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文姜(?-前673)是中國春秋時期齊國國君齊僖公的女兒,魯桓公的夫人。以才華著稱於當世,所以被稱為「文」。

1人物簡介

文姜(?-前673):春秋時代魯桓公夫人,齊僖公之女,齊襄公諸兒之妹(同父異母),與齊襄公亂倫被魯桓公得知,齊襄公令彭生殺魯桓公。

2生平事迹

文姜是齊國國君齊僖公的次女,有姿色才華。
她曾被許配給鄭國公子忽,鄭國人還為此創作了一首民歌來表達對這位未來的君夫人的期待之情,即《詩經·鄭風·有女同車》:
有女同車,顏如舜華,將翱將翔,佩玉瓊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詩中不僅讚揚了她的容貌象木槿花一樣美麗輕盈,還稱頌了她的德行如玉般溫潤,但鄭忽很快就以"齊大非偶'為由,退掉了這門親事。
他退親的真正原因可能在他當時已經知曉了文姜的私情——她的情人,就是她的胞兄「世子諸兒」。
文姜被父親嫁到了魯國,成為魯桓公的夫人,並為他生育二子。長子同剛一出生,就被封為世子。
文姜嫁到魯國第十五年的春夏之交,諸兒已經即位為齊侯三年了。此時他決定向周王姬求婚,並按照周禮,邀請和周天子同姓的魯國國君桓公來代為主持。文姜聞訊,便要求和丈夫一起去齊國,魯桓公不顧大臣反對,答應了她的請求。
在齊國,文姜和諸兒舊情復燃,她留宿齊宮徹夜不回魯侯居住的驛館,魯桓公為此大為惱火併斥責她。文姜轉而向兄長齊襄公告狀,諸兒起了殺心。他設宴款待魯桓公,同時交待公子彭生在送魯桓公回驛館的路上將其殺死。
齊襄公姜諸兒後來被手下殺死了,文姜也沒有離開禚地,就在那裡遙遙地指揮兒子魯庄公管理政事。文姜在處理政務上展現了本領,同時也是一個傑出的軍事家:沒過多久,文姜就掌握了魯國的政治權柄。

3相關詩歌

魯桓公死後文姜便頻頻來往於齊魯之間,魯庄公二年,會齊侯於禚(zhuó);庄公四年,享齊侯於祝丘;庄公五年,如齊師;庄公七年春,會齊侯於防,冬,會齊侯於谷。即位的魯庄公同也默認了母親和舅舅的曖昧關係,他繼續為諸兒和王姬主婚(王姬在嫁到齊國一年後死去),並為母親在齊魯交界的禚地建立宮舍,並且還親自到禚地與齊襄公狩獵。齊國人為此專作民歌,諷刺魯庄公雖然英俊有威儀,卻不能端正家庭,反而和殺父仇人相善。
即《詩經·齊風·猗嗟》。
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巧趨蹌兮,射則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儀既成兮,終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孌兮!清揚婉兮。舞則選兮,射則貫兮。四矢反兮,以御亂兮。
公元前686年即襄公十二年襄公在齊國內亂中被公孫無知所殺,文姜回到了魯國,十三年後死去。
詩經里關於這段故事的詩還有《齊風·南山》、《齊風·敝笱》、《齊風·載驅》
《齊風·南山》
南山崔崔,雄狐綏綏。魯道有盪,齊子由歸,既曰歸止,曷又懷止!
葛屨五兩,冠緌雙止。魯道有盪,齊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從止!
蓺麻如之何?衡從其畝。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極止!
刺齊襄公與文姜兄妹亂倫,魯桓公縱容文姜而不防閑,致遭殺身之禍。
《齊風·敝笱》
敝笱在梁,其魚魴鰥。齊子歸止,其從如雲。
敝笱在梁,其魚魴鱮。齊子歸止,其從如雨。
敝笱在梁,其魚唯唯。齊子歸止,其從如水。
敝笱:破舊魚網,喻文姜。
齊子歸止:文姜已嫁。
其從如云:一說齊襄仍糾纏不已。
對文姜返齊荒淫無恥的穢行的諷刺。
《齊風·載驅》
載驅薄薄,簟笰朱鞹。魯道有盪,齊子發夕。
四驪濟濟,垂轡濔濔。魯道有盪,齊子豈弟。
汶水湯湯,行人彭彭。魯道有盪,齊子翱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魯道有盪,齊子游敖。
諷刺文姜回齊時的情景。

4歷史典故

關於齊襄公與文姜—兄妹亂倫的故事的原因,關於齊襄公與文姜—兄妹亂倫的故事的相關知識。 春秋時,齊國國君齊僖公年過半百得到一個千金,起名文姜。孩子一落地就與眾不同,十分惹人喜愛,長大以後更是生得面如桃花,眼似秋波,艷麗無比,直出落成一個絕代佳人。文姜天資聰慧,才思敏捷,時時能出口成章。可是,由於齊僖公的寵愛,她也養成了輕浮放蕩、任性而為的性格。
文姜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名叫諸兒,長她兩歲,是齊國的世子。他英俊魁梧,儀錶堂堂,但卻是個不學無術的酒色之徒。兄妹二人,自幼在宮中一起長大,嬉戲玩耍,同起同坐,形影不離。關係十分親密。及至成年,也不避什麼男女之嫌,諸兒為妹妹的美色所吸引,不久二人即做下亂倫之事。不知不覺到了成婚的年齡,齊僖公給諸兒聘娶了宋國的公主,而把文姜許配給了魯國的國君魯桓公。兄妹二人雖十分不情願,但父命難違,也不敢表露什麼,於是文姜便嫁到了魯國。
魯桓公對文姜十分寵愛。文姜提出的要求,只要是能辦到的,魯桓公都百依百順,生怕文姜不高興。而文姜雖受魯桓公的寵愛,卻忘不了對自己情深意切的哥哥諸兒,可又沒有和他相見的理由,不免每日鬱鬱不樂。
齊僖公死後,世子諸兒即位做了國君,就是齊襄公。他雖然即位為君,仍然割捨不下對文姜的思念之情。每到夜深,一種莫名的渴求使他輾轉難眠。於是就派使者到魯國,迎接魯桓公與文姜來齊國。
魯國大夫申儒曾勸諫魯桓公不要讓文姜去,因為這不合禮法。但一來文姜思念哥哥,執意要去,魯桓公溺愛妻子,不得不從;二來齊強魯弱,對於齊國的邀請,魯桓公不敢拒絕。就這樣,魯桓公夫婦同車前往齊國。
齊襄公親往迎接,大擺宴席款待魯桓公夫婦后,就以會見舊日宮中妃嬪為名,將文姜接至宮中。齊襄公將文姜迎到事先造好的密室,擺下酒菜,與文姜飲酒敘舊,兄妹二人四目相對,多日未見的相思,化作旺盛的情慾之火,不顧一切地摟抱在一起,親熱起來。兩人難捨難分,當晚又同床共枕,同宿宮中。魯桓公見文姜去宮中一夜未歸,心中疑惑,便派人到宮門查訪,得知兄妹二人之間眉來眼去,關係曖昧,十分氣憤。文姜回來后,魯桓公便詳細盤問她,會見什麼人,夜宿何處。文姜越是遮遮掩掩,魯桓公就越是疑心,最後二人大吵起來。
自文姜走後,齊襄公也放心不下,怕魯桓公知道他們兄妹亂倫的真相,擔心魯桓公會讓文姜吃苦頭,便派人跟蹤探聽。當得知魯桓公已有所懷疑,並與文姜發生爭吵時,心中便萌生了加害魯桓公的罪惡念頭。
第二天,魯桓公派人向齊襄公辭行,要回魯國。齊襄公哪能放他們走?他從魯桓公勉強做態的表情中,堅定了自己必須馬上動手的決心。齊襄公一定要請魯桓公到牛山遊覽,說是以此為魯桓公餞行。魯桓公無奈,只得留文姜在驛站,自己應邀前往。酒席宴上,魯桓公心事重重,悶悶不樂,齊襄公卻興緻盎然,殷勤把盞,讓大臣們輪流勸酒,直把抑鬱寡歡的魯桓公灌得酩酊大醉。齊襄公派力大比的武士彭生抱魯桓公上車,送他回驛館。他用眼盯著彭生,加重語氣說道:「一定要把魯國君送到家,不得有絲毫差錯。」路上,彭生看看左右無人,遵照齊襄公的密令,用厚布毯子裹住魯桓公的頭,很輕易地將他害死在車上。
齊襄公聞聽魯桓公已死,心中踏實下來,又假意啼哭,悲傷無比。一面命人將魯桓公的屍體厚殮入棺,一面派人到魯國報喪,說魯桓公暴病而亡,讓人前去迎回靈柩。
其實,魯國的大臣們早已風聞齊襄公與文姜的醜事,猜到了魯桓公被害的真相。無奈自己國力弱小,齊國強大,武力征伐不得,只得派人前往迎回靈柩。魯國使臣提出請齊襄公處死彭生,齊襄公為掩蓋醜聞,當著魯國使者的面將彭生斬首。
喪事完畢,魯國在大夫申儒的主持下,擁立新君即位。這就是魯庄公。魯庄公知道母親文姜的所為,也十分清楚父王為舅父齊襄公所害,正直的魯庄公便徵求大臣們的意見,如何處置文姜。從感情上說,文姜是庄公的生身之母,母子之情難捨,從道義上講,文姜又有淫亂之過,殺父之仇,理應拒之國門之外。魯庄公和大臣們都感到這個問題棘手。最後,魯庄公為了恪守孝道,並照顧魯國的面子,決定還是派人以禮去齊國迎迴文姜。
文姜自魯桓公死後,日夜留在宮中與齊襄公歡聚,肆無忌憚,情意纏綿。聽說魯國派使者來迎她回國,二人都難捨難分。但怕世人議論,齊襄公只得讓文姜回去。在文姜乘車即將離開齊國的時候,齊襄公前去送行。他手拉著文姜的衣襟,一再囑咐她要保重身體,相約後會有期。二人灑淚而別。
文姜懷著留戀其兄,羞見其子的複雜矛盾心情,既不情願又無可奈何地緩緩向魯國進發。走到一個叫禚的地方,文姜在車上看到房舍整齊潔凈,便感嘆道:「這裡既不是魯國,也不是齊國,我該在此安身啊!」於是派人回復魯庄公說:「我性愛閑適,不願意回宮。如果非要我回宮,除非我死之後。」
魯庄公當然明白母親無顏回國,就在祝邱這個地方建了館舍,迎文姜住在祝邱。從此以後,文姜就來往於禚和祝邱兩地,徘徊於齊魯之間。齊襄公就在齊魯之間的館舍里和文姜幽會。文姜一直在這種有家難歸、有國難投的可悲處境中生活,直到終老。
齊襄公因驕奢淫逸,大臣和百姓怨聲載道。最後,昏庸的齊襄公被他的部下殺死。
《春秋》中稱,「庄元年,夫人孫於齊。」即指庄公即位後文姜逃匿於齊。《公羊傳》對此的評論是:「夫人固在齊矣,其言孫於齊何?念母也。夫人何以不稱姜氏?貶。曷為貶?與弒公也。……念母者,所善也。則曷為於其念母焉貶?不與念母也。」

5文獻記載

《列女傳·卷之七·孽嬖傳》:
文姜者,齊侯之女,魯桓公之夫人也。內亂其兄齊襄公。桓公將伐鄭納厲公,既行,與夫人俱將如齊也,申繻曰:「不可。女有家,男有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且禮婦人無大故則不歸。」桓公不聽,遂與如齊。文姜與襄公通,桓公怒,禁之不止。文姜以告襄公,襄公享桓公酒,醉之,使公子彭生抱而乘之,因拉其脅而殺之,遂死於車。魯人求彭生以除恥,齊人殺彭生。詩曰:「亂匪降自天,生自婦人。」此之謂也。
頌曰:文姜淫亂,配魯桓公,與俱歸齊,齊襄淫通,俾厥彭生,摧干拉胸,維女為亂,卒成禍凶。
上一篇[高山仰止]    下一篇 [李明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