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於伯林根空難

標籤: 暫無標籤

  2002年7月3日,卡羅耶夫在飛機失事現場悲泣。他親自在那裡尋找妻兒的屍體。卡羅耶夫和兒子、女兒的生活照。這些記載往日歡樂的物件,更讓卡羅耶夫睹物思人。卡羅耶夫妻兒的墓碑。飛機失事後,卡羅耶夫離群索居,大部分時間都呆在這裡思念親人。

  2002年7月1日,德國上空發生一起離奇空難——兩架飛機在萬米高空相撞,導致機毀人亡,死者中包括了52名俄羅斯兒童。兩年後,此空難引發了一場復仇悲劇:一名在空難中失去妻子和兩個孩子的俄羅斯建築師千里復仇,追殺了對該空難負有責任的蘇黎世導航控制中心的主任。2004年10月26日,俄羅斯建築師被判入獄8年。

  2002年7月1日晚21:35,俄羅斯巴什基爾航空公司一架圖-154客機和敦豪國際快運公司(DHL)的一架波音-757貨機在德國南部於伯林根上空猛烈相撞,飛機墜毀在康士坦茨湖附近。機上71人全部遇難,其中包括52名俄羅斯兒童,他們很多年齡低於18歲。這些兒童乘飛機前往巴塞羅那參加一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活動。

  多種因素導致空難無法避免

  當時,圖-154客機是從莫斯科飛往巴塞羅那途中,波音757則從義大利的貝加莫出發,飛往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兩架飛機發生碰撞時所處的高度是3.6萬英尺,雖然出事地點是在德國,但卻是在瑞士蘇黎世導航控制中心的管轄範圍內。據德國聯邦航空事故調查局的調查,這起空難原因是由於俄羅斯圖-154客機飛行員得到了相互矛盾的指令造成的。蘇黎世機場導航中心有兩個工作平台,也有兩個導航員值班,但卻只有一個人在工作,另一人在休息。當惟一值班的空管員彼得·尼爾遜發現險情時,已經剩下太少時間。在兩機相撞前不到一分鐘時,尼爾遜才和圖-154的飛行員取得聯繫,並指示他下降1000英尺。但這時,兩架飛機上的撞機預警系統都工作正常並且保持著相互聯絡。圖-154客機上的預警系統卻提醒飛行員讓飛機爬升。最後圖-154飛機按照空管員的指示降低飛行高度,而同一時間波音757貨機的飛機師已經按照撞機預警系統的提示下降,於是發生兩機相撞的悲劇。這也可以說是一起玩忽職守造成的惡性空難。

  事發時只有尼爾遜在值班,一個人盯著兩個工作平台,無疑他是顧不過來。直到空難發生前一分鐘,他才發現險情。尼爾遜對此的解釋是,當時他注意到另一個屏幕上顯示了一起可能發生碰撞的險情,他花了幾分鐘去解決。但這對於圖-154和波音757來說,同樣也是極其寶貴的幾分鐘。如果他早一點命令飛機下降,那飛機上的撞機預警系統也不會發出警告,干擾了飛機師的行動,那悲劇也就不會發生。

  此外,蘇黎世導航控制中心另外還有一套防止空難的預警系統,但當晚因為要維修而關閉了。德國西南部卡爾斯魯厄機場導航中心曾在撞機前2分鐘發現險情,並試圖通過電話提醒蘇黎世機場的同行。但據稱,蘇黎世機場導航中心的4條電話線當晚有3條因維修而關閉,剩下的唯一一條電話線碰巧還佔線。

  尼爾遜還說,他意識到自己的工作超出負荷,曾打電話要求加派人手。但也因為電話線路太過繁忙而聯絡不到。而且因為線路的繁忙,也導致圖-154的飛機師不能及時得到尼爾遜的指引,因為當時尼爾遜正和dnl的貨機進行對話。這樣最後尼爾遜和圖-154聯繫上時已遲了23秒。不要小看這23秒,它足以避免空難的發生。正是所有這些問題直接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空難發生后,尼爾遜被暫停職務。兩周后,他委託其律師發表書面聲明,表示願意承擔這場空難的責任。但他辯解說,悲劇是人的操作、電腦、導航和傳輸器材以及有關規章等多種因素共同造成的,他本人與其中的若干失誤有牽連。他承認,作為導航員,未能避免事故的發生,自然要承擔責任,而且這次事故的受害者大多數是兒童,他感到特別痛苦。

  有人說,不管有多少因素,其實這起悲劇還是可以避免的。因為在這起空難發生前一年,在日本就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例子。那次兩架飛機也是在相同的軌道上,飛機師也得到了相反的指示——空管員和撞機預警系統的命令完全相反。幸運的是,兩架飛機的飛機師最後都決定遵從撞機預警系統的指引,避過一劫。當時兩架飛機距離只有100米遠。

  時間磨不掉喪妻兒之痛

  尤里·卡羅耶夫是維達利·卡羅耶夫的兄弟。尤里說,他所知道的卡羅耶夫只是個傷透了心的男人。在2002年7月的飛機失事中,卡羅耶夫失去了妻子斯維特拉娜、10歲的兒子康斯坦丁和4歲的女兒黛安娜。此後,他一直沒有刮鬍須,以表達對親人的哀悼,並一直呆在故鄉、俄北奧塞梯的符拉迪克奧克茲,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在妻兒的墓前回憶前塵往事。尤里說:「很多時候都是在墓地里找到維達利,即使是在凌晨兩點,他還在那裡傷心地哭泣。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很痛苦,他的時間就鎖定在失事那天了。」

  2004年2月27日,這名傷心欲絕的男子在瑞士被捕。警方指48歲的卡羅耶夫在24日殘忍地刺死了一名叫彼得·尼爾遜空管員。尼爾遜對2002年的飛機失事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瑞士警方稱,這是一起罕見的案子——嫌疑人帶著復仇的心態,經過長達兩年的深思熟慮,終於實施報復。很明顯,他覺得自己再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調查人員指,事發前一個星期,卡羅耶夫打電話給瑞士旅遊公司,要求他們替他訂一間靠近蘇黎世機場的客房。2月21日,卡羅耶夫從俄羅斯飛抵蘇黎世,在可羅特(蘇黎世國際機場所在)郊區的迎客酒店進行登記。但是,最後卡羅耶夫入住的卻是另一間更郊區的酒店,警方稱可能是因為那裡離尼爾遜的家更近。尼爾遜夫婦和3個孩子住在一起。

  根據酒店的服務人員說,在卡羅耶夫入住的頭兩天里,他表現得非常不引人注目。酒店的經理西蒙那說:「他很安靜,就算他在大廳里,也很難注意到他。他總是一個人,大部分時間呆在房間里。他的英語說得不好,替他辦理房間登記的服務員不得不把話說得很慢很慢。」

  兩年後20刀刺死「仇人」

  西蒙那還說:「星期二(24日)那天,卡羅耶夫一個人吃早餐,之後很認真地看了我們提供的旅遊小冊子。我們以為他要到別的地方去了。」那天下午,卡羅耶夫的確離開了酒店,但卻不是去參觀,而是去了尼爾遜的家。據報道,空難發生后,卡羅耶夫通過瑞士一家私人偵探社獲得了尼爾遜的家庭住址。卡羅耶夫從酒店步行到那裡大約需要半個小時。尼爾遜的一個鄰居碰到了卡羅耶夫,她問他想找誰。卡羅耶夫把手上寫有尼爾遜名字的紙條拿給她看。這名好心的鄰居把尼爾遜的房子指給他看。但奇怪的是,卡羅耶夫並沒有走上前去敲門,而是在花園前的凳子旁坐了下來。

  尼爾遜從1995年開始居住在瑞士,當時他剛剛從日內瓦旅行回來。他的妻子到機場接他回來。尼爾遜在屋裡看到卡羅耶夫坐在花園旁,他走出來,問卡羅耶夫想找誰。調查人員指,當時尼爾遜的3個孩子也來到花園,他的妻子則大聲地叫他們進屋裡來,同時,她聽到了「某種尖叫」。

  她從屋裡跑出來,看到丈夫已躺在了血泊里。之前她還看到尼爾遜和這名陌生的訪客短暫地交談了一會,但聽不到他們說什麼。當她跑到時,只聽到兇手在說:「該死的德國人。」

  尼爾遜的妻子看著兇手跑走。當警察趕到時已是傍晚6點17分,一切都為時已晚,尼爾遜身上多處中刀,因失血過多死亡。據法醫事後鑒定,卡羅耶夫總共捅了尼爾遜20刀。

  兇殺案的消息一經傳出,震驚了整個蘇黎世機場導航中心。次日,有7個導航員由於「受到驚嚇」和對自身安全的擔心不能正常工作。蘇黎世機場導航中心為維持工作不得不請來一批心理醫生,並減少40%的飛機通航量以保證空中飛行安全,直至26日警方對外宣布殺人嫌犯已被抓獲,該中心的工作才得以恢復正常。

  其罪當誅,其情可憫

  對警察來說,抓捕的過程並不困難,他們有很多線索。目擊者稱兇手是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留著長長的鬍子,黑色頭髮,大約40多至50歲,看起來像東歐或俄羅斯的人。很快,警方在現場不遠處找到了兇器——一把22厘米長的摺疊刀,刀身有14厘米長。不久,警方就把目標鎖定:主要的嫌疑人是2003年在德國南部於伯林根舉行的飛機失事一周年紀念活動中表現「怪異的」男人。他曾恐嚇瑞士蘇黎世空中交通管制中心的官員,他還稱尼爾遜是「渣滓」。

  卡羅耶夫在酒店裡被捕,看起來還處於震驚當中。報道指他自從妻兒離世后,他就有點精神失常,尤其在他作為第一個遇難者家屬到達失事現場后。他在那裡親自尋找親人的屍體。卡羅耶夫被捕后聲稱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了。他被帶到精神病院接受精神狀態檢查,看是否適合出庭。

  尤里對調查人員說,在悲劇發生前的幾個月,卡羅耶夫開始慢慢地遠離家人,但他的姐妹們仍給他提供生活費,整個家族依然很關心他,高加索人傳統的家庭觀念非常強。尤里說:「當時他的狀況很讓人擔心。試想你一下子失去了心愛的妻子和孩子。在出事前的一個星期,他不見了,也沒有告訴任何人。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

  在飛機失事前兩年,卡羅耶夫在西班牙巴塞羅那找到一份當建築師的工作。2002年6月,他的合同到期,打算延長合約,於是叫妻子帶上兩個孩子飛往西班牙共度一個月的假期。但當卡羅耶夫在巴塞羅那機場等著妻兒到來時,卻等來一個讓他心碎的消息。萬米高空的相撞,讓他們從此陰陽兩隔。

  這起報復行動,無疑讓仍遭受失去親人痛苦的遇難者親朋感到無比震驚。他們一直在為索賠而努力。代表這些受害家庭的律師尤里亞·費多托瓦說:「我們很清楚了解卡羅耶夫心裡的創傷,但也為這起謀殺感到震驚。」尤里亞本人15歲的女兒也在當時的飛機失事中喪生。

  空管中心做法令家屬不滿

  尤里的妻子瑪格麗塔在謀殺案發生後接受俄羅斯當地報紙採訪時說:「維達利獨自一人承受痛苦。兩年過去了,他還是那麼的傷心。如果說謀殺真的是他做的,我也不會感到奇怪。」

  這份報紙的報道中提到,卡羅耶夫參加了2003年在德國南部於伯林根舉行的飛機失事周年祭奠活動時,他找到蘇黎世空中交通管制中心的負責人艾倫·羅斯爾,問他一個「讓人不舒服的問題:誰該為飛機失事負責任?」報道指,「卡羅耶夫問了很多遍:『你認為當時的空管員該負責嗎?』他還要求要見他。」

  但是,尤里卻完全否認這份報紙的報道。他說:「報紙所說的一切關於卡羅耶夫不正常的表現都是不正確的。卡羅耶夫表現得很好。不正常的是蘇黎世空中交通管制中心,他們為何不解僱那名空管員,不解僱艾倫·羅斯爾。」

  如果蘇黎士空管中心能迅速處理好這起空難的話,或許可以給卡羅耶夫些許的安慰。然而,事實卻不是這樣。首先,空難發生后卡羅耶夫在空難現場正好遇上了蘇黎士空管中心的總裁艾倫·羅斯爾。這位總裁拒絕向卡羅耶夫道歉。

  其次,空難發生第二天,瑞士航空管理機構的官員就承認,在兩架飛機相撞前,蘇黎士空管中心的一台自動警報系統沒有正常工作,同時中心兩名員工中的一名曾擅自離崗,但相關的責任人卻沒有受到多大處分,其中身為中心主任的尼爾遜雖說承認因自己的失誤造成悲劇,但也只是被調離崗位而已。

  第三,在2003年的周年祭上,瑞士外交部的高級官員在現場發表了「空洞的演講,沒有任何具體的調查」,將痛苦和疑問留給死難者家屬。律師尤里亞感嘆地說:「在蘇黎世機場整整一天,沒有一個瑞士人表示道歉,沒有一個瑞士人向死難者家屬作出安慰的舉動。我們希望見到導航員,但遭到拒絕,借口是『導航員心理承受能力有限,他不能回答問題』。」尤里亞說,瑞士人首先考慮的是導航員的心理承受能力,但他們是否考慮到幾十位失去親人的俄羅斯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至於卡羅耶夫內心的悲傷,我們可以從他寫給兒子康斯坦丁的話語中感覺到。那是一個18個月學說話、3歲會讀童話、喜歡恐龍、5歲會打電腦遊戲的可愛孩子。卡羅耶夫這樣寫道,「本來他可以成為一名受過良好教育、對社會有用的人,如果不是這場悲劇,一場我無法承受的悲劇。我已失去了任何力量。」

  其實他們都是受害者

  2005年10月25日,這樁復仇殺人案在蘇黎世法庭開審。面對檢察官的指控,卡羅耶夫沒有絲毫的悔意。他對殺人罪行供認不諱,並且反覆表示:「他既然害死了那麼多無辜的人,死對他來說是罪有應得!」卡羅耶夫在當庭聲淚俱下地陳述了他失去親人的過程。他在現場找到親人的屍體:妻子黛安娜先是掉到了一棵大樹上,隨後落地,屍體還算完整;而他們的一對兒女就沒這麼幸運了———10歲的兒子摔到了德國小鎮公共汽車站的頂棚上,粉身碎骨;4歲的女兒掉到了堅硬的棉花地里,屍骨變形!

  目睹了現場的卡羅耶夫淚流滿面地回憶說:「親人慘死,我的心空了。我只想買一條最結實的繩子把自己弔死,這樣我就可以和家人團聚了。」

  2005年10月26日,卡羅耶夫被判入獄8年。

  其實,尼爾遜並不是這起空難惟一要負責任的人。上面也提到了,是很多綜合因素一起令悲劇發生。但卡羅耶夫顯然並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只認準了人。負責調查空難的專家稱,其實尼爾遜不該受到這麼多的指責。因為如果換了另外一個人,處在當時那種環境,悲劇也很難避免發生。他被害后,蘇黎世導航控制中心裡他的舊同事在尼爾遜曾經的位置上擺上一瓶白玫瑰,這個習慣一直保持到今天,

  2004年5月19日,負責調查事故的德國和瑞士兩國有關部門公布了最後的調查結果,責任最終確定為瑞士蘇黎世導航控制中心,並為部分俄羅斯家庭提供賠償。該控制中心之前曾指事故是圖-154的飛機師造成的。當天,瑞士前總統約瑟夫·戴斯正式向俄羅斯總統普京表達了最深切的歉意。在德國的官方調查報告中指出,瑞士空管部門缺少足夠的員工以及內部組織管理不協調、員工缺少處理緊急事故的訓練,而導致事故的發生。

  而飛機失事的發生,曾導致瑞俄兩國政府關係的一度緊張。瑞士前總統維利格當時也因為安全問題,而取消前往俄國參加遇難者葬禮的行程。

  「享譽」歸國

  獄中,卡羅耶夫主要在一個花園中種花、西紅柿還有黃瓜。他的遭遇得到人們同情,一些人去監獄探望他,還帶給他茶、蜂蜜和關於那次空難的紀念冊。

  2007年11月,法院裁定空中導航公司4名高管在空難中犯有殺人罪。3人被判處12個月緩刑,1人被判罰款5500英鎊(約合1.1萬美元)。

  同時,一家瑞士法院判定,卡羅耶夫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行為,據此縮減了他的刑期。2007年11月,卡羅耶夫提前獲釋。也有報道認為,這是迫於俄羅斯方面的壓力。

  返回俄羅斯的卡羅耶夫受到民眾熱烈追捧。當他抵達莫斯科時,青年組織成員舉著「真英雄」的標牌夾道歡迎。他家鄉的不少商店對他免費開放,當地媒體還推選他為「2007年度人物」。支持者的信件紛至沓來,許多女性還來信表示,願意成為她的妻子。

  2008年1月,北奧塞梯共和國政府決定,任命卡羅耶夫為建設部副部長。

  北奧塞梯長者協會副主席泰穆拉茲·庫迪耶夫贊同卡羅耶夫的做法,他說:「如果(法院)沒有公正,那必須做出回應。卡羅耶夫的做法是英雄的典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