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日內瓦登城節

標籤: 暫無標籤

  瑞士人愛過節,各種節日名目繁多,但最讓我心動的,莫過於日內瓦登城節。 登城節在每年的12月中旬舉行。此時的日內瓦,天氣陰沉,雨雪霏霏,但節日的到來,卻使城市到處充滿了歡樂的氣氛。


  登城節源於這樣一段歷史:17世紀,日內瓦是個獨立弱小的共和國。它的強鄰薩活依公國,不斷對其騷擾侵犯,對它久懷鯨吞之心。1602年12月11日夜晚,薩活依大公又派兵偷襲日內瓦城。哨兵發現敵情鳴槍報警。人們從睡夢中驚醒,拿起武器,登上城樓投入戰鬥。此時,聖彼得大教堂和其他所有教堂一齊敲響了緊急動員的鐘聲。日內瓦人同仇敵愾,殊死拼殺。戰鬥持續到深夜。婦女們煮好洋蔥湯,抬著麵包筐,登上城樓為將士們送飯。一位叫羅尤姆的大媽,看到敵兵正攀越城頭,便急中生智,將一鍋滾燙的洋蔥湯澆向敵兵。敵兵傷亡慘重,最後不得不倉皇撤退,日內瓦人用生命捍衛了自己的家園。此後日內瓦人每年都要舉行登城節,以紀念這次戰役的勝利。日內瓦加入瑞士聯邦后,登城節便成了瑞士的一個節日。 為期3天的登城節在日內瓦老城舉行。第一天舉行紀念陣亡將士遊行,第二天舉行化裝遊行,從下午開始一直持續到夜晚,生動再現了當年日內瓦人英勇抗敵的情景,場面蔚為壯觀。 隊伍中有化裝成古代各階層的日內瓦人:當年的市長和夫人,衣著華貴,神色鎮定;參加守城的官兵身披鎧甲,頭戴護盔,手持火槍、長矛,或騎馬,或步行,在雄壯的鼓樂聲中一隊隊走過。手持木棒、肩扛鐮刀的市民和農夫隊伍雄赳赳地走過來了,隊伍中的婦女們個個頭戴白色風帽,身穿黑色長裙,扮成了當年的羅尤姆大媽模樣。還有敲著小鼓、吹著短笛的孩子們,用毛驢馱著羊羔的趕驢牧人。浩浩蕩蕩的隊伍,在漸濃的夜色中,冒著紛飛的雨雪,在火把的照耀下,沿著老城曲折狹窄的街巷走著,唱著。 望著眼前走過的遊行隊伍,恍若自己也回到了昨天。這老城,這教堂,還是400多年前的樣子,而隊伍中的人們已換成了當年保衛日內瓦城的英雄們的後代。 老城中人流如織,摩肩接踵。街頭臨時搭起許多攤位,專賣熱紅葡萄酒和當年羅尤姆大媽做的那種洋蔥湯。我湊上前去,買了一碗洋蔥湯。酸辣酸辣的,有點嗆嗓子。一位瑞士人走過來問道:「湯好喝嗎?」我答:「很好!」我倆笑著,舉碗慶祝昔日的勝利,將湯一飲而盡。 第三天是登城節的高潮。傍晚,所有遊行隊伍都彙集到聖彼得大教堂廣場。只見廣場中央用木柴搭起高高的篝火堆,一名探馬疾駛而來,在篝火堆前勒馬,展開羊皮紙,高聲宣讀道:敵軍已被擊潰,日內瓦打勝了!此時火槍兵向天鳴槍,廣場上的篝火熊熊燃燒起來。人群中爆發出一片歡呼聲,人們在樂聲中跳起舞,唱起歌。 常聽說瑞士人性格內向沉穩,但此刻的他們卻個個激情四射。我知道,瑞士雖然是個小國,但卻以自己的歷史為驕傲,把獨立看得比金子都貴重。 夜色漸濃,空中又飄起了雪花。離開廣場很遠,仍能聽到老城那邊傳來的歌聲。參加日內瓦登城節,如同欣賞一出規模盛大的古裝戲,又像在體驗瑞士的國民教育課。它讓我看到了融入其間的民族自豪感和對歷史的尊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