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是指方形的瞳孔。古人以為長壽之相。

1 方瞳 -基本信息:

  【方瞳】參見九流部·神仙「方瞳人」。唐李白《游泰山六首》之二:「山際逢羽人,方瞳好容顏。」
  方形的瞳孔。古人以為長壽之相。 晉 王嘉 《拾遺記·周靈王》:「 老聃 在周之末,居反景日室之山,與世隔絕,有黃髮老叟五人……瞳子皆方,面色玉潔,手握青筠之杖,與 聃 共談天地之數。」 唐李白《游太山》詩之二:「山際逢羽人,方瞳好容顏。」 王琦註:「按仙經云:八百歲人瞳子方也。」 宋 蘇軾 《子玉以詩見邀同刁丈游金山》詩:「更有方瞳八十一,奮衣矍鑠走山中。」 清趙翼《反曤目篇壽王西庄七十》詩:「直至方瞳年,巖電常晶熒。」

2 方瞳 -方瞳之古籍驗證

  方瞳者,神仙之瑞也,神化這證驗,形化之大成也。
  仙人方瞳之說,劉向,葛洪言之於前,蘇軾,宋濂述之天後,劉向著《列仙傳》云:「偓佺好吃松實,形體生毛,長數寸,兩目更方,能飛行逐走馬,以公子遺堯,堯不暇服也,贊曰:偓佺松餌,體逸眸方,足躡鸞鳳,走超騰驤,遺贈堯門,貽此神方,盡性可辭,中智宜將」,這是最早的方瞳的傳說。
  吳太師親遇李祖涵虛天西安古廟中,見其瞳子為正方形,因識知是仙,拜求道妙,卒亦成真,此方瞳見天近代之又一證也。
  宋朝,蘇子瞻《贈五頤赴福州》詩曰:「我昔識子有武功,寒所夜語樽酒同,倦仆立寐僵屏風,叮嚀勸學不死訣,自言親受方瞳翁」。
  明朝 宋濂曰「予游江南,見元初(即周元真,字元初)天鳳凰台上,方瞳灼然,長眉叢然,傲視天萬物之表,竊意緱山仙人乘鶴吹笙而下也」。
  詞語名稱:方瞳
  詞語解釋:方形的瞳孔。古人以為長壽之相。

3 方瞳 -《方瞳》原文(短篇)

  《方瞳》
  門外夜色已深,劉易縮著脖子,雙手插在衣袋中,被一股冷風挾持進來,他眼裡布滿血絲,顯然為生意所累,缺乏休息。
  先吃飯,再溫壺酒,看到桌角散落的幾枚古幣,他才打開話匣子:「哎,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古往今來,概莫能外。」
  我說:「為何發此感慨?最近生意不順?」
  他說:「錢沒賺到,倒是聽說了一個離奇的故事,正好與古錢幣有關,我想你會有興趣的。」
  出於考古學家的職業敏感,我說願意聽這個故事,並且提請他忠於原文,盡量不要添油加醋。
  南宋年間,黃河奪淮,洪水泛濫。有人逃到蘇南地區,卻也未能高枕無憂,相反,等待他們的是更為嚴酷的命運:瘟疫流行,死者過半。其中有個名叫曾思恩的人,雖僥倖躲過病魔,卻成了瘋子。人們都說,他母親身染惡疾后,曾思恩背她求醫問葯,卻因為貧窮而遭到拒絕。在醫生門前跪求一夜之後,他把母親的遺體背上了亂葬崗。
  瘟疫過後,在這個蘇南的小鎮上,人們經常能看到曾思恩——瘋了的曾思恩。他不邋遢,也不狂躁。說他瘋了,主要依據兩大癥狀:一是不說話,打死他也不吭聲;二是愛盯著人家的錢看,直勾勾地看。
  他盯著錢時那專註的勁頭,甚至讓人感覺銅錢正被一隻無形的手奪走。在這時,店主或顧客就會大聲呵斥,將他轟走了事。日子一久,人們也就習以為常了。
  但後來的事情卻鬧得滿鎮風雨,因為人們開始傳說:在瘋子走路、轉身的時候,常常會伴有一陣金屬的碰撞聲。有人宣稱自己親耳聽到過,並說:那聲音就跟拿銅錢扔進錢袋時一樣。這樣,一個順理成章的結論就是:瘋子專門乘人不備用神秘的手法進行偷竊。
  又有人說,瘋子注目銅錢的時候,眼中的瞳孔就會慢慢地放大,並且,逐漸變成方形。「就是這樣大小的正方形」——為了讓人明白,他還捏了一枚銅錢打比方。
  於是瘋子就不再有機會靠近店鋪的櫃檯了,他只能在四五步外,遠遠地看,但他專註的樣子一如既往。細心的人就趕緊把錢挨個兒數一遍,結果是:有一、二枚銅錢不翼而飛。這種消息總會不脛而走。終於有一天,一個鐵匠隨便找了個借口,對其強行搜身,但他隨即啞口無言,因為曾思恩身上不名一文。人們就更滿腹狐疑了。
  由於一件事故,這事卻水落石出了。有一天,瘋子在街上被一匹驚馬撞傷,被抬到醫生家時,已近昏迷。但他還是立刻就認出:那就是從前拒絕醫治他母親的醫生。
  醫生宣布此人已無法救活,眾人就要求醫生利用最後的時機來破解迷團,看看瘋子的眼睛到底有何異常之處。
  手術刀只能淺淺地劃開瘋子的眼球,卻無法切入,一陣尖銳刺耳的金屬磨擦聲傳出來,醫生說:他碰到了非常堅硬的東西。
  有人順手遞上一根鐵鉤,醫生橫拿著它,鉤子尖端對準瘋子眼睛的瞳孔,刺入、穿過去、提起來,用力一拉。瘋子的後腦勺重重地砸回床板上,之後,人們看到:鐵鉤上串著一枚銅錢,黑血逐漸滴盡,露出黃燦燦的光澤。
  鐵鉤哆嗦,銅錢也響個不停。紅黑相間的血從沒有眼珠的窟窿里汩汩流出。
  有個膽大的搶了鐵鉤,繼續從血污中挖掘。
  每一聲凄厲的慘叫后,是一枚銅錢清脆地落地。
  接二連三,後來人們也不數了,反正那晚從醫生家回來的人,收穫最少的也裝滿了兩隻衣袋。
  你也許會說:這與其說是迷團的破解,不如說是更大的迷團。是的,我想鎮上的人們也會這麼想,但他們很快就無暇理會死去的瘋子,因為那個醫生成了小鎮新的噩夢——此後去就醫的病人,無一生還!
  去看病的人少了,傳言越來越多。有些家屬說,他們見到醫生「望、聞、問、切」,盯視病人的時候,眼中的瞳仁也會逐漸變成正方形。
  在最後的一天,有兩個去就醫的病人失蹤了。後來有人發現了醫生的鐵鉤——鉤上赫然串著四顆血肉模糊的眼球!
  鑒於瘋子一事的經驗,對於這回的怪事,人們都認為:這是事實確鑿、無須驗證的。於是,在一個秋天的深夜裡,醫生被由「替天行道」的神意(或鎮上的頭面人物)秘密授權的四個壯漢捆綁起來,活埋在亂葬崗的白骨堆里。
  聽到這裡,我笑了:「雖然夾雜了一些史實,但這故事無非是想說明:邪惡可以由殘酷的現實催生,也能在人類中像疫病一樣蔓延,最後使人歹念橫生、謀財害命。至於故事裡的『方瞳』,可以理解為壞人作惡時的見錢眼開。」
  「是的,但你不想知道方瞳後來又傳給了誰?」 劉易直勾勾地看著我。
  我覺得他過於嚴肅,為緩解氣氛,就開玩笑說:「總不會是你吧!來,讓我看看。」
  他真的瞪圓眼睛,突然湊上來。
  我看到,他的瞳孔是正常的圓形,只是顏色偏紅,就說:「還算好,尚未變方。」
  他笑了:「你為什麼不想想,人類的貨幣可以從銅錢變為紙幣,瞳孔就不能與時俱進?」
  再注視他的瞳仁時,我呆住了——他瞳仁里的紅色,分明就是百元人民幣的顏色!
  在那張紙幣上,我又驚異地看到:另一種紅色在迅速蔓延——那是我胸口噴涌的血。
上一篇[長島健]    下一篇 [輿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