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歷史悠久的圍棋藝術起源於中國,這已為世人所公認,但確切年代至今尚無定論。晉人張華所撰《博物志》云:「堯造圍棋,丹朱善之」,這不過是一種傳說,難以為信。一般認為,最早記述圍棋的文獻是《左傳·襄公二十五年》所載:「弈者舉棋不定,不勝其耦」;《說文解字》曰:「弈,圍棋也」;繼《左傳》之後,《論語》曰:「不有博弈者乎?為之尤賢乎已」;《孟子》記曰:「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可見在春秋戰國時代,圍棋已經流行於中國了,而且出現了弈秋這樣的善弈國手。

1基本介紹

初傳日本
圍棋何時傳到日本,迄今為止仍無公認的準確答案。在日本民間曾流行一種說法,
圍棋

  圍棋

認為最早是由日本古代著名學者吉備真備(694—775)在唐留學二十年後,於公元735年帶回日本的。但據信史所載,公元685年天武天皇就曾召公卿上殿手談。繼而又有689年持統天皇禁止圍棋和701年文武天皇解除禁令的記錄。爾後日本現存最早史書712年完成的《古事記》中,也多次出現以「其石」字做地名、人名的例子。另外718年公布的「僧尼令」中亦云:懲罰博戲,獨優弈其石。這些記載都早於吉備真備歸國的735年。顯而易見,「吉備最先傳入說」是不能成立的。比以上日本人的記錄還要早的是636年完成的中國正史之一《隋書·倭國傳》中提到的倭人「好棋博、握槊、樗蒲之戲。」據此,與以上日文材料相印證,可以說在七世紀圍棋已被日本人所接受,這是一種比較穩妥的說法。此外1980年版《大日本百科事典》更認為,遠在公元一——四世紀間,圍棋就由中國經朝鮮傳入日本,至大和時代(公元四—七世紀)已經流行於統治階級之間了。但此說系據推考而來,並無確鑿證據。
四家角逐
日本專業棋手兼圍棋史專家中山典之,根據賴山陽所著《日本外史》統計,戰國武將中有30%—50%為圍棋愛好者,三大梟雄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都具有相當的棋力。此時,終於出現了寂光寺僧人名曰日海(1558—1623)的圍棋大家,他先後仕奉於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織田信長館覽日海精湛的棋藝后,譽稱其為「名人」;豐臣秀吉曾舉行棋會,賜予天下無敵的日海每年二百石的俸祿;秀吉死後,德川家康召日海去江戶,任初代名人棋所。所謂「棋所」,是德川幕府賜予圍棋最強手的榮譽稱號。其職責是總理圍棋事務,指導將軍弈棋,壟斷圍棋等級證書的頒發權等。德川家康每年還支付給日海祿米五百石。日海將寂光寺堂宇號為「本因坊」,自己改名稱算砂,是為本因坊鼻祖。這就是流傳至今的本因坊名勝的由來。當時因棋藝高超而享有祿米的還有另外三個嫡派,即安井家、井上家、林家,加上本因坊,合稱「棋所四家」。在當時戰亂中的日本,統治者認識到棋枰如戰場,因而酷好圍棋並對棋手大力扶植。這樣,圍棋不但沒有因戰亂而衰落,反而出現了日海這樣名垂後世的大師和四大門派爭先的圍棋盛世。1644年幕府建立了「御城棋」制度,出戰者有「棋所四家」和其它的六段棋手。名門望族也可破格參加。參加「御城棋」被看作與武士們在將軍面前比武同等高尚。不久,各家圍繞「棋所」頭銜展開了反覆激烈的爭奪戰。這一時期是日本圍棋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奪取「棋所」的最初爭霸戰是本因坊二世算悅與安井二世算知的對局。從1645年至1653年的九年間,分先對戰六局,結果是3:3成為和局。由於雙方相持不下,因而都沒能就任「棋所」。按規定,就任「棋所」需符合下列條件:
①以棋藝超群而由「四家」一致推薦;
②並在比賽中取勝;
③得到官命。
算悅死後,算知依靠官場勢力,於1668年被官命為「棋所」。然而本因坊三世道悅提出異議,要求爭棋。至1675年止,雙方酣戰二十局,結果算知負十二局、勝四局、和四局而慘敗,1676年交回「棋所」。道悅將本因坊傳給弟子道策掌門,自己隱退了。這次爭棋是日本圍棋史是最激烈的對抗戰之一。1677年本因坊四世道策被推舉為「名人棋所」。使各家皆無可挑剔而被推舉為名人的只有道策,可謂空前絕後。道策被公認為「棋聖」,他一反傳統的偏於力戰的著法,開創了延續至今的重視全局協調的近代布局理論。1682年道策授四子與訪日的琉球第一名手、王子親雲上濱比賀對局,這是日本人與外國人對弈,道策精彩地大敗對手,顯示了當時日本棋壇的高水平。在日本一般認為,由此時開始,日本圍棋水平已經超過中國,但現代棋界泰斗吳清源先生指出:當時的日本圍棋著作《發揚論》、《棋經眾妙》、《死活機妙》等書,大多取材於中國的《玄玄棋經》,並認為,中國在乾隆年間是圍棋發展史上的最高峰。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曾問過吳清源先生,乾隆年間名手的實力相當於日本的幾段,吳氏答曰:已相當高了,大致不遜於日本的「名人」吧。繼道策之後,井上四世道節、本因坊五世道知先後任「名人棋所」。1727年道知去世,這以後「棋所」長期空位。因無出類拔萃之強手,棋壇曾一度蕭條。
1766年開始了本因坊九世察元與井上六世春碩的棋爭,翌年察元以五勝一和的壓倒優勢戰勝對手,即為名人,1770年被批准出任棋所。此後棋界逐步復甦,十九世紀初葉至中葉,圍棋活動步入全盛時期。此時,本因坊十一世元丈和安井八世知得棋技相當,皆難居尊,軒此二人平分秋色,同居八段准名人地位,被譽為棋界的雙璧時代。這期間還經歷了本因坊十二世丈和與井上十一世因碩就「棋所」位置而明爭暗鬥的時代。據文獻記載,1841年在日本有棋手七段以上8人,六段6人,五段10人,五段以下257人。弘化(1844—1848年)年間見於記載的棋手共有431人。
棋院成立
這以後湧現出一批圍棋結社,如裨聖會、中央棋院、六華會等。經多次分化組合,終於在1925年春,整個棋界合為一體,成立了日本棋院。棋院本部設在東京,並在各地設若干分院。棋院發行圍棋雜誌、書籍,培養棋手並確立了段位制度。日本棋院的成立,結束了少數世家壟斷棋壇的圍棋門閥體系,鼓勵棋手們自由爭鋒,有力地促進了棋藝的提高。這是日本圍棋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事件。不久若干名手退出棋院,推雁金准一為盟主,結成棋正社,並說服《讀賣新聞》社,向日本棋院提出挑戰。本因坊二十一世秀哉為棋院一方與雁金准一的決戰,使全國的圍棋愛好者欣喜若狂。以此為契機大大刺激了圍棋界,使之進一步興旺起來。廝殺結果,秀哉獲勝。其他的對戰也因棋院有一批以木谷實為首的年富力強的新秀,致使棋正社敗北。1927年《朝日新聞》社登載了大手合(日本棋院的升段賽)比賽情況,其它報紙也紛紛開設了圍棋專欄。圍棋在日本一步步紮根於一般群眾之中,確立了穩固的地位,迎來了黃金時代。

2清源時代

1928年只有14歲的吳清源東渡日本,1933年與59歲的秀哉名人較藝,破天荒使用了第一、三、五手下在「三三」、「星」、「天元」的新布局,這是對道策以來日本傳統布局理論的一次挑戰。這場頗有中日對抗氣氛的惡戰歷時三個月,在日本轟動一時。結果因種種非技術的原因,吳清源以一子之差負於名人。但是,除本因坊一門外,大多棋手公認吳清源應該是真正的勝者。此外吳清源打破了日本傳統圍棋理論的束縛,成為當代圍棋理論的開拓者。1937年秀哉名人引退,把本軒坊名號轉讓給《每日新聞》社,《每日新聞》社又決定捐助日本棋院,設立由全體棋手參加以實力爭奪本因坊稱號的冠軍賽。這就是現在每年一度的本因坊戰。
1939年《讀賣新聞》社籌備的「打入制十局棋」,也以木谷實與吳清源的交鋒開始了。出人意料,吳清源在第六局就以5:1一邊倒的成績擊敗了木谷實。所謂「打入制十局棋」就是雙方積分相差4時(如4:0、5:1、6:2)即使不滿十局,比賽也算結束,積分高者為勝,敗者要降低棋份。1941年雁金准一出戰吳清源,吳氏以4:1領先,到關鍵的第六局時,比賽因故中止了。
1943年當時執黑無敗績的後起之秀藤澤庫之助(后改名為藤澤朋齋)定先與吳清源對壘。輿論預料不及十局吳清源就要敗陣,但出乎意料,到第七局,吳竟然以4:3領先,后三局藤澤連勝。當時以十局棋總比分戰勝吳清源的只有以定先6:4取勝的藤澤。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1945年5月,日本棋院被美軍炸毀,戰敗初期的棋手們再次陷入了苦難時代。

3日本圍棋

圍棋事業的發展
隨著圍棋事業的蓬勃發展,每年一屆的本軒坊戰已遠遠不能滿足棋手們的奪魁慾望。在這種形勢下,為選拔空位已久的「名人」,1962年《讀賣新聞》社舉辦了首屆由職業棋手參加的「名人戰」。這是與本因坊同等級的冠軍賽。其它職業棋手賽還有《產經新聞》社主辦、1963年開始的「十段戰」和新聞三社聯合主辦、1975年創設的「天元戰」。1977年《讀賣新聞》社又創立了獎金規格最高、薈萃群星的「棋聖戰」。再加五十年代開始的「王座戰」,1976年開始的「聖戰」(為區別於「棋聖」,中國一般稱其為小棋聖),合稱為日本七大頭銜。

4差異

實際上,日本圍棋與現在中國圍棋還有一些細微差異,也是反映了中國唐朝圍棋的特點,比方說黑先。明清以來中國圍棋的習慣是白先,但是從《忘憂清樂集》中的棋譜來看,唐宋圍棋以黑先為主。還有「目」這個字應該也並不是日本自創,中國的古籍中也有「目」。漢桓譚《新論》中說到圍棋時有「下者,則守邊隅,趨作目」(也有作『罫』與目同義);梁武帝《圍棋賦》中有「方目無斜,直道不曲」,用「目」表示一個方格是中文中常見的,如「綱舉目張」。現在口語上還常常習慣把數叫做數目,目即數,點目即點數。另外,「目」和「道」、「路」一樣都是中國古代的軍事單位,「目」是最小一級軍事單位,古代軍隊中所謂的「頭目」即是「目」這個單位的頭。圍棋模仿戰爭.以軍隊的名稱借用是很正常的。唐以前多用「道」,宋以後通用「路」,唐朝時大約多用「目」和「枰」,日本圍棋傳自唐,因此不用中國在宋以後才流行的「路」。另外我們應該可以注意到《敦煌棋經》中棋寫作「碁」,而宋朝的《忘憂清樂集》中是「棊」,現代為「棋」。日本用「碁」正表明了它傳入時的特徵。

5圍棋之旅

吳清源先生
6月16日,我和朋友在吳清源先生的經紀人寺本忍先生陪同下,來到東京都四谷一條有許多寺院包圍的幽靜小巷中,訪問被尊為「天人」、「圍棋之神」、「現代圍棋之祖」、「十番棋之王」、「天下無敵第一棋士」、「世紀第一人」、「圍棋有史以來最大天才」的吳清源先生。這是我圍棋之旅的第一站。
吳清源事務所位於一幢由華僑捐建的、已有40多年歷史的公寓樓的一層,是一個普通的公寓房間,面積不大,陳設也十分簡單。就在這間樸素的房間里,吳清源先生和夫人接待了我們。
因為照顧我的原因,吳清源先生自始至終沒有講日語,而是操著流利的京腔,用地道純正的北京話和我們交談,談網上圍棋,談國際交流,談圍棋奧林匹克,談中國的《易經》和《中庸》。
展望即將到來的21世紀,吳清源說,世界在變小,文化的交流在日益擴大和加深,圍棋的國際化正在急速發展。21世紀的圍棋,就是「六合之棋」,追求東西南北天地的調和。
吳清源先生的夫人和子女士介紹說,每天上午吳先生從公寓4層的居室下樓到事務所,晚上再上樓休息,完全靠兩條腿上下樓梯,也許他身體的其他部分已經84歲了,唯有兩腿要年輕20歲。
我注意到,在許多場合,吳先生都提到,一定要活到100歲,因為,必須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再活20年做不完。
正是出於這種考慮,吳先生對自己的身體格外在意。日本紅十字會醫院當年給昭和天皇看病的名醫為吳先生多次檢查身體,結論是:吳清源先生的身體非常好,可以說沒有任何問題,只要注意飲食量控制一些就行了。
和子夫人告訴我們,吳先生獨處的時候,不是研究《易經》、《中庸》,就是面對著棋盤,仔細檢驗上千種下法和戰術,集中力之強,連隔壁的施工噪音都聽不見。他對圍棋的用心程度,可以用一心不亂形容,對圍棋以外的東西,諸如名譽、利益等,吳先生想的極少。
家和外順,淡泊名利,純凈的心中只有永無止境的棋道,也許這就是吳先生的長壽之道。
寺本忍先生事先給我們規定的2個小時的訪問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們只好意猶未盡地止住話題。吳清源先生和夫人愉快地和我們合影留念。視力已經十分不好了的吳清源先生還脫去西裝外套,親自理好毛筆,調好墨汁,伏在几案上,給我寫了「前途無限光明景」的題詞。
事後我才知道,吳清源先生的墨寶不光意義非同尋常,而且還相當值錢。10月27日晚上,在東京電視台第12頻道最有人氣的現場鑒定拍賣節目中,就推出了一方名家製做的日式棋盤,由於有吳清源先生早期的簽名,鑒定軍團當場給出了5000萬日元的鑒定價!
江崎誠致先生
我圍棋之旅的第三站是看望《吳清源傳》的作者江崎誠致先生。
在我所接觸過的日本名人中,江崎誠致不算最知名者。這位年已76歲著名老作家,獲得過日本文學界的兩項大獎(芥川獎和直木獎)之一的直木獎。在他已經出版的60多部著作中,有關圍棋的就有15部,是日本當代最權威的圍棋報道家。他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一頭銀髮整齊地向後梳著,一絲不亂。老先生孤身一人住在東京,每天除了休息和到街上隨便吃兩餐飯以外,他的其他時間都用來寫作。
從1985年起,江崎誠致先生每年都以團長身份率領「日本文化界圍棋訪中團」到中國訪問。其中第三次和第八次吳清源也去了。他和吳清源有著近半個世紀的友誼。他說,吳清源已經超過了近代圍棋的開創者本因坊道策(1645-1702)。如果說道策的棋是三次元的,那麼今天的棋士下的棋就是二次元的,而吳清源的棋則四次元的。他還說,吳清源的強大在於他所具備的素質非同一般,所以常人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吳清源對圍棋的思考已經超出了圍棋本身。這一點是目前活躍於棋壇、只重對局勝負的其它棋士所望塵莫及的。
他還告訴我,日本著名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寫過大量吳清源對局的「觀戰記」,與吳清源相交甚厚,川端康成最了解吳清源博大精深的圍棋思想。可惜這位名作家早已不在人世,人們現在只能從川端康成的不朽著作中讀到幾十年前他留給後人的關於吳清源非凡天才的溢美之詞。
見我已經注意到他的會客室里擺放著棋具,江崎誠致先生來了興緻,主動拉開儲物櫃的門,哇,裡面竟還有那麼多棋盤、棋盒以及跪墊,老先生眉飛色舞地說,他家定期舉辦棋友聚會,多準備棋具可以讓到來的棋手同時捉對廝殺,棋手願意留宿也沒有問題。
和寺本忍一樣,江崎誠致先生也對中國很有感情,中國著名八段棋手孔祥明就是他家的常客。對我,他也一樣友好,不光給了我一個下午的寶貴時光,而且還贈給我自己著作的簽名本。
可惜,江崎誠致先生已經過世了。
吳清源研究會
10月27日下午,我作為特邀客人參加了吳清源研究會的研討聚會。
二點整,研究會的成員們進門了。在這裡,我看到了剛剛獲得世界棋王戰冠軍頭銜的王立誠九段、前日本女子本因坊小川誠子六段、宋光復八段等有名棋士,也見到了一些新人。與我在國內見到過的許多類似聚會大不相同,雖然今天相聚在一起的棋士們平時也難得一見,但大家見面后彼此之間只是用情不自禁的微笑和歡快的眼神互相致意,沒有一個人嘩眾取寵或為顯示關係非同一般而故意做出放肆粗俗的舉動。吳先生說,會員的吸收全部由寺本先生把關,凡一心只想撈頭銜、得獎金的人,不論有多大發展前途都要拒之門外。
片刻之後,攝影設備架好,吳清源先生和今天第一位被指導者王立誠九段就已端然入座。王立誠根據記憶開始擺他的一盤棋。吳先生邊看邊細心指點。有時吳先生會中止王立誠的下一步,向他提出自己的質疑,這樣下是不是更好?個別時候,吳先生則十分不客氣地一下子拿掉王立誠剛剛擺好的子。而王立誠九段始終是畢恭畢敬。最近,王立誠九段正在與趙治勳九段爭奪第23期日本名人戰桂冠。前五局雙方戰成平手。其中第四局以「三劫一打掛」不分勝負終局,據說這種對局結果每六千局才出現—次。幾天前剛剛結束的第五局王立誠與趙治勳都有精彩發揮,王立誠力戰取勝。談到這一局,吳先生眼睛里流露出慈愛、鼓勵、讚許的目光,評論說雙方下出了「名局」,併當著新老會員的面稱讚王立誠表現出色。
吳先生指導時,不光對坐在對面的直接被指導者盡心儘力,對圍坐在一旁觀看的人也從不冷落,不時向周圍投來尋問的目光,有時還會隨機給周圍的人出個小小題目。我看到的是所有參加聚會的人,不論長幼尊卑,都得到了吳先生的長時間指導,個個心滿意足。
我注意到就連王立誠九段這樣當今最具實力的大棋士,在聽吳先生給新會員講棋時也專心致志,理由是,講解的對局本身也許並不精彩,但加進吳先生的分析、啟迪和發揮就有內容了。現世界圍棋女子排名第一的著名九段棋手芮乃偉,1993年正式拜吳先生為師,她就深有感觸:「我在和先生面封面探討的時候,對先生玄奧的下法也只能消化百分之三十,還要靠做成的錄像,便於回去反覆看好好研究領悟。」
對此,我也有同感。對於專業讀者來說,凝成文字的結晶固然可貴,但未結晶的母液更有價值。也許,吳先生的一個一閃而過的念頭、一個尚不成熟的下法,都會給專業棋士以深刻的啟發。相對於研討錄像的豐富內容來說,收入到文字書中的內容僅僅是極少的一部分。
聽棋、觀棋也是很累的。吳宅為每一位研究會成員都準備了加餐,一道是日式飲料,一道是冰淇淋,一道是咖啡。飲食三次送進來,餐具三次撤出去,都是在悄然無聲中進行的,長時間不停講棋的吳先生僅僅呷了一口咖啡。
外面不知什麼時候下起了細雨,給深秋的午後增添了一絲寒意,而吳清源事務所內卻是暖融融的。吳先生興緻極好,沒有一點老年斑的光潔臉上,泛出潤澤的光,面對一個接一個輪番上陣的年輕人,他思路敏捷,充滿天才想象力的一招一式顯得那麼遊刃有餘,沉穩瀟洒地打下一顆又一顆文蛤棋子。
整整三個小時的研討聚會結束了,此時外面天色已暗。通常研究會都是活動兩個小時,今天不知是為了關照新會員還是因為有我這位特邀客人在,活動整整延長了一個小時。和子夫人過來向大家道辛苦,並用中文問我累不累,我告訴她很累,也出了不少汗,不過是激動的,大家都笑了。我突然想起應該攙扶一下吳先生,沒想到吳先生已自己站起來並向我們走來。我驚異地發現這位84歲的老人現在與三個小時前我剛進門時見到的判若兩人,簡直是神采飛揚,意沉未盡,彷彿連續三個小時不停頓的講棋對他來說不是件累人的事,而是提神的靈丹妙藥。一位研究會會員十分感慨:這就是圍棋之神,圍棋就是他的生命,他的一切。
在輕鬆的氖氛中,吳清源先生注意到我模仿他的樣子新剃的光頭,竟像孩子似的開心地笑了。他拉著我的手,語重心長地說,請回去轉告朋友們,圍棋的前途光明,世界的前途也光明,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所以保重身體至關重要,只要青山常在,就能看到無限光明。
望著他那飽經榮辱滄桑的臉,我很想說點什麼,來安慰安慰這位老人,可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只是強烈地感覺我此刻是在和一位仙風道骨的歷史老人在握手。這位老人沒有顯赫的頭銜,一生清貧,但歷史必將對他給予厚愛,他的名字必將與圍棋同在,在人類歷史偉大傑出人物的聖殿中,他必將成為座上嘉賓。
七大戰
棋聖戰
名人戰
本因坊戰
十段戰
天元戰
王座戰
碁聖戰
女子賽
女子本因坊
女子名人
女子棋聖
女子最強賽
關西女子淘汰賽
大和證券女子賽

已停辦賽

JAL新銳賽
JAL女子賽
NEC俊英
鶴聖戰
女子鶴聖戰
新銳戰
麒麟杯
JT杯
首相杯
女子選手權
最高十傑戰
日本第一戰
高松宮賞
名人快棋賽
最高位戰
竹林杯
IBM快棋賽
留園杯
JAA杯
舊名人賽
東京新聞杯
最強者決定賽
日本快棋賽
Acom杯
日本棋院選手權
日本棋院第一位
日本棋院最高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