號學家、文藝理論家茨維坦·托多羅夫。他在1969年出版的《〈十日談〉語法》中首次提出:「……這門科學屬於一門尚未存在的科學,我們暫且將這門科學取名為敘事學,即關於敘事作品的科學。」在此之前,1966年巴爾特發表的《敘事作品結構分析導論》、克洛德·布雷蒙發表的《敘事可能之邏輯》兩篇論文和同年格雷馬斯出版的《結構主義語義學》一書,都可以視為當代敘事學的奠基之作。敘事學經過30多年的發展,已經自成體系,足以對許多敘事文本或文體進行行之有效的分析。下面,我們對幾位結構主義和敘事學大師的理論進行疏理,對敘事學理論進行一次管中窺豹式的理論漫遊。

3相關人物

倡導者
人物簡介
A·J·格雷馬斯 在法國敘述符號學方面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他的主要成就在敘事體的語義方面。他試圖按照公認的語言範例來描述敘述的結構,這種範例一方面來自索緒爾關於「語言」和「言語」的理論,另一方面也來自於索緒爾和雅各布森的二元對立的基本指示作用的概念。其最重要的兩部著作是:《結構語義學》(1966年)和《論意義》(1970年)等。
主要成就
格雷馬斯的成就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格雷馬斯的《結構語義學》發展和完善了普羅普的「功能」說,並衝破了民間故事的範圍,就小說人物及敘述句法等一系列問題進行了更具普遍意義的理論闡述。
二.格雷馬斯從語言學理論出發,對符號學的研究對象加以更明確的定義,文學作品作為研究對象是用一種特定的自然語言講述出來的故事,因此是一個意義的整體。也就是說,敘述文是由一個能指和一個所指組成的整體。他認為敘述符號學的主要任務是研究敘述內容(即所指)的結構。而敘述內容又分為兩個部分:語義和語法。語法構成敘述內容的組合,語義則給組合中的各單位以特定的含義。另外,格雷馬斯還強調層次在結構分析中的重要性。
三.格雷馬斯的一個引人注目的成果是「行動素模式」。他把人物按其表現分為六個功能,即相輔相成的三組成分:主體/客體、送信者/受信者、助手/敵手。這一模式有助於對小說人物以及敘述結構進行分類。
四.格雷馬斯發明了關於深層概念模式的「符號方陣」:四個方位分別代表結構發展的四個不同階段,它們之間的主義關係可按照形式邏輯的對立、矛盾、包涵等關係來解釋。
格雷馬斯的理論可以看作是對普羅普最初構想的一種發展和改進,他的主要目的是通過情節結構模式的建立揭示出敘事體深層結構所顯示的意義。與普羅普不同的是他把故事視為類似句子的語義結構,注重的是功能之間的關係而不是單個功能。
符號帝國
人物簡介
羅蘭·巴爾特1915年出生於法國瑟堡,在比昂和巴黎長大成人。1939年畢業於索邦大學古典文學系。二戰後執教於布加勒斯特大學和亞歷山大大學;自1960年起,開始在巴黎高等研究實驗學院任教。1976年,榮任法蘭西學院文學符號學教授。其主要作品有《作品的零度》(1953年)、《論萊辛》(1963年)、《批評文集》(1964年)、《符號學原理》(1964年)、《方法體系》(1966年)、《S/Z》(1970年)、《本文的歡悅》(1975年)等等。
批評悖反
羅蘭·巴爾特的寫作充滿了叛逆色彩,他的信念就是要反駁一切關於同一性的正統信仰,或許正因為此,他才對充滿正統觀念的文學批評感到深切的不滿,並毫不留情地對那些正統觀念和流行看法進行抨擊和拆解。總的說來,他對正統文學批評的悖反表現在四個方面:
一.巴爾特明確反對無歷史的文學批評,認為這些文學批評的前提是所研究的文本具有一成不變的道德價值和規範價值,與文本最初寫作、出版和閱讀的社會性質毫無關係。
二.巴爾特對職業文學批評所充斥的心理學幼稚病和心理學決定論傾向深感不滿。
三.巴爾特對職業批評家所表現出來的「去符號」(a-symbolia)趨勢非常反感。
四.巴爾特認為傳統的文學批評從來不公開說明他們的意識形態是什麼,甚至否認自己所從事的批評具有意識形態的特徵是非常虛偽的,是一種徹底把歷史和文化現象裝扮成自然現象的「神秘化過程」,是具有極其邪惡企圖的。
1970年,巴爾特出版了《S/Z》,「用了一種類似小小的地震方式」,把法國現實主義大師巴爾扎克的短篇小說《薩拉辛》分解成561個辭彙單位(lexies),即「讀解單位」。其中,有些只有幾個詞,有些是幾個句子,長短不一,每個單位都是一個分析主題。然後,他又創造性地提出了五個符碼:解釋符碼、行為符碼、語義符碼、象徵符碼、指示符碼,從而在對巴爾扎克的作品進行了幾乎是殘酷的分解之後又進行了摧枯拉朽式的分析。
巴爾特的對傳統文學觀念的批判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這也是他對法國文學及至世界文學所做的非常傑出的貢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