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方皇后,女,日本人,明世宗嘉靖帝第三位皇后。

1 方皇后 -生平簡介

  孝烈皇后(1500?—1550?)方氏,明世宗嘉靖帝第三位皇后,江寧人。嘉靖帝繼

方皇后朱厚熜方皇后像
位十多年一直沒有兒子,大學士張孚敬建議說:天子冊立皇后,應該同時建立六宮,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這樣才能廣為儲嗣。現在陛下正值青春年少,應該廣求淑女,這樣才能有可能多留子嗣。可能也是被明武宗弄怕了,萬一明世宗再沒有兒子,大明朝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於是,皇帝按照張孚敬的建議,在嘉靖十年三月,才把方氏連同鄭氏、王氏、閻氏、韋氏、沈氏、盧氏、沈氏、杜氏等九人同冊封為嬪。頭冠九翟冠,身穿大彩鞠衣,冊封的圭用次一等的玉石,谷文,冊用黃金塗,其餘用度比皇后低大概五分之一。冊封典禮上,皇帝身穿袞服和皮弁告祭太廟,並且駕臨華蓋殿,派大臣對九位嬪妃行冊封禮。冊封以後,帶領皇后朝拜奉先殿。禮節完畢以後,皇帝仍然穿皮弁,接受大臣的朝拜。

  嘉靖十三年,張皇后被廢,方氏被立為皇后,沈氏封為宸妃,閻氏為麗妃。舊的制度,冊立皇后,就拜謁皇宮內的祖廟就行了,但是這次,皇帝特地讓禮部的大臣商議討論冊封的禮節。於是群臣根據天子立三位皇後為了廣承子嗣的事實,按照禮經有廟見之文,並且參考大明禮集,制定了相關的禮儀程序。於是,皇帝率領皇后拜謁太廟,世廟,相關活動超過了三天,並且昭告天下。不同於一般。

  嘉靖二十一年,宮女楊金英等謀逆,刺殺嘉靖皇帝,嘉靖皇帝全依賴方皇后才沒有受害。為了表示感激,把皇后的父親方泰和叔父方銳都進封為侯,起初,曹妃頗有姿色,皇帝很寵愛她,冊封為端妃,日夜寵信。楊金英等因此利用機會,用繩準備勒死皇帝。結果把繩子打成死結,刺殺皇帝未遂。一同謀逆的張金蓮害怕了,就去報告方皇后,方皇后急忙趕到,把繩子解開,皇帝才得救。皇后命令太監張佐逮捕叛亂的宮人,說楊金英等人是按照王寧嬪指示進行刺殺,說,曹端妃雖然沒有參與,但是肯定也知情,當時皇帝因為受到驚嚇,不能說話,所以皇后就以皇帝的名義,把曹端妃,王寧嬪,以及楊金英等一同凌遲處死。並且誅殺這些人的親族。實際上曹端妃並不知情,皇后不過借這次機會除掉這個女人。皇帝深知曹端妃冤枉,但是也很無奈。

  嘉靖二十六年某日深夜,皇后所居坤寧宮失火,世宗不許救火,導致方皇后與數百宮女活活燒死。後人推測,這場大火很可能是世宗授意放的,以為 「壬寅宮變」中被方皇后藉機處死的寵妃曹端妃報仇。

  事後世宗皇帝很悲傷,說,皇后在危難時刻救過朕的性命,我深深地記在心裡不能忘記,今天皇后與朕陰陽相隔,朕悲情不能自已,要按照元配皇后的禮儀把方皇后安葬在永陵。並且追謚為孝烈皇后。嘉靖皇帝親自製定追謚的禮節,並且等待禮儀完畢,還頒詔天下。等到出了喪期,禮部的大臣按照制度應該把孝烈皇后的神主安放在奉先殿的東側室,皇帝說,東側室,不是正殿,孝烈皇后應該祔太廟。於是大學士嚴嵩等請求把孝烈皇帝神主設位於太廟東,皇帝母親睿皇后的神位旁邊,明憲宗邵皇太后明世宗親祖母右冊,以從祔於祖姑之義。皇帝說祔禮是很正式隆重的事情,不可以隨隨便便,皇后不是皇帝,是陪從皇帝的,要有一定次序,哪裡有隨便祔禮在其他皇后旁邊的道理,應該按照朕的次序祔禮,不能隨便亂來。嚴嵩說,祔禮的順序,不是臣下隨隨便便說的,所以還是按照先朝慣例比較妥當。還是祔禮在明世宗母親睿皇后旁邊。

  嘉靖二十九年,皇帝還是想把孝烈皇后祔禮在太廟,尚書徐階說,這不可行,給事中楊思忠同意尚書徐階的意見,其他人都不說話。皇帝默默無語。後來大臣上疏說,孝烈皇后位居中宮,按照禮儀制度可以祔禮太廟,但是涉及到皇帝的數位皇后次序,這樣我們臣子的意見,還是應該遵照先祖慣例,不應該破壞這樣的規定。皇帝震怒。這時徐階、楊思忠惶恐進言,周代建立天子九廟,三昭三穆,本朝的祖廟,是一個宮堂,但是不同宮室,跟周禮不同,今天太廟九個位置都滿了,如果按照當今皇帝的輩分,明仁宗皇帝應該當祧,因為明仁宗是陛下的五世祖,如果在太廟增加兩個位置,那麼仁宗神位可不必祧,孝烈皇后的神位也能安放。這樣陛下也就沒有為了安放孝烈皇后神主而祧仁宗皇帝神主的嫌疑了。皇帝說,當祧當祔,臣子可以根據禮儀規定提出請求,何必猶猶豫豫呢?於是首輔大臣徐階說,今仁宗為皇上五世祖,以聖躬論,仁宗於禮當祧,孝烈皇後於禮當祔。請祧仁宗,祔孝烈皇後於太廟第九室。

  後來,涉及到忌日祭祀的問題,皇帝依然堅持原來的建議,把方皇后按照元配皇后對待,大臣說孝烈皇后是後續皇后,不是元配,不能按照元配皇后的規格祭祀。皇帝大怒,對嚴嵩等人說,禮官當初按照朕的意思,把皇后祔在太廟,是很勉強的,如今他們不忍祧仁宗,就像安置皇后神主在別的宗廟,將來由臣下議處。皇后忌日,祭奠一杯酒,又能怎麼樣呢?於是禮部的大臣也不敢堅持了。後來,堅持反對意見的楊思忠因為賀表的事情,得罪了皇帝,被廷杖免職。隆慶初年,跟孝潔陳皇后一天上尊謚孝烈端順敏惠恭誠祗天衛聖皇后,移主弘孝殿。

  明世宗雖然不願意遵守禮制,但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一個人正常的感情,自己的父親母親就是自己的父親母親。人的感情怎麼能總被那些冰冷的規定束縛?愛是一種自然的力量。如今,經歷過生死危難的他對孝烈皇后的款款深情,即便陰陽相隔也無法阻擋。他在自己的晚年,多次強調要求,把孝烈皇後跟自己百年以後的神位並列在一起。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百年之後孝烈皇后能夠真正伴隨他,也是可以理解的。遺憾的是,最終他的這個心愿也沒有能夠實現。

2 方皇后 -史料記載

  孝烈皇後方氏,世宗第三后也,江寧人。帝即位且十年,未有子。大學士張孚敬言:「古者天子立后,並建六宮、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所以廣嗣也。陛下春秋鼎盛,宜博求淑女,為子嗣計。」從之。十年三月,后與鄭氏、王氏、閻氏、韋氏、沈氏、盧氏、沈氏、杜氏同冊為九嬪,冠九翟冠,大采鞠衣,圭用次玉,谷文,冊黃金塗,視皇后殺五分之一。至期,帝袞冕告太廟,還服皮弁,御華蓋殿,傳制,遣大臣行冊禮。既冊,從皇后朝奉先殿。禮成,帝服皮弁,受百官賀,蓋創禮也。張后廢,遂立為後,而封沈氏為宸妃,閻氏為麗妃。舊制:立后,謁內廟而已。至是,下禮臣議廟見禮。於是群臣以天子立三宮以承宗廟,《禮經》有廟見之文,乃考據《禮經》,參稽《大明集禮》,擬儀注以上。至期,帝率后謁太廟及世廟。越三日,頒詔天下。明日,受命婦朝。

  二十一年,宮婢楊金英等謀弒逆,帝賴后救得免,乃進後父泰和伯銳爵為侯。初,曹妃有色,帝愛之,冊為端妃。是夕,帝宿端妃宮。金英等伺帝熟寢,以組縊帝項,誤為死結,得不絕。同事張金蓮知事不就,走告后。后馳至,解組,帝蘇。后命內監張佐等捕宮人雜治,言金英等弒逆,王寧嬪首謀。又曰:曹端妃雖不與,亦知謀。時帝病悸不能言,後傳帝命收端妃、寧嬪及金英等悉礫於市。並誅其族屬十餘人。然妃實不知也。久之,帝始知其冤。

  二十六年十一月乙未,后崩。詔曰:「皇后比救朕危,奉天濟難,其以元后禮葬。」預名葬地曰永陵,謚孝烈,親定謚禮,視昔加隆焉。禮成,頒詔天下。及大祥,禮臣請安主奉先殿東夾室,帝曰:「奉先殿夾室,非正也,可即祔太廟。」於是大學士嚴嵩等請設位於太廟東,皇妣睿皇后之次,后寢藏主則設幄於憲廟皇祖妣之右,以從祔於祖姑之義。帝曰:「祔禮至重,豈可權就。后非帝,乃配帝者,自有一定之序,安有享從此而主藏彼之禮!其祧仁宗,祔以新序,即朕位次,勿得亂禮。」嵩曰:「祔新序,非臣下所敢言,且陰不可當陽位。」乃命姑藏主睿皇后側。

  二十九年十月,帝終欲祔后太廟,命再議。尚書徐階言不可,給事中楊思忠是階議,余無言者。帝覘知狀。及議疏入,謂:「后正位中宮,禮宜祔享,但遽及廟次,則臣子之情,不唯不敢,實不忍也。宜設位奉先殿。」帝震怒。階、思忠惶恐言:「周建九廟,三昭三穆。國朝廟制,同堂異室,與《周禮》不同。今太廟九室皆滿,若以聖躬論,仁宗當祧,固不待言,但此乃異日聖子神孫之事。臣聞夏人之廟五,商以七,周以九。禮由義起,五可七,七可九,九之外亦可加也。請於太廟及奉先殿各增二室,以祔孝烈,則仁宗可不必祧,孝烈皇后可速正南面之位,陛下亦無預祧以俟之嫌。」帝曰:「臣子之誼,當祧當祔,力請可也。苟禮得其正,何避豫為!」於是階等復會廷臣上言:「唐、虞、夏五廟,其祀皆止四世。周九廟,三昭三穆,然而兄弟相及,亦不能盡足六世。今仁宗為皇上五世祖,以聖躬論,仁宗於禮當祧,孝烈皇後於禮當祔。請祧仁宗,祔孝烈皇後於太廟第九室。」因上祧祔儀注。知

  已而請忌日祭,帝猶銜前議,報曰:「孝烈繼后,所奉者又入繼之君,忌不祭亦可。」階等請益力,帝曰:「非天子不議禮。后當祔廟,居朕室次,禮官顧謂今日未宜,徒飾說以惑眾聽。」因諭嚴嵩等曰:「禮官從朕言,勉強耳。即不忍祧仁宗,且置後主別廟,將來由臣下議處。忌日令奠一卮酒,不至傷情。」於是禮臣不敢復言,第請如敕行。乃許之。后二年,楊思忠為賀表觸忌,予杖削籍。隆慶初,與孝潔皇后同日上尊謚曰孝烈端順敏惠恭誠祗天衛聖皇后,移主弘孝殿。

3 方皇后 -相關詩詞

  <明宮詞>清代 程嗣章著

  其一:

  慈旨傳來選九嬪,

  黃金冊寶玉嶙峋。

  奉先殿內初成禮,

  耀首爭看翟羽新。

  〖嘉靖十年,奉章聖皇太后旨,選九嬪。先是,祖制無九嬪名目。后妃下雜置諸嬪宮,而間以婕妤、昭儀、貴人、美人諸位號。雖稍參漢制,要其所以為儲嗣計,未嘗乏也。至是特用張璁言,謂上未有子,古者天子立后,並建六宮、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以廣儲嗣。陛下春秋鼎盛,宜博求淑女為似續計。於是下慈旨為九嬪之選。三月,方氏、鄭氏、王氏、閻氏、韋氏、沈氏、盧氏、沈氏、杜氏九人,並受冊,並冠九翟冠,大采鞠衣。圭用次玉谷,文冊黃金塗,視皇后殺五分之一。至期,上袞冕告太廟,還服皮弁,御華蓋,殿傳制遣大臣行冊禮。既冊,乃從皇后朝奉先殿。禮成,百官入賀,上仍服皮弁受之。〗

  其二:

  漫說天圓與地方,

  宰臣希旨自無妨。

  恪恭原善將禋祀,

  宸眷優崇內德彰。

  〖方氏冊名德嬪。上以其行禮敬,且升降有儀度,悅之。越二年,張皇后廢,欲立后,以問夏言。言故逆上意,頓首曰:"臣請為陛下賀。夫天圓而地方者也。"上大喜,遂以其年立為後。上嘗上高祖及高后尊號,后捧高後主亞獻,上稱其有禮。睿皇后升祔及禁日,后親扶寶幄,尚匕挾惟謹。睿皇后祥,后奉几筵,帥嬪御行享祀,皆恪恭稱上意。上嘗特褒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