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早梅齊己 -原文

  齊己  
  早梅
  唐·齊己
  萬木凍欲折,孤根暖獨回。
  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出,禽窺素艷來。
  明年如應律,先發望春台。

2 早梅齊己 -翻譯

  萬木經受不住嚴寒的侵襲,枝幹將被摧折。
  梅樹的孤根卻吸取地下的暖氣,恢復了生氣。
  在前村的深雪裡,昨夜有一枝梅花凌寒獨開。
  它的幽香隨風飄散,一隻鳥兒驚異地看著這枝素艷的早梅。
  我想寄語梅花,如果明年按時開花,請先開到望春台來。

3 早梅齊己 -作者簡介

  齊己(860-約937)俗名胡得生,唐末五代詩僧,晚年自號衡岳沙門。家境貧寒,父母早逝,7歲即替大山寺放牛。性穎悟,常年牛背作小詩,寺僧以為奇,勸其出家。先居大山同慶寺,后棲衡山東林。酷愛山水名勝,遍游終南、華山和江南各地。《宋高僧傳》卷三十載:「乃益陽人也」(原益陽縣今赫山區)。晚唐著名詩僧。自幼家貧,六、七歲時父母相繼去世,靠牧牛度日。后出家,佛事文事雙修。60歲以前大部分時間在衡岳道林寺、廬山東林寺度過,期間曾雲遊四方。晚年駐錫荊南龍興寺。一生除精研佛理外,致力於詩歌創作,是中晚唐與皎然、貫休齊名的三大詩僧之一,其傳世作品數量居三大詩僧之首。《全唐詩》收錄其詩作800餘首,數量僅次於白居易、杜甫、李白、元稹而居第五位。其詩除禪林生活和登臨酬答等題材外,不少是反映晚唐和五代社會動蕩、戰禍頻仍、民生疾苦的現實主義之作,具有較深刻的思想內涵與積極意義,藝術上亦具鮮明特色,歷代詩人和詩評家多有讚譽。一生著述甚豐,有《白蓮集》、《風騷旨格》、《玄機分別要覽》等。

4 早梅齊己 -詩詞鑒賞

賞析一

  以詩名於時,留下大量詩作,門人輯為《白蓮集》10卷,又輯《白蓮編外集》10卷和詩論《風騷指格》1卷。
  鄭谷住在袁州,齊己於是帶著自己的詩作前去拜見他。詩作中有一首《早梅詩》寫道:「前村深雪裡,昨夜數枝開。」鄭谷看了笑著說:「數枝不能表現出早意來,不如用一枝好。」齊己驚訝不已,不由得提衣整裝,舉手加額長跪而拜。從此,文人間把鄭谷看作齊己的一字之師。
  鄭谷:唐朝詩人。2、齊己:唐朝和尚,善詩。
  這是一首詠物詩。詩人以清麗的語言,含蘊的筆觸,刻畫了梅花傲寒的品性,素艷的風韻,並以此寄託自己的意志。其狀物清潤素雅,抒情含蓄雋永。
  首聯即以對比的手法,描寫梅花不畏嚴寒的秉性。「萬木凍欲折,孤根暖獨回」,是將梅花與「萬木」相對照:在嚴寒的季節里,萬木經受不住寒氣的侵襲,簡直要枝幹摧折了,而梅樹卻象獨凝地下暖氣於根莖,回復了生意。「凍欲折」說法略帶誇張。然而正是萬木凋摧之甚,才更有力地反襯出梅花「孤根獨暖」的性格,同時又照應了詩題「早梅」。
  第二聯「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用字雖然平淡無奇,卻很耐咀嚼。詩人以山村野外一片皚皚深雪,作為孤梅獨放的背景,描摹出十分奇特的景象。「一枝開」是詩的畫龍點睛之筆:梅花開於百花之前,是謂「早」;而這「一枝」又先於眾梅,悄然「早」開,更顯出此梅不同尋常。據《唐才子傳》記載,齊己曾以這首詩求教於鄭谷,詩的第二聯原為「前村深雪裡,昨夜數枝開。」鄭谷讀後說:「『數枝』非『早』也,未若『一枝』佳。」齊己深為佩服,便將「數枝」改為「一枝」,並稱鄭谷為「一字師」。這雖屬傳說,但仍可說明「一枝」兩字是極為精彩的一筆。此聯象是描繪了一幅十分清麗的雪中梅花圖:雪掩孤村,苔枝綴玉,那景象能給人以豐富的美的感受。「昨夜」二字,又透露出詩人因突然發現這奇麗景象而產生的驚喜之情;肯定地說「昨夜」開,明昨日日間猶未見到,又暗點詩人的每日關心,給讀者以強烈的感染力。
  第三聯「風遞幽香出,禽窺素艷來」,側重寫梅花的姿色和風韻。此聯對仗精緻工穩。「遞」字,是說梅花內蘊幽香,隨風輕輕四溢;而「窺」字,是著眼梅花的素艷外貌,形象地描繪了禽鳥發現素雅芳潔的早梅時那種驚奇的情態。鳥猶如此,早梅給人們帶來的詫異和驚喜就益發見於言外。以上三聯的描寫,由遠及近,由虛而實。第一聯虛擬,第二聯突出「一枝」,第三聯對「一枝」進行形象的刻畫,寫來很有層次。
  末聯語義雙關,感慨深沉:「明年如應律,先發望春台。」此聯字面意不難理解。然而詠物詩多有詩人思想感情的寄託。這裡「望春台」既指京城,又似有「望春」的含義。齊己早年曾熱心於功名仕進,是頗有雄心抱負的。然而科舉失利,不為他人所賞識,故時有懷才不遇之慨。「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正是這種心境的寫照。自己處于山村野外,只有「風」、「禽」作伴,但猶自「孤根獨暖」,頗有點孤芳自賞的意味。又因其內懷「幽香」、外呈「素艷」,所以,他不甘於前村深雪「寂寞開無主」的境遇,而是滿懷希望:明年(他年)應時而發,在望春台上獨佔鰲頭。辭意充滿著自信。
  這首詩,語言清潤平淡,毫無穠艷之氣,雕琢之痕。詩人突出了早梅不畏嚴寒、傲然獨立的個性,創造了一種高遠的境界,隱匿著自己的影子,含蘊十分豐富。通觀全篇,首聯「孤根獨暖」是「早」;頷聯「一枝獨開」是「早」;頸聯禽鳥驚奇窺視,亦是因為梅開之「早」;末聯禱祝明春先發,仍然是「早」。首尾一貫,處處扣題,很有特色。賞析二

  「寒風凜冽,似要摧折千樹萬木;只有梅樹,根聚地氣而生意獨回;村前深雪遍野,一枝梅花,在昨夜凌寒綻放。幽幽清香,隨風飄向四方;灼灼素白,禽鳥也來偷偷欣賞。明年它也應該順應自然的節律,最先在望春台上開放吧……」
  詩人首聯對比,描寫梅花耐寒的秉性:「萬木」,其他樹木,語帶誇張;「折」,凋殘枯敗;「回」,音huái,回復生機與活力。在嚴寒的冬季,別的樹木都凋摧不堪,唯有梅樹努力積聚地底的暖氣而回復生機。對比之下,梅樹不畏嚴寒的特點鮮明突出。「欲」、「孤」、「獨」,三個極具感情色彩的詞,將萬木與梅樹人格化,暗寓詩人像梅一樣堅貞不屈、清高孤傲的性格。
  頷聯敘述梅開的情形:「前村」,即村前。一棵枝幹虯曲梅樹,傲然挺立在銀裝素裹的曠野上;一枝素雅明艷的梅花,赫然綻放在寒氣森森的北風中。就像一幅清麗奇特的「寒雪梅花圖」,早梅凌寒獨放的倔強個性、詩人不屈困境的孤傲情懷,畢現於圖中矣。在積雪皚皚的大背景下,獨放的這一枝梅花尤其引人注目。「一枝」,既言梅花比別的花開得早,又言比別的梅開得早。如果用「數枝」,反而「亂花漸欲迷人眼」、凸顯不出「早梅」那「一枝獨秀」「早」的意韻了。鄭谷一字之改,確實高妙。
  頸聯描寫早梅的風韻:「遞」,飄送;「窺」,偷偷看;「素艷」,潔白而美麗的花,點明「早梅」是白色的梅花。花香清幽怡人,隨風徐徐而來;花色素雅明艷,禽鳥暗羨而窺。一個「遞」字,將凜冽的寒風溫柔化,彷彿它也對早梅充滿了愛憐之意;一個「窺」字,將無知的禽鳥人格化,好像它們也對早梅滿懷欣賞和羨慕。風、鳥如此,人亦更甚!早梅悠遠的清香,宛在鼻息;動人心魄的姿色,猶在目前;清高素雅的風韻,瞭然心會;詩人內秀、高雅的情懷,不言而喻之矣。
  尾聯雙關作結,抒發寄望:「知」,了解、遵循;「律」,萬物生長的周期、自然節候的規律;「望春台」,既指觀賞春景的高台,又喻指京城。天道有常、萬物有序,今年的這枝早梅,到明年此時,應該還是在會春回大地之前、率先開放在高高的望春台吧。從字面上看,這是詩人對早梅的殷切期盼,希望明年還能再見到它的動人風姿,表達自己的讚美喜愛之情。但聯繫上面的內容就不難發現,詩人是大有深意的:「孤根獨回」意默默堅持的孤傲;「深雪獨開」言堅貞不屈的清高;「幽香只風遞、素艷唯禽窺」寓懷才不遇、孤芳自賞的失落與不甘;所以,「先發望春台」實際是詩人渴望到京城施展才華、獨佔鰲頭、實現自己遠大抱負的自信宣言。
  全詩詠物寫景,語言清麗傳神,為讀者描摹出一幅風韻十足的「寒雪早梅圖」,有「狀難寫之景如在目前」之神;借物喻己,含蘊深藉,詩人懷才不遇、清高孤傲、堅貞不屈、執著自信的節操情懷蘊含景中,又具「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之妙 。神妙畢備,意蘊雋永,堪稱詩林「詠物台」上的一枝獨秀!
  齊己生活在晚唐五代,又是出家的僧人,但這首詩卻沒有絲毫頹廢萎靡的晚唐氣象,也沒有絲毫清絕枯寂的佛門意緒。它像一陣清新的風,撩起人們對於悠遠盛唐的緲緲記憶。嗚呼!詩人心中的「早梅」,竟「晚開」了上百年……
上一篇[《投謁齊己》]    下一篇 [紅冠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