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爾·德米特里耶維奇·斯科別列夫(Михаил Дмитриевич Скобелев),(1843.9.29—1882.7.7),俄國軍事家,步兵上將(1881),中亞征服者。
1881年斯科別列夫上將

  1881年斯科別列夫上將

1中亞征服者

斯科別列夫上將

  斯科別列夫上將

米哈伊爾·德米特里耶維奇·斯科別列夫這個雙手沾滿中亞人民鮮血的劊子手1843年生於聖彼得堡,有軍事天賦,是俄國近代較著名的軍事家。1868年畢業於俄國總參學院,然後參加了俄國征服中亞的戰爭。1873年參加了遠征希瓦汗國的戰爭,屢立軍功,晉陞上校。1875-1876年受土耳其斯坦總督區的總督考夫曼派遣去鎮壓浩罕民族大起義,在人員嚴重不足,後勤補給不暢的情況下,僅用幾個月時間血腥鎮壓了這次規模浩大的起義,4萬中亞各族人民慘遭屠殺。1876年3月2日俄羅斯帝國正式吞併浩罕汗國,改為費爾干納省。斯科別列夫任省長和軍隊司令並晉陞為陸軍少將。斯科別列夫還組織了阿賴遠征軍,越過了阿賴嶺,佔領了吉爾吉斯(柯爾克孜)額德克納的領地阿賴谷。斯科別列夫親自考察了帕米爾高原北部的喀拉湖和烏孜別里山口,為進一步侵佔中國領土帕米爾高原打開了通道。其在中亞任職時間不長,但非常兇狠,依靠軍事手段來維持殖民統治。只要土著居民稍微表現出一點不滿情緒,馬上便會遭到血腥鎮壓。若是某地發現一具被打死的俄羅斯人的屍體,附近的村落便會被燒光。斯科別列夫在亞洲時的名言是「在亞洲,和平的長久與短暫是與你對敵人的屠殺直接成正比的,我認為這確是一條定理。對他們打擊得越兇狠,他們就安分得越長久。」

2俄土戰爭

其最輝煌的時期不是在中亞,而是在土耳其。1877年4月24日俄羅斯帝國和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爆發了第十次大規模戰爭,結果土耳其慘敗,巴爾幹半島原屬於土耳其統治的幾個民族紛紛獨立,成為列強激烈爭奪的對象,使巴爾幹半島成為歐洲的火藥桶,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買下了禍根。在1877年俄土戰爭爆發后斯科別列夫被從中亞調往歐洲,先是在俄軍總司令部任參謀,後來擔任混成哥薩克師參謀長,并行使師長職權。1877年7月的第二次普列文大戰中,任高加索哥薩克旅旅長,8月猛功洛夫恰時,任獨立支隊隊長(特種部隊)。9月晉陞陸軍中將,第三次普列文大戰中任攻城左翼部隊總指揮。俄軍發動的三次普列文大戰均不成功,以後俄軍的10萬援軍到達,戰局開始對俄軍有利。斯科別列夫擔任16師師長,出色指揮了16師進行封鎖普列文和在惡劣的冬季翻躍巴爾幹山脈的伊米特里亞山口的行動。斯科別列夫在1878 年1月6日獲得了沙皇授予的鑽石黃金劍。他指揮的部隊在1878 年1 月8 ~9 日的舍諾沃戰役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包圍並俘虜了土耳其精銳部隊3 萬人。1878年1月30日攻佔了距離奧斯曼帝國首都伊斯坦布爾僅12公里的聖斯特凡諾,為俄國最後在談判桌上的勝利大大增加了砝碼。3月3日俄土簽定了《聖斯特凡諾條約》,俄國取得了第十次俄土戰爭的勝利。斯科別列夫為了俄國的利益支持巴爾幹半島民族脫離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獨立,所在部隊在保加利亞重創土耳其軍隊,客觀上為保加利亞人民自由獨立戰爭幫了大忙,使其在俄國和保加利亞享有盛名。保加利亞許多城鎮、街道、廣場和公園以其名字命名。

3攻佔土庫曼

白馬將軍斯科別列夫

  白馬將軍斯科別列夫

1878-1880年擔任第4軍軍長。1880年由於俄軍在1879年攻打土庫曼阿哈爾--捷金綠洲(著名的汗血寶馬--阿哈爾捷金馬產地)的重鎮格奧克·帖佩時,哥薩克騎兵為主力的俄軍遭到英勇的土庫曼人的堅決抵抗。土庫曼騎兵在騎術和驍勇程度上全面壓制住哥薩克騎兵,俄軍遭受沉重打擊后狼狽竄回。斯科別列夫又被調往土庫曼前線。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在召見斯科別列夫時,指出:「不得後退一步,因為這對於歐洲和亞洲都會成為我們軟弱的表示,而且可能使俄國所受損失比全部遠征都大得無法估量。」1880年底斯科別列夫率領11000人的大軍帶著97門大炮再度大舉入侵土庫曼。斯科別列夫下令哥薩克騎兵不得按照傳統方式和敵人進行馬背戰鬥,「敵人顯然精於此道。在遇到敵人騎兵時,哥薩克騎兵應當像正規騎兵一樣排成密集的連級至團級縱隊進行衝擊,用集體一致的整齊進攻打敗敵人的武藝。」 同時大量使用重炮猛轟土庫曼人的城堡,並且派工兵挖地道把大量地雷埋到城堡圍牆旁。經過連續三周猛烈進攻后,在1881年1月12日發起了總攻。俄軍引爆了地雷,炸開了城堡圍牆,終於攻佔了格奧克·帖佩,城堡內發現6500具土庫曼人的屍體,接著斯科別列夫下令,不分男女老幼,又瘋狂殘殺了8000名土庫曼人。5月6日斯科別列夫被任命為外裏海州軍政長官。同年晉陞陸軍上將獲得一級聖喬治勳章。1882年再度被調回歐洲,在巴黎支持巴爾幹人民反抗德意志帝國(普魯士)和奧匈帝國侵略的政策。沙皇俄國的軍事總體上說是落後於最發達的西方國家的,但斯科別列夫的軍事學術觀點在當時世界上是先進的,一點不落後西方。是一個有才幹的軍事家,即有淵博的軍事知識,又勇敢無畏,主張勇敢果斷行動,反對成規舊套和一些所謂的軍事「權威」。屢次率領部隊在客觀條件不利的情況下,完成艱巨的任務。著有《步兵第4軍軍長、侍從將軍斯科別列夫論組織地方軍事機構和論軍》》、《圍攻堅吉爾捷佩要塞》等著作後來都成為軍事院校用作研究課本。1882年7月7日去世前有東正教神職人員問他,是否對當年在土庫曼格奧克·帖佩一次就殺掉8000平民後悔。他回答「唯一後悔的就是沒有殺掉8萬人」。
上一篇[西吉斯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