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庵榮西
明庵榮西,岡山備中人。自小從父學佛,十四歲從睿山出家,學習台密二教。一一六八年入中國宋朝,歷於天台、育王諸山,帶回天台章疏二十餘部。一一八七年第二次入宋(中國),參於虛庵懷敞(黃龍七代孫),嗣承臨濟正宗的法脈,回日本后,大振禪風於當時。
明庵榮西說∶「我傳的宗風宗派是禪宗。禪宗是諸教的極理,佛法的總府。」有人問禪宗定慧三學,屬於何方?他答∶「此是如來禪,不立文字之宗,離心意識,離言說之相。」
從明庵榮西辨識禪宗與達摩宗的異同,是因為當時有人對禪宗的誤解,他說禪宗是佛法,亦是普遍的教法。有人又問∶「妄稱禪宗,名達摩宗,而自雲∶無行無修本無煩惱,本是菩提,是故不用戒,不用行,只應偃卧,何勞修念佛、供舍利、長齋節食?此義如何?」答雲∶「其人無惡不作之類,聖教中,所謂空見者也。不可與此人共座共語,應避百由旬。」他說∶「此禪宗,惡其暗證之師,嫌其惡取空的人,比如厭離大海底的死屍。但依圓位,修圓頓,於外律儀而附非,於內慈悲而利他,謂之禪宗,謂之佛法。」他的禪宗亦看重戒律。他認為戒律是令法久住之法,所謂破惡由凈慧,凈慧由凈禪,凈禪由凈戒也。
鎌倉第三代執政的實朝,是明庵榮西的弟子,原來榮西於一一九一年回國,初傳正統禪於日本,正是實朝統一天下,開幕府。後來榮西於一二○○年來鎌倉,倡導新佛教,創一禪院名「壽福寺」,為鎌倉五山之一,這是榮西因宣揚新興的禪,而受到歡迎,並受到賴朝的未亡人尼將軍政子等的皈依,寄進土地所創立。政子帶其子實朝,列於榮西的法席。榮西不久想回京都,實朝問∶「寺未成,何故急於京師之行?老和尚既老,安住這裡比較好。」榮西雲∶「正如是,如你所說,不過..今日拙僧開立的新佛旨,諸宗疑惑而批評。所以想掃其疑雲,欲在王都宣揚正傳的佛法。」實朝首肯說∶「噢!是么?這樣精進,無不可。」榮西得賴家(原賴朝之子,實朝之兄)的援助,創立京都建仁寺,掛起台密禪三個招牌開了道場,再而到鎌倉為實朝等,宣示法益。當榮西返回京都以後,壽福寺的行勇成為實朝之師。行勇教他語誦法華經,實朝亦經常到壽福寺聽禪法,鍛鏈禪心。(行勇生於鎌倉,初名信玄,受賴朝之命為八幡宮供奉僧,兼管永福、大慈二寺。榮西來鎌倉時,從他修禪。榮西寂后,當壽福寺第二世,說禪又說密,當時許多鎌倉的人士皆受其指導與接化,後來實朝與其子,亦從行勇受戒。有關行勇與實朝一段秩聞是行勇因受人所誣,起了土地訴訟鬧得不愉快,實朝反而雲∶「我平生尊敬貴師,但不願涉及行政上事,敬請貴師,當守本分精進佛道。」行勇為之慚愧,閉門不接人。實朝亦感覺難過,自到禪室慰問。
明庵榮西入宋(中國),傳承黃龍禪后,以為禪宗之名,自梁朝以來之稱別無異名。他說;「予欲興陵遲之禪,汝強求短。小比丘雖不肖,何關禪法之非。於則佛子還毀佛法也。」他並不以詭辯而興禪,又不作禪宗的區別。他以為禪宗即佛法,傳統的相異不是問題。例如道昭的慧滿道璇的普寂北宗禪, 然所傳的牛頭禪,榮西是黃龍禪,雖嗣承系統有別,但榮西認為禪是禪宗,不是分派的禪,但他又容認各家宗派的立場,而傳了臨濟的宗風。后鳥羽帝,亦曾召榮西,聽聞禪法,榮西並以香繡的阿彌陀如來,觀音勢至二菩薩的三像,奉獻於天皇。
明庵榮西於一二一五年圓寂,時年七十五歲,著有金剛發頂心論口訣、菩提心論見聞、興禪護國論,傳承弟子有明全、行勇、榮朝、源?等。行勇住壽福寺、榮朝住上野長樂寺,榮朝下打出圓爾,因是京都與鎌倉成為興禪的地區。圓爾、紹明活動在京都。蘭溪、祖元活動在鎌倉,歸化僧概在鎌倉,有中國之風格。京都的有日本化的傾向。
上一篇[默照禪]    下一篇 [小田原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