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斯齊亞維奧 -簡介

一個進球奠定一代王朝 義大利鋒線傳奇:斯奇亞維奧

安格洛-斯奇亞維奧(Angelo Schiavio),義大利前鋒,1905年10月15日出生於博洛尼亞。在1934年世界盃上,他在7比1勝美國的比賽中上演帽子戲法,不過真正屬於他的時刻是在決賽,義大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在90分鐘戰成1比1,加時賽開始僅5分鐘,隊友古雅塔傳中,斯奇亞維奧擺脫後衛打進了致勝一球,幫助義大利在本土捧起了世界盃。

斯奇亞維奧的俱樂部生涯都獻給了博洛尼亞隊,這是20、30年代意甲賽場的勁旅。從1922年到1938年,斯奇亞維奧在意甲中參賽179場,進球109個,這位身高1米78的射手成了該隊歷史上的傳奇。在義大利國家隊,斯奇亞維奧參賽21場,打進15球,世界盃上進球4個。

在世界盃決賽的加時賽中打進致勝進球,這是每個射手的夢想,斯奇亞維奧第一個實現了它。關於這位傳奇式的射手,我們找到了一位上世紀30年代義大利記者的筆記,其中講述了1930年的一個少年對世界盃和球星的敬仰……

2 斯齊亞維奧 -我關於1934年世界盃的回憶



作者:Giulio Nascimbeni

韓日世界盃對我有著負面影響,它讓我意識到自己已經太老了,我支持自己的球隊,我不會錯過一場比賽,但太多的記憶如此沉重,我感覺不堪重負。最好的辦法是把它寫下來,不是為了給後人補課,而是證明自己的腦子還清楚,還能回憶起細節,並描述那些逝去的光輝時刻。一切回憶,都從那一天開始,1934年6月10日,星期天。

那一天,在位於義大利威內托區的我們的小鎮上,巴里拉劇團的雜技表演正在進行,他們第一次用了麥克風,而不是以往的圓錐形喇叭,他們說這麥克風和墨索里尼在集會上用的是一類,都是帶電的玩意,這樣就能發出更大的動靜。

他們引導我們唱巴里拉的讚美詩,但當時我的腦子裡只想著一件事,500公裡外的羅馬,世界盃的決賽,我想知道比賽的結果!當時已經接近晚上了,比賽應該已經結束,可當時我們鎮上只有三台收音機,想知道結果,只有去問擁有收音機的人。通常,他們都會把音量開的很大,讓過路人能聽到比賽的情況,可我有些迫不及待了,我要去找知道消息的人。

跑到鎮子的街道上,我終於找到了要找的人,魯伊吉-V,小鎮球隊的隊長,在場上踢後衛,我和他之間的對話已經無法一摸一樣的複製出來,畢竟相隔70多年了,我只能寫下記憶中的一些對白。「魯伊吉先生,羅馬那邊怎麼樣了?」「我們是世界冠軍了,不過我們踢得很艱苦。」「比分呢?」「2比1,踢了加時賽,捷克人先進的球。」「我們誰進的球?」「奧西扳平,斯奇亞維奧打進致勝球。」「是斯奇亞維奧讓我們成為了世界冠軍?」「是的,聽卡羅西奧(播音員)說:『右路的進球,無法阻擋,是古雅塔傳的球。』」

聽了消息,我立刻變成了一個快樂的小男孩,斯奇亞維奧進球了,安傑洛-斯奇亞維奧,我的英雄!我夢見過他會成為那個英雄,我發誓做過這樣的夢,靠他的進球,我們成為世界冠軍。實際上,比1930年6月10日更早,大人們帶我去過博洛尼亞的體育場,那個球場名叫Littoriale,斯奇亞維奧是博洛尼亞隊的中鋒,在那場對維切里的比賽中,他打進5個或者6個球。這就是一名球員如何成為你的偶像的過程,他進入了你的心靈,進入了你的想象,你想著他,當你自己踢球時,你感覺自己就是他。

我把自己當作斯奇亞維奧,但和誰都沒說過,在我的夥伴中,有人綽號叫「梅阿查」,有人叫「姆莫(奧西)」,還有人叫「蒙蒂」(均為1934年義大利隊成員),而斯奇亞維奧則一直是我心中的英雄。

關於1934年6月10日,我記得的就這些了,我還知道斯奇亞維奧被挪到了右翼,並在那裡進球。在斯奇亞維奧80歲生日時,他在一次採訪中回憶了那次射門:「我努力的發力射門,他們總說那是一次極為精確的射門,擦著立柱進去,不過那可沒經過計算,只是本能,有點蒙的意思。我射了一腳,球進了,就是這麼回事。」

在心中,我可以毫不費力的回想起那支光榮的隊伍:科姆比、蒙澤格里奧、阿勒曼迪、費拉里斯、蒙蒂、貝爾托里尼、古雅塔、梅阿查、斯奇亞維奧、費拉里、奧西。我還可以回想起4年後在法國贏得世界盃的那支義大利隊:奧利維耶里、弗尼、拉瓦、塞拉托尼、安德雷奧洛、洛卡特里、比亞瓦蒂、梅阿查、皮奧拉、費拉里、克拉烏西。

現在,一切都能從電視上看到,進球、勝利、失敗、歡樂和淚水、失誤、暴力、恐懼和尷尬,科技能讓人們不會錯過比賽的每一分鐘甚至每一秒鐘。可在1934年6月10日,一個只有三台收音機的小鎮,一個急切等待決賽消息的男孩,聽上去像是遙遠的傳說,可這不是傳說。現在,作為一個年老的記者,我為自己曾經在那裡而驕傲,沒人能阻止時間無情的流過,記憶中太多的東西也會隨之失去,但留下來的都會成為永遠的傳奇。

下一篇[梁朝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