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新愛洛綺絲》具有明顯的反封建精神。作者指出,封建的等級偏見和道德觀念,才是造成這對青年悲劇的根本原因。朱麗的父親是個有著濃厚封建等級偏見的貴族,他頑固地反對將女兒嫁給一個出身第三等級的家庭教師,強迫她嫁給貴族德·伏勒瑪。作品中的聖·普樂和朱麗,都具有反封建精神,他們反對封建等級觀念,追求個性解放。聖·普樂是個品學兼優,才貌雙全的知識分子,他不承認封建道德和等級觀念,把戀愛視為基本的人權

  

1 新愛洛綺絲 -簡介

  xīn ài luò qǐ sī
  書信體小說。啟蒙運動時期法國著名作家盧梭的代表作之一(另一代表作是《愛彌兒》),作於1761年。

2 新愛洛綺絲 -關於作者

簡介

  盧梭(1712——1778)全名:讓-雅克·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他是法國著名啟蒙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文學家,是18世紀法國大革命的思想先驅,啟蒙運動最卓越的代表人物之一。 哲學認識

  在哲學上,盧梭主張感覺是認識的來源,堅持「自然神論」的觀點;強調人性本善,信仰高於理性。在社會觀上,盧梭堅持社會契約論,主張建立資產階級的「理性王國」;主張自由平等,反對大私有制及其壓迫;提出「天賦人權說」,反對專制、暴政。在教育上,他主張教育目的在培養自然人;反對封建教育戕害、輕視兒童,要求提高兒童在教育中的地位;主張改革教育內容和方法,順應兒童的本性,讓他們的身心自由發展,反映了資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從封建專制主義下解放出來的要求。並且拋棄了他自己的孩子,因為懷疑他那年幼的老婆對他不忠和記恨他丈母娘的刻薄吝嗇。這一點在《悲慘世界》中也被雨果反覆嘲笑挖苦。而他自己的《懺悔錄》也極內疚地提到了這一點。主要著作

  主要著作有《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社會契約論》、《愛彌兒》、《懺悔錄》等。

3 新愛洛綺絲 -故事梗概

  貴族少女尤麗愛上家庭教師聖·普樂,遭到父親反對,被迫嫁給俄國貴族沃爾馬。婚後,尤麗用宗教和道德觀念克制自己,最後因病去世。臨終,她將子女託付給聖·普樂,並向他坦露「去天國團聚」的心愿。

4 新愛洛綺絲 -作品評價

反封建精神

  《新愛洛綺絲》具有明顯的反封建精神。作者指出,封建的等級偏見和道德觀念,才是造成這對青年悲劇的根本原因。朱麗的父親是個有著濃厚封建等級偏見的貴族,他頑固地反對將女兒嫁給一個出身第三等級的家庭教師,強迫她嫁給貴族德·伏勒瑪。作品中的聖·普樂和朱麗,都具有反封建精神,他們反對封建等級觀念,追求個性解放。聖·普樂是個品學兼優,才貌雙全的知識分子,他不承認封建道德和等級觀念,把戀愛視為基本的人權。他向朱麗證明,他們的愛情本身就是具有「美德的品格」。盧梭根據人權主義的原則尖銳地指出,像聖·普樂這樣在各方面都比周圍人優秀的青年,應該得到朱麗的愛情,而那個社會則只承認「高貴」的血統和貴族的頭銜,是多麼地不合理!朱麗雖然較多地受到階級出身和地位的束縛,內心矛盾重重,但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后,也終於接受了聖·普樂的愛情。當父親強迫她嫁給貴族時,對封建家長的專橫,她發出了憤怒的控訴:「我的父親把我出賣了,他把女兒當作商品和奴隸,野蠻的父親,喪失人權的父親啊!」不過,作者在歌頌主人公反封建的同時,又把朱麗寫成賢妻良母式的女性,把聖·普樂寫成按禮行事的人,這就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作品的批判力量。歌頌人的自然情感

  作品還以極大的熱情,歌頌了人的自然情感,特別是男女青年愛情過程中的自由奔放的激情。作者指出,「真誠的愛情結合是一切結合中最純潔的」結合,最高尚的愛,而這種高尚、純真、自然的情感是無法壓制的。朱麗對聖·普樂懷有純真的感情,雖然她被迫與貴族結婚,但仍然日夜想念聖·普樂。後來,她得到丈夫的許可,與聖·普樂見面。他們在朝夕相處的日子裡,雖竭力剋制自己的情感,但還是痛苦倍增,憂鬱而死。法國大革命以前,人們渴望情感解放和個性自由發展,盧梭通過聖·普樂和朱麗的純真情感的描寫,真實地反映了這一時期人民的願望。揭示所謂的貴族文明、道德和習俗

  同時,小說還通過聖·普樂在巴黎的見聞,以及用對華萊山區人民純樸道德風貌的讚揚,與貴族的惡習相比較,進一步揭示所謂的貴族文明、道德和習俗,實質是對自然人性的摧殘。因此,小說對現實的批判超出了愛情問題而具有廣泛的社會內容。
  小說以抒情的筆調描寫了瑞士阿爾卑斯山麓壯麗的湖光山色,抒發了人對大自然的感受,這一手法對19世紀浪漫主義文學產生了巨大影響。

5 新愛洛綺絲 -賞析

  有愛過的人、
  在此得到愛的學問,
  使他自己有崇高的靈魂;
  已知這種溫柔的秘密者,
  將愛得更深,……」
  ——拜倫:《恰爾德·哈洛爾德遊記》
  拜倫的這節詩,道出了盧梭《新愛洛綺絲》(1761)寶貴的認識價值;它是愛情小說,可又別同一般。和盧梭那些振聾發聵的啟蒙論著一樣.這部小說在揭示「人與人之間,特別是兩性之間的感情關係」方面、表現了愛情受到封建勢力摧殘時的純與真,不俗不卑,情操高尚,促人清心明目,具有深刻的啟蒙性質。
  《新愛洛綺絲》書名的全稱是《尤麗,或新愛洛綺絲——阿爾卑斯山麓下一個小城市中兩個居民所寫的情書》,它是盧梭著名的書信體小說。寫作背景

  愛洛綺絲本是法國12世紀時的一位美麗而鍾情的少女,她與老師、哲學家阿貝拉爾相愛而釀成悲劇;啟蒙思想家盧梭,借用這個古老的愛情故事推陳出新,展現出他那個時代的新的愛情悲劇:貴族小姐尤麗與平民出身的家庭教師聖·普樂相愛甚篤,尤麗的父親卻出於封建的等級偏見,以聖·普樂的出身不配而從中攔阻,終於迫使尤麗含恨死去。書名在愛洛綺絲的名字前冠以「新」字,題意含蓄,透露出作者對封建罪惡的強烈憤怒。人們只要把尤麗的悲劇與昔日的愛洛綺絲悲劇兩相對照,便可深入—步地領會這部作品的反封建主題:時代,已由中古前進到18世紀的啟蒙時期;青年男女的愛情悲劇卻舊迭新換,戕害人間正當感情的封建偏見和家長制依然悠意橫行。盧梭感到反封建的任務時不我待,新的「新愛洛綺絲」悲劇再也不能重演。採用書信體格式來展開悲劇主人公的命運

  《新愛洛綺絲》採用書信體格式來展開悲劇主人公的命運,相互通信的除尤麗和聖·普樂外,還有尤麗後來迫嫁的丈夫德·沃爾瑪、尤麗的表姐克雷爾、聖·普樂的好朋友英國爵士愛德華等人。說來是件憾事,這部書信體小說的全部譯本目前很難看到;《外國文學作品選》中節選的《離別》和《游湖》(題目為編者所加),是《新愛洛綺絲》所有書信中最著名的兩封情書。信中集中描寫尤麗和聖·普樂這一對戀人純真而熾熱的感情,歷來為人們所珍視。
  《離別》出自第一部第23封信.是聖·普樂在熱戀中離別尤麗前往華萊山區遊覽時寫的情書。尤麗和聖·普樂的愛情。是在共同生活中相互了解、互敬互愛,自然發展起來的。從這封信中,可看出兩人間纏結的感情,已進入了形影不離、難分難捨的地步。信的開頭,聖·普樂就表述他自己的相思情意:他來到萊蒙湖東南的華萊山區「僅僅一星期」,儘管要「研究」的東西很多很多,值得去「花幾年工夫」,但沒有尤麗在身邊,就覺得離愁難誹、「儲仲憫帳」,實在「待不下去」。天遠相隔,並沒有割斷他們之間的感情,頻繁的書來
  信往,肝膽相照,相互都向對方楊開了心靈的窗扉,談的都是與終身命運「有密切關係的事情「。這是—封定情信:信中聖·普樂明確向尤麗表示:「我的心是屬於你的。」面對愛情的祭壇,奉獻出最誠摯無私的珍品。他傾吐了肺腑之言,恨不得把他來到華萊山區的所見、所聞、所感,全都告訴給心愛的人。淋漓盡致地描繪人的感情

  作為法國感傷主義文學的創始人,盧梭善長於淋漓盡致地描繪人的感情,尤其是戀人的多愁善感和離愁別緒。《離別》信中后一部分描寫聖·普樂對尤麗夢幻般的思念,寫得情真意切,最為動情:聖·普樂雖然隻身一人出遊,卻產生了處處有尤麗伴遊的幻影;這當是愛情痴迷時的真實感受,讀起來九曲迴腸,令人心碎。他們的愛情是誠摯的——聖·普樂對尤麗說:「我感到悲哀的時候,我的心躲在你的心裡,到你那兒尋找安慰。」而「感到有點樂趣,我也不能獨自享受;我請你到我這兒來,分享我的歡樂」,真是休戚相關、甘苦與共;他們的愛情是專一的——,聖·普樂來到風光明媚的華萊山林里,豐富多彩的大自然景物雖然使他流連忘返,但他心裡仍然沒有忘記尤麗,眼睛所見同內心所想,達到了高度的和諧統一,如膠似漆的感情,把他們緊緊相系:「我所走過的路沒有一步不是我們一塊走的,我所看見的景色沒有一處不是和你一塊兒欣賞的。我所經過的樹沒有一棵不為你遮過蔭,我所坐過的草地沒有一處不供你歇過腳。」因而,穿密林、跨小溪,處處都感到心愛的人時時相伴。他重感情.但就是在風姿綽約的華萊婦女面前.也不像一般法國人對女性多情風流,而是專一地追想尤麗,讓甜蜜的追想「勾劃出我那朝思暮想的人的姿影」;他們的愛情是高尚的——相思的情絲固然纏綿,到了如痴如迷的程度,然而愛情的基礎牢因,建立在共同的理想之上,格調並不庸俗。在這封信的最後,聖·普樂滿懷激情憧憬未來,希望愛情能夠天長地久水遠保持下去,他們「陶醉下悠長的快樂中,不知歲月的消逝」,而在愛情的幸福中「盡人類的一切職責」「作個好人」,使生活過得充實而有意義,「不虛度年華」。足見,盧校筆下所描寫的尤麗和聖·普樂的愛情,本是男女青年正常感情的自然發展,沒有金錢勢利的影響,也沒有邪惡淫亂的玷污,有的只是真心誠意、志同道合。按照盧梭的觀點:「真誠的愛情的結合是一切結合中最純潔的。」他傾注了對尤麗和聖·普樂這—對戀人的深切同情,把他們的愛情表現得真摯動人、合情合理;可以推想,隨著尤麗和聖·普樂感情的自然發展,他們會是幸福的。
  然而,在法國那樣——個封建專制最典型的國度里,尤麗和聖·普樂的美滿結合是不能實現的;他們之間的感情愈強烈,精神上所受的折磨便愈深重。聖·普樂的出身,在當時的法國屬於沒有社會地位的第三等級。尤麗的父親則是個貴族等級偏見很深的老頑固。人人生來都無法選擇的家庭出身,被他視作了擇婿的唯—『條
  件。他專橫霸道,極力阻攔這門婚事。從這封信中可以看出,尤麗為她父親的壓制深感苦惱,聖·普樂在憧憬愛情幸福的同時也為愛情的理想前途擔心;信中末尾這句話:「幸福隨著幻想的消逝而消逝,現實將要給我帶來什麼東西?」這種預感,便透露出他內心的隱憂。他明白,幻想中的甜蜜豐福,畢竟只是轉瞬即逝的海市蜃樓,在冷酷的現實社會裡將會碰壁,所以.他憂慮、焦急、苦悶、傷心。後來,尤麗的父親果然活活拆散了這對恩愛的情侶。他替尤麗另外擇定一個門當戶對的貴族,命她嫁給她所不喜歡的德·沃爾瑪,從而毀滅了女兒一生的幸福,引起了悲慘的結果。抒寫感情被壓抑的哀楚

  一般說來,愛情悲劇寫到戀人被拆離也便曲終席散了;盧梭則不然,他向前跨進一步,深入開掘那種被拆離後身心遭到摧殘的心理狀態.又讓聖·普樂以教育尤麗孩子的家庭教師身份再度來到尤麗同德·伏勒瑪結婚後的家庭,他們朝夕相見卻不能結合,以此抒寫感情被壓抑的哀楚。《新愛洛綺絲》第四部第17封信《游湖》,便是聖·普樂壓抑感情的總爆發。這封信是聖·普樂寫給他的好朋友英國爵士愛德華的。信中詳細報告了他同尤麗泛舟萊蒙湖所遭遇的危險;危險之大,回想起來就感到「心有餘悸」。這封信里使用鋪墊的手法、先寫游湖風浪的驚險場面,湖中陡然「颳起一陣西北風」,幾乎把小船吹翻打沉,但大家在尤麗的鼓舞下,齊心協力,艱苦搏鬥,終於化險為夷,轉危為安。再寫聖·普樂感情上的驚險波濤:小船安全靠岸后.聖·普樂邀請尤麗登山散步.這梅葉里山谷原是10年前他避難的地方,當初,他與尤麗處於熱戀中,曾經在山石上刻下尤麗的名字和彼特拉克·塔索的詩,以寄託思幕的情懷。十年過後,人世滄桑,物換星移,尤麗在父親的逼迫廠另嫁他人:所以他們故地重遊時,撫今追昔,感慨萬千,兩人都非常難過,以致回到船上時,聖·普樂一時感情衝動,竟想擁抱尤麗雙雙投湖自殺。聖·普樂想到:「現在,坐在她身邊,看得見她,摸得著她.和她說話,熱愛她,崇拜她,而幾乎正在好像還佔有她的時候。卻感覺到永遠失去了她。這些意念把我拋進憤怒瘋狂的漩渦.我越來越激動,以至於墮入了絕望的深淵。」但他以巨大的剋制力控制了自己,只是坐到船艙傷心落淚。這樣把人世感情的風浪同湖中的自然風浪相對照,自然險惡可以戰勝,而感情的悲愴幾乎難以抵擋。聖·普樂有愛也有恨,他當然明白把他與尤麗活活拆散的罪魁究竟是誰,因而在信的末尾發出質問:「我何以會和她有這樣大的距離?」控訴了罪惡的封建專制制度和尤麗父親的冷酷狠毒。
上一篇[信報財經新聞]    下一篇 [吉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