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於連,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中心廣場附近的「埃杜弗」街口,有一座引人注目的 「撒尿小童」(Manneken Pis)銅雕像。

於連1.

1 於連 -比利時於連雕像



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中心廣場附近的「埃杜弗」街口,有一座引人注目的「撒尿小童」(Manneken Pis)銅雕像。這個小孩蓬鬆的頭髮,翹翹的鼻子,光著身子,笑眯眯地站在一個約2米高的大理石雕花台座上,旁若無人地在撒尿。他的「尿」像涓涓細流,長年不息地澆注在下面的水池裡,他那天真活潑的姿態,栩栩如生的神采,十分逼真,惹人喜愛!這就是被比利時人民稱譽為「布魯塞爾第一市民」的小於連(Juliaant)。據傳說,14世紀時外國侵略軍準備炸毀布魯塞爾這座城市,小於連急中生智,用一泡尿澆滅了正在燃燒的導火線,從而挽救了布魯塞爾古城,使全城百姓幸免於難。比利時人民將小於連引為自豪,盛讚他那勇敢機智、不怕犧牲的崇高精神。

另一個傳說中他是布萊邦特(Brabant)公爵高德福萊德二世(Godfried II)。1142年,這個兩歲領主的部隊與格利姆伯根(Grimbergen)領主博施奧茨(Berthouts)的部隊作戰。他的部隊把這個嬰兒領主放在籃子里吊在一棵樹上以激勵己方戰士。在這個籃子中,小領主向著敵人撒尿。戰鬥以敵軍的失敗告終。

2.

2 於連 -司湯達小說《紅與黑》中的人物於連



於連(Julien)靠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和堅韌不拔的毅力,為了實現自己的巨大野心而孤身一人在一個等級森嚴的社會裡辛苦地奮鬥著,其間不乏種種不光彩的手段。正當他自以為踏上了飛黃騰達的坦途和得到了超越階級的愛情之時,社會卻無情地把他送上了斷頭台。

於連出生於小城維埃爾的一個木匠家庭,父親是一個自私的木材廠老闆,兩個哥哥都是粗俗之輩。瘦小清秀的於連崇拜拿破崙,但是他看到拿破崙的時代已經終結,為了儘快飛黃騰達他只得從事神職工作。憑著超常的記憶力,他被市長雷納爾選作家庭教師,但他卻與雷納爾夫人產生了感情。後來為免事情敗露,他不得不到貝尚松神學院學習。受人推薦,他來到德拉穆爾府任秘書,得到了拉穆爾小姐的愛情。正當他以為自己將要獲得成功時,雷納爾太太的來信告發了他。憤怒的於連瘋狂地在教堂打傷了雷納爾太太,也因此被判死刑,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疑慮和矛盾中的於連

無疑,《紅與黑》是一部充滿著魅力的作品。西方關於研究司湯達的作品數量足以與中國研究《紅樓夢》的"紅學"等量齊觀。的確,作為法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的奠基之作,《紅與黑》中對於19世紀上半期法國風起雲湧的各方鬥爭和矛盾都展現得頗為深遠,貴族、大小資產階級、教會人士一個個的粉墨登場,潛伏在表象下的實力的交戰刻畫了當時整個社會的腐朽和虛偽。而在我看來,《紅與黑》之所以如此經久不衰,都絕不僅僅在於該作品所體現出的政治和社會意義。記得藍棣之老師曾經說過,一部現實主義作品大大不同於記錄社會的高級文件,文學的意義也絕不僅在於記錄,我想,是《紅與黑》中主人公於連充滿著無限矛盾與反差的各種思想和行為,更足以讓每位讀者看得目瞪口呆卻又如痴如醉,足以讓每一位研究者分析成千次上萬次。

我們隨便從中挑一段來讀,便很容易看出於連的極端細膩和敏感。在市長家做家庭教師時,於連已經通過出色地背誦拉丁文《聖約》贏得了德·瑞納一家上下刮目相看,更憑著他清秀的長相、少年的自尊打動了德·瑞納夫人的芳心。而於連卻出於一種奇怪的自尊和一定要證明點什麼的心理,望著她,彷彿她是個仇敵,他正要上前和她決鬥交鋒……
就是這樣,這個怪異的於連牢牢抓住了讀者們的心。於連的敏感和細膩、倔強是天生的,他還擁有著超群的記憶力,而他的高傲和自尊、崇拜權勢則是後天環境的賦予。於連確實是十分自我的,在他的心目中,尊嚴被提到了一個至高無上的地位,他可以放棄輕而易舉就能到手的錢財,因為他需要的是別人的尊重。但他對於"自尊"的理想和追求又最終把他引向了歧途。

於連雖然有著民主的思想和英雄主義的熱情,但當他得到了拉莫爾公爵的賞識時,他卻逐步地向貴族勢力妥協了,這時的於連彷彿只知道為拉莫爾公爵的一場政治陰謀走足報信。在他的個人奮鬥歷程中,他經歷著一次次的反抗和妥協。他是機智聰明的,然而在很多方面,我們只能說他是天真而無知的,比起整個社會中精心鑽營的人們來,他是無力的,也是無助的。

左拉在《論司湯達》中是這樣寫的:"他(司湯達)停留在一種抽象的意願里,他要人這種生物不包括在自然里,而是靠在一邊站著,然後宣告只有心靈是高貴的"。左拉覺得於連是"完全裝配好的智慧和情感的機器","純粹在思辯中產生的創造物",他"專在推理上下功夫",主張自然主義的左拉認為司湯達在創作中帶有觀念學者和邏輯學者的身份,於連似乎只是永遠在心理活動,外界的事務,哪管它春夏與秋冬,能對於連產生震動的永遠都只是他的想像中別人對他的輕蔑與尊重。這不也正說明了作者對於連心理上入木三分的刻畫嗎?

上一篇[金蓮花科]    下一篇 [馮了性藥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