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施里芬計劃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由德國元帥阿爾弗雷德·馮·施里芬擔任總參謀長期間(1891年至1906年)提出,德國總參謀部所制定的一套作戰方法。其主要目標為應付來自德國東西兩面的兩個敵國—俄國與法國的夾攻。[1-2]施里芬計劃就是日後的閃電戰的雛形,也可以說,施里芬元帥也就是閃電戰計劃的初步提出者,他認為,在戰場上用炮火掩護裝甲部隊和步兵衝鋒的做法可以迅速打擊敵人,這種施里芬計劃的提出使得德軍在一戰初期迅速攻入法國。

1提出背景

1870年,路易·拿破崙皇帝的法國政府,由於對普魯士宣戰而自我毀滅。普魯士人在他們共同邊境的戰鬥中摧毀了法軍,然後長驅直入,包圍和攻陷了巴黎。為了消除任何未來的法國軍事威脅,新統一的德國并吞了阿爾薩斯和包括要塞城市梅斯在內的洛林的一部分,使法國暴露於未來的入侵前面。
法國軍事工程師於是以沿著一百五十英里法德邊界的四個城市為中心,構築了一系列堡壘。東南從瑞士的堅不可摧的屏障阿爾卑斯山開始,堅固的混凝土堡壘從貝耳福、厄比納爾、土爾和凡爾登伸展開來。在厄比納爾和土爾之間設計了一個寬闊的缺口,作為準備敵人進入的巨大陷阱,然後用從掩護得很好的混凝土箱形掩體中發射的交叉火力加以殲滅。凡爾登以北約二十英里,就是盧森堡、比利時和崎嶇的阿登森林。
人物生平
阿爾弗雷德.馮.施利芬(Alfred von Schlieffen)出生於1833年,早期曾學習
施里芬

  施里芬

法律,后從軍。1853年作為一名服役期限一年的志願者加入第一禁衛槍騎團。1854年12月調服正規軍,並被任命為少尉。1858-1861年,在軍事學院學習。1865年,施利芬進入德國總參謀部,一直工作到退休。
施里芬的仕途算得上一帆風順,自戰爭學院畢業之後,他的才華便為參謀本部的高層所重視。當時的參謀本部下屬有若干局,其中地位最為重要當數軍事歷史局,軍事歷史局從來被視為參謀總長的智囊,其局長也被視為未來參謀總長的候選人。1884年,在毛奇的支持下,施利芬出任參謀本部軍事歷史局局長,先後擔任了毛奇與瓦德西的智囊角色,並於1891年出任參謀總長。因此,施利芬始終對毛奇充滿敬意與崇拜,並以毛奇、克勞塞維茨的學生自居(克勞塞維茨曾任普魯士戰爭學院院長,時毛奇在戰爭學院學習,后毛奇始終以克勞塞維茨的學生自居,實際上,戰爭學院院長從不授課,克勞塞維茨與毛奇並無太多瓜葛)。
俾斯麥所締造的統一的德意志帝國改變了整個歐洲的政治格局,老牌歐洲強國無不對之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後快。同時,德國地處歐洲中心,列強環繞,戰略上處於不利地位。因此,在德意志統一不久,德國參謀本部便開始著手研究如何應對未來全面的歐洲大戰。
對德國威脅最大的莫過於東面的俄羅斯、西面的法國與海上的老牌強國英國。對於陸軍而言,歐洲戰爭意味著同時與法國和俄國作戰。因此,參謀本部研究的課題便是如何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瓦德西曾經於1887年提出固守西線,集中力量打擊俄羅斯的戰略方案,為俾斯麥所否決。
過程
以這個築壘地區為樞軸,由七十九個師組成的右翼,將以閃電戰經過比利時進入法國,後面馬上由戰時後備軍之類的第二後備軍跟上來。由八個師組成的較小的左翼,將留在法德邊界。象一扇巨大的旋轉門一樣,德國人在這個繞著樞軸旋轉的運動中,將一直橫掃到法國沿海地區,從北面、西面和南面包圍巴黎,然後轉向東面。
如果法國士兵離開他們的洛林要塞,把八個德國固定師趕向萊茵河,這樣就更好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東進的德國人將從後面來攻打法國人。法國的要塞炮只面對德國,不能轉向西面來對付從法國方面進攻的德國人。
施里芬計劃是為了避開開戰時直接進攻法國所遇到的四個堅固的堡壘.計劃西線全部兵力72個師中.53個師都分配在迂迴的右翼上,迂迴必需假道荷蘭,避開比利時的列日要塞和納慕爾要塞.直接進入法國領土對巴黎進行攻擊或者包圍,之後在從法國的四個堡壘薄弱的後方進行攻擊.整個右翼起到的作用是像一把大鐮刀迅速地橫掃法國.10個師面對凡爾登,作為部署的樞紐.這個樞紐的部署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避免在計劃過程中左右翼間出現的空缺,特地用10個師部署填補在凡爾登這個樞紐空缺.而左翼以9個師的兵力部署在與法國的交界處一邊阻止法軍的突入一邊引誘法軍深入德國領地然後右翼的迂迴部隊從后包抄,將其殲滅在德國境內.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亦在右翼的德軍的進軍範圍之內,初步估計施里芬計劃其中就包括吞併比利時
他的伯父在1890年曾預言下一次戰爭可能要打7年(甚或30年),因為現代國家的資源太巨大,僅一次會戰失敗並不能迫使它放棄戰爭。小毛奇在1906年說得更徹底:「那是一種民族戰爭,不是一次決定性會戰所能完成的,必須經過長期苦戰把全部國力都耗盡,否則一個國家不會屈服,而在這樣的戰爭中,即令獲得勝利也還是得不償失。」
但是非常可惜,小毛奇雖不乏智慧,但卻完全沒有魄力。他既然不能根據自己的理想來重新擬定一套戰略,而對於前任所移交下來的計劃也感到無可奈何。他內心裡對施里芬的思想不敢苟同,甚至對它缺乏信心,但他對於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元帥有一種自卑感,在表面上不敢明白地表示反對,尤其是那無異於向整個參謀本部挑戰。
甚至施里芬本人也有力不從心之感,他知道自己的偉大計劃並非一種必勝的公式,那實在是一種極端冒險的賭博。他常說,對於這樣的偉業我們是太弱(too weak)了。他做了15年參謀總長,並未能把德國陸軍擴大到實現其計劃時所需要的數量。他曾想至少應拼湊編成8個「暫編軍」(Ersatz Corps),這個理想也未能達到。假使連施里芬都辦不到的事情,而希望小毛奇能夠辦到,那實在未免太過奢望。
Schlieffen Plan計劃的失敗
真正的原因安在?從1905到1914整整10年中,德國在表面上是強盛繁榮,實際上則外強中乾。威廉二世好大喜功,一方面與英國之間進行海軍造艦競賽,另一方面對於國力也未作合理的分配與動員。所以到1914年開戰時,法國徵集了其全部適齡壯丁的80%,而德國僅僅徵集了50%。法國全部軍事人力僅為德國的60%,但法國能動員62個師,而德國也不過87個師。這個責任當然是威廉二世和其政府所應負的,不過小毛奇(甚至施里芬)也未嘗沒有責任。
小毛奇在這10年內可以說是生活在一種矛盾之中,他明知世界情況正在改變,施里芬計劃即令毫無缺點,也不可能完全適應10年後的情況;另一方面他又沒有能力來做徹底的改變,同時他對於威廉二世的政策也沒有任何影響力。所以,他只好得過且過,苟延歲月。在戰爭前夕,他已經66歲,並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症,體力早已不支。他聽從醫師的忠告正擬向德皇乞骸骨告老還鄉,哪知道造化弄人,戰爭就在此時爆發,於是遂決定了他要扮演這個悲劇角色。

計劃的修改

小毛奇

  小毛奇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他的繼任人,謹小慎微的毛奇將軍改變了這個計劃,以應付他認為是不同的情況。他不去加強右翼,反而減少右翼的實力三分之一,在左翼增加了八個師——此舉對法國是幸運的。由於其他障礙和延誤,毛奇縮短了以梅斯為樞軸而轉動的德國入侵戰線,以致他的部隊開到巴黎的東面而沒有加以包圍。幾個星期後,當德國人企圖用正面突擊攻佔巴黎時,他們在馬恩之戰中被擊退了。
首先要指出的是,後任對於前任所移交的計劃絕對有權加以修改,尤其是10年是一段很長久的時間,即令施里芬本人仍任參謀總長,他也可能會修改自己的計劃,所以小毛奇的錯不在於修改計劃與否而是怎樣修改。
嚴格說來,小毛奇對於施里芬的基本思想幾乎是完全接受,未加任何修改,這可以分條列舉如下:⑴在未來戰爭中德國必須兩面作戰;⑵採取東守西攻的原則;⑶在西線的攻勢主力指向右翼;⑷德軍必須假道比利時,即必須破壞該國中立。以上4點在1914年完全沒有任何改變,所以小毛奇實際上是在執行10年前由施里芬所擬定的計劃。
然則小毛奇對施里芬計劃又作了何種修改呢?只有一點,也可以說是致命的一點,那就是兵力的分配。施里芬計劃的最大特點就是其兵力的分配非常不平均:東西線兵力之比為1:8;在西線上,其右翼又佔總兵力的7/8,只留下1/8的兵力部署在左翼。計劃中的西線總兵力共72個師:53個在旋轉的右翼上,10個師面對凡爾登(Verdun),構成整個部署的樞軸,而沿著洛林省的要塞線上(左翼)則只有9個師。
照李德哈特分析,這是很精明的計算,把左翼兵力減弱到最低限度以使右翼達到空前的強度。即令法軍攻入洛林,壓迫德軍左翼後退,也仍不能阻止德軍右翼的攻勢,而且愈深入則愈危險。這好像一扇旋轉門一樣。若法軍向前推這一面,則後面的一面就會倒轉過來打在其背上。壓迫得愈重則反擊也愈加重。
富勒也指出施里芬計劃的要點是:
⑴右翼在對攻勢有利的地區中作戰,其兵力足夠包圍安特衛普、那慕爾和巴黎。⑵左翼在對守勢有利的地區中作戰,其兵力的強度僅以能誘敵深入為限度。
這種兵力分配實為施利芬計劃成敗之關鍵。若不這樣分配則施利芬計劃就不可能作有效的執行。小毛奇一方面改變兵力分配比例,另一方面又照原案進行,其結果當然是兩面不討好。平心而論,小毛奇改變兵力分配並非沒有道理,但要改變則計劃也會隨之改變,總而言之,二者不可兩全。
到1914年,俄國在日俄戰爭中所受的創傷早已恢復,其兵力的數量和動員的速度都已超過施利芬當年的估計。此時德國由於人口的增加,可用的兵力也隨之略有增加,小毛奇都用來增強東線,結果西線的兵力反而相對減少,照原計劃西線兵力約180萬,現在反而減到140萬。也許有人會替小毛奇辯護,認為若非他增強東線兵力,則不僅坦能堡(Tannenberg)的勝利將不可能,甚至普魯士王室發祥之地(東普魯士)也可能不保。但這顯然與施利芬的原意相違,因為他曾引述腓特烈大帝的名言作為解釋:「寧可犧牲一省,但在尋求勝利時決不可分散兵力。」
增強東線雖情有可原,但改變西線兵力分配則實無異於直接破壞施利芬計劃。小毛奇對於西線兵力的分配大致為:左翼30萬,中樞40萬,右翼70萬(共140萬)。原計劃左右之比為1:7,現在大約變成1:3。當然,這些數字的計算不一定精確,但右翼不曾照施利芬遺訓所要求予以增強,反而相對減弱則為無可否認之事實。
小毛奇為什麼這樣分配兵力,對此也有很多不同的解釋,但均為事後之論,所以在此也毋庸細述。有人指出,即令右翼兵力不減弱,施利芬計劃也未必能生效(在下文中將再詳論),但這是另外一回事,與小毛奇的功過無關。嚴格地說,小毛奇的最大錯誤也許還不是減弱右翼而是增強左翼。施利芬計劃是右攻左守,並盡量引誘法軍向左深入,這樣就可以間接幫助右翼的成功。小毛奇不僅增強左翼兵力而且更容許左翼發動攻勢,結果遂把法軍從左向右趕,反而增強了他們對抗德軍右翼的能力。
毛奇雖然接受了施里芬計劃,但他卻把它的性質完全改變了,儘管如此,在一九〇六年到一九一四年之間,德國卻又新增了幾個軍。在俄國方面,他大致還是依照施里芬的老計劃,一共保留著四個(現役的和預備的)軍,一個預備師,一個騎兵師,和一些國民兵單位,共計大約是二十萬人。但是在西線方面,他就不僅是把兩翼之間的兵力比例,作了徹底的調整,而且在增強了右翼之後,他的思想也就變成了「坎尼」型的,而不是「呂岑」型的了。(註:施里芬在晚年,思想上也似乎有一些改變。他好像在一九一二年曾經開始考慮到沿著整個正面-從比利時以達瑞士-都同時發動攻擊的觀念。不過直到他臨終的時候,他的思想又還是回到了他的那個偉大計劃。他的最後遺言是:「你們要注意增強右翼。」)德國的作戰處長塔本上校(Col.Tappen),曾經說過:由於技術上的原因,例如鐵路等,毛奇才被迫作此項改變。這種解釋是頗有疑問,因為真正的原因似乎是那些王子們為了要想增強他們軍團的實力,遂對毛奇施加壓迫。
在一九一〇年,他取消了從左翼抽調兩個軍增援右翼的觀念,並將這六個補充師集中在梅斯的附近。最後當新編成了九個師之後,他把其中的一個師加上從東線上抽回來的一個師增加在右翼方面,而把其餘的八個師都增加在左翼方面。於是德方七個軍團的最初兵力部署遂有如下述:
(一)第一軍團,司令為克魯克將軍(Con.Von Kluck),司令部設在格里芬波赫(Grevenboich)。一共為七個軍,三個騎兵師,和三個國民兵旅。應進到艾克斯-拉-卡培里(Aix-la-Chapelle),然後再到布魯塞爾。總計320000人。
(二)第二軍團,司令為比洛將軍(Gen.Von Bulow),司令部設在蒙特喬依(Montjoie)。一共為六個軍,兩個騎兵師,和兩個國民兵旅。應攻佔列日,然後其右翼進到沃維爾(Wavre),其左翼進到拉穆爾。總計260000人。
(三)第三軍團,司令為豪森將軍(Gen.Von Hausen),司令部設在普流姆(Prum),一共有四個軍,和一個國民兵旅。應向西前進使其右翼達到拉穆爾,左翼達到吉費特(Givet)。總計180000人。
(四)第四軍團,司令為符騰堡公爵(Dulke of Wurttemberg),司令部設在提里費斯(Treves)。一共為五個軍,和一個國民兵旅。應向西前進使右翼達到弗拉梅(Framay),其左翼達到艾爾侖(Arlon)以北的艾提爾特(Attert)。總計180000人。
(五)第五軍團,司令為德國皇太子(The Crown Prince)司令部設在薩爾布流肯(Saarbrucken)一共為五個軍,一個師,兩個騎兵師和五個國民兵旅。其左翼留在提昂維爾(Thionville)而其右翼則進到弗侖維爾(Forenville)。總計200000人。
(六)第六軍團,司令為巴伐里亞的魯普里赫特親王(PrinceRupprect of Bavaria),司令部設在聖艾弗爾德(St.Avold);一共為五個軍,三個騎兵師和四個補充師。應進到莫斯里(Mosolle)河上,並攻擊法軍將他們釘住。總計220000人。
(七)第七軍團,司令為希林根將軍(Gen.Von Heeringen),司令部設在斯塔斯堡。一共為三個軍,一個師,兩個補充師和四個國民兵旅。應進到摩澤爾河上(Meurthe),或向洛林實行反攻。總計:125000人。
雖然施里芬計劃的外表還是保留著沒有動,可是其實質卻完全改變了,因為其左右兩翼的比重已經與過去完全不同了。原有的計劃中是右翼方面為五十九個師,左翼方面九個師。現在的計劃中是右翼方面為五十五個師,左翼方面二十三個師。用百分比來表示:施利芬計劃中的比例為一百比十五;而毛奇計劃中的比例為一百比四十二。而且施利芬的原意是當法軍在阿爾薩斯和洛林兩州中被糾纏住了之後時,即將兩個軍調在右翼方面,於是這個比例就更由一百比十五降到了一百比九了。因此左翼方面必須被迫向後移動。
現在我們在新計劃中,所看到的是兩翼攻勢,這南面的左翼,本應引誘敵軍向東前進,以使北面的右翼更便於旋轉,來打擊敵人的背面;現在卻反過來向西推進,這是與原意完全相反。這既不是坎尼,又不是呂岑。任憑稱它為那一種,都足以使漢尼拔或菲德烈大帝在地下頓足。

2結果

施里芬制訂的戰略,包括一支十萬人的英國遠征軍「和法國人協同作戰」在內。考慮到俄國的原始鐵路系統會造成蝸牛般步伐的動員,施里芬只在東線安排十個師以推遲沙皇部隊的前進,直到法國被壓倒為止。1913年,80歲的史里芬臨終時仍一再叮囑:「必有一戰時,切莫削弱我的右翼。」儘管這一臨終囑咐隨著德國悲劇的落幕而成為軍事史上的名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