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新正統神學主張回到宗教改革時期的正統神學去。其最主要代表瑞士神學家巴特認為,這種神學所關注的是人類應傾聽上帝之道,而上帝之道只能從神到人,而絕不能從人到神,因此若無啟示就不可能認識上帝。它強調上帝的對於人類的絕對相異性和超越性,人的有限性和罪性,上帝與人類之間的絕對鴻溝,反對自由主義神學將上帝人本化和內在化的傾向。新正統神學在本質上是一種「矯正」神學,它力圖使處於危機之中的市民文化的神學擺脫危機,它使用的方法是對傳統作出了批判的新回歸,將新與舊進行綜合。

1定義

neo-orthodoxy-現代基督教新教神學思潮之一。又稱福音傳揚神學、辯證神學、危機神學、上帝之道神學。這種思潮發端於瑞士,其影響很快波及到大多數新教國家。該派其他的主要代表有艾彌爾·布龍納,奧斯卡·庫爾曼,古斯塔夫·奧倫,安德斯·尼格倫等,這一神學思潮對20世紀的神學家如蒂里希、尼布爾和朋霍費爾等均有不同方面的影響。

2學說內容

新正統神學是使用開明派的若干論點、企圖重建正統神學威信的一種神學主張。與自由神學的不同處在於:新正統神學家反對自由神學中暗示或明示的人類自救的可能性,反之強調上帝在此事件中的絕對的主權,因此與基督新教神學的加爾文主義是相當類似的看法(加爾文建立的教會稱為「歸正宗」也是此意義上的)。
新正統神學看似是對於所謂「正統神學」的一次恢復,但其實「什麼是正統神學?」卻是個沒有定論的難題。新正統主義者普遍認為吾人對上帝的論述要回到新約時代(使徒保羅的論述)乃至於更早先的(比方人類始祖亞當的)論述基礎上,為要突顯信仰一事完全是主動的上帝與被動的人類間展開的一種交往關係,並不是人類所創立的學說或是傳承下來的習慣。因此,新正統神學所恢復的「正統」乃是從上帝的角度所言的正統,並不是教會歷史的正統性、或是中文裡所說的「道統」之意思。

3代表人物及其學說

保羅·田立克
保羅·田立克 - 被認為是一位新保羅主義者。田立克的神學具有強烈的「神秘主義」跟「不可知論」傾向,與另一位同為新正統主義神學家代表人卡爾·巴特一樣,田立克極為強調上帝做為認知對象時會產生的悖論性。因為「上帝存在與否?」的問題必然會成為一個悖論,於是信仰上帝這件事就會變成一件蠢事,也篤定會與理性衝突;論述至此,田立克做出了一個並非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結論:正因為信仰與理性在此分道揚鑣了,所以信仰才有可能達到理性所不能迄及的更高層次。在此一觀念上,新正統主義神學家其實是重複了教父時期神學家德爾圖良的話:「因為它荒謬,所以我相信」;而信仰是人類的最高存在境界的那一番話則直接出自祈克果的學說。
艾米爾·布魯內爾
艾米爾·布魯內爾 - 新正統神學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晚期與巴特有神學歧異。

4危機神學

危機神學是與新正統神學同時產生的一種基督教新教神學學說,最初的危機神學論者幾乎都會被視為新正統神學家,但反之則不必然,這點不可不察。
其次,危機神學可以是研究者為了達到分析目的而擅自進行的歸類,有些神學家並不同意將自己的學說歸到危機神學之中,最有名的例子當屬卡爾·巴特說自己的神學不是危機神學,但所有危機神學的專論幾乎都會稱他是代表人物。
危機神學的發展
新教的「危機神學」一名詞在誕生之際還明顯帶著兩次大戰後人心動蕩的憂懼成色,隨著該觀念的發展和經過更多人的使用,「危機神學」的意涵也開始豐富了起來。如今一切要為神學剷除不利條件的學說都可視為一種「危機神學」(即是將其引伸為「神學陷入了危機」之意)。在現代的神學家眼中,對神學發展的不利條件比方說有:實證論的高張氣焰、「進化論」已為普羅大眾所接受跟依照邏輯就可判斷上帝並不仁慈(神義論問題)……等等。現代的神學家旨在掃除這些不利基督教傳播之障礙,並且涉入邏輯學、生物學與自然科學的領域之中企圖由證明。
1.  那些與《聖經》信仰抵觸的觀念其自身就是站不住腳的(或仍是未完備的) 。
2.  那些說法其實與信仰毫無抵觸,只是過去某些神學家將自己的看法強加於《聖經》之上才產生了表面上的衝突。
3.  科學的說法時常有修改的,甚至有時候還會回過頭來肯定曾經批評過的《聖經》內容,所以結論說:人的認知太淺薄了,反倒《聖經》的說法才是屹立不搖的。

5相關題目

神秘主義 - 不可知論 - 否定神學 危機神學 - 辯證神學 - 巴特神學 保羅主義 - 奧古斯丁主義 - 救恩獨作說 - 加爾文主義 - 路德主義

6相反或相異的觀點

自由神學 - 自由派神學 - 現代神學 貝拉基主義 - 神人合作說 - 半貝拉基主義 - 契約神學 基要神學
上一篇[仙島]    下一篇 [威斯敏斯特神學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