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動物沈石溪動物文學初一語文

《斑羚飛渡》一文描寫的是一群被逼至絕境的斑羚,為了贏得種群的生存機會,用犧牲一半挽救另一半的方法擺脫困境。斑羚在危難中所表現出來的智慧、勇氣和自我犧牲精神,會讓每一個讀過這篇文章的人感到精神的震撼,會啟發人們重新認識這個萬物共存的世界。讚揚了鐮刀頭羊臨危不懼,捨己為人的英勇精神。

1作者簡介

欣賞原文
斑羚又名青羊,形似家養山羊,但頜下無須,善於跳躍,每頭成年斑羚重約六七十斤。被我們逼到傷心崖上的這群斑羚約有七八十隻。
  斑羚是我們這一帶獵人最喜愛的獵物,雖然公羊和母羊上都長著兩支短小如匕首的尖利的半形,但性情溫馴,死到臨頭也不會反抗,獵殺時不會有危險。斑羚肉肥膩細嫩,是上等山珍,毛皮又是制裘的好材料,價錢賣得很俏。所以,當我們完成了對斑羚群的圍追堵截,獵狗和獵槍組成了兩道牢不可破的封鎖線,狩獵隊的隊長,也就是曼廣弄寨的村長帕琺高興得手舞足蹈:「阿啰,我們要發財了!嘿,這個冬天就算其它獵物一隻也打不著,光這群斑羚就夠我們一年酒錢啦!」每位獵人都紅光滿面,臉笑成了一朵花。
  對付傷心崖上的斑羚,好比瓮中捉鱉。
  傷心崖是戛洛山的一大景觀,一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從中間剖開,從山底下的流沙河抬頭往上看,宛如一線天。其實隔河對峙的兩座山峰相距約六米左右,兩座山都是筆直的絕壁。到了山頂部位,都凌空向前伸出一塊巨石,遠遠望去,就像一對彼此傾心的情人,正要熱情地擁抱接吻。之所以取名傷心崖,是有一個古老的傳說,說是在緬桂花盛開的那一年,有個名叫喃木娜雅的仙女看中了一個年輕獵人,偷了鑰匙從天廷溜到人間與年輕獵人幽會,不幸被她保守的丈夫發現。戴著綠帽子的丈夫勃然大怒,悄悄跟蹤,在仙女又一次下凡與年輕獵人見面、兩人心急火燎張開雙臂互相朝對方撲去眼瞅著就要擁抱在一起的節骨眼上,仙女的丈夫突施妖法,將兩人點為石頭,永遠處在一種眼看就要得到卻得不到的痛苦狀態,使一對饑渴的情人咫尺天涯,以示懲罰天上人間都普遍存在的第三者插足。
  這群斑羚走到了傷心崖,算是走上了絕路。往後退,是咆哮的狗群和十幾枝會噴火閃電的獵槍;往前走,是幾十丈深的絕壁,而且朝里彎曲,除了壁虎,任何生命都休想能順著倒懸的山壁爬下去。一旦摔下去,不管是掉在流沙河裡還是砸在岸邊的砂礫上,小命都得玩完。假如能跳到對面的山峰上去,當然就絕路逢生轉危為安了。但兩座山峰最窄的地方也有六米寬,且兩山平行,沒有落差可資利用。斑羚雖有肌腱發達的四條長腿,極善跳躍,是食草類動物中跳遠冠軍,但就象人跳遠有極限一樣,在同一水平線上再健壯的公斑羚最多只能跳出五米的成績;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四米左右,能一跳跳過六米寬的山澗的斑羚堪稱超級斑羚,而超級斑羚還沒有生出來呢。
  我們將斑羚逼上傷心崖后,圍而不打,遲遲沒放狗上去撲咬,也沒開槍射擊,這當然不是出於憐憫,而是擔心斑羚們被我們逼急了,會不顧三七二十一集體墜岩從懸崖上跳下去。它們跳下去假如摔在岸上,當然節省了我們的子彈,但不可能個個都按我們的心愿跳得那麼准,肯定有許多落到流沙河,很快就會被湍急的河水沖得無影無蹤。我們不想讓到手的錢財再流失,我們要一網打盡。
  村長帕琺讓波農丁帶五個人到懸崖底下的流沙河邊去守著,負責在岸上撿拾和從水裡打撈那些由山頂跳下去的斑羚。
  從傷心崖到流沙河,地勢很陡,要繞半座山才下得去,最快也要走半小時。村長帕琺和波農丁約定,波農丁到了懸崖底下后,吹響牛角號,我們就立即開槍,同時放狗去咬。
  我仍留在傷心崖上。我埋伏的位置離斑羚群只有四五十米,中間沒有遮擋視線的障礙,斑羚們的一舉一動都看得一目了然。
  開始,斑羚們發現自己陷入了進退維谷的絕境,一片驚慌,胡亂竄跳。有一隻母斑羚昏頭昏腦竟然企圖穿越封鎖線,立刻被早已等待不耐煩了的獵狗撕成碎片。有一隻老斑羚不知是老眼昏花沒有測准距離,還是故意要逞能,竟退後十幾步一陣快跑奮力起跳,想跳過六米寬的山澗去。結果可想而知在離對面山峰還有一米多的空中做了個滑稽的挺身動作,哀咩一聲,像顆流星似地筆直墜落下去,好一會兒,懸崖下才傳來撲通的水花聲。  
  可惜,少了一張羊皮,少了一鍋羊肉。
  過了一會兒,斑羚群漸漸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一隻身材特別高大、毛色深棕油光水滑的公斑羚身上,似乎在等候這隻公斑羚拿出使整個種群能免遭滅絕的好辦法來。毫無疑問,這隻公斑羚是這群青羊的頭羊,它頭上的角比一般公羚羊要寬得多,形狀像把鐮刀,姑妄稱它為「鐮刀頭羊」。鐮刀頭羊神態莊重地沿著懸崖巡視了一圈,抬頭仰望雨後湛藍的蒼穹,悲哀地咩了數聲,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斑羚群又騷動起來。這時,被雨洗得一塵不染的天空突然出現一道彩虹,一頭連著傷心崖,另一頭飛越山澗,連著對面的那座山峰,就像突然間架起了一座美麗的天橋。斑羚們凝望著彩虹,有一頭灰黑色的母斑羚舉步向彩虹走去,神情縹緲,似乎已進入了某種幻覺狀態。也許,它們確實因為神經高度緊張而誤以為那道虛幻的彩虹是一座實實在在的橋,可以通向生的彼岸;也許,它們清楚那道色澤鮮艷遠看像橋的東西其實是水汽被陽光折射出來的幻影,但既然走投無路了,那就懷著夢想與幻覺走向毀滅,起碼可以減輕死亡的恐懼。  
  灰黑色母斑羚的身體已經籠罩在彩虹炫目的斑斕光帶里,眼看就要一腳踩進深淵去,突然,鐮刀頭羊咩——發出一聲吼叫。這叫聲與我平常聽到的羊叫迥然不同,沒有柔和的顫音,沒有甜膩的媚態,也沒有絕望的嘆息,音調雖然也保持了羊一貫的平和,但沉鬱有力,透露出某種堅定不移的決心。  
  事後我想,鐮刀頭羊之所以在關鍵時刻想出這麼一個挽救生存的絕妙辦法來,或許就是受了那道彩虹的神秘啟示。我總覺得彩虹那七彩光斑似乎與後來發生的斑羚群的飛渡有著一種美學上的溝通。  
  隨著鐮刀頭羊的那聲吼叫,整個斑羚群迅速分成兩撥,老年斑羚為一撥,年輕斑羚為一撥。在老年斑羚隊伍里,有公斑羚,也有母斑羚,身上的毛色都比較深,兩支羊角基部的紋輪清晰可見;在年輕斑羚隊伍里,年齡參差不齊,有身強力壯的中年斑羚,也有剛剛踏入成年斑羚行列的大斑羚,也有稚氣未脫的小斑羚。兩撥分開后,老年斑羚的數量比年輕斑羚那撥少得多,大概還少十來只。鐮刀頭羊本來站在年輕斑羚那撥里的,眼光在兩撥斑羚間轉了幾個來回,悲愴的輕咩了一聲,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到老年斑羚那一撥去了。有幾隻中年斑羚跟著鐮刀頭羊,也自動從年輕那撥里走出來,歸進老年斑羚的隊伍。這麼一倒騰,兩撥斑羚的數量大致均衡了。
  我看得很仔細,但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以年齡為標準劃分出兩撥來,這些斑羚究竟要幹什麼呢?
  「波農丁這個老酒鬼,爬山比烏龜還爬得慢,怎麼還沒到懸崖底下?」村長帕琺小聲咒罵道。他的兩道劍眉擰成了疙瘩,顯出內心的焦躁和不安。
  村長帕琺是位有經驗的獵手,事後我想,當時他一定已預感到會發生驚天動地的不平常的事,所以才會焦躁不安的,但他想象不出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我一面觀察斑羚群的舉動,一面頻繁地看錶,二十分鐘過去了,二十二分鐘過去了,二十五分鐘過去了……按原計劃,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頂多再有三五分鐘,懸崖底下就會傳來牛角號悶沉的嗚嗚咽聲,傷心崖上十來枝獵槍就會噴吐出耀眼的火光。
  這將是一場輝煌的狩獵,對人類而言。
  這將是一場滅絕性的屠殺,對這群斑羚而言。
  就在這時,我看見,從那撥老斑羚里走出一支老公斑羚來,頸上的毛長及胸部,臉上褶皺縱橫,兩支羊角早已被歲月風塵弄得殘缺不全,一看就知道快到另一個世界去報到了。公斑羚走出隊列,朝那撥年輕斑羚示意性地咩了一聲,一隻半大斑羚應聲走了出來。一老一少走到了傷心崖,後退了幾步,突然,半大的斑羚朝前飛奔起來,差不多同時,老斑羚也揚蹄快速助跑,半大的斑羚跑到懸崖邊緣,縱身一躍,朝山澗對面跳去,老公羊緊跟在半大斑羚後面,頭一鉤,也從懸崖上躥躍出去;這一老一少跳躍的時間稍分先後,跳躍的幅度也略有差異,半大斑羚角度稍高些,老斑羚角度稍低些,等於是一前一後,一高一低。我吃了一驚,怎麼,自殺也要老少結成對子,一對一對去死嗎?這隻大斑羚和這隻老公羊除非插上翅膀,是絕對不可能跳到對面那座山崖上去!果然,半大斑羚只跳到四米左右的距離,身體就開始下傾,從最高處往下降落,空中劃出一道可怕的弧形。我想,頂多再有一兩秒鐘,它就不可避免地要墜進深淵,墜進死亡的地獄去了。我正這樣想著,突然一個我做夢都無法想象的鏡頭出現了,老斑羚憑著嫻熟的跳躍技巧,在半大斑羚從最高點往下落的瞬間,身體出現在半大斑羚的蹄下。老公羊的跳躍能力顯然要比半大斑羚略勝一籌,當它的身體出現在半大斑羚的蹄下時,剛好處在跳躍弧線的最高點,就像兩艘宇航飛船在空中完成了對接一樣。半大斑羚的四隻蹄子在老斑羚寬闊結實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就象免費享受一塊跳板一樣,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墜的身體奇迹般地再度升高;而老斑羚就像燃料已輸送完了的火箭殘殼,自動脫離宇宙飛船,不,比火箭殘殼更悲慘,在半大斑羚的猛力踢蹬下,像只突然折斷了翅膀的鳥筆直墜落下去。雖然這第二次跳躍力度遠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地面跳躍的一半,但足以夠跨越剩下的最後兩米路程了;瞬間,只見半大斑羚輕巧地落在了對面山峰上,興奮地咩叫了一聲,鑽到磐石後面不見了。試跳成功,緊接著,一對對斑羚凌空躍起,在山澗上空畫出了一道道令人眼花繚亂的弧線。每一隻年輕斑羚的成功飛渡,都意味著有一隻老年斑羚摔得粉身碎骨。
  山澗上空,和那道彩虹平行,架起了一座橋,那就是一座用死亡做橋墩架設起來的橋。沒有擁擠,沒有爭奪,秩序井然,快速飛渡。我十分注意盯著那群註定要去送死的老斑羚,心想,或許有個別滑頭的老斑羚會從死亡的那撥偷偷溜到新生的那撥去。但讓我震驚的是,從頭至尾沒有一隻老斑羚調換位置。
  它們心甘情願用生命為下一代搭起一條生存的道路。
  絕大部分老斑羚都用高超的跳躍技藝,幫助年輕斑羚平安地飛渡到對岸的山峰。只有一頭衰老的母斑羚,在和一隻小斑羚空中銜接時,大概力不從心,沒能讓小斑羚踩上自己的背,一老一小一起墜進深淵。  
  我沒有想到,在面臨種群滅絕的關鍵時刻,斑羚群竟然想出犧牲一半挽救另一半的辦法來贏得種群的生存機會。我沒想到,老斑羚們會那麼從容地走向死亡。  
  我看得目瞪口呆,所有的獵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連狗也驚訝地張大嘴,長長的舌頭拖出嘴外,停止了吠叫。
  就在這時,嗚—嗚——懸崖下傳來牛角號聲,村長帕琺如夢初醒,連聲高喊:「快開槍!快,快開槍!」
  但已經晚了,傷心崖上只剩下最後一隻斑羚,晤,就是那隻成功地指揮了這場斑羚群集體飛渡的鐮刀頭羊。這群斑羚不是偶數,恰恰是奇數,鐮刀頭羊孤零零地站在山峰上,既沒有年輕的斑羚需要它做空中墊腳石飛到對岸去,也沒有誰來幫它飛渡。
  砰,砰砰,獵槍打響了。我看見,鐮刀頭羊寬闊的胸部冒出好幾朵血花,它搖晃了一下,但沒有倒下去,邁著堅定的步伐,走向那道絢麗的彩虹。彎彎的彩虹一頭連著傷心崖,一頭連著對岸的山峰,像一座美麗的橋。  
  它走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燦爛中。

2出版作品

文學創作
1985年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現為成都軍區政治部創作室專業創作員,被譽為「中國動物小說大王」。小說《聖火》獲1990年世界兒童文學和平獎。《第七條獵狗》獲中國作協首屆兒童文學作品獎。《一隻獵雕的遭遇》獲中國作協第二屆全國兒童文學優秀作品獎。 《斑羚飛渡》一文榮獲人民文學出版社首屆《中華文學選刊》獎,台灣兒童文學學會、《民生報》、《國語日報》、《兒童日報》、《幼師少年月刊》聯合主辦「好書大家讀」活動推薦書目。《斑羚飛渡》被選入初一下學期人教版語文課本第六單元27課、《最後一頭戰象》被選入小學六年級語文課本第23課。
分類
界:動物界 Animalia
門: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斑羚飛渡

  斑羚飛渡

綱:哺乳綱 Mammalia
目:偶蹄目 Artiodactyla
科:牛科 Bovidae
亞科:羊亞科 Caprinae
屬:斑羚屬 Naemorhedus
保護級別
國家重點保護等級:一級
斑羚飛渡
生效年代:1989年
CITES瀕危等級:附錄I
生效年代:1997年
IUCN瀕危等級:未列入
生效年代:1998年
IUCN瀕危等級:
生效年代:2003年
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等級:易危
生效年代:1996年
現為國家2級保護動物
人在文中充當的角色
在這篇文章中,人類充當的是一個不光彩的角色,是自然的侵害者和掠奪者。我們不必迴避這個問題。因為這篇文章恰恰給了我們一個反思人類所作所為、擺正人類在自然界中的位置的機會。人類自詡為高等動物──自己給自己定義為「人科」,在這個世界中是獨一無二的,是世界的主宰。人類擁有強勁的思維能力,擁有先進的科技手段,可以改天換地,所以我們常提起的一句話是:「征服自然,改造自然。」對於和自己一起生活在這個星球上的其他物種,人類是蔑視的。人類肆意屠殺它們,已經導致許多物種滅絕。斑羚飛渡的慘烈、悲壯,讓我們看到了動物身上那股神聖而不可侵犯的精神力量。反思人類社會,當災難來臨時,我們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像斑羚那樣,不害人,不苟活,視死如歸呢?
.「彩虹」有怎樣的意義
彩虹是虛幻、美麗的。虛幻而美麗的東西,可以給人帶來幻想、希望,讓人陶醉其中,產生精神上的迷戀、依賴。美麗的彩虹和殘酷的現實成為鮮明的對比,鐮刀頭羊「走向那道絢麗的彩虹」,也是嚮往投身於美好的理想世界。
穿插我的反應的作用
揭示全文中心。 抒發了作者對老斑羚的敬佩讚歎之情,這也恰恰是課文的主旨。
完成課後練習題
熟讀課文,完成下面兩題:
1.文章中詳細描述了第一對斑羚試跳成功的全過程,試用自己的話加以複述。
設計本題的目的是在全面理解課文內容的基礎上,培養學生準確清楚地描述事件全過程的能力。複述時要引導學生記住主要內容,把握重點,抓住主要動詞來複述:半大斑羚朝前(飛奔),同時,老年斑羚也快速(起跑),半大的斑羚〔跑到〕懸崖邊緣,縱身一(躍),朝山澗對面(跳)去,老年斑羚(緊跟)在後面,頭一(勾),也從懸崖上(躥躍出去),一老一少,一前一後,一高一低。半大斑羚在老斑羚背上(猛蹬)一下,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墜的身體也再度(升高),輕巧地(落)在對面山峰上,而老斑羚則筆直(墜落)山崖。
2.談談你對鐮刀頭羊的印象。
設計本題的目的是引導學生把握主要情節,從細節描寫入手分析斑羚形象特點。文中重點寫了鐮刀頭羊的三次叫聲:第一次,當發現斑羚們陷入絕境時,鐮刀頭羊悲哀地咩了數聲,這是無能為力的表示;第二次,在一頭母斑羚恍惚走進彩虹的斑斕光帶時,鐮刀頭羊發出「咩」的吼叫,招回母斑羚,同時告訴斑羚群,它已想出自救辦法,並指揮迅速實施;第三次,在老年斑羚與年輕斑羚兩隊數量懸殊時,鐮刀頭羊悲愴地輕咩一聲,這表示為了讓更年輕的生命獲救,只能犧牲正當盛年的包括自己在內的同類了。這叫聲既是一聲憂傷的嘆息,也是召喚補充註定死亡隊伍的命令。鐮刀頭羊的形象:富於智慧,有決斷力,遇事鎮定,臨難從容,準確判斷力,自我犧牲意識,視死如歸,組織能力強。
品味下列句子的含義回答括弧中的問題
1.山澗上空,和那道彩虹平行,又架起了一座橋,那是一座用死亡做橋墩架設起來的橋。(為什麼說那座橋是「用死亡做橋墩」?)
2.我十分注意盯著那群註定要送死的老斑羚,心想,或許有個別滑頭的老斑羚會從註定死亡的那撥偷偷溜到新生的那撥去,但讓我震驚的是,從頭至尾沒有一隻老斑羚調換位置。(「從頭至尾沒有一隻老斑羚調換位置」一事為什麼讓「我」感到震驚?)
3.它(鐮刀頭羊)走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燦爛中。(在這句話里,「燦爛」只是指那一道彎彎的彩虹嗎?)
設計本題的目的是引導學生深入體會文中含義深刻的語句,從而進一步理解文章的主旨。參考答案:
1.因為每一隻獲得新生的斑羚,都是以另一隻斑羚的身體為跳板完成飛渡的。是這些必死的斑羚組成了新生的橋,所以說是「用死亡做橋墩」。
2.「我」是個獵人,參照人類在此種情景下常有臨陣脫逃的表現,所以震驚。
3.不只是指那道彩虹,更是象徵鐮刀頭羊行為和精神的閃光,也從中體現了鐮刀頭羊寧死不屈的精神。三、試給狩獵隊寫一封信談談你對這件事的看法 設計本題的目的是,引導學生從「動物是人類的朋友」的立意出發,結合自己閱讀文章的感受,聯繫生活,思考人與動物的關係。學習寫一般書信。
三次叫聲的作用
1.悲哀地咩了數聲,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作用: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2:灰黑色母斑羚的身體已經籠罩在彩虹眩目的斑斕光帶里,眼看就要一腳踩進深淵去,突然,鐮刀頭羊「咩咩」發出吼叫。(作用:阻止母斑羚,發出號令,告訴自己的種族已經想出辦法)
3:鐮刀頭羊本來站在年輕斑羚那撥里,眼光在兩撥斑羚間轉了幾個來回,悲愴的輕咩了一聲,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到老年斑羚那一撥去了。(作用:表現了他的自我犧牲的精神,給人以悲愴的感覺。)

3教學建議

本文描寫「斑羚飛渡」的場面,
非常有條理,不僅描寫完整,飛渡前,飛渡后都有交代,而且詳略得當,著重描寫第一對斑羚飛渡的經過,略寫其餘斑羚飛渡的情況,重點突出。可要求學生複述課文,從而體會本文敘述條理性強的特點。
本文把動物的行為提到了一個相當的高度
這是非常新穎和動人的。教學時應引導學生重點理解作品的主旨,作為人類的一員,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妄自尊大。
課文內容
概括
描寫的是一群被逼至絕境的斑羚,為了贏得種群的生存機會,用犧牲一半挽救另一半的方法擺脫困境的壯舉。斑羚在危難中所表現出來的智慧、勇氣和自我犧牲精神,會讓每一個讀過這篇文章的人感到精神的震撼,會啟發人們重新認識這個萬物共存的世界。《斑羚飛渡》的文體是動物小說,即賦予動物以人的情感。
人教版語文七年級下冊27課的《斑羚飛渡》內容概括(不是原文)
作者的狩獵隊分成好幾個小組,在獵狗的幫助下,把七八十隻斑羚逼到戛洛山的傷心崖上。傷心崖是一處懸崖,隔河對峙的兩座山峰相距約六米左右,兩座山都是筆直的絕壁。斑羚雖是食草類動物中跳遠冠軍,但在同一水平線上,健壯的公斑羚最多只能跳出五米遠,其他羊只能跳出四米左右。開始,斑羚們發現自己陷入了進退維谷的絕境,一片驚慌,胡亂竄跳。過了好一會兒,斑羚群才漸漸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一隻身材高大、毛色鮮亮的公斑羚身上,似乎在等候這隻公斑羚想出個能免遭絕後的好辦法來。毫無疑問,這隻公斑羚是這群斑羚的首領,首領羊神態莊重地沿著懸崖巡視了一圈,抬頭仰望雨後湛藍的蒼穹,悲哀地咩了數聲,表示也無能為力。斑羚群又騷動起來。突然,鐮刀羊「咩咩」發出吼叫。這叫聲中沒有絕望的嘆息,而且沉鬱有力,透露出某種堅定不移的決心。隨著鐮刀羊的那聲吼叫,整個斑羚群迅速分成老幼兩撥。兩撥分開后,老年斑羚的數量比年輕斑羚那撥還少十來只。鐮刀頭羊本站在年輕斑羚那撥里,眼光在兩撥斑羚間轉了幾個來回,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到老年斑羚那一撥去了。同時,幾隻中年斑羚跟著鐮刀羊,進入老年斑羚的隊伍。這麼一來,兩撥斑羚的數量便大致均衡了。就在這時,從那撥老斑羚里走出一隻公斑羚,一隻半大斑羚也走了出來。一老一少走到了傷心崖,後退了幾步,突然,半大斑羚縱身一躍,朝山澗對面跳去;老斑羚緊跟半大斑羚後面,從懸崖上躥躍出去;突然,一個做夢都想不到的鏡頭出現了,老斑羚憑著嫻熟的跳躍技巧,在大斑羚從最高點往下降落的瞬間,身體出現在半大斑羚的蹄下。老斑羚的跳躍能力顯然要比半大斑羚略勝一籌,當它的身體出現在半大斑羚的蹄下時,剛好處在跳躍弧線的最高點,就像兩艘宇航飛船在空中完成了對接一樣,半大斑羚的四隻蹄子在老斑羚寬闊結實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就像踏在一塊跳板上,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墜的身體奇迹般地再度升高。而老斑羚就像只突然斷翅的鳥筆直墜落下去。瞬間,只見半大斑羚輕巧地落在了對面山峰上。緊接著,一對對斑羚凌空躍起,在山澗上空畫出了一道道令人眼花繚亂的弧線。每一隻年輕斑羚的成功飛渡,都意味著有一隻老年斑羚摔得粉身碎骨。並且從頭至尾沒有一隻老斑羚調換位置。它們心甘情願用生命為下一代搭起一條生存的道路。在面臨種群滅絕的關鍵時刻,斑羚群竟然想出犧牲一半挽救另一半的辦法來贏得種群的生存機會。老斑羚們從容地走向死亡震撼了大家,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連狗也驚訝地一動不動。最後,傷心崖上只剩下那隻成功指揮了這群斑羚集體飛渡的鐮刀羊。鐮刀羊孤零零地站在山峰上,沒有誰來幫它飛渡。只見它邁著堅定的步伐,走向那深深的懸崖。
它跳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燦爛中......
上一篇[havok引擎]    下一篇 [音頻編輯大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