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996年11月,一部名為《星光龍門陣》(也叫《雙龍一虎闖天關》)的電影開拍,它是好萊塢百萬富翁喬·埃澤特哈斯編劇的最後一本影片。

1 星光龍門陣 -相關背景

《星光龍門陣》/《雙龍一虎闖天關》

導演:阿倫·史密夫

編劇:喬·埃澤特哈斯

主演:埃里克·艾多爾、瑞恩·奧尼爾、理查德·傑尼

友情參演:成龍、烏比·哥德堡、西爾維斯特·史泰龍

評論人:蓋爾·米哈拉

2 星光龍門陣 -看點

當電影的導演不能控制影片的拍攝,影片的導演一欄就會註上無名氏字樣,英語影片則會標上Alan Smithee。這樣影片的導演可以免受批評與指責,也不會因影片的失敗會影響到他個人的業績。

  1996年11月,一部名為《星光龍門陣》(也叫《雙龍一虎闖天關》)的電影開拍,它是好萊塢百萬富翁喬·埃澤特哈斯編劇的最後一本影片。該片由《愛情故事》的導演亞瑟·希勒指導,並公開對外宣布請到了三位電影巨星友情客串,他們是西爾維斯特·史泰龍、烏比·哥德堡和成龍。這是成龍即1985年的《威龍猛探》后,首次接演好萊塢的角色。各大娛樂刊物因此對本片的出爐議論紛紛——因為該片是一部揶揄好萊塢亂相的嘲諷喜劇。

  一年之後,影片的拍攝每況愈下。

  1997年5月,亞瑟·希勒退出了該片的拍攝。小範圍試映反響平平,喬·埃澤特哈斯被迫剪掉了22分鐘的鏡頭,至此此片真正成為了一部無名氏導演的影片。

  片中的各位演員隨後也炮轟了該片的拍攝。西爾維斯特·史泰龍在公開的場合表達了他想接管帥印、重拍此片的願望。埃里克·艾多爾(該片的演員之一)平時總是對媒體辟重就輕,這回也宣稱該電影簡直亂作一團。就是埃里克本人也似乎預感到本片的厄運,以嗓子不好為由,謝絕了影片公映前的全部採訪。影片廣告簡陋之極—一張及其普通的黃紙,上面捆著兩根細繩,由此可見製作方對本片的態度可見一斑。

  1998年2月27日,該片象徵性的選了幾家影院,在好萊塢悄悄上映,此時影片的名稱已經改為《星光龍門陣》,本片的製作人員似乎並不想引起觀眾的注意,可是各大報刊的影評人已因報道此片,名聲大噪。在他們的筆下,該片被說成「驚人的糟糕」、「極差」、「令人厭惡」,《今日美國》雜誌也說它是「一堆冒著熱氣的垃圾」。

  那麼,它到底糟到怎樣的程度呢?我們可以用這樣來概括——該死!糟透了!

  《星光龍門陣》記敘了一個新導演在拍攝有史以來耗資最大的影片《Trio》的過程中,所經歷的痛苦和磨難。影片拍攝中途,影片的製片商橫插一腳,使拍攝困難重重,影片也由此變得更加令人生厭,簡直讓觀眾倒盡胃口。影片的導演決定略去導演的名字,寫上無名氏。無奈,他本人就叫Alan Smithee,怎麼辦?

  於是他決定用最簡單的方法——砍掉主角的戲份。

  該片模擬紀錄片的風格,在鏡頭涉及的範圍內請了無數的演員,來評論電影、好萊塢以及他們自己,史密夫在影片殺青后被送進了精神病院,我們由此可見,該影片是多麼的陳腐無味,唯利是圖。影片的製片人James Edmunds(瑞恩·奧尼爾飾演)否認了所有的指控,堅持說他自己是一位導演,而不是拖別人下水的人(「但是兩者毫無區別」)!

  同時,電影中的明星——《Trio》中的演員——也各有各的打算。史泰龍抨擊了影片中對他的角色進行修改的做法,而嘴裡叼著雪茄的戈德堡和固執的成龍也強調說如果史泰龍在片中不死,他們也決不想死。「我不死!不死!決不!」成龍這樣宣稱。

  雖然低調的應付著圈內同行的關注,本片堪稱是喬·埃澤特哈斯編劇的復仇幻想曲。在長達90分鐘的時間裡,影片始終充斥著狹隘的口水戰,大肆抨擊好萊塢的眾生百態。對他來說,這可能是種快樂。但是廣大的觀眾卻苦不堪言。

  本片的編劇喬·埃澤特哈斯幾乎沒有對成龍的戲做任何修改,除了換掉了他心中的原來的最佳人選布魯斯·威利斯以外。本片中史泰龍和戈德堡都安排了足夠的時間來取笑他們曾經飾演過的角色,與他們相比,成龍飾演的部分則相對乏味。然而他也竭盡全力,作出有趣而愚蠢的樣子,象極了一個十足自我的超級巨星,洋洋洒洒地談論著死後餘生,以及在片場打散木樁假人的事情。

  更具諷刺色彩的是,比起成龍在本片中的表現,《成龍——我的故事》中也有不少這樣的鏡頭。整部影片,他出場的時間總共只有兩分鐘,分別散落在片頭、片中和片尾。影片結束的那部分評論簡直亂作一團,其他的鏡頭也同樣不受歡迎。

  《星光龍門陣》一片對成龍來說,只是證明了他在好萊塢的一線影星地位。但是,觀眾覺得該片與《炮彈飛車》和《風雨雙流星》差不多,就像在看著油畫晒乾那樣乏味。

  成龍真正的重返好萊塢,還是要看他後來的《尖峰時刻》。

3 星光龍門陣 -本片場景介紹:

以下是成龍在每場戲中的相關台詞,絕非杜撰。第一場:在《Trio》的片場,成龍有這樣一場戲,他和其他演員一起手持獵槍闖入劇院,嘴裡狂喊著:「別想搞老子!」拍完后,史密夫導演不確信影片的效果,要求成龍重拍一遍,但是成龍堅持不幹。「沒戲了!完了!」成龍生氣地說,而他的朋友史泰龍則更直接:「如果你不把攝影機從我的面前挪開,我就踢你屁股!」第二場:成龍在隨從的簇擁下,在攝影棚里開會。他非常生氣,因為聽說他演的角色將會代替史泰龍在下一場戲中被擊斃,他說:「不!不該我死,我絕對不能死,絕對不行。不死,不能死,絕不!」第三場:隨後,在同一個會上,成龍陳述了他的理由:「我不能死。我從來沒有死過,即使我死了,我也會再生。所以我從不死,懂嗎?」一個攝影棚的工作人員沖著他豎起了大拇指,成龍樂了。第四場:成龍穿著柔道服,滿臉的悅色化成了滿嘴的嘟囔;「好的!棒極了!不死!太棒了!不用死!也沒重生!好的!好的!不死!」第五場:成龍站在練功的木假人的旁邊,解釋他與導演之間的關係:「導演應該統攬全局。但是,他不能約束我。只要他不管我,我就能幫他控制場面,但是如果有人愚蠢的認為他可以控制我的話……」像是唯恐言辭無法準確表達似的,成龍一拳把假人的頭打了下來。第六場:每位演員都沖著史密夫嚷嚷,想要在本片中擔任主角,成龍也不例外。他坐在一群身手敏捷的亞洲美女中間,悠閑的靠在汽車的後座上,解釋他為什麼要爭取這個角色:「是的。他是一位武打巨星,他無往不勝,他就像我一樣,他見人就打,我也是,因此,我們是兄弟!」第七場:成龍返回了訓練館,一拳打掉了另一個假人的腦袋,並把室內弄得一片狼藉,談到史密夫片中角色,他覺得困難重重,決定似的說:「我要給我的代理人打電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