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斯洛·莫霍里-納吉

標籤: 暫無標籤

斯洛·莫霍里-納吉是匈牙利人,早期立場左傾。他對於匈牙利共產黨人貝拉•孔(Bela Kun)組織的蘇維埃政權非常感興趣,並且支持這個政權。他是一個自學成材的設計家和藝術家,早年以繪畫和平面設計謀生。1921年元月,莫霍里-納吉到柏林工作,從事字體設計。經過一個朋友的介紹,他被引見給格羅佩斯,格羅佩斯當時正在考慮對學院進行大規模的改革,因此,經過與他交談以後,決定聘用他,來對基礎課程和教學結構進行改革。

1 斯洛·莫霍里-納吉 -簡介

斯洛·莫霍里-納吉是匈牙利人,早期立場左傾。他對於匈牙利共產黨人貝拉•孔(Bela Kun)組織的蘇維埃政權非常感興趣,並且支持這個政權。他是一個自學成材的設計家和藝術家,早年以繪畫和平面設計謀生。1921年元月,莫霍里-納吉到柏林工作,從事字體設計。經過一個朋友的介紹,他被引見給格羅佩斯,格羅佩斯當時正在考慮對學院進行大規模的改革,因此,經過與他交談以後,決定聘用他,來對基礎課程和教學結構進行改革。

2 斯洛·莫霍里-納吉 -藝術立場

斯洛·莫霍里-納吉在1922年加入了杜斯博格的集團,參加了他組織的構成主義和達達主義大會。但是,就在這個大會上,納吉也顯示出他與其他人對於設計和藝術的不同立場。當時伊頓剃了光頭,穿著長袍,好像一個中世紀大僧侶一樣而納吉則穿著工人的服裝,非常簡樸。他受到俄國構成的主義的強烈影響,特別是塔特林(Vladimir Tatlin)和里西斯基(El Lissitzky)的影響。這兩個人認為藝術家無非是一個工人而已,藝術家並沒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塔特林認為最優秀的藝術家應該是與工程師一樣的人,認識藝術後面的力量比藝術本身的製作過程和藝術的風格更加重要。因此可以說,從開始起,納吉就與伊頓、杜斯博格有著非常不同的立場。

3 斯洛·莫霍里-納吉 -設計風格

納吉從各個方面入手在包豪斯推進俄國構成主義的精神,把設計當作是一種社會活動、一種勞動的過程,否定過分的個人表現,強調解決問題、創造能為社會所接受的設計,把這種具有強烈社會性的設計觀念灌輸到教育當中,是他的一個堅持不懈的努力方向。他從平面設計、繪畫、試驗電影、產品設計、傢具設計等等各個方面灌輸自己的觀點,並且身體力行地從事設計和創作,他對於包豪斯發展方向的改變起到了幾乎是決定性的作用。
納吉創作了大量的繪畫和平面作品,全部是絕對抽象的作品。他相信簡單結構的力量,利用平面來表達這種力量。他設計的包豪斯叢書、海報,拍攝的照片和製作的電影,都具有強烈的理性特徵,並且顯示了理性化對於設計造成的積極效果。他的立場和方法,在學生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4 斯洛·莫霍里-納吉 -言論

納吉對於繪畫與攝影都非常精到,他在攝影和繪畫上都追求單純的抽象效果,他是個完全抽象的藝術家。曾經有傳說,說他通過電話指導工廠創作一幅裝飾畫,因為是抽象作品,所以他只要通過電話說明就行了,無須親自去製作。他將自己的畫作稱為反繪畫(anti-painting)。對於藝術,他認為是一種個人的奢侈行為,因此,雖然喜歡,但是並不提倡。他曾經說: 在大戰期間(指第一次世界大戰),我開始對自己的社會責任有所覺悟,現在,我的這種社會責任感更加強了。捫心自問:在整個社會處於混亂之中跑去畫畫到底對不對呢?當每個人都需要為生存這個簡單問題奔波時,我有沒有這個特權去當藝術家呢?在過去的100多年當中,藝術和生活一直是沒有關係的。個人放縱自己於藝術創作之中並沒有能夠對人民大眾的幸福帶來任何的幫助。
從這段話中,我們可以了解到納吉的社會主義立場和他對於 、藝術的社會功能性高度重視的立場。他一向藝術視為一種單純的個人享受和個人放縱,因此並不提倡單純的藝術。

5 斯洛·莫霍里-納吉 -教學研究

納吉平易近人,他與學生一直保持著很好的師生關係,以至引起有些教員嫉妒。當然,學生當中也有少數人對於他把俄國的構成主義帶入包豪斯反感,這些學生認為不應該在德國這個表現主義的大本營中再傳播俄國的構成主義。儘管如此,學校中人人都知道納吉是一個非常清醒、非常聰明和理智的人,也都相信和尊敬他在設計上和教育上的高度理性主義立場。在包豪斯中,他比任何一個教員都更加重視機器,同時也是最懂得機器的一個教員,他不但了解機器,同時還會使用和操縱不少機器。他是一個能夠與人共處、與人交流、能力很強的好老師,在學校中得到普遍的尊敬和喜愛。
納吉在學校中接替了辭職的伊頓的職務,擔任基礎課程的教學。同時,他也在金屬工場擔任導師。他把伊頓從前搞的那些宗教色彩很強的教學內容全部廢棄,舊課程當中那些強調個人情感、自我修養之類的內容也全部剔除。他的教學目的是要學生掌握設計表現技法、材料、平面與立體的形式關係和內容,以及色彩的基本科學原理。他的努力方向是要把學生從個人藝術表現的立場上轉變到比較理性的、科學的對於新技術和新媒介的了解和掌握上去。他指導學生製作的金屬製品,都具有非常簡單的幾何造型,同時也具有明確、恰當的功能特徵和性能。
聘用莫霍里-納吉,體現了格羅佩斯思想上的一次轉變。他從以前比較重視藝術、手工藝轉變到強調理性思維、技術知識的教育上。他在聘用伊頓時期的基本教育立場其實與半個世紀以前的英國「工藝美術」運動的原則立場並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但是,自從聘用納吉以後,學院的教學方向開始朝大工業生產轉化。對於這個轉化,當時包豪斯的大多數教員是不同意的,不了解的。他們認為自從納吉來了之後,他們自己原來的教學方法和體系變得無所適從,這種情緒在那些長於藝術的教員中體現得特彆強烈,因為他們感到納吉的改革,也就是格羅佩斯的改革,使得他們在學院的教學體系中難以找到自己的定位了。
1923年,格羅佩斯又聘用了另外一個新教員,與納吉一同擔任基礎課程教學工作。這個新教員是自學成才的包豪斯畢業生約瑟夫•阿爾柏斯(Josef Albers,1888-1976)。阿爾柏斯曾經在小學教過美術,1920年進入包豪斯學習,他跟伊頓學習設計基礎,是班上最優秀的學生,畢業以後被格羅佩斯留校任教。他長於平面設計,也具有類似的理性思維的教學傾向,工作以來,成績斐然。1925年,當包豪斯從魏瑪遷移到迪索以後,格羅佩斯即把他升級為正式教授。1928年,納吉辭職,離開包豪斯,自此以後,阿爾柏斯即頂替了納吉,負責所有基礎課程的教學,同時還兼任學院傢具工作室的領導工作。
阿爾柏斯對於各種材料的應用和材料使用的可能性興趣很大。尤其在發掘紙張的應用潛力和表現能力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對於紙的各種摺疊、彎曲、粘合、造型進行探索,總結出許多新的方法來,對於利用紙進行結構組成,對於利用紙這種簡單材料為設計提供各種新的可能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把自己的研究通過教學帶給學生,要求學生利用包括紙張在內的各種材料進行材料潛力的各方面研究,發展為設計的手段。製造型成為阿爾柏斯基礎教育的一個非常顯著的特色,很多學生在畢業后都對此印象深刻,大家也非常喜歡他的這種引導性教學方法。從基礎課程教學來看,阿爾柏斯和納吉組成了一對非常好的搭檔關係,他們互相補充,互相協助,因而使包豪斯的基礎課程教育發展到一個更加紮實的基礎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