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星之人日本Key社製作的短篇小說,屬於Key社製作的視覺小說《星之夢》的補完性質的小說。

  
星之人

1 星之人 -《星之人》

  其所在短篇小說集包括四章:

  第一章 雪球圈

  第二章 和平之城

  第三章 星之人

  第四章 赤路西斯與阿曼多

  由Paradigm(パラダイム)出版社協助編輯

  后被製作成廣播劇CD:

  Planetarian Drama CD 最終章 星之人

2 星之人 -關於KEY

  KEY會社是ビジュアルアーツ(VisualArt's)旗下的一個品牌,它位於日本大阪市的一所遊戲製作公司,以製作感人的AVG(電子小說類遊戲)而著稱於業界。Key最著名的四季四部曲---春之《Clannad》、夏之《Air》、秋之《One》(原製作公司為Tactic,但製作班底主要是後來加入KEY會社的製作人員)、冬之《Kanon》。Key的遊戲劇情充滿幻想與溫情,其充滿張力的劇情總是能令人感動得淚流不止,也正因為如此,Key的遊戲都被稱作為泣きゲー(令人哭泣的遊戲)。由於Key也被叫做「鍵」,因此在愛好者人群中,Key與Leaf(「葉」)常常並稱為「鍵葉」或「葉鍵」(網上主要使用後者)。而Key迷則被稱作是「鍵っ子」。

3 星之人 -關於《星之人》

  在大戰之後毀滅的世界里,倖存的人類艱難地生存的故事。某個地下避難所中居住的三個孩子蕾比(レビ),攸布(ヨブ)和路茨(ルツ)發現一名在雪地里倒下的老人。大人們稱這名被搬進來的老人為「星之人」。孩子們對這名被稱為「星之人」的稀有的訪客興趣十分濃厚。最後孩子們在老人的指示下開始製作某樣東西。這是描繪廢墟獵人在那之後的人生的作品。

  此外,劇本作者涼元悠一在自己的部落格里,公開了由推敲時去掉的幻想部分重新整理成的短篇故事二次創作《星之人/系譜(星の人/系譜 planetarian ~ちいさなほしのゆめ~ より)》。這個故事在後面的Drama CD里也有所收錄。

4 星之人 -《星之人》CD

  2007年7月27日發售。

  蕾比(レビ) - 聲:谷井あすか

  攸布(ヨブ) - 聲:西牆由香

  路茨(ルツ) - 聲:松岡由貴

  老人 - 聲:広瀬正志

  エズラ - 聲:及川ひとみ

  エレミヤ - 聲:細野雅世

  村人1 - 聲:酒井智加

  村人2 - 聲:脅麻沙未

  星野夢美 - 聲:鈴木惠子(すずきけいこ)

  廢墟獵人 - 聲:小野大輔

  チルシスとアマント

  作為「星之人」的特典附帶。

  朗讀:星野夢美(聲:鈴木惠子(すずきけいこ))

5 星之人 -《星之人》開端

  在星之夢遊戲的最後,廢墟獵人最終逃離了封印都市,改行帶著自己做的投影儀旅行,當了一位星象解說員,幾十年後,他來到了南美洲的某地(大概是阿根廷附近),因為天氣惡劣,在雪地中行走的他最終因為年事已高和長途跋涉,體力不支倒下了.風雪停下了,在他的面前出現的是三個瘦小的身影,三個一直在地下居住,第一次踏足地上的小孩,故事就這樣開始................

6 星之人 -《星之人》CD對白

第一話 蕾比,攸布和路茨

  攸布:啊…路茨,果然是個人啊。

  路茨:真的啊,被雪這樣埋著,你竟然都看出來了。

  攸布:會不會已經死了啊?

  路茨:別動他啊,攸布,用棍子什麼的捅他的話可能會弄痛他哦。

  攸布:那,你說該怎麼辦嘛!

  路茨:這個嘛……嗯……該怎麼辦呢……

  蕾比:讓一讓。

  攸布:哦,蕾比。

  路茨:對,對哦,要先把他從雪裡弄出來才行。來吧,攸布也快點幫忙。

  攸布:嗯。嗨—喲—。啊,這身體……

  路茨:身上穿著殘舊不堪的的防護服,還帶著面罩,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還活著…

  攸布:是什麼樣的人啊?

  路茨:隔著面罩沒辦法知道啊。

  蕾比:攸布,路茨,你們誰去把大人叫來。

  攸布:欸?可是啊,蕾比……

  路茨:我們擅自跑出來的事被知道的話……

  蕾比: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吧,遇到有困難的人一定要幫助他,愛祖拉總是這麼教我們的吧。

  攸布:可是……

  路茨:算了,攸布,無論怎麼做回到村裡都會被罵的,而且,(小聲)和蕾比吵嘴的話絕對贏不的了哦。

  攸布:嗚……知道了,我去吧。

  蕾比:小心地上那些洞啊,我們還沒有走習慣這種路啊。

  攸布:我知道,呃、呃啊。(馬上跌倒了)

  路茨:吶,蕾比,這邊好像還有些東西。

  蕾比:這個人的行李嗎?

  路茨:我想大概是吧。

  (路茨查看行李)

  路茨:…這是什麼東西呢?有個奇怪的東西埋在雪裡哦。

  (路茨把積雪弄掉)

  黑黑的,圓圓的,從來沒有見過啊。

  蕾比:不要碰它!

  路茨:蕾比,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蕾比:雖然不知道,但是搞不好是炸彈哦。

  路茨:是這樣嗎?我倒是覺得不是炸彈哪……

  蕾比:那路茨你覺得是什麼?

  路茨:這個,我不知道……

  攸布:喂~

  蕾比:啊,攸布回來了,喂~在這裡啊,這裡!

  路茨:到底是什麼呢?圓圓的,硬梆梆的……

  蕾比:啊,明明叫你不要碰的。

  路茨:沒問題啦,不是什麼炸彈啦。

  蕾比:那…你說是什麼嘛。

  路茨:唔……我不知道……

  (路茨抬頭看向天空)

  蕾比:嗯?怎麼了?天上有什麼嗎?

  路茨:不,沒事。什麼也沒有,什麼都看不到啊。

第二話 來訪者

  艾蕾米亞:真是的!為什麼要瞞著我們跑到地面上去啊?

  攸 布:因為聽說暴風雪停了嘛……

  路 茨:我勸過他不要的哦。

  艾蕾米亞:可是你還是一起出去了吧!

  路 茨:是的…

  艾蕾米亞:蕾比,你是最年長的,應該阻止他們兩個的啊。

  蕾 比:我是阻止過他們的…

  攸 布:說謊!蕾比不是第一個跑出去的嗎!

  蕾 比:是、是這樣嗎?

  艾蕾米亞:好了好了,不要吵了。

  蕾 比:吶,艾蕾米亞,那個人怎麼樣了?

  艾蕾米亞:活著啊,不過要不是你們發現的話肯定會死去。

  攸 布: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看望他啊?

  艾蕾米亞:暫時還不行,因為他的身體還非常虛弱。

  村 人:咈咈咈,至少再年輕一點——點就好了嘛。

  蕾 比:那個人…莫非是男的嗎?

  艾蕾米亞:對呢。

  攸 布:欸?!有三個了!現在男的有三個人了!是我找到的!

  路 茨:那個人會被趕出去嗎?

  艾蕾米亞:不要緊的,因為他不是這裡的人。(艾蕾米亞說的應該是繁衍後代的問題)

  蕾 比:那…是從遠方來這裡的?從哪裡?從別的的村子來的?

  攸 布:那種事怎麼可能,用那麼小雪橇哪裡也去不了的。

  艾蕾米亞:好了,到此為止。作為擅自外出的處罰,你們三人玩的時間暫時取消,

  還要幫大人們幹活。

  蕾 比:欸?!

  攸 布:怎麼這樣。

  路 茨:嗚……

  艾蕾米亞:回答呢?

  三 人:是……

  艾蕾米亞:很好。那麼,已經很晚了,去和女神道晚安之後就睡覺吧。

  三 人:是。

  (三人怏怏地走開)

  攸 布:啊~,又要去挖芋頭了啊……(下略)

  蕾比獨白:我們的村子位於被厚厚的冰雪覆蓋的地面之下非常深的地方。

  聽說很久以前,村子理所當然是建在地面上的,可這種事我卻無法想象。

  不穿防護服根本就出不去的「地面上」是個連大人們也很容易喪命的地方。

  所以,擅自跑出去的話被狠狠地罵也是當然的。

  過去的村裡有很多人,可是也越來越少了,

  現在村子里只有19位成年女性和我們三個小孩,在女神的保佑下生活著。

  (三人來到神像前)

  蕾比:快點向女神道晚安吧。

  攸布:吶,這個女神像到底在這裡多久了?

  蕾比:呃?嗯……有人開始住在這裡之前就已經有了,愛祖拉是這麼說的。

  路茨:到底是誰做出來的呢?

  蕾比:還能是誰?做出女神的當然是天神大人了。

  路茨:也對呢。

  蕾比:來,向女神道晚安了。

  兩人:好的。

  (第二天)

  蕾比:你們覺得那個人是從哪裡來的?

  攸布:我想是從鄰村來的吧,看他只用那麼小的雪橇就知道。

  蕾比:可是鄰村已經不存在了吧,愛祖拉說的。

  攸布:這種事可說不準,我們又沒有親眼看過。

  路茨:要是那個人是從遠方來的話,就是說遠方還有人活著吧?

  攸布:沒有了啦,有人在的地方只剩這個村子了啊。

  蕾比:哎呀,你不是說那個人是從鄰村來的嗎?

  攸布:鄰村就只剩他一個人啦,然後覺得寂寞,所以就來這裡了。

  蕾比:是這樣嗎?

  攸布:一定是這樣的啦。

  路茨:雖然有這個可能……

  攸布:但是就算去問大人也不會告訴我們的吧……

  蕾比:吶,不去見見他嗎?

  路茨:又會被罵的啊。

  蕾比:沒關係的啦,又沒有規定「不準去見從外面來的人」。

  路茨:可是……

  攸布:我們不是他的救命恩人么?那個人也會想向我們道謝的吧。

  蕾比:決定了,我們走吧。

  (三人偷偷摸摸地)

  攸布:沒問題,沒有人在。

  路茨:這邊,伊札雅說過在裡面最大的那個房間。

  蕾比:噓—就快到了。

  (三人走近)

  路茨:啊,在那裡。

  蕾比:是那個的布制的客房吧,從下面那個縫隙好像可以看到裡面。

  攸布:去吧。

  路茨:被發現的話會被罵哦。

  蕾比:都來到這裡了,不偷聽也是被罵。

  路茨:欸!明明是蕾比你說沒事的!

  蕾比:噓—!靜一點!

  攸布:好像在說什麼,愛祖拉好像在裡面。

  (房間里)

  愛祖拉:艾魯布蘭卡居住區全滅了,已經是4年前的事了。

  老 人:是這樣啊。

  愛祖拉:交易商最近10年也都沒有來過這裡了,本來,就像你所看到的,

  這裡是個隱蔽的村落,知道這裡的人並不多。

  老 人:我也沒有想到這裡會有居住區,多虧了你們,我才得救了。

  那麼村長,其他的居住區的情況又怎樣呢?

  愛祖拉:關於這個,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老 人:這一帶土地的放射線污染不算太嚴重,但是遺傳因子受到的影響卻到處都看得到。

  愛祖拉:正如你所說,這裡也不例外。

  老 人:出生率極端低下,是嗎?

  愛祖拉:要詳細說明這些影響的話說也說不完。不管怎樣,對我們來說孩子可是寶物啊。

  蕾比(哇),攸布(哇),路茨(被發現了)

  不要在那裡偷聽了,進來。

  (三人進來)

  三 人:對,對不起。

  老 人:哎呀,這是……

  攸 布:啊…

  蕾 比:啊……

  老 人:哈哈哈……我很罕見嗎?

  愛祖拉:這些孩子是第一次看見年長的男性喲。

  攸 布:那個…年長的男性好像是叫做…那個…

  蕾 比:爺爺,是這麼叫的吧。

  老 人:啊,對啊。

  路 茨:這個是…拐杖?好像有點短…

  老 人:這是義肢,我的義足。

  攸 布:那個,頸上掛著的是什麼呢?

  蕾 比:看起來像是個盒子…

  老 人:這個嗎?這個裡面裝著的是我的寶物啊。

  攸 布:寶物!?

  愛祖拉:你們三個,到此為止吧。

  攸 布:……

  蕾 比:……

  愛祖拉:很抱歉丟醜了,請原諒他們這麼失禮。

  老 人:不會不會,孩子們擁有旺盛的好奇心是一件好事,讓我也心情愉快。

  說起來,村長,我想我應該是有帶著行李的……

  愛祖拉:是的,散在地上的都拾起來了,放在別的房間。

  只是,其中有一個不知是什麼的東西……

  三 人:那個圓圓的!/那個炸彈!

  老 人: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那是用來顯示星星的機械。

  愛祖拉:星星!?那麼,你是……

  (愛祖拉跪下)

  攸 布:啊,愛祖拉怎麼了?

  蕾 比:向爺爺祈禱?

  愛祖拉:感謝你的來訪,我們全體歡迎你的到來,星之人。

第三話 讓人懷念的日子

  蕾比:路茨,幫我把蚯蚓拿走。

  路茨:嗯,好了。

  蕾比:還有新鮮的土壤嗎?

  路茨:嗯,不過我想明天就會用完了。

  蕾比:那…大人們要到外面採集了呢,能出去真好啊。

  路茨:可是,聽說外面好像又颳起暴風雪了。

  攸布:怎樣都好啦,我們還有這——么多要處理啊。

  蕾比:唉,前路漫長呢…

  蕾 比:吶,艾蕾米亞。

  艾蕾米亞:嗯?什麼事?

  蕾 比:星之人是什麼?和普通的商人不同嗎?

  艾蕾米亞:我也不清楚,愛祖拉以前在較大的居住區住過,大概在那裡聽說的吧。

  蕾 比:星星是什麼?

  艾蕾米亞:那個…像是太陽啊,月亮之類發光的東西。

  攸 布:那星之人就是賣燈泡的人咯?

  艾蕾米亞:不對啦(笑)。太陽不是燈泡,是在外面的發亮東西。

  攸 布:可是我們之前出去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太陽哦,從來沒看到過那種東西。

  蕾 比:星之人是從哪裡來的呢?從星星上面來的嗎?

  艾蕾米亞:嗯…不對啦,星之人也是普通人啦。

  攸 布:那為什麼要叫星之人?為什麼像商人那樣到處旅行呢?

  艾蕾米亞:呃……等下你們去問愛祖拉好了。

  蕾 比:欸~

  攸 布:不要啦,愛祖拉太凶了。

  伊札雅:好了,你們三個,大聲說話的話又會被罵喲。

  蕾 比:伊札雅知道星之人的事嗎?

  伊札雅:非常遺憾,不知道。可是嘛,說是給別人看星星又怎樣呢,看了又不會飽的,

  快點開始市集的話反而有趣多了。

  路 茨:呃?市集?

  攸 布:要開市集?什麼時候?

  艾蕾米亞:這個倒還不知道,可那個人的行李中有很多奇怪的東西喲,

  其實我也有看中的東西呢。

  蕾 比:是什麼?是什麼?

  伊札雅:知道了又怎樣?市集是以物換物的,你們不可能換到什麼好東西的。

  蕾 比:嗚……

  路 茨:那個…是這樣啊。

  愛祖拉:在認真工作嗎?

  攸 布:欸?!

  路 茨:是的,有好好在做。

  蕾 比:剛才只是稍稍,稍稍休息了一下而已。

  (艾蕾米亞和伊札雅笑了)

  愛祖拉:你們三個,跟我來。

  蕾 比:呃?

  攸 布:可是我們還沒給田地換完土……

  愛祖拉:星之人說想見你們。

  (來到老人的房間)

  愛祖拉:打擾了。

  蕾 比:打擾了。

  攸 布:打擾了。

  路 茨:打擾了。

  愛祖拉:來,順序說出自己的名字

  蕾 比:我是蕾比。

  攸 布:我是攸布。

  路 茨:我是路茨。

  老 人:聽說是你們救了我一命的吧,我想向你們道謝,謝謝你們。

  愛祖拉:星之人說有事想要拜託你們呢。

  蕾 比:呃?拜託我們?

  愛祖拉:必要的物品等下我會送過來。

  老 人:接下來,你們知道傘嗎?

  攸 布:傘?

  老 人:用來遮雨擋雪的東西……這樣說你們還是不明白吧。

  攸 布:蕾比,知道嗎?

  蕾 比:既然是遮雨擋雪的,說的是不是到地面上時穿的防護服呢?

  路 茨:我…在畫里看過。

  老 人:我想請你們幫忙做一把大傘,因為之前做的那把弄丟了呢。

  路 茨:在外面用嗎?一定會被吹走的啊。

  老 人:哈哈哈……不是的,在室內使用的啊。

  (蕾比和攸布在削傘骨)

  攸布:蕾比,削得那麼直不行啦,要稍微削得彎一點才行。

  蕾比:我知道的啊,可我不擅長做這種事…

  攸布:唉~真夠糟糕的。

  蕾比:都是小攸和我說話才害我手的動作亂掉了啊。

  老人:不用那麼在意也沒關係哦,因為接下來縫的時候那個是縫在裡面的。

  攸布:第二支完成,蕾比呢?

  蕾比:還在削第一支…

  攸布:要我等一下你嗎?

  蕾比:不用你等!

  路茨:我回來了。

  兩人:辛苦了。

  路茨:你看這個怎麼樣?是用來修補風車的鋼絲,能作為骨幹嗎?

  老人:我看看,嗯……嗯……

  沒問題,這個的話應該能用呢,應該剪成多長你知道嗎?

  路茨:是的,我計算一下看看。

  攸布:蕾比,路茨好有幹勁啊。

  蕾比:嗯,從沒有見過這樣的路茨呢。

  路茨:攸布,蕾比,有好好地在做嗎?全部要做15支呢。

  攸布:嗯,沒問題,我們正在做。

  路茨:啊,忘記拿剪鋼絲用的道具了,我去拿來。

  蕾比:真的啊,路茨異常地有精神。

  攸布:好,我們也繼續做吧

  攸布:第五支完成,蕾比呢?

  蕾比:第二支完成…

  路茨:蕾比好慢啊

  蕾比:人家不擅長做這個嘛。

  老人:好了,今天就做到這裡吧,謝謝你們三個。

  (老人倒下打呼)

  攸布:已經睡著了?

  蕾比:一定是旅行的疲勞還沒完全恢復吧。

  路茨:我們也回房間去吧。

  三人:晚安了。

  (三人跑著回房間)

  攸布:我是第一名~

  路茨:攸布好詐,明明說好了說開始以後才能跑的。

  攸布:就算這樣我也是最快的哦。

  路茨:蕾比,你沒事吧?

  蕾比:果然男孩子的體力比較強,小路,你先跑吧,我自己走過去。

  路茨:那樣的話我也陪你走過去。

  蕾比:可是,讓攸布一個人的話,讓人很擔心啊。

  路茨:明白了,那我先去了喲。

  蕾比:唉~以前明明是我跑得比較快,力氣也他們大的呀…

  (蕾比無意中聽到了村人的對話)

  村人1:為什麼一直留著就快死的老傢伙不趕他走啊?

  村人2:就是啊,只會增加我們的食物消耗啊。

  村人1:是年輕男人的話倒是在其他各方面有用哪。

  村人2:外面的男人可不一定能生小孩喲。

  村人1:那樣的話除了趕他走就別無選擇了。

  蕾比 :什麼嘛,就會在愛祖拉不在的地方說壞話,反正房間多的是,有什麼關係嘛。

  (三人在縫製傘)

  蕾 比:好痛!

  路 茨:沒事吧?

  蕾 比:好痛,裁縫好難啊。

  攸 布:是蕾比你粗枝大葉啦,像這樣,這樣做,就能縫得又直又漂亮…哎呀?

  蕾 比:看吧,攸布還不是一樣

  艾蕾米亞:大家,有努力在幹活嗎?

  伊札雅:我們送水來了喲。

  攸 布:哎呀?你們兩個怎麼了?

  艾蕾米亞:什麼怎麼了?

  路 茨:身上都穿著只有祭典時才穿的最漂亮的衣服。

  蕾 比:啊——伊札雅連香水都噴上了。

  伊札雅:你們在說什麼傻話呢,這是和男性見面時候的禮儀哦。

  蕾 比:呃?是這樣嗎?

  艾蕾米亞:嗯,沒騙你哦。

  伊札雅:啊~啊,說起來這東西還真是不得了呢,連邊邊角角都用掉了。

  這麼多布的話可以做很多漂亮的衣服了。

  攸 布:比起什麼衣服,我們正在做更好的東西啊。

  路 茨:完成之後會讓你們看的哦。

  伊札雅:哎~是這樣嗎?那可真讓人期待呢

  艾蕾米亞: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水就放在這裡了哦。

  蕾 比:咦?不是來幫我們的嗎?

  艾蕾米亞:我們還有的田地的換土工作等著去做喲。

  伊札雅:你們的那份力也會幫你們出的,回頭見。

  攸布:好耶,是水啊~

  路茨:攸布,不要這樣,應該讓星之人先喝啊。

  老人:哈哈哈…不要緊,我最後喝就行了,你們先喝吧。

  攸布:好耶

  (攸布開始喝水)

  路茨:啊…那樣一口氣喝下去的話……

  (攸布咳嗽)

  蕾比:那個,爺爺,現在我們做的是什麼?

  攸布:你在說什麼啊,蕾比,是傘啊,一開始不是說過了么?

  蕾比:爺爺說過傘是為了遮雨擋雪而造的東西,可是爺爺又說這不是在外面用的,而是在屋裡用的。

  雨啊雪啊又不會在屋裡下,這不是傘啊。

  老人:原來如此,你真的想知道這是什麼嗎?

  蕾比:……是的。

  老人:哈哈哈…很好的回答,這個是宇宙啊。

  蕾比:宇宙?

  老人:正確地說是為了顯示宇宙的模型的一部分。當然,真正的宇宙並不是這麼小,

  可做太大的話就拿不動了,所以只做這樣的大小。

  蕾比:為什麼要拿著它走呢?

  老人:為了讓很多人能看到啊。

  蕾比:宇宙是什麼呢?

  老人:有著星星的地方。

  蕾比:星星又是什麼?

  老人:星星是有著各種顏色,在漆黑的夜空中閃耀著的東西哦。

  蕾比:星星在哪裡呢?

  老人:在非常遙遠的地方。

  蕾比:有多遠呢?

  老人:就算怎麼伸手也夠不著那麼遠哦。

  蕾比:明明看得見也夠不著嗎?

  老人:是啊,所以大家都對星星心存嚮往呢。

  蕾比:可是……

  (老人突然一陣猛烈的咳嗽)

  路茨:您沒事吧!

  攸布:我去叫愛祖拉來。

  老人:沒事,我沒事的。

  蕾比:啊,那個,我,這個,對不起!

  老人:不用在意,回答你的問題真的非常愉快啊,蕾比。

  好了,剛才的問題就留給大家睡前去想吧,

  對了,攸布,那裡縫合的地方像這樣就可以了。

  (三人完成了縫製)

  攸布:完成了!

  蕾比:這邊也縫完了。

  路茨:蕾比在最後已經非常熟練了呢。

  蕾比:我已經不怕裁縫了哦。

  攸布:就算這樣我還是比你快吧?

  蕾比:什麼嘛。

  攸布:我說的是事實吧。

  老人:哈哈哈……那麼展開來看看吧。

  路茨:好的,來吧,你們兩個。

  二人:好!

  (三人正把傘撐起來)

  攸布:那樣不行,那邊先穿過去的話這邊很難做的。

  路茨:不是這樣啦,把它拗彎然後插進去啊,像這樣。

  蕾比:啊!

  路茨:蕾比,沒事吧?

  蕾比:別隨便亂動啊,要從這邊開始按順序來。

  路茨:攸布,那邊弄錯了,那樣的話這邊的袋子該怎麼辦嘛。

  攸布:哎呀?

  老人:哈哈哈……慢慢來吧。

  攸布:路茨,拉著那邊。

  路茨:唔…怎麼樣?

  攸布:嗨~喲,完成了。

  蕾比:啊…好大的——碗?

  路茨:看起來像是這樣呢。

  攸布:可以把我們大家全部裝進去哦。

  蕾比:我說接下來該怎麼辦?

  攸布:不知道…

  老人:還記得頂部有一個鐵環嗎?在那裡穿上繩子吊在天花板上。

  蕾比:啊,那個環原來是這麼用的啊,安上去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可思議了。

  攸布:那就趕快…啊,夠不著啊。

  蕾比:剛才先穿上去就好了。

  路茨:蕾比,攸布,扶住梯子,把傘斜過來,我來把繩子穿上去。

  攸布:知道了。

  蕾比:這樣可以嗎?

  路茨:…啊……還差一點…嗯,搞定了!

  攸布:應該吊多高呢?

  老人:坐在椅子上的時候,傘的底部大約在眼前那麼高。

  攸布:那就這麼高吧,搞定了。

  蕾比:就像一隻白色的碗翻過來浮在空中一樣。

  路茨:這樣就完成了?

  老人:之後再在傘的下面掛上黑幕,讓光線進不到裡面。在這之前……

  (老人站起身走了起來)

  蕾比:爺爺,你可以走了嗎?

  路茨:還是第一次看見。

  老人:哈哈哈……勉勉強強啦。

  蕾比:啊,是那個炸彈?!

  路茨:不對啊,那是看星星的機器,爺爺說過的。

  攸布:怎麼上面有好多小孔……

  老人:這個是投影儀啊,是我自己做的哦。就是用這個在傘的裡面映出星星。

  三人:星星?!

  攸布:快點讓我們看啊,馬上關燈吧。

  老人:現在投影儀的調整還沒有完成,再等一等好嗎?

  路茨:讓我來幫忙可以嗎?

  老人:啊,務必請你幫忙。

第四話 投影開始

  攸布:調整還真是花時間啊。

  蕾比:還以為只要稍微擦拭一下就好了。

  老人:哈哈哈……就是這樣的了啦,

  投影儀這東西總是難以侍侯,總是狀態不好,非常耗時費力的傢伙。

  不管什麼時代,哪一台投影儀都一樣呢。

  路茨:做好了!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老人:啊,接下來要調整那邊的齒輪的咬合。

  路茨:好的。

  老人:哈哈哈……你似乎會成為一個不錯的鐘錶修理師呢。

  攸布:蕾比,那邊縫好了沒?

  蕾比:這樣可以嗎?

  攸布:嗯……我覺得應該沒問題。

  蕾比:這樣就可以擋住外面的光線跑進去,能夠看星星了嗎?

  老人:對啊,因為星星是在夜空中閃耀的東西啊。

  (投影的準備完成了)

  老人:哈~好了,試一次看看吧。

  (攸布關燈)

  蕾比:啊,全黑了。

  攸布:讓我也進去嘛……啊!

  蕾比:那是我的腳啊,小心點。

  攸布:什麼也看不見,有什麼辦法嘛。

  老人:那麼開始吧。

  (開動投影儀)

  攸布:啊,雨傘上有洞。

  蕾比:欸,我有好好地縫起來了啊。

  攸布:咦?等等,我已經把外面的燈關了,有洞也看不見的啊。

  路茨:你們認真看清楚點吧。

  蕾比:啊,不對,那不是洞,在閃光。小小的光點,很多,非常多…這就是…星星?

  攸布:這真是……太不真實了,因為……這實在……太過美麗了……

  蕾比:那是什麼?

  老人:哪裡?

  蕾比說的是這一帶的星星嗎?

  蕾比:嗯,那裡為什麼會排列得那樣整齊呢?其他地方的星星散布得更開的啊。

  老人:這樣明顯地排列起來的星星們叫作星座,明亮的星星偶然靠近集中在一起。

  儘管看起來它們聚在一起,可排列出來的形狀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老人停頓了一下)

  原來如此,我這麼回答雖然沒錯,可是太乏味了呢。

  比如說,這裡的明亮的星星排成了一個四角形,在正中央有三顆傾斜的星星。

  在蕾比看來,它像什麼呢?

  蕾比:那個……嗯……放進杯子里的蚯蚓……

  攸布:不對啊,蚯蚓不會那麼直的啦。

  蕾比:可是我就是那麼覺得嘛。

  老人:原來如此,蕾比看起來像的話,那對蕾比來說這就是正確答案咯。

  那麼輪到攸布你了,你覺得這個像什麼呢?

  攸布:那還用說,那是……嗯…嗯……蝴…蝶…

  蕾比:蝴蝶?

  攸布:因為你看嘛,和之前看的那幅畫一樣啊,有兩隻翅膀。

  蕾比:那個不行啦,蝴蝶什麼的現在可是已經沒有了。

  老人:哈哈哈……但是啊,以前的人也曾經用不存在的東西給星座命名。

  所以這也是一個答案。

  攸布:看吧。

  蕾比:欸——

  老人:接下來是路茨,你覺得像什麼?

  路茨:我覺得像一個人。

  蕾比:雖然是有點像…可是,手啊,腳啊,頭啊都沒有哦。

  攸布:就是,太奇怪了。

  老人:手,腳和頭全都有的哦,要倒過來看。

  以前的人把這個星座想象成巧手的獵人。(獵戶座)

  路茨:可是,為什麼是倒過來的呢?

  攸布:獵人是什麼?

  蕾比:以前的人是多久以前的人?以前的人全都這麼覺得嗎?

  老人:哈哈哈…這些問題留待以後再回答吧。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月亮吧。

  (打開幻燈片)

  三人:哇——

  蕾比:為什麼只有一半?還有一半怎麼了?

  攸布:好大哦,比太陽還要大。

  路茨:不對啦,一定是離得非常近所以才顯得那麼大。

  老人:接下來,給你們講一個特別的故事吧。

  這是憧憬著遙遠閃爍的星星的人們最終到達星星的故事。

  攸布:欸?天上有人嗎?

  路茨:書上倒是這樣寫著,是真的嗎?

  蕾比:你們兩個別說了,好好聽爺爺說話。

  老人:哈哈哈……最初的時候,有一個將鳥的雙翼固定在手臂上試圖翱翔天際的男人,

  可是他的結局卻是悲慘的。

  攸布:那樣能飛上天才怪呢。

  蕾比:噓——

  老人:向天空的挑戰,不是只有振奮人心和愉快的事情啊。

  有人曾經乘坐一種叫熱氣球的東西飛上了天空,不過他是被國王強迫坐上去的,

  其實國王也一定是想試試熱氣球是否真的可以飛吧。

  也有用簡陋的滑翔機默默地重複著試驗的人,但是,周圍卻沒有願意幫忙的人。

  最初的飛機飛翔在沙丘上的時候,目睹的只有寥寥數人。

  沒有飛起來便死去的人也有很多。

  本來是用來去宇宙的火箭卻被作為戰爭道具的事也有過。

  許多的人留下了眼淚,再也不看什麼星星了。

  但是,人類決不會停下腳步。前人的失敗和錯誤,由後人一點點、一點點地跨越過去。

  終於,人類到達了那個月亮。

  蕾比:人類去到那裡了?

  老人:對啊,那個只看得見一半的月亮啊。它其實非常遠,但是在星星當中是最近的。

  當然,真正的月亮並不是只有一半,我們看到的只有受到太陽光照射而發亮的一面。

  蕾比:那麼,月亮其實是圓圓的嗎?

  老人:對哦,圓圓的哦,像這樣呢。

  (下一張幻燈片)

  蕾比:哇——

  攸布:真的啊,真的變成圓圓的了啊。

  老人:後來,人類在月亮上建造了城市,能住上幾千人,非常大的城市呢。

  以那個城市作為立足點,人類甚至在比月亮更遠的星星上刻上了足跡。

  (下一張幻燈片)

  攸布:這是…紅色的…星星?

  老人:人們叫它火星,過去一直被認為有生命存在的星球。

  路茨:那裡有人嗎?

  老人:很可惜,人們發現其實是沒有的。儘管這樣,人類還是在宇宙中繼續尋找著朋友。

  接下來是這個了,知道這是什麼嗎?

  (下一張幻燈片)

  攸布:哇——

  蕾比:這是…什麼?藍色和白色的美麗的星星……

  老人:這就是太陽系的第三行星,也就是我們所居住的星球——地球啊。

  路茨:這麼大啊?

  老人:哈哈哈……因為是以以前的照片作為原版製作的,所以看起來顯得比其他星星要大呢。

  其實是一個很小的星球啊。

  攸布:我、我們居住的星球,原、原來是這麼美麗的嗎?

  老人:是啊,以前是這麼美麗的啊。

  路茨:可是…現在呢?

  老人:因為不能從宇宙看地球了,是什麼樣子的已經沒有人知道了。

  自從人類再次開始戰爭,星星的事情就漸漸地被遺忘了。

  可是總有一天,人類一定可以再一次在星星的世界里暢遊,

  告訴我星星的事情的那個人是這麼相信的。

  蕾比:可是,可是,這是真的嗎?天空上面真的有這麼美麗的世界嗎?

  老人:啊,是真的哦。儘管現在的地球被漂浮空中的雪雲覆蓋著,看不到真正的星空,

  可是現在在這裡看見的星空是屬於你們的喲。

  (老人停頓了一會兒)

  啊,對了,為了感謝你們認真地看到現在,我要告訴大家一個特別的秘密。

  攸布:秘密?

  老人:這台機器呢,並不僅僅只能投影出星星而已。

  無論是久遠的過去還是遙遠的未來,它都能自由自在地操縱時間帶我們去,是特製的機器哦。

  路茨:竟然能…

  蕾比:操縱時間?那種事能做得到嗎?

  路茨:啊,星星動了。

  蕾比:好美~

  攸布:咦?停住了?

  老人:這是一千年後的夜空。

  路茨:一千年後的…夜空…

  老人:這個夜空呢,是距今正好一千年後從這裡看到的星空哦。

  攸布:一千年…是多久以後啊…

  路茨:我們長大成人,變成爺爺奶奶,比這個還要更久以後…

  攸布:果然還是不明白。

  蕾比:到了那個時候,能不能看見真正的星星呢?

  路茨:不知道呢,能看見就好了。

  老人:沒問題的,人類一定可以再次握住星星這個夢想的。

  不過,即使有一天,星星的世界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是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

  也請大家不要把在這裡看到的星空忘卻。

  當你迷失在黑暗中,看不到真正的星空的時候,

  就請靜靜地將它回想起來吧。

  這是…

  我們的,小小的夢想。

  攸布:不可能忘記的。

  蕾比:這樣美好的東西,絕不會忘記的。

  路茨:真想讓更多人也看到啊。

  老人:哈哈哈……是嗎,謝謝你們。

  那麼,該回到屬於我們的時代去了,這是現在雲層後面的夜空的樣子哦。

  (投影進入了最後的階段,終於迎來了尾聲)

  老人:好了,差不多該結束了。

  攸布:欸?我們還想再多看一會兒!

  蕾比:不對,想一直看下去!

  路茨:因為下次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看到了!

  老人:沒關係的。你們三人,請試著閉上眼睛。

  蕾比:呃?

  攸布:嗯…

  路茨:嗯…

  老人:來吧,試著想象一下星空。

  攸布:啊…看到了!

  蕾比:嗯,看到了。

  路茨:看見星星了啊。

  老人:星星的光輝會永遠伴隨著你們,因為在星象館看到的星星決不是會輕易忘得掉的東西啊。

第五話 寶物

  攸 布:(打呵欠)好睏啊~

  蕾 比:忍耐一下吧,必須要在大家醒來之前去取回來啊。

  路 茨:現在的話,守田值班只守在二號田,沒問題的。

  伊札雅:要去哪兒啊?你們三個?

  攸 布:艾蕾米亞和伊札雅不是醒著嗎?!

  蕾 比:但是…可是可是,她們不是值班的人哦。

  艾蕾米亞:在這種地方幹什麼啊?

  攸 布:呃…嗯…那個…

  蕾 比:因、因為醒了,所以出來散步。

  路 茨:咦?艾蕾米亞,伊札雅,為什麼你們穿著禮服呢?

  蕾 比:啊,真的啊,那是在女神面前穿的衣服吧?

  艾蕾米亞:等下有重要的事要商量,不要隨便走動哦。

  蕾 比:我們也要出席么?

  伊札雅:很遺憾,只有大人出席喲,也包括你們的師父(指星之人)。看情況也可能會叫你們去。

  路 茨:是不是大家要一起看星星呢?

  伊札雅:誰知道呢…

  艾蕾米亞:散步就到此為止,回房間去吧。

  伊札雅:不然會被愛祖拉罵的喲。

  攸布:快點行動吧,蕾比。

  蕾比:嗯,大人們也好像有事要找星之人的樣子。

  路茨:搞不好會被先下手為強啊。

  蕾比:那樣可不行!

  攸布:嗯…在哪裡來著?

  蕾比:進來之後,在第四個柜子向右轉,再走到頭就到了。

  路茨,蕾比,是左邊啊。

  蕾比:啊,對啊,左邊啊。

  攸布:唉~可是還真可怕呀,全部都破破爛爛的,大人們都不來這裡。

  蕾比:自從有人住在這裡之前就這樣了,據說是發生過火災。

  路茨:嗯,我也聽說過,一定是那場火災后這裡就沒有人了。

  這燒過的紙灰本來是書,現在根本不能看了。

  攸布:啊,有了有了,在這個縫隙里。

  路茨:嗯,蕾比。

  蕾比:好。

  (蕾比拿出裡面的盒子)

  我要打開了。

  攸布:沒錯,是我們的寶物。

  路茨:可是,為什麼會從土裡挖出來呢?

  蕾比:現在已經無所謂了,干農活偶爾也會遇到好事的嘛。

  攸布:一年了哦,我們找到這個東西已經一年了。

  路茨:嗯,幸虧那個時候藏起來了,被大人們看見的話肯定會搶走的。

  蕾比:「假如村子里有商人來的時候,有極為想要的東西的話就拿這個和他交換」,當時我們是這麼決定的。

  攸布,路茨,真的決定了嗎?

  二人:嗯!

  (三人來到老人的房間)

  蕾比:打擾了。

  攸布:打擾了。

  路茨:打擾了。

  攸布:啊,傘收起來了。

  路茨:機器…還放在那裡。

  蕾比:爺爺呢?

  攸布:可能還在睡吧。

  (老人起床)

  老人:呀,早上好,今天來得很早呢。

  蕾比:那、那個,我們有事情想拜託爺爺。

  老人:哦?什麼事情呢?

  攸布:嗯……

  路茨:那個…

  蕾比:我們,想要成為星之人!

  老人:哦~?唔…(老人注視三人)你們三個的眼神非常認真呢。

  蕾比:機器呢,路茨一定可以製作出來的,調整也可以做到的。

  要去其他地方的村子的話,有攸布在就一定沒問題。

  向大家講述星星的故事,我想我可以做。

  可是…在學習更多各種各樣的知識之前,我們可能還不行。

  所以,在我們能夠成為真正的星之人之前,希望爺爺能教導我們!

  路茨:拜託了!

  攸布:拜託了!

  蕾比:這個,請收下我們的寶物!

  (老人打開盒子)

  老人:呵,這個是十字架呢。

  路茨:十…字架?那是什麼東西?

  老人:是用來祈禱的東西啊,你們是怎麼得到的呢?

  攸布:在田裡工作的時候,路茨撿到的。因為它很漂亮,所以我們三個把它當作寶物來看待。

  老人:哈哈哈……你們的運氣還真好呢。

  蕾比:只有這個作為禮物,雖然可能還遠遠不夠…

  老人:不,沒有這樣的事,有這個就十分足夠了。

  蕾比:可是……

  老人:只是有一件事要拜託你們,可以收下這個嗎?

  (老人取下頸上的項鏈)

  路茨:那是…爺爺一直掛在頸上的盒子,這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老人;啊,是我的寶物啊。

  蕾比:這到底…是什麼呢?

  老人:是星之人的證明啊,我希望你們可以好好地保管它。

  假如有一天你們看到了真正的星空的話……

  (腳步聲讓老人止住了話)

  蕾比:呃?艾蕾米亞?

  攸布:你生氣了嗎?

  路茨:因為我們沒有回房間…可是……

  (艾蕾米亞走近並向老人行禮)

  艾蕾米亞:請您務必到女神廣場來。

第六話 女神

  艾蕾米亞:我帶星之人來了。

  (老人在三人的攙扶下緩緩走來)

  愛祖拉:蕾比,攸布,路茨,我應該跟你們說過回房間去的。

  蕾 比:我們已經成為星之人的弟子了。

  攸 布:所以我們要扶好星之人讓他可以走路。

  路 茨:我也是…我也是星之人的弟子。

  (村人開始小聲議論,到底怎麼回事啊之類的)

  愛祖拉:星之人,請到女神的面前來。

  (老人走上前)

  老 人:哦…哦……這個是…

  攸 布:這是女神大人。

  路 茨: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時,大家都在會女神的面前進行。

  蕾 比:因為在重要的守護神面前大家都不會說謊,也不允許說謊。

  (愛祖拉來到老人面前)

  愛祖拉:我現在向你傳達本村的全體意見,

  今天午後,請你離開這個村子。

  蕾 比:呃?

  攸 布:愛祖拉…你在說什麼?大家,都還沒有看過星星吧……而且…星之人還沒有恢復健康啊!

  現在讓他出去外面的話,他是到不了下一個村子的啊!

  愛祖拉:這是全體村人的意思!

  攸 布:可是…我們約定好了啊!他會教我們很多星星的事情,說好了讓我們成為星之人!

  路茨也被誇獎了哦……我們…要成為星之人…要到其他的村子去旅行!

  然後總有一天…我們要到月亮上去!

  愛祖拉:我不允許你們那麼做。

  攸 布:為什麼!

  愛祖拉:在這個世界,星之人的使命已經完結了。

  蕾 比:這種事…這種事是不對的,全都是不對的!大家看了星星的話一定會明白的!

  為什麼連星星都還沒有看過,就做了這麼重要的決定呢?!

  還有很多事情是我們所不知道的,連這一點都還沒明白,怎麼能肯定自己就是對的啊?!

  (村人騷動)

  女神大人,我說錯了嗎?世界上已經不需要星之人了嗎?

  請回答我…女神大人…請告訴我!請回答……

  老 人:機器人…

  路 茨:呃?

  老 人:這個並不是女神像,是機器人啊。

  (老人走近)

  還留在這個世界上啊……

  蕾 比:爺爺?

  老 人:記憶卡……記憶卡的插口……

  蕾 比:怎麼了?女神的耳朵有什麼嗎?

  老 人:哦啊……

  (老人突然倒下了)

  蕾 比:爺爺!

  攸 布:爺爺!爺爺—!

  路 茨:爺爺!

  (三人的房間)

  艾蕾米亞:我要進來咯。

  伊札雅:有乖乖呆著嗎?

  攸 布:艾蕾米亞……伊札雅。

  艾蕾米亞:蕾比…她睡著了呢。

  伊札雅:嗯?路茨,你在看什麼?

  路 茨:星之人帶來的書。儘管是不認識的語言寫的看不懂,

  不過我想上面寫著星星和那台機器的事。

  攸 布:吶,我們還不能出房間嗎?

  艾蕾米亞:嗯,還沒有得到允許。

  蕾 比:大家打算在這期間,把星之人趕出去嗎?

  艾蕾米亞:蕾比,你醒著啊?

  蕾 比:爺爺呢?

  艾蕾米亞:已經送他回客房了,放心吧。

  伊札雅:再怎麼樣,大家是不會做把病人趕出去這種事的。

  蕾 比:病人?

  路 茨:還沒有治好嗎?

  攸 布:但是,很快就會回復健康了,對吧?

  (艾蕾米亞和伊札雅沉默了一會兒)

  艾蕾米亞:你們三個,認真聽我說。星之人他呢,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進行著艱辛的旅行。

  在生命難以存活的土地上,只有他一個人……

  因為這樣,肺和神經都損傷得很嚴重了。我想即使是走幾步,說幾句話也會讓他很痛苦啊。

  攸 布:可是…這不對勁啊,他和我們一樣高興地笑著的啊!

  路 茨:他不僅教我修理的方法,還和我們說了那麼多話的啊……

  伊札雅:就像你們喜歡星之人一樣,星之人大概也喜歡上你們了吧。

  蕾 比:可是……

  伊札雅:好了,我們要去田裡工作了,你們要乖乖呆在房間里哦。

  艾蕾米亞:再過一陣子的話,愛祖拉也一定會原諒你們的。

  (艾蕾米亞和伊札雅走出房門前突然停住了腳步)

  蕾比,攸布,路茨……

  大家之所以會說要趕星之人出去……是因為你們太喜歡星之人了。

  蕾 比: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喜歡他就要趕他走?

  艾蕾米亞:因為…不想讓你們遭受痛苦的事啊……

  但是…那也許是錯誤的……假如真的從心底為你們考慮的話……

  伊札雅:回頭見了。

  攸布:星之人他…等他恢復健康后……接下來讓他教我們些什麼呢?

  蕾比:我想讓他給我講更多星座的故事,他說過星座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說的。

  路茨:我想讓他教我有關機械的事,要是我能夠自己做出來的話,就可以讓更多的人看星星了。

  攸布:我的話,像是其他村子的事呀……只要是好玩的事,什麼都可以。

  蕾比:果然,攸布就是攸布呢。

  攸布:這是什麼話嘛。

第七話 星之人

  (幾十年前的遊戲主角從封印都市脫出后的記憶)

  (某人接近的聲音)

  廢墟獵人:右腳廢了呢。

  (說完用槍口捅了捅主角)

  年輕主角:啊……

  廢墟獵人:嗯?喂!你還活著嗎?

  年輕主角:……大概吧。

  廢墟獵人:你也是廢墟獵人嗎?

  年輕主角:廢墟獵人?嗯……直到十幾個小時前還是。

  廢墟獵人:嗯?你在說什麼啊?

  年輕主角:我改行了。

  廢墟獵人:改行?

  年輕主角:我是…第幾個了呢?自從第一個傻瓜從洞穴向外眺望夜空的傻瓜開始算起的話……

  廢墟獵人:你不是廢墟獵人嗎?

  年輕主角:我是……我是…傳頌星星的人。

  主 角 :從那以後到底過了幾十年了呢?想起來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事一樣。

  (聽見有規律的腳步聲)

  是誰啊?是攸布嗎?來聽我說其他村子啊、用雪橇旅行的那些事嗎?

  莫非是路茨嗎?投影儀的操作方法得給你再詳細點解析清楚呢。

  還是蕾比呢?星星的故事無論怎麼說都說不盡,

  可是你一邊雙眼閃閃發著光一邊聽我說,真的讓我很高興喲。

  機器人?啟動了啊?

  不,還是說,你真是女神?

  啊,對了,記憶卡啊…

  (艱難地翻弄衣服)

  防水盒……

  (尋找)

  不見了!

  (尋找)

  在哪裡…?

  (十字架從防水盒掉了出來)

  這是……十字架…啊,對了,這也是寶物啊,和蕾比、攸布、路茨交換的寶物啊。

  真是的,明明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告訴他們的,作為師父的我卻這麼不中用了。

  但是,那三個人的話沒問題的,一定會比我走得更遠,哈……

  (機器人跪下了)

  為什麼跪下了?電池沒電了嗎?

  這樣啊,你來迎接我了啊?

  那麼,請告訴我,天堂的入口是只有一扇嗎?

  天堂是分開的話,我可…不去喲,哈……

  (機器人動著嘴唇,可是卻發不出聲音)

  你想對我說什麼啊……哈…哈…

  是嗎……我被寬恕了啊……

  作為一個為星星苦惱著一直活到現在的…小小的傳頌星星的人…

  這是一個讓人懷念的、溫暖的夜晚,一個很大的圓形房間,半球狀高聳的屋頂,數不清的坐位。

  啊,觀眾密密麻麻的坐著,裡面還有熟悉的面孔。

  有年輕人,也有老年人,

  有一家同行,有朋友齊聚,也有情侶相依。

  大家悠然自若,衷心期待著接下來的節目。

  觀眾席中心的是那台巨大的雙球式的投影儀,

  就像剛從工廠出貨那樣,一點瑕疵也沒有地被組裝完好,而在那旁邊……

  主角:好久不見了。

  夢美:是的,好久不見了。

  主角:……你看起來很有精神呢。

  夢美:是的,因為我是機器人,因為是…機器人……

  主角:原來,你已經會哭了啊。

  夢美:是的!

  主角:在這裡,人類的願望也好,機器人的願望也好,全部都能實現呢。

  夢美:是的,客人。

  主角:我已經不是客人了喲。

  夢美:你……你說什麼?

  主角:接下來,那個就拜託了,沒有那個的話我也進入不了狀態。

  夢美:好的。歡迎大家光臨天象館,這裡有著無論何時都決不會消失的,美麗無窮的光輝,

  滿天的星星們正在等待著大家的到來。

  主角:好了,投影開始吧。

  如雷般的掌聲之中,我悟到了,

  在這個星球出生,在這個星球長大的星之人的系譜,

  而如今,我也包含在其中。

  (三人的房間里)

  艾蕾米亞:你們三個,在嗎?

  攸 布:怎麼了,艾蕾米亞?

  路 茨:已經可以離開房間了嗎?

  艾蕾米亞:你們去和星之人道別吧。

  攸 布:呃?怎麼回事?

  艾蕾米亞:星之人他要走了。

  蕾 比:欸!

  (蕾比跑了出去)

  路 茨:蕾比!

  攸 布:艾蕾米亞,果然是要趕星之人走嗎?!村裡的人都不明白嗎?!

  艾蕾米亞: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攸布……

  星之人他……

  (蕾比氣喘吁吁地跑到老人的房間)

  伊札雅:蕾比。

  蕾 比:爺爺呢?

  愛祖拉:蕾比,來道別吧。星之人漫長的旅途已經結束了。

  蕾 比:為什麼…明明還有很多事想要他告訴我們的…

  (攸布與路茨也跑來了)

  攸 布:爺爺…

  路 茨:爺爺…呢?

  蕾 比:攸布……路茨……爺爺他……

  愛祖拉:來吧,二人也來向星之人道別。

  攸 布:怎麼會…爺爺……

  路 茨:……爺爺……

  蕾 比:爺爺他覺得開心了嗎,經過不斷的旅行,不覺得寂寞嗎?弄得…弄得遍體鱗傷的,

  儘管這樣,他也覺得幸福嗎?

  愛祖拉:星之人他是幸福的,能在最後遇到你們,他真的覺得很高興啊。

  不是這樣的話他也不會以這樣滿足的表情安眠。

  可以這樣說,星之人和你們渡過的這段時光,對他來說無疑是最好的告慰了。

  蕾 比:我還有很多話想和你說,還想讓你告訴我更多星星的事……

  路 茨:我也是,想你教我更多,更好地展現星星的方法,使用機器的方法,還有製作方法……

  攸 布:我…你已經教過我了,讓我知道有更遠方的世界……可是……

  可是…我……我是想……和爺爺你一起去的啊!

  愛祖拉:你們三個,請看這裡。

  蕾 比:為什麼…女神大人會在這裡?

  路 茨:她是來為爺爺祈禱的嗎?

  愛祖拉:星之人是非常高尚的人,所以女神帶他到天國去了吧。

  路 茨:天國…在哪裡呢?

  愛祖拉:那是在比天還要更高,怎麼伸手也夠不著的地方。

  蕾 比:可是,總有一天,我們也能去得到吧。

  愛祖拉:是的,總有一天,一定能。

  星之人作為村裡重要的客人,將被安葬在地下墓地,這是大家商議的結果…

  攸 布:不可以啊!……爺爺他是星之人,所以,應該讓他在可以看見真正星星的地方安眠!

  路 茨:我也這麼認為!

  愛祖拉:蕾比,你也和他們的意見一致嗎?

  蕾 比:是的!

  愛祖拉:我明白了。將星之人安葬到地面上去吧。

  如果那是他的願望的話,我們就應該回應他的願望。

  (三人在外面安葬老人)

  路茨:讓星之人在寒風冰雪之下沉睡…

  攸布:他不會覺得冷嗎?

  蕾比:沒問題的,用冰蓋起來的話,一定會暖的。

  路茨:暴風雪變小了實在太好了。

  攸布:再過一會兒,正好就是晚上了。

  蕾比:果然爺爺是個高尚的人呢。

  攸布:可能真是這樣呢。說起來……高尚是什麼?

  蕾比:不知道…

  路茨:我想一定是好人的意思啊。

  攸布:啊,原來如此。

  蕾比:假如雲全都散開,能看到真正的星星就好了。

  攸布:今晚的雲比較厚,或許不太可能呢。

  蕾比:可是…總有一天,一定能。

  攸布:吶,蕾比,路茨,看那裡啊!在雲的後面有東西在微微發亮!

  路茨:真的啊!

  蕾比:那個難道是爺爺給我們看的……

  攸布:嗯嗯,那一定是月亮了!

  蕾比:不知道是什麼形狀的呢?

  路茨:是圓圓的呢,還是半邊的呢,又或是很細長的呢?

  攸布:啊,真想到月亮上去啊!

  艾蕾米亞:蕾比,攸布,路茨,到這裡來!大家都在等哦。

  伊札雅:送行的祈禱要由你們來進行啊。

  蕾 比:來,我們走吧。

  (若干日後,愛祖拉叫三人來到女神廣場)

  愛祖拉:總算來了,蕾比,攸布,路茨。

  在女神面前商議的結果出來了。

  三 人:是!

  愛祖拉:你們三人希望繼承星之人的事,經過我們19人全體商議,我們承認你們。

  (掌聲)

  攸 布:好耶!

  路 茨:獲得承認了啊。

  蕾 比:謝謝你們!

  愛祖拉:你們三個請記住,你們成為星之人,是為了繼承你們的老師,前代的星之人的夢想。

  攸 布:是,我們明白。

  路 茨:我們已經從爺爺……不,從老師那裡接受了…

  蕾 比:老師的寶物,星之人的證明。

  攸 布:可是,這個,到底是什麼啊?

  路 茨:薄薄的像塊板,到底該怎麼用,不知道啊。

  攸 布: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吧。

  路 茨:知道的話就太好了。

  蕾 比:看,這樣摸著它的話,總覺得,有些暖暖的。

  歡迎大家光臨天象館,這裡有著無論何時都決不會消失的,美麗無窮的光輝,

  滿天的星星們正在等待著大家的到來。

  歡迎大家光臨天象館,這裡有著無論何時都決不會消失的,美麗無窮的光輝,

  滿天的星星們正在等待著大家的到來。

  歡迎大家光臨天象館,這裡有著無論何時都決不會消失的,美麗無窮的光輝,

  滿天的星星們正在等待著大家的到來……

上一篇[金鐵]    下一篇 [冊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