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白話文

文言是以古漢語為基礎經過加工的書面語。最早根據口語寫成的書面語中可能就已經有了加工。加工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省略。古代書寫工具笨拙,書寫十分費勁,下筆省略,注重簡潔,是必然的。另一種是美化。書面語要求寫得整齊和優美。文言除少數通俗文章外,一般只能看得懂,讀出來是聽不懂的。

1基本信息

文言實詞
文言實詞定義:實詞指有實在意義,能夠單獨充當句子成分,一般能單獨回答問題的詞語。不能充當句子成分的詞叫虛詞。現在 把功能作為主要依據,認為能夠單獨充當句法成分,有辭彙意義和語法意義的是實詞,不能充當句法成分,只有語法意義的就是虛詞 。
  實詞再細分為名詞、動詞、形容詞、數詞、量詞、代詞以及特殊實詞擬聲詞、嘆詞;虛詞再細分為副詞、介詞、連詞、助詞、嘆 詞和擬聲詞六類。(副詞是一種半虛半實的詞。)
  掌握較多的文言實詞,是提高閱讀文言文能力的關鍵。學習文言實詞,應特別注意它在語法上的四個主要特點:通假字、古今異義、 一詞多義、詞類活用。
  18個高考文言虛詞、高中文言虛詞、文言虛詞小故事、初中文言虛詞、文言文虛詞:而、何、乎、乃、其、且、若、所、為、焉、也、以、因、於、與、則、者、之。
  在文言文中,推敲常見文言實詞的含義有以下幾種常見方法。
  (1)文本遷移法
  這一方法需要學習好所學的文言文,能在適合的時候遷移。
  (2)事理檢驗法
  通過常識或所學知識推斷詞語在文言文中的含義,若不能切合常理和事理,就要考慮是否有通假現象。
  (3)語境推斷法
  看實詞在文言文中是否符合上下文,切合語境,常見的是實詞的褒貶異議。
  (4)語法推斷法
  藉助語法知識分析特殊實詞的含義。
  (5)互文見義法
  同義對應和反義對應結構句式相同,可利用上下文的對照來推斷。
  (6)成語推斷法
  我們可以在所知道的成語中推斷出文言文中實詞的含義,看遷入是否順暢 。
古典文言文關於白話文的探討
在漢語歷史上,各個不同時期,都有所謂「白話」。張中行先生《文言與白話》(黑龍江出版社 1988年版)一書,對白話的闡述較為中肯,謹摘要述如下:
白話是比較於文言而言的,沒有文言,也就無所謂白話。最早的文言,應該跟當時的白話基本一致。甲骨文、金文、《尚書》之類,可能就是當時的口頭語,被記錄下來,即白話。但在後人看來,它們同時又是「文言」的始祖。(引者註:如此說來,現代漢語,無所謂「白話」。為什麼呢?因為現代漢語不分「文言文」和「白話文」。所以,講白話文,一定是跟「文言」相對,才有價值。)
經中行先生認為「白話」以以下特點(引者註:是與「文言」相較的特點):
其一,當然是辭彙和句法方面的不同。白話里有大量的詞,以及很多說法,是文言里不用的。
其二,是與作品有關的人群,階層不同。這是就作者和讀者說,與文言有牽連的人大多是上層的,與白話(現代白話例外)有牽連的人大多是下層的。原因很簡單,是在舊時代人的眼裡,文言和白話有雅俗之分,廟堂和士林要用雅的,引車賣漿者流只能用俗的。
其三,是發展變化的遲速不同。白話沒有(文言)這樣的定型形。原因很明顯,是它要照口語寫,口語變,它就不能不隨著變。
其四,文言和白話並存,難免互有影響,可是影響力量的大小不同:文言大,白話小。如《西廂記》第一折張君瑞上場的道白,當然用的白話,可是裡面卻夾用了「本貫西洛人也」,「小生書劍飄零」。這是白中藏著一些文諂諂。
其五,文言大致是超方言的;白話則不然,雖然大多用所謂官話,卻常常不能離開方言。
最後,還可以比了解的難易。現代白話與文言比,當然是文言難,白話容易。宋元以及更靠前的,似乎也可以這樣說,但又不可一概而論。因為專就難點說,文言難,有個邊際,而且絕大多數可以遵循老路走通;白話就不然,而是沒有邊際,想得確解,常常苦於無處查證。宋元白話也是這樣,即如「莫須有」,我們現在還在引用,究竟是什麼意思?解說的人不只一位,直到呂叔湘先生解為「恐怕有」或「別是有」(《語文雜記》第二條),象是才取得多數人的首肯。
《文言與白話》一書對白話給予分期:認為白話可以分為三期。第一期,兩漢至隋唐之際;第二期,由唐宋到明清;第三期是現代白話,由「五四」前後起,下限當然不能預言。

2易傳之文言

文言的作者
舊說它們是孔子輔《易》之作。近代學者多認為它們非一人一時之作,雜出於戰國、秦漢間人手。《彖》與《象》中的大傳(解說卦辭部分),主要是宣揚儒家政治、倫理、修養等觀點的。《象》中的小傳(解說爻辭部分),強調爻位說,是為尊奉君位而作的。
《繫辭》與《文言》是前人解經遺說的輯錄。《繫辭》上下兩篇,是《周易》的通論,以論述《周易》的義蘊與功用為主,是《易傳》思想的主要代表作。它闡述宇宙事物間的矛盾與發展,如提出"一陰一陽之謂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等觀點,具有樸素的辯證因素,但也有一些唯心史觀的論述。《文言》是《易傳》中專門用以解說《乾》《坤》兩卦的。解《乾》卦的卦辭與爻辭部分通稱《乾文言》,解《坤》卦的卦辭與爻辭部分通稱《坤文言》,內容只是借解說卦爻辭來提出一些觀點,供統治者借鑒。后出的《說卦》收錄了漢初經師的"卦象"、"卦德"說;《序卦》和《雜卦》是對卦義的兩派解說。以上這些,都是早期對《周易》的解說。

原文

「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干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無咎矣。」九四曰:「或躍在淵,無咎。」何謂也?子曰:「上下無常,非為邪也。進退無恆,非離群也。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也,故無咎。」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無位,高而無民,賢人在下位而無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潛龍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終日乾乾」,行事也;「或躍中淵」,自試也;「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潛龍勿用」,陽氣潛藏;「見龍在田」,天下文明;「終日乾乾」,與時偕行;「或躍在淵」,乾道乃革;「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龍有悔」,與時偕極;乾元「用九」,乃現天則。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無咎」矣。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無咎」。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坤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萬物而化光。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辯之不早辯也。《易》曰:「履霜,堅冰至。」蓋言順也。「直」其正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習無不利。」則不疑其所行也。陰雖有美,「含」之以從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無成」而代「有終」也。天地變化,草木蕃,天地閉,賢人隱。《易》曰:「括囊,無咎無譽。」蓋言謹也。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美之至也!陰疑於陽必戰,為其嫌於無陽也。故稱「龍」焉猶未離其類也,故稱「血」焉。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
上一篇[不屈不撓]    下一篇 [冰川條痕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