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魔界四天王之首,生性風流,曾與緋羽怨姬定下月華樹之約。在四書之秘揭點擊此處添加圖片說明露後,為擾亂正道耳目進入武林,以懷有明聖天書為誘餌,引來各方勢力關注;後更得棄天帝授命與傳功,接掌魔界大權。

1 斷風塵 -官方簡介

人物資料 名稱:斷風塵 
其他稱號:忘千秋 、血染塵寰
性別:男 
身份:異度魔界四天王之首 
初登場:霹靂神州II之蒼玄泣 第13集 
斷風塵斷風塵
 退場:霹靂神州三之天罪 第1集(死於黑羽恨長風)
根據地:火焰魔城 
情人:緋羽怨姬 、落雁孤行
組織門派:異度魔界(第四殿) 
上司:棄天帝、銀鍠朱武 
同夥:暴風殘道、華顏無道(單戀)、晦王 (四天王) 
部屬:落雁孤行、夜鴞無影、落冥孤犬、若魑離、拜江山、算天河 、挾魂刀
武學:八方劍印、千秋一越、神魔斷、斷神掌、裂地冰霜、斷心掌、魔式‧滅元之擊
兵器:月華之劍
<天魔之池>
斷風塵:吾皇棄天帝,放出明聖天書消息以擾亂中原的任務已經告終。吾滅了與玄宗關聯密切的月華之鄉,取得月華寶劍,吸取了赭杉軍布陣之氣,這口劍將可利用
棄天帝:嗯。想必赭杉軍等人未來發現真相,唯有後悔莫及吧(取走月華寶劍)
斷風塵:吾在中原接獲魔界近況,吾軍在江南雨地受到重創,主君甚至毀了火焰谷,讓火城沉埋地下百丈,逼退識界大軍
棄天帝:確實如此
斷風塵:堂堂銀鍠朱武,豈會敗於玄貘之手,不知主君人呢?
棄天帝:人,現在正在閉關養傷
斷風塵:玄貘有此能耐,是魔界大敵,也有問題存在
棄天帝:你知我知
斷風塵:原來如此,他啊,就是老毛病不改…
棄天帝:暴風殘道亡,算天河被擒,補劍缺失蹤,魔界現在群龍無首,需要一個領導者
斷風塵:看來,除吾之外,吾皇,你沒更好的人選了
棄天帝:身為四天王之首的你,確實是吾最能委任的人
斷風塵:但朱武封閉鬼族,未將人員放出,魔界現今無將可用,更無如伏嬰師智慧出眾之人材可輔佐,接任如接空城
棄天帝:放心,你有這樣的人力與權力了(傳功於斷風塵)。受吾之能,承吾元力,你將擁有與玄貘一戰之能,統領魔界
斷風塵:若是朱武回來呢
棄天帝:選擇,將左右性命
斷風塵:啊——(承接能量中)
<藏青雲地>
【神柱敗露,武林局勢一如藏青雲地的冥空,烏雲詭異,悶雷陣陣,不時將成烽火連天】
帝鵬(現身):好龐大的一股邪力
帝鵬:嗯!私自闖入禁地!
斷風塵:在魔的世界,無所禁地!閃開!(震退帝鵬)
(冥風滅靈率識界人馬來到)
冥風滅靈:魔界殘兵,自找死路
斷風塵:哈哈哈哈……
29集
<藏青雲地>
【烽火連天,戰雲密布,藏青雲地在成戰場,斷風塵挾魔界之威而來,冥風滅靈領玄貘之師而至,雙軍一聲令下,引爆神柱無邊火線】
斷風塵:殺!  冥風滅靈:喝!
(兩軍混戰)
【火線蔓延,神柱殊死戰,戰的殺聲震雲霄,掌氣動九天】
魔將:神柱不可留,擋路者死!
識將:痴心妄想,悲哀啊,唉…
冥風滅靈:手下敗將,吾看你今天如何抬頭雪恨
斷風塵:看不出前回之局,你註定枉送性命
落雁孤行:讓我來吧,痴獃,你的對手是我,呀!
(東宮神璽高處觀戰)
識將:喝!吃吾追命雙彎,喝!
落雁孤行:呀!
【混戰之中,斷風塵冷視全局,最後目標鎖定,昂然而去】
帝鵬:神柱屹立,不容侵犯
斷風塵:古老的鳥人,你當得住斷風塵嗎?喝!
【雖力遜對手,帝鵬豁死捍衛神柱,崩然一擊,觸動玄宗道陣,情勢驟變】
斷風塵:喝!
帝鵬:啊……(撞到柱子上)
<藏青雲地>
落雁孤行:危險
識將:呀!(被光亮照到的人瞬間灰化)
帝鵬:玄宗道陣,來得正好
斷風塵:嗯——赭杉軍,你小看斷風塵了,區區道陣,就要擋住魔的砍柱巨斧嗎?哈,笑話!
【只聞斷風塵一聲笑話,左手力擋道陣白陽,右撥火雲奔掩青天,形成正邪對立,人斗天之勢】
(高初的東宮神璽:此人牽制了赭杉軍所布之陣,不平凡)
(藏青雲地依舊兩軍廝殺)
【烽火再起,道陣將破,此時,遠方之人有了動作】
(東宮加入戰圈)
【東宮神璽勢如流星,電光石火阻擊狂傲魔者,情勢三變】
東宮:喝!
斷風塵:自尋死路
東宮:喝!
【就在雙方纏鬥之際,一道利影射入,撲向參天神柱】
拜江山:喝!(巨劍坎向神柱,卻被震飛)
拜江山:啊……
帝鵬:有人偷襲神柱!
斷風塵:{任務失敗}哼!
【驚覺任務有失,斷風塵怒火加升,倏然飽提內元,融合棄天帝加持之力,頓時四周氣氛全變,死亡陰影籠罩,氣勁擊出,天地一片煙塵,冥風滅靈首當其衝】
冥風滅靈:啊……
【乍然】
(玄貘到,救下冥風滅靈)
斷風塵:是你,玄貘
玄貘:接吾一招如何?喝!
【玄貘駕臨,戰局再生變數,只見玄貘舉手一爆】
(東宮離開)
斷風塵:玄貘,今日一掌,只是牛刀小試,咱們還有對上的機會。退!(魔界退兵)
玄貘:擁有這樣的高手,異度魔界不愧是本座的對手
<異度魔界>
落雁孤行:藏青雲地一行,證實了不二做之劍無法斷神柱,此乃訛傳
斷風塵:浪費吾的時間人力,這拜江山啊,可要好好懲處(小血池裡顯出紅樓劍閣四字),落冥孤犬,前往劍閣調查鎮閣之劍,不可輕舉妄動,只要看清楚劍之位置,再會合夜鴞無影動手
落冥孤犬:是(離開)
斷風塵:劍閣啊,妙了~
落雁孤行:聽這句「妙了」,就知道你這個魔色心又起,你那位小伴侶呢?
斷風塵:你介意?
落雁孤行:不介意,你就沒價值了
斷風塵:太過主動的女人,即使美麗也少了一點美感
落雁孤行:心肝真是被狗吃了(嗔怒狀)
斷風塵:斷風塵這孤單的身體,可收不下太多的真心啊
落雁孤行:小心那個姑娘反撲,畢竟這一回你可是公然與中原為敵了
斷風塵:故事總有結果,是好是壞見機行事
落雁孤行:我好期待你這張臉上,出現鮮紅的爪痕
斷風塵:哈,那也不失是一種凄艷的美感(離開)
落雁孤行:唉……真是……
<靈蠱山>
緋羽:丹藥已準備完成,就剩下煉製了
孟白云:你整夜都沒休息,至少暫歇半晌
斷風塵:緋羽
孟白云:你竟然還敢踏上靈蠱山
緋羽:白雲兄何必如此
孟白云:你!莫非你還站在他那邊?
斷風塵:見你平安離開劍閣,我就放心了
緋羽:你的傷勢也復,我也終於放下心了
斷風塵:你的語氣不對
緋羽:沒什麼,你來靈蠱山找我何事?
斷風塵:關於天書之事
斷風塵:何必如此呢?
緋羽:你騙得我好苦,還敢問我何必如此?
斷風塵:嗯?
30集
<靈蠱山>
斷風塵:雙眼之中的感情,是恨嗎?
緋羽:如夢初醒后,還會存在愛嗎?
斷風塵:恨就是來自於深刻的愛
孟白云:斷風塵!
斷風塵:閉嘴!(一瞬間變回魔王裝扮,把白雲兄震飛出去 )
緋羽:啊!白雲兄!
(緋羽奔過去看孟白雲,斷風塵迅速的從後面搶上把她箍在懷裡)
緋羽:放開我!
斷風塵:為什麼要放?
緋羽:我已經受夠你的謊言了
斷風塵:看來你是接受另一個男人了?
緋羽:與你何干?
斷風塵:傻女人,沒有能力的男人,不值得依靠
緋羽:哈
斷風塵:如何?
緋羽:現在的你,是以前霸道又蠻橫的你。我正在檢討,我是如何盲目去愛上一個騙我至此的男人(斷風塵不再箍著她的肩,緋羽掙脫出來)
斷風塵:所以你要決裂了嗎?
緋羽:沒錯!我死也不會告訴你劍閣的秘密
斷風塵:我啊~一直不喜歡糾纏不休的女人。可惜了!難得對我這麼好的女人。順便告訴你,月華之鄉的活口,全是我殺的
緋羽(聞之色變):啊!你這個人魔!
斷風塵:吾本就是魔物啊!哈哈哈哈……
孟白云:放開緋羽!
斷風塵:痴漢,我要殺要擒,你當得了嗎?
孟白云:啊……
緋羽:白雲兄,緋羽要和你一起死
斷風塵:嗯——
(孟白雲出招,斷風塵一掌破了他的劍氣餘威帶殺向孟白雲)
【取命一掌轟然而來,倏爾天外兩掌左右而來】

(斷風塵推開緋羽,擋下兩掌。白忘機、東宮來到,白忘機替孟白雲化擋下斷風塵掌勁餘力)
白忘機:嘖嘖嘖,真是千鈞一髮吶
東宮:怨姬,東宮神璽來遲了
緋羽:我沒事
斷風塵:看來你處處留放的恩情是讓你有備無患
緋羽:隨便你說
斷風塵:那麼從今以後,只剩殺戮了。哼(離開)
<魔界 斷風塵房內>
(斷風塵和落雁孤行xxoo完了之後,斷穿衣服,落雁孤行在床上裹著被子)
落雁孤行:難得看你這個模樣,那個女人讓你很憤怒嗎?
斷風塵:憤怒,這兩個字不適合用在女人身上
落雁孤行:你的熱情等於你的情緒,這緋羽怨姬啊,我真想親眼瞧瞧
斷風塵:你好奇嗎?
落雁孤行:女人善妒
斷風塵:嫉妒,是美麗的情緒但過度,就亂了
落雁孤行:哼!無情郎(穿衣服起來)
落雁孤行:你要怎麼解決她呢?
斷風塵:選擇決裂,自然就是敵人,現在我介意的是,布在道境要殺赭杉軍的陣式被破壞,闖入陣中救人的新面孔是誰。這是首要調查之事
落雁孤行:需要我去調查嗎?
斷風塵:不用,你負責劍閣,取得鎮閣之劍來破壞神柱遠比赭杉軍的性命還重要
落雁孤行:孤犬有回報消息,劍閣高手雲集,若直接帶著魔界人員,恐怕是打草驚邪
斷風塵:嗯,設法引識界去接觸劍閣,玄貘對靈地之謎也十分感興趣。利用他的人力,造成雙方衝突,魔界再見機行事
落雁孤行:將劍的消息傳出,也許能引發軒然大波
斷風塵:當然,玄貘的身邊聰明人不少,越是有利之物,越能引發爆點,確立消息的正確的性
落雁孤行:交給我
斷風塵:不可趁機去做私事啊
落雁孤行:這話!是緊張我會去碰你的舊情人嗎?
斷風塵:花子凋是凄美,何必強折呢,不如送給有情人
落雁孤行:聽起來是深情的一句話,事實上是一個始亂終棄的無情郎
斷風塵:哈,去吧(落雁孤行離開)
斷風塵:緋羽怨姬,哈……
<荒野上>
【荒野之上,被釋放的算天河快步而行,背後孟極暗中追蹤,欲探知魔界基地的方向】
(斷風塵率領魔界人馬攔截)
斷風塵:算天河,你欲往何方呢?
算天河:是斷風塵,你也恢復身份,回到魔界了
斷風塵:然也,吾來帶你前往還去的地方算天河:嗯
31集
<荒野>
算天河:斷風塵,你當上魔界領導了?
斷風塵:這呀,暫時受命罷了
算天河:主君人呢?
斷風塵:主君已經死了
算天河:此事當真?
斷風塵:唉… 識界攻到火焰之城,主君為不讓魔界受到識界佔領,犧牲自我毀滅火焰之城
算天河:主君怎會做這種選擇?
斷風塵: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主君此舉是逼退識界攻擊,卻也賠上了自己
算天河:如今魔界群龍無首,你是四天王之冠,代替主君領導魔界是無可厚非,但現在魔界到低落歸何處?
(斷風塵察覺到孟極在監視)
斷風塵:吾接到消息,你被識界釋放,吾來就是要帶你回到魔界新基地,一同為主君復仇,再滅識界

算天河:哦,魔界新基地在何處?
斷風塵:大江風雨岩
孟極:{大江風雨岩,嗯……}
算天河:風雨岩,與魔界屬性完全不合
斷風塵:主君戰敗,魔界必須化明為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所在
算天河:但依現在的人手,吾方實處拜勢
斷風塵:山不轉路轉,攜手才是力量,走吧,先迴風雨岩
算天河:嗯(魔界眾人離開)
<靈蠱山 丹房>
【時間一分一秒寸進,受怨姬所託的孟白雲,耐心等待丹藥完成之刻】
孟白云:時間到了
斷風塵的聲音:你的時間也盡了
孟白云:這個聲音,斷風塵!
斷風塵:交出解藥,吾就賜你免死
孟白云:哈,你發燒了嗎?去找個大夫醫醫你的殘腦吧
斷風塵:喔,那找死是你自願咯
孟白云:今天吾要替怨姬教訓你
斷風塵:不自量力
32集
<靈蠱山>
【斷風塵一闖靈蠱山欲奪奇葯;孟白雲持劍力保】
孟白云:啊!
(兩人過了數招)
孟白云:白雲蔽日!
斷風塵:劍術不差,可惜!沒讓吾心動。一仞千山
孟白云:白雲飛虹
【掌若千山影,勢若破千軍!孟白雲揮劍一接,不料……】
(就在孟白雲擋招的時候,斷風塵身影急閃,瞬間斷了他雙臂,孟白雲武功被廢,長劍脫手,跪倒當場)
斷風塵:喝
孟白云:啊 啊 啊啊
孟白云:斷風塵你!呃……
斷風塵:其實你能耐不差,可惜盡敗在感情而無法突破極限(拿走丹藥,孟白雲努力想抬起胳膊,但是失敗)
斷風塵:廢你雙臂筋脈,讓你看清自己的慘敗,留你一條性命,傳話怨姬,轉告她,要取回丹藥,明日望月狹道,拿素還真的屍體來換
孟白云:我死也不會幫你這個垃圾傳話
斷風塵:你會。哈哈哈……(離開)
孟白云:啊……我竟然在最恨的人面前下跪,更被廢去武功。孟白雲啊孟白雲!你這一生,悲哀啊!哈哈哈哈
<望月狹道>
算天河:斷風塵,你約在望月狹道交換,真的有把握嗎?
斷風塵:哪一方面的把握?
算天河:我不認為對方會簡單就來交換
斷風塵:望月狹道的好處,僅容一人通行,他們沒有多餘的手腳可以伸展
算天河:嗯,但他們真會使用素還真的屍體,交換丹藥嗎?
斷風塵:不換,也簡單,內訌,是最迷人的戰爭
魔將:你的城府真深……
斷風塵:這只是善用人心
(黑狗兄、風肆險來到)
斷風塵:來了
黑狗兄:呦,斷風塵啊,你的排場還真大嘛!幸好我旁邊也有強大的保鏢
斷風塵:個人就是喜好排場,既有派頭,又有迎接貴客的誠意,你說是嗎
黑狗兄:哈,免了!魔界的排場我消受不起,希望你們不要太超過,一旦讓我的保鏢生氣,後果不堪設想

斷風塵:哼!素還真的屍體呢?
黑狗兄:我今天來就是要商量一下
斷風塵:說來聽吧
黑狗兄:素還真的屍體我們還在找,是否給我們九天的時間?
斷風塵:好提議,但我拒絕
黑狗兄:哎呀!你這個人也不要這麼固執,難道你不怕我的保鏢生氣
斷風塵:哈,好笑。一天就會產生變數,何況是九天呢?你這提議,分明就是拖延時間,你自己說對不對
(黑默認)
黑狗兄:但是,你只給我一天的時間,會不會太猴急。人家說急事緩辦
斷風塵:夜愁雨可是拖不得啊,是不是呢
黑狗兄:這嘛
斷風塵:我再給你半天的時間,明日黃昏,吾要取得素還真的屍體。黃昏不見人,丹藥落沙塵
黑狗兄:你不怕與怨姬為敵
斷風塵:耶,這句話有趣了,吾與她原本就是敵人,何來懼怕呢
黑狗兄:沖著這句話,黑狗兄給你記起來了
斷風塵:明日黃昏是最後的機會
黑狗兄:斷風塵啊!賭太大要先看自己的老本有多少啊
斷風塵:可是我是莊家
黑狗兄:哈哈!保鏢我們走(離開)
斷風塵:算天河,布陣!明日黃昏,除了咱們的目標,只要進入望月山坡附近的人,全數殺無赦!
算天河:是
斷風塵:如意算盤啊,我比你更會打。哼
<望月狹道>
【黃昏之刻,望月狹道漸生白霧,狹道內一條朦朧的人影逐漸靠近】(黑衣蒙面人拖著棺材來到 /捂得真夠嚴的/)
斷風塵:閣下,是來完成吾的條件的嗎?
蒙面人:我啊,帶來你最想要的東西
斷風塵:哦
蒙面人:素還真的軀體,怎樣?
斷風塵:閣下如此用心,吾要好好計量了
33集
<望月狹道>
蒙面人:素還真的屍體交換藥丹
斷風塵:閣下是誰
蒙面人:屍體重要還是答案重要呢?
斷風塵:我約定的人是緋羽怨姬等人,忽然冒出局外者,我豈知這不是一場密謀
蒙面人:屍體是不是真的,這才是最重要的
斷風塵:打開讓我觀視
(蒙面人打開棺材)
斷風塵:果然是真貨
蒙面人:來吧,雙方互訖,歡喜甘願
【交接瞬間,斷風塵倏然一掌擊向蒙面客,蒙面人稍退數步,瞬時離開】
蒙面人之聲:哈哈哈,交易愉快,再見了
斷風塵:拜江山,領兵速追
拜江山:馬上來去(離開)
斷風塵:敢單槍匹馬而來,此人果真有備
落雁孤行:現在要如何?
斷風塵:將屍體送至天魔池
落雁孤行:嗯
斷風塵:另外,放出消息,要正道用魔寶大典來交換素還真的屍體
落雁孤行:你的算盤打的真精
斷風塵:哈哈……
34集
<異度魔界 大殿>
斷風塵:滅境新基地已開始移動,準備遠離火焰谷的範圍
算天河:嗯
斷風塵:但是魔龍能源尚缺,移動有限。大江風雨岩只是咱們拖延時間的騙局,至少能改變部分入口,變換方位
算天河:你認為中原一派,不會以魔寶大典來換素還真的屍體嗎?
斷風塵:吾推斷,書,百分之百在赭杉軍身上。也因此以我對他的了解,赭杉軍寧可闖關,也絕不會以書交換
算天河:莫怪乎你要移動魔龍入口
斷風塵:聽聞魔界元老去了雲渡山,雖說他不可能背叛魔界,但不管是何用意,為防止任何變數,移動是必要的
斷風塵:然也
(拜江山來到)
拜江山:我查到了
斷風塵:拜江山,上次不二做的劍,我還沒與你算;這回你的消息,可有首級保證嗎?
拜江山:哎呀,你這廂嚇著我了!前車之鑒,我當然是求得正確消息,將功贖罪啊
斷風塵:哦,那蒙面人是誰呢?
拜江山:北窗伏龍白忘機
算天河:是識界軍師啊
拜江山:是,我真懷疑,他為什麼會有素還真的軀體來暗中進行交換的工作
算天河:他和中原有一定的默契,才能取得軀體交換
拜江山:赭杉軍他們都不可能交換了,這與中原的默契我覺得不可能
斷風塵:如果是素還真呢?
算天河:有可能嗎?
斷風塵:誰都不可能,但素還真,就有任何的可能性存在
算天河:白忘機在素還真死後出現,若要論可能性,確實有巧合
斷風塵:玄貘對寶典,也有奪取的興趣。若白忘機忠於識界之主,會利用屍體威脅中原,相同於魔界的做法;算天河說他與中原必有密切關係,所以這點也沒錯;而咱們的猜測,可以讓玄貘去想
算天河:馬上放出消息給玄貘嗎?
斷風塵:當然,這個有趣的反間計,怎麼可以不施。就算玄貘不信,也會在心中留下芥蒂。拜江山,速速去放出這個消息
拜江山:交給我,交給我
斷風塵:雖說白忘機此舉可議,但魔界仍要預防一事,如果他真正暗中反叛玄貘,代表他與中原同一陣線,若答案反之
算天河:如何?
斷風塵:代表是識界與中原已連成一氣
算天河:這必須全力破壞
斷風塵:第二件事,紅樓劍閣之劍歲月輪
拜江山:我知道,也是交給我處理吧
35集
<天魔池外>
(恨長風等人闖入搶走九禍,朱武要追,被華顏無道攔下,斷風塵、落雁孤行來到)
斷風塵:兒女私情的主君,請棄天帝裁決吧
<天魔池>
(朱武死活要用素素的屍體換回九禍/朱武乃也是在在演戲Orz/ 被他爹「揍」的死去活來)
斷風塵:哎呀,主君,你的模樣真是狼狽啊
華顏無道:斷風塵!
斷風塵:我親愛的三妹,護主也要看時勢啊
華顏無道:什麼意思
斷風塵:現在的魔界由吾代掌,你將歸在我的麾下
華顏無道:何人的意思?
斷風塵:你認為呢?
棄天帝:回去你的崗位,活;挺朱武,死
華顏無道:這……

朱武:戰將就該活在戰場
華顏無道:但你……
(省略兩人的部分對話)
棄天帝:斷風塵,依吾計劃行事
斷風塵:領命,三妹,走吧
(兩人離開)
36集
(狹道天關入口 有一場斷風塵、玄貘、風肆險搶天書的武戲,台詞不多沒啥意義,忽略了)
<異度魔界>
斷風塵:最後一頁,已經被撕下了
算天河:好狡猾的玄貘
斷風塵:算天河,咱們現在要由兩個方向調查。第一,玉匣枕的出處,擁有者;第二,密切注意兩人,風肆險以及那名劍客
算天河:好
斷風塵:玄貘動向仍列首要,他若為魔界中計而喜,必然會提早行動;而方才兩點,派出鬼受閣的人馬,即刻展開行動
算天河:要號令鬼守閣,需要一道令牌
斷風塵:不用擔心(拿出令牌),拿去吧(算天河帶著令牌離開)
華顏無道:這就是魔皇交你的權利?
斷風塵:你想問的應該是,他將銀鍠朱武的令牌交吾了
(華顏無道情緒有些不滿)
斷風塵:空放著三族人馬不用,尤其是鬼族;明眼人都已知道他的想法
華顏無道:主君的命令就是命令
斷風塵:這是你的愚痴,軍令有誤,吾故不受
華顏無道:隨便你怎麼說,現在要做什麼?
斷風塵:二哥要的,你做不到(想挑她下巴,被華顏無道毫不留情的甩開了)
華顏無道:去找別的女人吧!(甩袖子離開)
斷風塵:故作姿態,我要的,是叫你殺了朱武啊。哈哈哈……
37集
【詭魅凝霜團,死國冰魔影,棘狼回身按刀,極冷之氣,不由得口吐冷息,鬼樂伶燈映亮愛染嫇娘,鮮紅的嘴唇,吐出幽蘭芝香,棘狼註釋來犯之敵人,冷不防】
斷風塵:呀!
【斷風塵聲東擊西,棘狼措手不及,嫇娘魔攻發出,冰晶至寒之招,凍結玄貘了】
棘狼:呀!
斷風塵:喝!
(棘狼護主,擊傷愛染,愛染趁機離開)
斷風塵:棘狼聽著,冰封唯魔界可解,要救玄貘,就拿明聖天書最後一頁交換,哈哈哈(離開)
<魔界大殿>(這段斷風塵沒出來,算天河傳達了他的話)
算天河:拜江山,這頁天書是假的
拜江山:喀,是假的,這怎有可能?
算天河:就算是孟極所得,也是假貨,這代表早就有人偷天換日,這張假書留給斷風塵回來處理
華顏無道:斷風塵人呢?有愛染嫇娘隨行,冰封玄貘應不是難事
算天河:冰封玄貘已經成功,斷風塵另有一事急辦
華顏無道:何事?
算天河:這件任務,由魔皇直接下令,我也不知內情,斷風塵只傳令兩事。第一、由華將軍與吾領兵進攻識界;第二、拜江山調查伏龍為何闖入萬年牢,還能再青埂冷峰迴魂擋下魔界攻勢
(省略與之無關的對白)
<幽若天關之口>
(斷風塵和愛染嫇娘來到)
斷風塵:果然是利用蘊藏陰陽相調的天然地氣,才能保持無魂之軀長久不壞,蒼,你真是傻了
【氣凝雙掌,斷風塵欲一掌擊殺蒼的元軀,剎時掌威襲來,直逼斷風塵】(赭杉從另一邊來到)
赭杉軍:吾不會讓你傷害吾之摯友
斷風塵:來的真是時候,也真是煽情的語調,何必這麼心急,想要蒼,那就看誰搶的頭彩了
赭杉軍:赭杉軍不會讓你得逞

38集
<幽若天關之口>
【幽若天關中,赭杉軍斷風塵再度交手,意欲爭奪蒼之元身】
斷風塵:呀!
赭杉軍:喝!
赭杉軍:天岳三章
斷風塵:神魔斷
【紅燈微閃,冰冷驟降,嫇娘手指微伸,帶來死國寒霜,赭杉軍驟感四肢冰冷,行動遲緩了】
斷風塵:呀!
赭杉軍:喝!
嫇娘:啊
【冰凍之氣再壓,斷風塵再發魔威】
斷風塵:呀!
(赭杉軍被震飛)
斷風塵:蒼
【魔源迅雷之勢,反受道極雙威所震,電光石火之間,赭杉軍已帶蒼迅速離開了】
斷風塵:追之不及了。哼,好個蒼!好個赭杉軍,將軀體藏在幽若山,靈識出體,豈能意想他會如此布陣自保。想不到他竟能容和天之口的無極聖氣。可惡!天地之口的平橫能量可使你的意識長時離體不受影響,但如今你的意識,尚鎖在魔界,赭杉軍又帶走你的軀體。蒼啊蒼,這才是你要面臨的死劫。哈(離開)
<天魔池>
斷風塵(對著天魔像單膝跪地):吾皇,斷風塵失敗而回
棄天帝:失敗!(怒)讓你帶愛染嫇娘出陣,沒殺了赭杉軍,更被救走蒼。斷風塵你該當何罪?!
斷風塵:吾之疏忽,請降罪
(棄天帝氣勁擊中斷風塵)
斷風塵:呃……(吐血)
棄天帝:謹記教訓
斷風塵:是
棄天帝:無論用何種方式,蒼之軀體必毀,白忘機必殺之!
斷風塵:吾明白(棄天帝把攝魂鏡交給他)
棄天帝:下去!
(斷風塵離開)
<魔界大殿>
(斷風塵來到)
斷風塵:看諸位同僚這等表情,進攻鬼煞殿莫非失利
華顏無道:我的判斷失誤,要怪就怪我吧
斷風塵:失敗,是每一個人的錯誤,不是一個人的責任。說說失利的原因吧
(算天河講述過程)
斷風塵:關於白忘機,他也可以靈識出體,代表他絕非出自識界之人。查出為何他有雙魂在體的原因了嗎?
拜江山:還沒有……
斷風塵(火大了):拜江山!可知吾身上之傷何來嗎?!第一次失敗,吾會給你機會,若是再次失敗,魔皇會同樣一掌落在你的身上。你要嗎?
拜江山:我一定會儘速完成
斷風塵:算天河,徹查白忘機出現武林的時間,並查出他進入識界前,所有的行動,務必明白他的真實身份
算天河:是
斷風塵:拜江山,派兵駐守歸元天池,嚴密監視。白忘機為救玄貘,必有行動,(把攝魂鏡給他)抓準時機,以攝魂鏡試探白忘機
拜江山:喀喀喀,交給我吧(離開)
斷風塵:你在不滿什麼?
華顏無道:我沒任何不滿
斷風塵:口是心非
華顏無道:隨便你怎麼說
斷風塵:三妹對我有偏見了(走到華顏身邊)
華顏無道:我對你只有沙場情誼,其他,零!
斷風塵:哈,你的忠心,永遠都放在朱武身上

華顏無道:他不只是主君,咱們出生入死這麼久,擔心他是必然的
斷風塵:你氣我對他說的那句話嗎?
華顏無道:當然
斷風塵:主君,不用激將法不成,他在怎樣都是鬼族之王;魔君要我暫代,也是希望能讓他清醒
華顏無道:也沒必要說成這樣吧
斷風塵:除此之外,並無他策
華顏無道:算了,他自己不清醒,只是急死旁人
斷風塵:然也
華顏無道:沒事我要先去休息了(離開)
斷風塵:去吧。(目送華顏無道離開)
斷風塵:真是如此嗎?哈
39集
<荒野路上>
【荒野之上,瞾雲裳極速賓士,欲趕回劍閣安放歲月輪,時間迫在眉睫了】
(斷風塵攔路)
斷風塵:我很想知道少了伏龍,你又能做什麼呢?(背後幻出黑翼,準備發招)
【急欲趕回劍閣的瞾雲裳,真氣入神劍,順勢欲殺除斷風塵,不料,天際出現極惡魔源,直衝瞾雲裳,斷風塵同時贊掌牽制】
(瞾雲裳被擊中,歲月輪脫手,斷風塵順勢抄起飛出的劍)
【霎時神劍反噬,血花四濺】
斷風塵:呃……
(斷臂,歲月輪被瞾雲裳奪回,人和劍離開)
斷風塵(斷臂疼的一頭冷汗):想不到,神劍的劍柄會反噬握劍者。好一口神兵歲月輪!
(拾起胳膊回魔界)
<異度魔界 大殿>
(魔醫給斷風塵處理斷臂傷口)
華顏無道:趕去劍閣伏擊,結果斷臂而回,不愧是斷風塵
斷風塵(忍著傷口的痛 睜眼):三妹,你的心情不好嗎?
華顏無道:對!
斷風塵:吶,做兄長的對小妹比對女人更能包容。有什麼不滿意直接說吧,我有那種雅量聽你的直諫
華顏無道:哦,是嗎?那我就要直說啰
斷風塵:儘管說
華顏無道:跟朱武比起來,你實在是乏善可陳
斷風塵(一頓):繼續說
華顏無道(小小的吃驚斷的反應 ):哼!玄貘根本沒將你放在眼裡,幾個計策也功虧一簣。所以我說你啊,(斷風塵又是一頓,眨了一下眼)做首席武將謀士是很好,若是當王,你沒這份能力。
(一邊的悄悄話——)
拜江山:喀喀喀,這華將軍真直
算天河:我只擔心會當場翻臉,不是第一次了
斷風塵(合眼側頭,明顯的在忍,然後回過頭來睜開眼看著華顏無道):三妹你很反對啰?
華顏無道:非常反對。你看朱武,他情深意重,對九禍情深,對部屬義重。而你(回頭看斷風塵,斷風塵眨了一下眼 ),沾花惹草不分老少,私生活不檢點,難怪正事沒成果。
(魔醫被嚇到,渾身哆嗦,一頭的汗)
斷風塵(側頭看魔醫):魔醫,吾不是不知不覺呢
魔醫(顫抖的):是
斷風塵:哎呀,三妹,我何嘗不想朱武回來,是魔皇不讓他出牢啊
華顏無道:我知道,所以這只是我內心的不平,我無權改變什麼
斷風塵:是啊,你無權改變的狀況,主君又為何被禁。就因為心。好比玄貘之心,他是不是真正與劍閣合作,誰知曉呢?
華顏無道:那不關我的事,魔界贏就是我的重點
斷風塵:當然,最後達成目標者,就是真正的勝利者
(華顏回頭看斷風塵,斷風塵回視,其實他一直都在看他家三妹的說=V=)
斷風塵:等吧,(閉眼側過頭去)日久見人心,路遙知馬力
華顏無道:嗯

40集
<異度魔界 大殿>
(魔醫為斷風塵接臂)
斷風塵:放出「伏龍是交出素還真屍體的蒙面人」之消息,可有什麼迴響?
素還真的黨羽似乎對他沒有任何動作
斷風塵:哼,這豈不是讓人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感。
拜江山:你懷疑他的身份?
斷風塵:懷疑也罷,連謀也罷,不管他是誰,重點在伏龍非死不可。否則計劃因他生變,豈不是功虧一簣
拜江山:聽說中原無人找上他,不過有學海無涯的人去找過白忘機
斷風塵:學海無涯,是儒門嗎?
拜江山:見其裝扮皆是文人儒士,應是儒教人士沒錯,但尚不能完全確定這行人是否為儒門組織
斷風塵:說到儒門,必會想起苦境成名已久的儒門之首,疏樓龍宿。如果這行人與疏樓龍宿有關,那麼他將是伏龍的敵人或靠山呢
拜江山:見其氣氛,很有可能是敵
斷風塵:去確定,方針當立
拜江山:喀喀喀,沒問題
斷風塵:要快吶,斷臂傷痛的魔,是沒什麼耐性可言喔——(突然睜眼看)
拜江山(一驚):是,馬上辦好(離開)
41集
<異度魔界 大殿>
(拜江山到來,斷風塵從座上起來走過去)
斷風塵:領兵而回,是任務完結了。那麼狀況如何?
拜江山:這嘛……
斷風塵:口氣遲疑,代表事情有變
拜江山:嘿嘿嘿……我的線民孟極被殺了,雖然說玄貘沒殺了伏龍,識界也沒其他變化,但我相信玄貘一定有原因……
斷風塵:哼!拜江山,你真讓我越來越失望!
拜江山(驚):屬下知罪……
斷風塵:拜江山,你每一次的失敗,就再加一成伏龍的高深。吾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轉向學海無涯,調查伏龍的來龍去脈。再無成效,你就提人頭來見吾了!
拜江山:是!是!(趕緊離開)
算天河:拜江山的失敗有可能是攝魂鏡對白忘機無效嗎?或是伏龍真有本事一魂雙化?
斷風塵:攝魂鏡必有功效,是玄貘轉而殺死孟極,出乎吾之意料。如果伏龍確實另有身份,依玄貘個性,絕不會留下異己
算天河:那下一步呢?
斷風塵:從學海無涯下手。算天河,你一同調查。
算天河:是
42集
<異度魔界 萬年牢之外,深淵之道>
【暗夜時分,華顏無道獨自而行,默默走向深淵之道,目標,萬年牢】
(華顏無道面對鐵門,身後斷風塵聲音響起)
斷風塵:三妹,這道門通往萬年牢。你想做什麼?
華顏無道:我想做什麼,你不是一目了然?
斷風塵:一名犯人不需要探望
華顏無道:我沒有做危害魔界之事,我的行動更不需要你管!
斷風塵:不準!
華顏無道:斷風塵!
斷風塵(斂目,控制一下情緒):明白說,朱武是魔皇棄天帝的犯人,沒魔皇允許,進入者死
華顏無道:不用拿魔皇嚇我!
斷風塵:二哥是不是嚇你,你很清楚。以我對你的了解,見到朱武,就是你危害魔界的開始了
華顏無道:何以見得
斷風塵:如你所說,是以我對你的了解
華顏無道(撒嬌的口氣?):我保證只是去探望而已
斷風塵:三妹,不可逼二哥。一旦你跨越這條線,二哥就不顧同袍之情——

華顏無道(帶點挑釁):你會怎樣?
斷風塵:殺你
華顏無道:算了
斷風塵:三妹,再怎樣二哥也是顧念同袍之情
華顏無道:嗯(離開)
斷風塵(看著她離開):華顏無道,衝動的行為將會後悔莫及。(離開)
43集
<荒野上,斷風塵率魔軍圍殺恨長風和赭杉軍>
恨長風:誰敢向前一步
【魔軍團團圍戰,恨長風一夫當關,戰神只是不怒自威】
斷風塵:是氣雙流,呀!
【看穿恨長風重傷頹危,斷風塵即時贊掌,恨長風手按涅盤,紫霞上手,回擋斷風塵試招之掌,無奈傷勢過重,真氣迴流不及,連中數招,再見鮮血】
斷風塵:呀!喝!呀!殺死赭杉軍!
(眾魔兵上,恨相助赭,斷風塵背後發掌)
斷風塵:斷神掌
【剎那間,惡露天斧一擋死劫】
華顏無道:呀!
(華顏無道陣前倒戈,惡露天斧攻向斷風塵,斷風塵只躲不攻)
斷風塵:三妹,你是背叛魔界嗎?
華顏:你才是背叛主君,摩羅法擊!
斷風塵:不自量力,呀!
【華顏無道力戰斷風塵,欲保其主,恨長風轉身保護赭杉軍,魔海包圍之中,雙將趁隙攻擊,頹危的戰神不願殺害同族,擋招護人中急速回氣】
(幾乎仍是只守不攻的)斷風塵:閃開!
(白忘機來到)
白忘機:喝!
(一掌掃退魔兵)
【聲東擊西,伏龍先生及時來到(抓起赭化光離開),補劍缺隨後出現】
斷風塵:呀!
(斷風塵背後出現蝙蝠雙翼)
補劍缺:走!
恨長風:華顏無道!
華顏無道(斷後):主君走!
恨長風:不可啊!
(補劍缺帶走恨長風)
【黑翼展開,斷風塵匯聚棄天帝之力,全力一掌追殺恨長風,華顏無道挺身一擋】
華顏無道:惡露天返!
(天斧脫手,面具掉落,斷風塵接住華顏無道)
斷風塵:你就這麼喜歡他?!甘願為他死?!
華顏無道(揮開斷風塵扶她的手):我愛的不是他,更不可能是你!
斷風塵:呀!(一掌斃命)
華顏無道:呃……(倒下,死)
斷風塵(一字一句,明顯在剋制情緒):華顏無道反叛魔界,當場處死,全軍追殺赭杉軍、恨長風、補劍缺,不留活口!
落冥孤犬:是
棄天帝之聲:且慢
斷風塵:魔皇
棄天帝之聲:收兵回魔界
斷風塵:敵人身負重傷,魔皇不趁勝追擊?
棄天帝之聲:這道計劃尚未完結,回魔界再論
斷風塵:是,全軍迴轉魔界
眾魔將:是

(眾人離開,斷風塵等人走後回身)
【斷情斷心,不止風流,而是情無回應,更未意料】(斷風塵合上華顏無道的雙眼)
【異度魔界大殿】
斷風塵:魔皇,赭杉軍與恨長風已經身負重傷,不趁勝追擊,實為可惜
棄天帝之聲:這道計劃尚未結束,要讓他們兩人斗的你死我活,才是吾最終分化的目的,而雷公膽落於誰手,於咱們沒影響
斷風塵:但若是赭杉軍拿到雷公膽,豈不是讓蒼逃過死劫
棄天帝之聲:他是生是死,你認為對吾有影響嗎?
斷風塵:但留他一命,仍是擾亂魔界的行動
棄天帝之聲:無妨,意識被封在萬年牢,蒼沒有逃脫的機會,然而脫走,也是多一點遊戲
斷風塵:但我擔憂朱武與補劍缺會進入萬年牢
棄天帝之聲:無所謂,當務之急,乃是奪取歲月輪
斷風塵:魔皇,歲月輪奪取有條件,握劍之法一直無法突破,此回再攻,我採取藉由外力,魔皇是否有其他建議?
棄天帝之聲:傳令算天河,務必突破瞾雲裳的心防,如果外力不得,就讓算天河引導她的內心,讓她親自動手
斷風塵:是
棄天帝之聲:守在藏青雲地的劍者,讓他消失
斷風塵:是,魔皇,最後關於朱武與補劍缺
棄天帝之聲:你有何建言?
斷風塵:魔界律令,反叛者殺,如同華顏無道(側頭閉眼)
棄天帝之聲:華顏無道你親手了解,做得很好
斷風塵:屬下該為(依然閉著眼)
棄天帝之聲:而這兩個人,吾自有打算
斷風塵:是
(棄天帝離開)
斷風塵:拜江山,不二做交你引開
拜江山:沒問題(離開)
斷風塵:落雁孤行,傳令於算天河,轉告魔皇之意
落雁孤行:你心情看起來頗不樂,不用我陪你嗎?
斷風塵:快去!
落雁孤行:是是,我這就去,哼,真兇……(離開)
斷風塵(想到華顏無道死前):女人,都是這麼傻,哼!
44集
<紅樓劍閣 大門外>
斷風塵:嗯——
魔兵:殺啊!
【手一揮,宣示戰事已起,手輕落,便是暴雨將至】
(斷風塵出招)瞾雲裳:喝
【清脆的交擊聲響,是致命的死音;一聲催魂,一聲奪魄,聲聲迴響在酆都城口】
瞾雲裳:喝
【而觀戰的人,各尋可趁之機】
斷風塵:嗯——
瞾雲裳:漫天飄雪血飄紅
斷風塵:神魔斷
【寒波越催越盛,功力不支者,皆被凝成冰人】
劍婢:哇
魔兵:啊
落冥孤犬:放出這麼強烈的寒氣,是連自己屬下生死都不願顧了
落雁孤行:這麼無情,她比我們還像魔
瞾雲裳:喝
斷風塵:呀
<紅樓劍閣 大門外>
瞾雲裳:呀
【戰局難料,勝敗難分,斷風塵心念電轉,困 鉤 擾 亂,纏住對方走勢!同一時間,孤犬三人即刻動作】
落冥孤犬:呀!(三魔將躍上劍閣頂端準備取歲月輪)
【三人慾奪歲月輪,不料】
落冥孤犬:哇(歲月輪劍柄的反噬力順著鐵鏈襲向打頭的孤犬,落冥孤犬當場碎體而亡)
(斷風塵分神)
【一個閃神,對手瞬間脫身,縱身飛起】
瞾雲裳:呀!(躍上劍閣頂端,落雁兩人返回地上)想見識歲月輪致命的美麗嗎?喝!(拔出歲月輪)
斷風塵(揮手命令手下):退開!
(瞾雲裳揮劍,斷風塵化光帶落雁孤行躲過劍光)
【強勢壓下的劍光,過處一片無聲】
(省略眾魔兵被滅的慘叫)
【瞬間血光衝天,見證歲月無情】
瞾雲裳:死來!(聲音激凸,揮出更強大的劍氣)
(斷風塵見狀,化光帶落雁孤行離開)
【突來連環掌氣,趁隙擊中了斷風塵】
斷風塵:呃……啊(借掌力帶人離開)
<異度魔界>
落雁孤行:想不到歲月論這麼詭異,藉由外力也無法取下
(斷風塵回憶之前奪歲月輪時斷臂的情形)
斷風塵:嗯……莫非是握劍的手勢問題
落雁孤行:你發現問題所在了?
斷風塵:推測若無誤,關鍵就在瞾雲裳握劍的手勢,但這一點以肉眼觀之,不易推出訣竅,算天河接近她,恐怕難以窺見
落雁孤行:不過是一口劍,真有這般困難嗎?
斷風塵:你認為讓吾斷了一臂,讓孤犬身亡,真有這麼簡單嗎?
落雁孤行:我不是這個意思嘛!我是在想,難道沒有其他的方法嗎?
斷風塵:紅樓劍閣以歲月輪為主幹,歲月輪又是鎮閣之寶,其神秘必有外人無法了解之處。若破解不了,毀神柱恐有問題。
(算天河來到)
算天河:取不了寶劍,我會依令唆使她去破壞神柱。
斷風塵:借人使刀,不差。瞾雲裳現狀如何?
算天河:方與劍聖決戰結束,失敗讓她情緒紊亂,而感情失意,更讓女人充滿可趁之機。
斷風塵:感情失意……
算天河:就吾旁觀,除了劍與劍的比試,尚有感情的比斗,瞾雲裳敗,柳生劍影只帶走樓無痕,瞾雲裳當場情緒失控,無法自我。以你觀之,你認為呢?
斷風塵:女人再怎麼冷漠獨立,終究有那柔軟脆弱的一面。哈……
算天河:打鐵趁熱,要影響她,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斷風塵:你有把握嗎?
算天河:鼓吹心煩意亂的人,並非難事
斷風塵:嗯—— 順水推舟,這是完美的手段。照你的計劃去做,同時會合拜江山的任務,雙邊進行
算天河:好
45集
<異度魔界>
(補劍缺與恨長風進入魔界要救蒼,省略兩人對話)
斷風塵:喔,原來是狼主。不知兩位叛徒深夜時分進入魔界密道,有何指教。莫非是想前往萬年牢?
補劍缺:識相就閃一邊
斷風塵:不識相呢?
補劍缺:不讓路就相爭啊
斷風塵:那可要過這關
(對面密道門口朱武現身)
46集
<異度魔界 秘密通道>

補劍缺:呀
斷風塵:喝
補劍缺:血狼殺生斬
斷風塵:裂地冰霜
(旁白:密洞之外,斷風塵牽制補劍缺;四天王之首,會和魔帝之力,補劍缺謹慎應戰,神色凝重)
斷風塵:狼主,背叛魔界是不智的行為
補劍缺:嘖嘖,一點皮毛的力量,就讓四天王之首囂張了。悲哀
斷風塵:為了魔界,一切皆是正確
<異度魔界>
斷風塵:準備就緒了嗎
落雁孤行:不二做已經被拜江山,率眾逼離,藏青雲地無人固守了
斷風塵:嗯,瞾雲裳呢
落雁孤行:算天河傳回消息,瞾雲裳的心理,已被他掌控,準備取劍前往藏青雲地,毀掉神柱
斷風塵:很好,瞾雲裳取下神劍,劍閣將有所變化,派出人馬,全力阻擋識界人馬,東海劍宗等也必須注意
落雁孤行:是,那麼赭杉軍那路人呢?他們為阻止破壞靈地,是否會與玄貘聯合
斷風塵:無妨,就算聯手,魔界有主君在,赭杉軍恨長風等人受傷未復,也不足為懼,加入戰局只是自找死路
落雁孤行:有理
斷風塵:魔界兵分兩路,玄貘這路,由主君算天河等人擋下,吾負責赭杉軍,恨長風之路。傳令拜江山,繼續圍剿不二做,落雁孤行你另外一路,清理瞾雲裳必經之路,加速她進入藏青雲地
落雁孤行:沒問題
斷風塵:現在,任何人來擋,也阻止不了,決心毀滅一切的瞾雲裳,出發
天罪第一集
(斷風塵攔截恨長風,死前一句話「恨吶」,戰死)
上一篇[大陸漂移]    下一篇 [發光生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