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斐洛·尤迪厄斯( Philo) 生 卒:前30 ~ 40年,亞歷山大里亞學派猶太人宗教哲學家又和猶太神學和基督教教義發展有關。

1簡介

亞力山大的斐洛(約公元前20年-公元後40年)是希臘化時期重要的猶太思想家,他的思想是聯繫希伯萊文化、希臘文化、基督教文化紐結。生活在當時各種文化宗教思潮彙集的大都市--亞力山大城,斐洛自身受過很好的希伯萊文化和希臘文化的教育。
斐洛

  斐洛

古猶太神秘主義哲學家,亞歷山大里亞學派猶太人宗教哲學的主要代表。其著作有:《論世界的創造》、《論賞罰》、《論犧牲獻祭》、《論夢》等。斐洛企圖融貫猶太神學和柏拉圖以及斯多阿學派的哲學。他認為宗教的啟示是最高的權威,希臘哲學中的精華都源出於它。他以寓言來解釋聖經,認為宗教信條有字面的(表面的)意義和象徵的(精神的)意義,宗教的啟示以象徵來表示,而哲學則用概念來表示,希臘哲學只是舊約中的完全真理的蒙昧的啟示。他認為,神是超出世界之上的,神對世界的作用須通過中介,而「邏各斯」LOGOS 即柏拉圖的理念或猶太教的天使,就是神和人之間的中介;神對邏各斯和邏各斯對世界的關係都是一種遞減的流溢,如同火光從火堆中放射時越來越暗一樣;人的靈魂是由上帝流溢的,因此它必定與上帝相象。斐洛關於「原罪」、「棄世」、「禁慾」、「靈魂得救」、「在神的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成為基督教的基本道德原則。

2理論

面對多元文化的挑戰,作為猶太思想家,斐洛堅信自己的宗教是一種普世宗教;認為各種哲學之間有共同的思想基礎,那就是來自上帝的真理;而許多希臘哲學思想在摩西五經中早已有所闡述,因此,借用希臘哲學觀念和語言來向大眾論述摩西五經是合理的,當時已經有許多人這樣做。應該說,作品中對希臘哲學大量的精當使用:比如在《論〈創世記〉》正文第一部分「論摩西有關創世的敘述」(第三十-四十三節)關於創世的第七天的討論中,對數字七的討論涉及新畢達哥拉斯主義以及雅典政治家梭倫、希波克拉底、柏拉圖等人的思想;在論述上帝用塵土造人時(第四十六節以下),吸收了柏拉圖的理念論中的分有模仿說、亞里士多德的潛能和現實學說、斯多亞的世界主義和自然法思想,批判了伊壁鳩魯的快樂學說(儘管有曲解),都表明了斐洛對其它文化的開放、出自內心的尊重、批判地接納的態度。

3主張

斐洛主觀上是要解釋聖經、理解信仰、傳承猶太教思想,但是長期以來,人們比較重視的是他對基督
斐洛

  斐洛

教的影響:著重其作品提供給理解同觀福音書的希臘-猶太教背景、邏各斯思想對早期基督教神觀的影響,研究其將希臘思想(尤其是柏拉圖主義和斯多亞主義)與理解舊約結合起來的方法——寓意解經法對基督教解經學的意義,而且將他稱做「中世記宗教哲學之父」。……
邏各斯思想是斐洛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寓意解經法,斐洛將猶太傳統的智慧觀和希臘哲學中的理念論、邏各斯思想結合起來,邏各斯概念在《論〈創世記〉》中,主要體現為以下幾層意思:1,用來解釋上帝創造和治理世界的過程。……2,邏各斯是世界公民必須遵守和了解的「憲法」和「自然的正確理智」。
斐洛的邏各斯學說是通向新柏拉圖主義太一、心智、靈魂之三位一體的本體說和「流溢說」的門戶,更是早期基督教內部各種思想滋生和發育的土壤,「在斐洛身上,可以找到許多諾斯底主義的思想素材(儘管他有點象、但其實不是諾斯底主義者)。」……

4成果

斐洛是個多產的作家,收錄在Loeb叢書中共有12卷,叢書編撰者按照內容將之分為四類 :第一類是對舊約《創世記》的章節逐段逐句的解經,每一篇文章均常援引摩西五經的其它四經中相關的語句進行寓意解釋,這類文章在Loeb叢書斐洛全集的1-5卷中,重要的有:《論創造》、《寓意解經法》、《論上帝的永恆性》、《論亞伯拉罕的移居》、《論更名》、《論基路伯》等。第二類著作是全集6-8卷收集的對摩西律法的解說,其中有被視為「活的律法(living law)」的先哲們的傳記,以及關於猶太教成文法的論述,這類文章圍繞某主題展開,不象第一類文章那樣旁徵博引地引用舊約聖經,主要的有:《論亞伯拉罕》、《摩西傳》、《論十誡為律法之首》、《論專門的律法》等。第三類是收錄在Loeb叢書斐洛全集增補本中的關於《創世記》和《出埃及記》問答。第四類,全集第9、10卷中那些關於歷史、倫理思想的散文。
上一篇[InstallAnywhere]    下一篇 [利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