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王禹偁

1作品原文

日長簡仲咸
日長何計到黃昏?郡僻官閑晝掩門。
子美集開詩世界,伯陽書見道根源。
風飄②北院花千片,月上東樓酒一樽。
不是同年來主郡,此心牢落③共誰論。​

2註釋譯文

作品譯文
白天變長了,黃昏前的時光怎麼打發呢?偏僻的州郡里,官衙閑寂,盡日掩門。  
翻開杜甫的集子,在詩的世界里徜徉,從老子的著作(道德經)中窺見道的本原。  
北院繁花千片隨風飄落,月亮升起時在東樓有美酒相伴。  
若不是和我同年考中進士的你在商州主持政務,我寥落的情懷又能向誰述說呢?

3作品賞析

此詩作於詩人貶謫商州任團練副使時,沉鬱蒼涼,感慨萬湍,但又「怨而不怒」。
首句「日長」點題,籠罩全篇,說明寫信原因,意在微露全詩之旨。此句也是情語,刻畫了詩人「寂寞恨更長」的苦悶心情。次句「閑」字,聚全詩精神,為一篇眼目。詩人口中說閑,正是心中不肯閑之故。他為官清正,有志改革,然而991年(淳化二年),因為徐鉉誣陷,抗疏論道而獲罪,因而貶謫商州。故一「閑」字,凝聚著作者的不滿和惆悵,苦悶和孤獨。正所謂「一字妥貼,全篇生色」。在王禹偁的作品中,「閑」字觸目皆是。如:「副使官閑莫惆悵」(《寒食》),「從今莫厭閑官職」(《春居雜興》),「伴吟偏稱作閑官」(《館舍竹》)等。還有用作題目的,如《幕次閑吟》、《閑居》等,都表達了這種情懷。「郡僻」、「晝掩門」對閑字作了進一步渲染。以下三聯均承此而來。
頷聯是寫讀書銷愁。王禹偁的詩借鑒杜甫、白居易,「本與樂天為後進,敢期子美是前身」。他用「開詩世界」來盛讚杜甫,獨具慧眼。但醉翁之意不在酒,詩人意在杜甫詩中尋覓知音,有所寄託,借杜詩之酒杯澆自已之塊壘,擰發其仕途坎坷、懷才不遇的悲涼心境,他又從老子《道德經》中尋求精神歸宿。在他的詩中,像「安得君恩許歸去,東陵閑種一園瓜」(《新秋即事》)之類表現隱居思想的詩不少。但他始終沒有避世,「便似人家養鸚鵡,日籠騰倒入新籠」(《量移后自嘲》),佔主導地位的仍是「直道雖已矣,壯心猶在哉」(《謫居》)的積極用世思想。這種矛盾,他自己也瞭然於心,「張翰精靈應笑我,綠袍依舊惹埃塵」(《松江》)。他用杜甫和老子的作品合聯,正暗示出這種複雜心理。

4寄託

詩人在書中沒有找到寄託,想從自然界中尋求安慰。他趁黃昏月出之際,獨自登樓以遣心中幽怨,但映入眼帘的是萬花飄零的蕭瑟景象,意在排遣,卻又添了一段傷春之情。詩人孑然一人,抑鬱不平的心情無法向人傾訴。頸聯未用一處情語,而孤獨寂寞之情畢現,寓情於景,十分巧妙。「月上」一詞表面上無關緊要,實際上交代了流動的時間,又將詩人的感情轉進一層,白天難熬盼黃昏,到了黃昏,只有酒杯在手了。
尾聯驟然一轉,豁然洞開,抒發了詩人同仲咸親密無間的感情。當時,他常以詩贈仲咸,離商州之日即賦詩留別:「二年商嶺賴知音,借別難藏淚滿襟。」(《留別仲咸》)可見兩人友情很深。但若用肯定的句式,便會索然無味。這裡妙用反問句法,暗將仲咸與世俗對比,愈見仲鹹的高義和世俗的薄情。這樣造句,含蓄蘊藉,內涵豐富。
此詩語言平易,風格清新,饒有風韻,與白居易相近。章法井然,一氣流轉,「共誰論」、「酒一樽」、「晝掩門」等前呼后應,始終緊扣一「閑」字。二、三聯對仗也很工穩。

5作者簡介

王禹偁(954—1001),字元之,濟州鉅野(今屬山東)人。世代務農。983年(太平興國八年)進士。歷任右拾遺、翰林學士、知制浩。遇事敢言。曾上《御戎十策》,陳說防禦契丹之計。多次以事貶官。宋真宗時,預修《太祖實錄》,直書史事,為宰相不滿,降知黃州,作《三黜賦》以見志。后遷靳州,病卒。文章學韓愈、柳宗元,通俗暢達。詩歌崇尚杜甫、白居易,風格接近白居易。有《小畜集》。
上一篇[孝端皇后]    下一篇 [以夷制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