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新金屬,指的是從1990年到2000年之間,湧現出的一些新樂隊所創新出的,如下的音樂風格:它保留了傳統重金屬音樂中失真的音色和極端的音量,並在其中混合了嘻哈節奏、說唱和更具旋律性的主音部分;新金屬音樂的音色與重金屬相比,其實更加生猛和原始,因為新金屬的吉他部分,不像是在重金屬音樂中那麼複雜,和佔據那麼重要的位置。

1 新金屬 -前言



新金屬,這個金屬界或許根本無法稱之為風格的流派,從誕生起就頗受爭議,但它卻統治了上個世紀90年代整整十年的金屬樂壇。作為新金屬的忠實擁簇,我有幸從互聯網上覓得一篇綜述性文章,在此摘取其中精華獻給熱愛這個充滿著激情與矛盾流派的人們。下面,正文開始。

什麽是新金屬?

新金屬,指的是從1990年到2000年之間,湧現出的一些新樂隊所創新出的,如下的音樂風格:它保留了傳統重金屬音樂中失真的音色和極端的音量,並在其中混合了嘻哈節奏、說唱和更具旋律性的主音部分;新金屬音樂的音色與重金屬相比,其實更加生猛和原始,因為新金屬的吉他部分,不像是在重金屬音樂中那麼複雜,和佔據那麼重要的位置。  

新金屬樂隊在1990年早期,就開始在美國進行表演,但新金屬音樂作為一種風格,露面於主流樂界卻是在1994年晚期到1995年早期的事情了。最早在美國國內闖出名堂的新金屬樂隊,是「科恩」(Korn)樂隊和「盲音」(Deftones)樂隊。「科恩」樂隊的首張專輯《科恩》,其中充斥著大量從重金屬音樂中吸收來的吉他掃弦和失真音色,這種生猛、撕破臉式的作風,與傳統重金屬音樂講究的繁複、高難度的主音吉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同時新金屬在節奏上更具跳舞性。這種新的風格吸引了大量已經對「涅磐」(Nirvana)樂隊的Grunge風格進行簡單模仿的樂壇感到厭倦的年輕聽眾。在科恩樂隊之後,「盲音」樂隊迅速推出了專輯《腎上腺素》(adrenalin)。「盲音」成立於1988年,原本其實是一支傳統的重金屬樂隊,1990年,樂隊開始改變自己的音色,接受了嘻哈音樂的影響,在歌詞中加入了說唱的部分。這種節奏強烈、融合嘻哈和說唱、吉他編排直來直去的音樂風格,在日後成為了新金屬風格的核心特色。其他操練著同樣風格的樂隊,在「盲音」之後,也迅速得到了美國國內音樂市場的注意。

新金屬其實是一個十分籠統的名詞,按照我個人的理解是新金屬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新金屬包含了九十年代興起的幾乎所有的新派重型音樂形式,包括metalcore、Rap-Metal、Industrial-Metal等等;而狹義的新金屬指的僅僅是說唱金屬。由於這種廣義和狹義的分辨不清,導致很多和說唱毫無關聯的樂隊被一些不瞭解新金屬的朋友誤認為是說唱金屬。Nu-Metal,從權威媒介的解釋上來看,本意是指暴怒金屬,與傳統重金屬相比多了樂團成員灌輸音樂其中的憤怒、狂暴元素在裡面,而團員們藉以表達這種思想的媒介又各不相同,藉助core、Rap、Industrial等等。以至於這種類型的音樂夾雜的音樂元素、風格過於豐富,所以直到現在新金屬也並沒有成為一種獨立的音樂風格。至於大多數朋友所持有的將新金屬定義為說唱金屬的觀點是一種誤區。這也許是因那些名氣相對而言較大的新金屬樂團很多都將他們的音樂滲透以說唱所致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新金屬 -一. 音樂



廣義上的新金屬無疑是個龐大的家族,要闡述清楚其發展過程幾乎是不可能的。我按照自己的理解將新金屬分為幾個派系來簡單的回顧一下其發展過程,做個大體的盤點。其實這幾種派別之間的界限也是模糊的,許多樂隊橫跨了好幾種門類,只能做大體的分類了。

1. 說唱金屬(Rap-Metal)

這就是所謂的狹義上的新金屬所指的物件。也是新金屬大家族中最受爭議爭議、最商業化的一個派別。早在80年代就有許多樂隊開始嘗試把金屬/硬搖滾和Hip-hop相結合,其中包括Beastie Boy、Faith No More、Anthrax、Areosmith等不同領域的藝人,但這些初步的嘗試都未成大的氣候。真正把說唱金屬發揚光大了的應該是Rage Against The Machine。92年樂隊的同名專輯絕對是張技術過硬的唱片,Tom在專輯中極富創造力和顛覆性的吉他演奏使他躋身百佳金屬吉他手之列,更給那些指責新金屬技術差的人一記響亮的耳光(其實Rage Against the Machine除了使用說唱的手法外,並沒有Hip-Hop的音樂的特徵,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並不是說唱金屬)。這張專輯達到的水平是日後任何一個晚輩樂隊無法達到的,甚至他們自己也無法在之後的專輯里超越。該專輯發表之後說唱金屬的大浪就開始席捲全球了。整個九十年代都是說唱金屬的天下,幾百萬的銷量在使一支支樂隊成為絕對的巨星時,卻也讓傳統重金屬、激流金屬等不得不隱居幕後備受冷落,說唱金屬因此遭到了無數死硬樂迷的咒駡。九十年代末說唱金屬露出了疲態,在21世紀初由Linkin Park等新生代領導進行了最後的掙扎,最終淡出人們的視野。在新浪潮襲來的時候,說唱金屬的境地也是最為尷尬的了,大多數樂隊選擇了解散(Rage Against The Machine)或轉型(大多數轉向Post-Grunge,比如Adema),剩下的也都苟延殘喘,無力回天了。我不得不承認說唱金屬是新金屬中和傳統重金屬相差最大的,也是最為通俗、技術含量最低的(普遍來說),但也有玩得相對更成熟,技術更好的樂隊。早期的優秀說唱金屬樂隊除了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外還有Korn,但他們在同名專輯和Issues中那種內斂、深沉,充滿哥特味道的氣質就更該受人崇敬——而不是頗受歡迎的Follow the Leader中通俗輕浮的感覺。另外有幾個二線樂隊同樣實力超群,比如3rd Strike,其專輯Lost Angel的水平是limp bizkit絕對達不到的。

重要樂隊:Rage Against The Machine、Limb Bizkit、Korn、Kid Rock、Linkin Park、Papa Roach、(HED)pe、POD、3rd Strike、Adema、Tommy Lee、reveille、Crazy Town……

2. 金屬核(Metalcore)

這一派別實際上和說唱毫無關係,而且有些樂隊還對說唱金屬表現出一定程度上的厭惡(Slipknot就曾對LB表示過不滿)。他們沿襲的是Pantera、Fear Factory、Machine Head等前輩的路線,同時又融合了其他的音樂元素,比如另類金屬、激流金屬以至死亡金屬等。但因為多數樂隊省去了solo、編排也多半更簡單,並且大量的應用了電聲,因此並不是特別金屬,仍然顯得新潮和時髦;這也和後來NWOAHM中的那些同樣可以被稱作Metalcore的樂隊有差別。最早被歸在了新金屬當中的Metalcore是誰?也許就是Slipknot吧——這也是這個陣容里最成功的樂隊。Slipknot的Slipknot這張唱片宣佈了一股新力量的誕生。樂隊在專輯中融合了Metalcore、Industry、Thrash、Death-Metal等多種成分,而特別的裝束和9人的陣容也成為了樂隊的標誌。樂隊隨即成為商業上最成功的樂隊之一而被人指責,但起碼這張唱片是偉大的——如果你單單因為它商業就抵制它,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它和說唱金屬完全是兩回事。其實這一類型的新金屬樂隊的走紅已經是在九十年代中後期了,也許是說唱金屬已經不能滿足樂迷的口味,這種風格才會一夜「暴富」,成為新金屬中的新力量吧。Roadrunner公司成為這一流派樂隊集中的重要廠牌(公司也因此在死硬樂迷群中得到了很不好的名聲),它簽下的樂隊都還是值得一聽的,除了上面說過的Slipknot外,個人還尤其推薦Soulfly(充滿著死亡金屬的質感和南美民族特色)、Coal Chamber。另外Mudayne也是個十分優秀的樂隊,其首張專輯L.D.50是一張需要時間來消化、有一定深度的專輯,你若要指責新金屬的技術和編排,不妨先仔細品味下這張專輯。這個陣容就和傳統重金屬更親近,因此在新浪潮襲來的時代,這個派別的樂隊可以說是應變最靈活的,他們紛紛加入激流、旋律死元素,完成了向Nu-Thrash的轉變,從新金屬的殘兵成為新浪潮的弄潮兒。另外我一直認為如果沒有這一批樂隊讓年輕樂迷的口味變得更重而並不僅僅限於說唱金屬,之後的新浪潮運動是難以成大流的。雖然這些樂隊被視為新金屬,但他們和後來的好多NWOAHM樂隊是有共同的根基的。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也是重金屬回潮的鋪路人。

重要樂隊:Slipknot、Mushroomhead、Mudvayne、Coal Chamber、Spineshank、Soulfly、kittie、Down the sun、Flaw、Ultraspank……

3.工業金屬(Industrial-Metal)

這同樣是新金屬中很重要的一個派別,它的影響一直延續至今,正是這一批樂隊把工業和金屬結合的更加緊密。我一直認為可以把Manson、Rammstein等樂隊也歸為新金屬,因為90年代后工業金屬和新金屬的界限是很模糊的——有些工業金屬樂隊被帶上了新金屬的帽子,而有些又沒有,但那些帶了這頂帽子的樂隊和沒帶的其實在音樂上沒有太大差別(比如Manson被叫做工業/哥特金屬,而和其風格很相似的Dope卻被叫做新金屬)。這些樂隊受到的影響主要來自NIN、Rob Zombie和Fear Factory,當然其中也有相當一部分帶有Metalcore的成分,比如Static-X(他們99年的第一張專輯把工業金屬和激流、硬核等元素完美結合,一直是我心目中這一領域裡最傑出的唱片,但後來他們就一張不如一張了)、American Head Charge;另外一些樂隊更多的沿襲了NIN的路線而更輕更舞曲化,比如Apartment-26(這個英國樂隊曾被視為NIN的接班人),還有的則顯出陰暗的哥特氣質(多半受了Manson的影響),比如godhead、Dope(這也是我十分推崇的樂隊,神似Manson但超越Manson)。這個陣容也是崛起於90年代中後期的,可是不知為什麽這一類型的樂隊里真正大紅大紫了的並不如前兩種派別里的那麽多,多數處於半紅不紫的境地。在新浪潮的衝擊下,這個陣容的樂隊似乎受到的影響並不太大,其中少數嘗試著加入了新浪潮元素(如American Head Charge05年的專輯),保持著不俗的水準。

重要樂隊:Static-X、Dope、Apartment-26、Powerman 5000、American Head Charge、Orgy、Godhead、Gravity Kills、Marilyn Manson……

4.后垃圾搖滾(Post-Grunge)

這個類型在新金屬中佔有的份額是相當大的。這些基於Nirvana、Alice in Chain等,又加入了一些金屬成分但實際其根基不是重金屬的樂隊很多被認為是新金屬。在說唱金屬風靡的時期,這個派別並為受到太多的重視,但隨著90年代Creed等前輩(這些樂隊一般不被歸在新金屬中)取得的巨大成功,一時間湧現出了一大批形式上更多樣化的Post-Grunge樂隊,其中很多被划入了新金屬的陣容里。最具有代表性的樂隊有偏向說唱金屬的Drowning Pool(他們的第一張唱片sinner是很值得聆聽的),帶有傳統重金屬風格的Godsmack(這也是新金屬中極少數彈吉他solo的樂隊,唱腔也很old-school)、Soil(這個樂隊5名成員有四名之前是玩死亡金屬的,音樂中流露出的那種氣質確實是一般新金屬不具備的),被帶上哥特金屬的帽子的Evanescence(被戲稱為「僞哥」),偏向Metalcore要重得多的Stonesour(活結的分支,雖然形式上很重,但其根基同樣是Post-Grunge),以及更為通俗和流行的Nickleback(加拿大樂隊,成名曲How you remind me的確相當動聽)、Staind等等。甚至連21世紀新浮出水面的一些說唱金屬樂隊,比如Linkin Park,也是帶有很濃厚的Post-Grunge味的。包括一些流行朋克樂隊象Sum 41等,其實質也是Post-Grunge,在此不作討論。這也許是種很「俗」的流派,大多數樂隊技術含量低、通俗易懂而且許多樂隊大同小異,沒有什麽自己的特色。上面列的幾個算是最有特點、水平最高的了。其他的那一大票樂隊(主要集中在Wind-up公司旗下)象12 stones、Eleven Finger等等也沒有必要去聽了。新浪潮的衝擊下,這個陣容里的樂隊多數都減少了金屬成分,退回到單純的Post-Grunge而得以存活,雖然境地不象說唱金屬那麽尷尬,但業績也不如從前了。記得一篇文章里把Post-Grunge比做木乃伊——雖然是陳腐的屍體,但同樣可以顯出幾分姿色,如果悉心呵護,它能夠長存——這種說法不無道理。

重要樂隊:Godsmack、Drowning Pool、Soil、Evanescence、Nickleback、Staind、Saliva、Cold、Chevelle、Stonesour……

5.另類搖滾/另類金屬(Alternative Rock/ Alternative Metal)

其實絕大多數新金屬同樣可以被稱為另類金屬,但是有些樂隊不太符合上述幾中陣容的特徵,因此我把他們單獨討論並籠統的掛以「另類」之名。所謂另類金屬/搖滾的範圍也是相當廣闊,其中可以包括很多不同門類。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是繼承了Tool的深邃晦澀又加入了大量電聲的Deftones(剛開始聽他們的音樂也許不是太容易接受,但他們的每張專輯都是值得慢慢品味的),從Funk轉型為新金屬、更流行更輕的incubus,帶有朋克/硬核根源,極具攻擊力的Murderdolls(又是Slipknot的分支)、Snot(不太出名,是個短命的樂隊,隨主唱去世而解散,只有一張正式專輯),偏向old-school,曲風純熟的Disturbed(才華橫溢的樂隊,帶有以上所有風格,只好把它歸在這裡。那首Down with the sickness無疑是新金屬中最膾炙人口的經典;第二張專輯我個人認為是失敗的,充滿了Post-Grunge式的段落,特色流失了很多;不過05年的新作再次回歸本色並加入了thrash元素,證明樂隊的實力不俗)等等。這一門類中還有幾個樂隊是以民族音樂特色見長的,其中首推System Of A Down,樂隊融入了中東特色,旋律節奏都十分獨特,時間和業績證明他們已是新金屬中的王牌了,新金屬沒落的05年樂隊更用一套雙張專輯震撼了樂界,足以使其從「優秀」成為「偉大」;另外還有將金屬和拉丁音樂完美結合的Soulfly和Ill Nino,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兩個樂隊也是Metalcore,他們音樂形式更重,後期都轉向新浪潮也是證明。另外有個二線樂隊叫Skindred也在嘗試把民族元素融到金屬中,主唱可以把英語唱得如同某種土語一樣,許多方面可以媲美System of a Down了。新浪潮衝擊下,這些樂隊依靠民族特色很好地存活下來了,而象Deftones、Disturbed等樂隊也沒有受太大影響,仍然發行了新作,銷量、評論都不錯。

重要樂隊:Deftones、Murderdolls、Snot、Incubus、From Zero、Disturbed、System Of a Down、Ill Nino、Soulfly 、Nothingface、Taproot、Lostprophets 、Sevendus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新金屬 -二. 思想



如果把音樂比做一個人的軀體,那麽音樂所傳達的思想和主題無疑是軀體里的骨架,各個時期的音樂所宣揚的思想是不同的。如果說60年代的嬉皮士倡導愛與和平,70年代的朋克們鼓吹無政府主義,80年代的極端金屬宣揚反基督/撒旦主義,那麽90年代的新金屬的主題則更多的是關於對現實生活的批判和思考。我不得不說新金屬中有很多樂隊的憤怒是盲目和空洞的,每首歌詞里都充斥著骯髒的字眼,但實際上很缺乏有深度的思考或獨特的見解——僅僅只是憤怒而已。當然這種毫無顧慮的一味的憤世嫉俗也不是絕對的就不好,它一定程度上也能讓人大呼過癮,比如Slipknot的People=Shit,但我認為好的音樂除了音樂性外,思想性是必不可少的。
我向來同意搖滾樂的主題應該是積極向上而聯繫實際的——缺乏思考的憤怒、偏激的態度或裝腔作勢的神秘深奧都是我個人不贊同的。搖滾樂應該擁有積極的憤怒和理智的瘋狂。記得國內的一位樂手——天津的嘔吐樂隊的靈魂人物王凱歌曾經把搖滾在思想上分為四類:滋事者——盲目憤怒不顧後果;舉報者——提出問題而不發表見解;逃避者——脫離現實講述宗教、史詩內容;了事者——冷靜理智,提出並解決問題。這個精闢的總結我十分同意。可惜不少新金屬樂隊屬於滋事者(上面就提過)或舉報者,了事的不多。那些有點自己的思考的,不少也很消極,比如象Manson那樣大量描述毒品、犯罪和性,通過一些「驚世駭俗」的變態行為來製造噱頭——雖然這是美國主流文化中佔有很大比重的低俗的那一面,雖然不能否認他在音樂上的天賦,但這些言行是我個人比較反感的。
好在也存在著了事的新金屬樂隊。比如政治色彩很濃的Rage Against The Machine,雖然他們鼓吹的政治言論未必能讓很多人信服,但可以看出他們對現實的思考是積極而冷靜的,象Take the power back的歌詞確實很有啟發性。同樣政治化的還有System of a Down,但這個樂隊歌詞涉及的範圍更廣,除了反戰(Why don』t president fight the war, why do they always send the poor?)、質疑政府等常見題材外,還充滿了環保主體以及對科技(Science has failed our mother earth)、對人性的獨特思考。此外還有Soulfly那充滿了民族自豪感的宣言同樣是激動人心並且值得我們中國的樂隊學習的。

總之,新金屬樂隊很少有宗教題材或史詩傳奇類的,應該說其思想更貼近硬核或是朋克。其中有積極的也有消極的,有偏激的也有冷靜的,有憤怒的也有中庸的,但體現的都是關於社會和人的思考。也因為新金屬本身是種土生土長的美國文化,因此多半體現了現今美國青年的整個意識形態,許多東西也許要美國人自己才能深刻體會的,我們不必細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新金屬 -三. 影響



新金屬的十年統制重塑了金屬樂版圖,這是無可質疑的事實。新金屬的影響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這個問題爭論也很大。我不想也不能給出一個絕對的答案——凡事都是有兩面性的。新金屬在音樂上並沒有給重金屬留下太多的印記,既沒有技術化的solo,也沒有複雜的編曲,新浪潮運動中的新樂隊基本都沒在音樂上受到新金屬的太大影響。新金屬在音樂上最大的貢獻也許是在音色上——它確實把金屬的音色大大地多樣化了,對電聲的應用無疑上了一個檔次,吉他的音色也更加多樣。比如新時代金屬之王Chimaira在音樂中應用電聲就是受到了新金屬的影響的。另外在riff的編寫上趨於簡單但富有衝擊力,這也許給後來重金屬的發展留下了一些影響。
比起敲擊金屬浪潮或死亡浪潮等留下的無數寶貴財富,新金屬在藝術上影響確實是微不足道的,然而它的主流程度是前者達不到的。也許你要說:這不正是新金屬最可鄙的地方嗎?固然重金屬本來是一種獨立音樂,但主流也有其好處。有多少人是通過Linkin Park認識了Guns and Roses的?又有多少人是先知道Slipknot然後才知道了Pantera的?總之,有多少人是先聽了新金屬才認識了激流、死亡、前衛……的?新金屬最大的的影響正是它讓無數本不知道重金屬的青年認識並喜歡上了重金屬。或許你要說新金屬迷不是真正的重金屬迷——我不反對,但是我相信只聽Korn、LB的人是很少的,大多數聽新金屬的朋友至少知道Metallica、Cradle of Filth這樣的一線大牌。縱然也有不少裝腔作勢的,但我相信很多人還是懷有一顆熱誠的心的。這不是件好事嗎?況且什麽才是真正的金屬樂迷?難道金屬樂迷就一定要死磕極端金屬?也不見得。當重金屬在新世紀全面反攻時,樂迷只會比以前更多。特別是Metalcore在這方面的影響是比較突出的,上面說Metalcore的時候也提到了。

新金屬固然讓其他風格的金屬(尤其是敲擊金屬)吃了一定苦頭,但這是不可避免的。總之,新金屬並不是寄生於重金屬身上的腫瘤,它對傳統金屬的負面影響是暫時的,它讓更多的人瞭解了金屬,這就足夠讓人對它加以肯定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 新金屬 -四. 關於……



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自己也思考了很多問題,關於商業、關於潮流等等。於是把這些由新金屬引發的思考也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至少能夠不嗤之以鼻。

1. 關於潮流

音樂潮流總是來了又去,潮流雖然被好多人唾棄,但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是伴隨著潮流的。當初宣稱反對潮流的挪威的Mayhem、Darkthrone等狂徒們怎能想到自己也正在製造一股潮流——黑暗金屬的潮流。當然盲目跟隨潮流是愚蠢的,對潮流應該有冷靜的態度。新金屬的潮流絕對不是一兩個樂隊就可以掀起的,這是在具體的社會、時代背景下的産物,所謂時事造英雄,這就是我上面為什麽說是「不可避免」。由此看來,對新金屬浪潮的偏激看法是不必要的——因為它很大程度上具有必然性。而今的重金屬回潮也不是幾個新浪潮樂隊就能掀起的。總之音樂的發展總是伴隨著潮流的,而潮流多半是必然的,我們固然敬佩那些絲毫不為潮流所動的偉大樂隊,但對潮流也不用過於鄙視和拒絕。至於那些老樂隊追隨潮流而改變路線,其實也不為過——有多少人是先聽了所謂「垃圾」的St. Anger才去聽Master of Puppets的?你說是吧?

2. 關於商業

商業化可恥嗎?商業了就不是音樂了嗎?當然不見得。我想說:沒有絕對的商業,也沒有絕對的不商業。那些標榜自己反商業的樂隊,唱片不也要賣錢嗎?演唱會不也要賣票嗎?他不也要錢來維持生計嗎?要是徹底脫離了商業行為,那不就和老頭老太們自己在花園裡扭扭秧歌一樣了嗎?商業化不是罪,只要沒到為了錢徹底放棄音樂(這樣的藝人雖然有但我相信並不多)就不為過。當初的那些金屬前輩們,比如Black Sabbath、Judas Priest等,他們的歌曲要是不能打榜,唱片要是賣不到百萬,重金屬能夠被發揚光大嗎?

3. 關於技術

好的演奏技術可以為音樂增色不少,但技術並不是音樂的全部。為什麽有的樂隊技術不差,但始終掙扎在二線?他們缺少的是一種靈氣,一種感覺。何況有時過於繁複和技術化會讓人感到厭倦。而新金屬的走紅正是因為80年代許多老樂隊不斷追求技術而走入了死胡同,新金屬才憑藉其開放、簡潔的構架而受到歡迎的。多數新金屬樂隊在技術上沒有很高的層次,但我相信他們很多都是具備那種感覺的。音樂是用來表現想法的,而技術是用來表現音樂的,技術固然重要,但它不是評判音樂的唯一標準。單憑技術一點就全盤否認新金屬,是否太絕對了呢?況且技術過硬的新金屬樂隊也是存在的。

4. 金屬?非金屬?

關於新金屬是否是金屬的問題,我不想爭論,就好像有些人想把金屬從搖滾里分裂出去一樣——這是個多餘的問題。我只想說,你可以認為Linkin Park不是金屬,但你不能否認Slipknot是金屬,你不能因為個別樂隊就把新金屬從重金屬中劃分出去。何況是不是金屬又有什麽關係呢?重要的是好的音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新金屬 -五. 裝束



下面來說點輕鬆的東西。就如同長髮和帶釘皮衣標誌著重金屬、屍臉代表著黑暗金屬一樣,雖然各個新金屬樂隊雖然有著風格不同的裝束,但總體上還是有一些共同特徵的。髮型方面,臟辮是相當流行的,幾乎每個新金屬樂隊里都有成員留著或留過這種髮型——從Korn到Slipknot,從Sevendust到Ill Nino……以至後來的許多NWOAHM樂隊中也普遍流行這種髮型,比如Shadows Fall。和臟辮一樣流行的還有光頭——一種永遠不會過時的頭型,不必多討論。有的樂手也愛在鬍子上花心思,通常把鬍子編成辮子,Static-X的主唱是代表,現場時常甩動鬍子,顯然不如甩髮那麽驚天動地,多少顯得有點滑稽。在臉上作文章的新金屬樂隊也不少,一種是帶面具,典型是Slipknot和MushroomHead,但究竟最初是誰的創意,兩個樂隊間也因此有過口角。還有就是畫油彩,比如Mudvayne的初期造型就相當誇張。穿刺和穿環也是新金屬樂手非常熱中的,普通的耳環、眉環、唇環自不在話下,這方面最牛的是Disturbed的主唱,我至今仍想不通他怎麽喝水,不會漏嗎?文身也是一大流行,絕大多數金屬樂手都文身,不過文得最猛的還是新金屬樂手。這方面首推Manson,渾身上下沒放過任何一處空白……服裝上,說唱金屬樂隊比較偏愛一身臃腫的Adidas衣褲,這也讓Adidas成為新金屬樂手的流行裝束,象Korn等樂隊都曾為這一品牌帶言。還有不少樂隊統一了著裝,這又是以Slipknot和MushroomHead最為典型。不過總體上新金屬樂手的裝束是比較雜的,共同特點也就以上幾個吧。

(其實這一部分可以當作調劑,可有可無。真正應該寫的是新金屬的器材。不過個人對這方面瞭解不多。倒是重型18期有篇很好的關於新金屬的吉他的文章,大家可以找來看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 新金屬 -六. 新金屬在中國



新金屬的浪潮是全球性的,以美國為中心,蔓延到了英(Breed 77、Lostprophets等樂隊)、法(pleymo、Watcha等)等歐洲多國以至南非(seether)。我們中國也被捲入了這場浪潮中。大概是98~99年打口將Korn、LB等帶到了國內,又隨著北京地下朋克圈的低迷,於是以夜叉為首的一批樂隊就在地下掀起了說唱金屬的浪潮。
夜叉是始作俑者,不能不提,他們最初是打著Pantera的旗號起家的,但實際上已經帶有了很多說唱金屬的氣息;第二張專輯又被認為是模仿Korn,不過我個人認為並不太象,近來樂隊竟然玩起了新浪潮而且水平不俗,變化之快讓人瞠目。痛苦的信仰同樣是代表,音樂上也是以衝力見長,不過我個人認為不如夜叉成熟,後來逐漸走上硬核之路。還有扭曲的機器也很不錯,不少地方已經超過夜叉了,目前好像仍然堅持著說唱金屬風格。另外還有T-9這支模仿RATM的痕迹很重的樂隊。
國內的新金屬除了以上幾個說唱金屬能成氣候外,其他領域的就比較少了。數來數去也就是戰斧算是Metalcore。不過戰斧到是值得一聽的,技術、氛圍、旋律等方面水平都很高。剛剛發行了專輯的AK-47是國內少數工業金屬樂隊中最具代表性的,不過水平還有待提高。而象Post-Grunge、Alternative Metal領域幾乎是空白的。另外有黑九月、液癢罐頭、病蛹等樂隊,不再贅述。

總之,國內的新金屬還是種類比較單一,整體水平較低,哪不知還沒有發展成熟,新金屬早已成為了歷史。可喜的是近幾年出現了一些走新浪潮路線的新樂隊,都是和國際接軌很緊的。比如剛剛發行了專輯軍械所、新星顛覆M、Hollow等等,雖然不是新金屬,不過也和新金屬聯繫比較緊密吧。

「軟餅乾」(Limp Bizkit),一支成立於1994年的樂隊,在1997年發行了他們的首張專輯《三美元票子,你們全體》(Three Dollar Bill, Y』all)。其融合了金屬、嘻哈、說唱和朋克等多種風格的音樂,迅速受到了歡迎。樂隊在美國的專業音樂電視頻道MTV和THE BOX製作的音樂特輯中路面,也大大提升了說唱/金屬音樂的人氣。另外一支樂隊「煤氣室」(Coal Chamber)在風格與上述樂隊相近的同時,更加入了哥特搖滾的元素——黑衣、化妝和對死亡印象的描述。他們在1997年發行了首張樂隊同名專輯《煤氣室》,儘管專輯沒有受到太多的公眾注意,但還是推動了同樣風格音樂的巨大能量釋放,並為他們之後的專輯發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在這期間,「科恩」樂隊和「盲音」樂隊同樣在忙於錄音和專輯發行:相繼有「科恩」樂隊在1996年發行的專輯:《生活出賣》(Life is Peachy)、「盲音」樂隊在1997年發行的專輯《皮毛周圍》(Around the Fur)、以及「科恩」樂隊在1998年發行的專輯《跟著領導走》(Follow the Leader)問世。這些專輯比之前的作品要成功許多,顯現出了這種音樂逐漸擴大的流行趨勢。  

1999年,在還沒有被同一歸納成為一種成型風格的時候,新金屬音樂就已經在搖滾樂界一枝獨秀。上文提到的樂隊相繼發行專輯:包括「煤氣室」的《室內樂》(Chamber Music)、「科恩」的《要點》(Issue)、「軟餅乾」的《重要的其它》(Significant Other)。新近冒出的一批樂隊更是給新金屬添加了熱度:突出的包括「脫節」(Slipknot),一支因為不同的舞台化妝(同樣的工業制服、面戴自製的萬聖節面具)和公然犯傻(樂隊9個人互稱號碼而不是名字,並把歌迷稱作是「蛆」)而臭名昭著的樂團;「實彈」(Staind),一支自1995年就開始巡演的樂隊,終於在1999年推出了令歌迷千呼萬喚的專輯《官能失調》(Dysfunction)。而在2000年,當超霸團體「林肯公園」(Linkin Park)推出了他們混雜有金屬、說唱、嘻哈,並加入了DJ打碟音色的首張專輯《混合理論》(Hybrid Theory)之後,「新金屬」一詞開始隨著這些樂隊而頻頻出現,並風卷全球。  

自此之後,新金屬音樂和樂隊繼續統治樂壇,並開始各自向更寬廣的方面發展。「林肯公園」開始成為了主流巨星,他們在2003年剛剛發行的第二張專輯《流星聖殿》(Meteora),流行性更加增強;「盲音」樂隊通過借鑒80年代搖滾樂隊的音色,而擴展了新金屬的理念邊界;「實彈」樂隊逐漸開始成為新金屬樂界的「一哥」級團體:他們的首張專輯《官能失調》就在公告牌的「熱探榜」上排名第一,第二張專輯《打破循環》(Break the Cycle)更是一舉拿下了公告牌前200排名、加拿大專輯排名、互聯網專輯排名的三榜冠軍。  

除了相似的音色之外,新金屬樂隊還樂於抱團進行巡迴演出。在巡演過程中,新金屬樂隊巡演造就的全明星聲勢,經常會一夜之間就會吸引成千上萬的新歌迷。他們還大力提攜還沒有什麼名氣的新樂隊,提醒歌迷誰將成為日後的巨星。以其中最重要的巡演「家庭觀念」(Family Values)為例,「實彈」、「軟餅乾」、「科恩」、「林肯公園」輪番上陣,從1998年開始,就用說唱、Techno、重金屬的音色不斷轟動著演出市場。「金屬」(Metallica),重金屬音樂界的巨星,同樣在新金屬的發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盛情邀請「軟餅乾」、「盲音」、「林肯公園」以及「科恩」等樂團參與由他們發起的「夏季療養」巡演。在此期間,「金屬」樂隊的樂迷也可以領略到各個新金屬樂團的風采。「邊走邊唱」,是新金屬樂隊的不變信條,這也是為什麼新金屬樂隊能夠獨霸樂壇的一個主要原因。  
上一篇[利是封]    下一篇 [Nightwish]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