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斯溫伯恩(1837-1909)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最後一位重要的詩人。 斯溫伯恩崇尚希臘文化,又深受法國雨果和波特萊爾等人作品的影響,和英國「拉斐爾前派」的羅賽蒂等藝術家也志趣相投。在藝術手法上,他追求形象的鮮明華麗與大膽新奇;聲調的和諧優美與宛轉輕柔。斯溫伯恩在詩歌藝術上的特色,對於從二十世紀以來的外國詩人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1配偶

如果愛情好似香艷的玫瑰,
而我好似它的葉片兒青翠,
我們的生命將在一起生長,
無論天氣陰慘,或者晴朗,
處在開花的原野,或者花徑,
感受綠色的歡樂;或者灰色的苦悶;
如果愛情好似香艷的玫瑰,
而我好似它的葉片兒青翠。
如果我好似那蜜語甜言,
而愛情好似那曲調綿綿,
我們的嘴將一同歌唱,
兩種嗓音,但是一種歡暢,
欣悅的親吻則好像飛鳥,
在中午得到細雨淋澆;
如果我好似那蜜語甜言,
而愛情好似那曲調綿綿。
如果愛情好似生命,我的親人,
而我,你的愛人,好似死神,
我們將一同發光,一同降雪霜,
直等到三月使天青氣爽,
帶著水仙的芬芳,棟鳥的鳴囀,
和散發豐收氣息的時光;
如果愛情好似生命,我的親人,
而我,你的愛人,好似死神。
如果你好似被憂愁束縛的奴隸,
而我好似受歡樂差遣的僕役,
我們將一生一世,一年四季,
作著愛的眼波和背叛的遊戲,
晚也哭,朝也哭,淚水潸潸,
象女孩,象男孩,笑聲朗朗;
如果你好似被憂愁束縛的奴隸,
而我好似受歡樂差遣的僕役。
如果你好似四月的貴婦,
而我好似五月的貴族,
我們將一小時一小時把葉子拋下。
又一天一天地用鮮花作畫,
直到白天象夜晚一樣陰暗,
夜晚又象白天一樣明亮;
如果你好似四月的貴婦,
而我好似五月的貴族。
如果你好似悅樂的皇后,
而我好似痛苦的帝胄,
我們將一同去追捕愛情,
把它的飛翔的羽毛拔凈,
教它的雙腳能循規蹈矩,
將它的嘴套上韁繩挽具;
如果你好似悅樂的皇后,

2代表作

而我好似痛苦的帝胄。
吳鈞陶譯
海上的愛情
我們今天正在愛情的陸上,
我們將要去何方?
愛人,是逗留還是啟航?
是揚帆還是划槳?
有許多路,有許多風吹盪,
但只有五月才是五月的春光;
我們今天正在愛情的手上;
我們將要去何方?
我們陸上的風是憂愁的呼吸,
這憂愁被親吻吻得奄奄一息,
又是那過去的欣喜至極;
我們用一株玫瑰壓在艙底;
我們的路伸展著,上帝
和愛情知道它在哪裡。
我們今天正在愛情的手上——
我們的水手是羽毛豐滿的愛神,
我們的桅杆是斑鳩的尖喙長伸,
我們的甲板用純金製成;
死去的少女的金髮是我們的纜繩;
愛神的利箭是我們的補給用品,
是形形式式的貯存。
我們今天正在愛情的陸上——
愛人,我們在哪兒送你上岸?
是那原野踩著陌生人的腳掌,
還是在靠近家屋的田園?
還是在那兒火之花熊熊怒放,
還是在那兒雪之花紛紛開綻,
還是浪之花陣陣飛濺?
我們今天正在愛情的手上——
她說,送我到那兒,愛情駐守,
它只有一根利箭,一隻斑鳩,
一顆心,一隻手。
——親愛的,象這樣的港口,
沒有一個少男將向那兒駕舟,
沒有少女登上灘頭。
(仿泰奧菲爾·戈蒂耶詩作)
當被繭子一點一點包圍時
我幾乎不能呼吸
不過不會恐懼
就沉沉地睡過去一次吧!
就在以後的一段時間裡沉靜
可以與外面的風雨無關
空間再狹小將孕育我的生機
我想這是人生必經階段
由於不再對生命一往情深
由於不再受希望和恐懼的縛困
我們以簡短的感激之辭
感激冥冥中各位天神
多虧生命並非永恆
多虧死者從不蘇醒
即使疲憊不堪的河流
也在某地入海安身
在戰鬥中有狂歡也有憂傷
象無底的深淵
還有狂怒和無邊的海洋
其中有驚濤駭浪和可怕的黑暗
還有阿拉伯海上的颶風
還有瘟疫在疾疾漫遊......
一切,一切都帶來死亡的威脅
但對已死掉的心
這一切銷聲匿跡
無比的歡樂難以言辭表達
因為不朽,已保險兌現
---斯溫伯恩《冥后之園》
下一篇[神論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