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新學術浪漫派文學

標籤: 暫無標籤

新學術浪漫派文學,師從於新感覺派小說創作的精髓,有著新感覺派大師施蟄存的風範。新學術浪漫派,更加揉進了學術的氛圍,浪漫的色彩,使得該種作品不至於沉迷於刻板的心理描寫。

新學術浪漫派文學

  


  新學術浪漫派文學,師從於新感覺派小說創作的精髓,有著新感覺派大師施蟄存的風範。文字創作注重人物的心理刻畫,愛好從心裡的層面對現實社會有所表達。


  但是,新學術浪漫派,更加揉進了學術的氛圍,浪漫的色彩,使得該種作品不至於沉迷於刻板的心理描寫。


  下面就舉一例。


  ***********************


  我與妻子游我鎮


  作者:辰塵


  入夜,我拉著琴的手,直接就走向小鎮世界的最深處了。


  這個小鎮,雖然遠不能與魯迅所寫的魯鎮那樣著名,但魯鎮與我是無關的。而小鎮卻是與我血脈相通,我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感受到它的存在的。


  所以,小鎮在我的心目中,才是「著名」的。


  小鎮的名字特簡單,就叫做:我鎮。


  我鎮裡面,真正意義上的小街,就只一條,所以我牽琴的手,向右拐進了我計劃要領她去見識的「鬧子」 。而「鬧子」是其在白天里的稱呼,說白了就是菜市場,但商品銷售的內容遠比任何菜市場豐富多彩得多!除了蔬菜禽肉雞蛋之外,你還可以在「鬧子」里買到一隻小狗,小貓,小雞,小鴨,小兔(當然不是用來吃的)。。。不一而足,你甚至可以買到草鞋和草藥咧。。。但那都是白天的事情。


  到了晚上,「鬧子」 ,就是美食家的天堂了!


  瞧,不遠處,星星點點的邊爐攤子,都在那裡閃著木炭的鮮艷火苗呢!


  在接近春節時分的我鎮,很是寒冷的,但當我和快樂的琴一齊看見了那些跳躍的火苗后,一種徹底的溫暖,就一下子從腳下浮了上來。


  「阿德,我們去吃狗肉吧?」


  琴對我,從來就是這種說話的態度的。她似乎總覺得虧欠了我什麼似的。我多次想改變她,但都完全沒見效的。


  我就說了,你說吃狗肉,咱們就吃定狗肉了。在我們我鎮,不吃狗肉,簡直就是犯罪咧。


  琴抓我的手更緊了。琴其實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個女孩子了,如今,更是成了我的妻。


  其實虧欠別人的不是她,而是我呀!


  還沒等我瞎琢磨完,一個老鄉的聲音就撲面而來:


  「來嘛,你們兩過,來恰下我們家做的狗肉嘛,肉湯好吃地很內。。。」


  沒怎麼猶豫,我們就坐下來了。坐的是竹制的有靠背的竹椅。


  「這下可以慢慢把酒喝個痛快!」 我完全忘記了琴剛才還吩咐我,等下你別一喝就喝成一團爛泥啊!


  老鄉是一位大嬸,在往邊爐下放夠木炭,是早燒紅了的;而此時她的愛人在一旁忙碌著切狗肉,狗下水,同時準備好馬上要先期燉進邊爐中的狗肉調料。調料中當然有薑絲蔥花之類,還有一些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准液體的黑色調味料嘞!


  我叫了一瓶桂花陳酒。說實話,這種低度數的甜酒,我一個人至少可以喝兩瓶。但為了不讓琴過於悲傷的緣故,我幻想自己只喝一瓶就可以滿足了。


  琴緊挨著我,她不愛說話,只愛聽我說話,可我在不喝了一些酒的狀態下,比她更不愛講話的。所以我們倆在一起時,酒是她所恨的,是我所愛的,也是我們倆所需的。。。


  幾小杯桂花酒落肚,果然不出所料(其實從來就沒有意外過!),我開始說話了,「琴,你一定很喜歡我們這個鎮子吧?比你們北方那個破村子強一萬倍吧?哈哈。。。」 琴不語,我趁機大喝幾口桂花酒。


  「中午在你表姐家裡吃飯,你對那個女孩子一直看不夠啊!你知道嗎,你當時弄得我很沒面子的。」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給搞懵了,本來還很沉浸於對琴的沉默不語的欣賞中,還有那迷人的狗肉湯漸漸飄散出邊爐四周的香味當中,一下子我竟不知該怎樣回答她了。


  我很真實而又委屈地說了,那是我表姐的一個遠親,算是堂妹啥的吧,我啥時候跟她眉來眼去啦?


  「不是眉來眼去,是,是什麼你猜?」琴最愛叫我猜這種猜想題目。


  「我哪兒知道啊,你這人簡直有毛病啊!」


  「是眉飛色舞!哈哈哈。。。我是試探你,懂嗎?」


  。。。。。。。。。


  見狀,我立即對那位大嬸說了,再要一瓶桂花陳酒!要快!


  大嬸看著我們兩個人,在那裡一人暗笑,似乎也忽然回憶起她早過去的青春時光中的什麼羞澀的喜悅事來。


  於是,在香煙彌散,深的夜色四合的我鎮,再次,我喝到爛醉如泥!。。。。。。


  2003-.零. . .. . 記夢


  於歡喜閣:)

上一篇[襟翼]    下一篇 [《浪漫派的藝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