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星新一(ほし しんいち),1926年9月6日生於日本東京,父親是製藥公司經理,曾赴美留學,還創辦了藥科大學,並擔任過參議院議員。星新一曾就讀於日本東京女子高等師範學院附屬小學,念完中學后又考入東京大學農學部園藝化學系,畢業後進入東京大學研究院繼續深造。1997年去世。作品收在《星新一作品全集》中。

1個人簡介

星新一(1926.9.6-1997.12.30),日本現代科幻小說作家,以微型小說著名,作品最大特點是構思巧妙,被尊稱為「日本微型小說之父」。代表作有《惡魔天國》《人造美人》《聲網》和《惡魔的標靶》。在公司瀕臨破產之際,星新一那種暗淡憂鬱的心情是顯而易見的。因此,雖然星新一併非徹底的悲觀消極的厭世主義者,但坎坷多,並且艱難的經歷卻使他具備了一種對弱肉強食、爾虞我詐的資本主義社會的敏銳的洞察力,寫出了許多異彩紛呈、從各個角度反映社會現實的微型小說。其作品收在《星新一作品全集》中。他被稱為「日本微型小說的鼻祖」「極短篇之神」。其作品被譽為「科幻的徘句」,「新編一千零一夜」,「人生必讀書」。星新一微型小說在全球累計印數已突破1億冊,可謂婦孺皆讀,老少皆宜。
其名被日本漫畫家青山剛昌引用為《名偵探柯南》男主角工藤新一。

2個人生平

1926年9月生於日本東京一個科學世家。祖父小金井良精是人類學者,祖母是文豪森鷗外的妹妹喜美子,父親是製藥公司經理,曾赴美留學,還創辦了藥科大學,並擔任過參議院議員。
星新一短篇小說集(日文版)

  星新一短篇小說集(日文版)

1956年為逃避生意上的失敗,加入了飛碟研究會。
1957年,星新一和柴野拓美一起創辦了日本最早的科幻小說同人志《宇宙塵》,為日本科幻文學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同年,他發表處女作,受到請多文壇前輩的青睞,作品被轉載到當時由江戶川亂步主編的推理小說雜誌《寶石》,很快地躍登文壇。
1960年榮獲直木賞的殊榮(曾有四次入圍直木賞候補的記錄)
1974年,日本新潮社出版了《星新一作品全集》,達十八卷之多。1976年他榮獲日本推理小說家協會大獎。
1981年日本講談社創辦了文學季刊《微型小說園地》,並在該刊設立「星新一微型小說文學獎」,每年舉辦一次。
至1983年10月止,星新一發表的作品已逾一千篇,堪稱世界紀錄創造者。
1993年,在他完成第1001則極短篇作品后,宣布停筆。之後他的病情迅速惡化。
1997年因間質性肺炎病逝。

3作品類型

微型小說最早起源於美國。美國著名評論家羅伯特·奧弗法斯特曾下過這樣一個定義:微型小說必須高度「濃縮」,富有戲劇性,在一千五百字左右的篇幅中完整地包含一篇普通短篇小說應有的情節。他認為微型小說應當具備這三個要素:一、構思新穎奇特;二、情節相對完整;三、結尾出人意料。

4作品特色

星新一博採眾長,除繼承了羅伯特提出的「三要素說」之外,首先衝破微型小說的篇幅限制,少則兩三千字,多則四五千字,「有話則長,無話則短」,大大地增強了微型小說的靈活性和表現力。其次,星新一把微型小說的題材拓寬到人類生活的各個領域,特別擅長於科幻小說。他的小說有的馳騁於幻想中的未來世界,有的酷似童話和寓言,有的富有哲理性,有的以推理和懸念引人入勝,有的賦予妖精鬼怪以人情靈性
作品封面

  作品封面

等等。星新一的微型小說往往選取一個巧妙的角度,別開生面,以小見大,宛如一面面精巧玲瓏的小鏡子,從不同的角度折射出社會生活的各個片斷。星新一的作品龐雜,除科幻小說外,還寫有大量推理小說、幽默小說、散文和隨筆。但其中藝術價值與藝術成就最高的毋庸置疑的是科幻小說。
星新一擅長於用白描的手法對作品主人公作浮雕式的刻畫,「重神似,不重形似」,讓人物在對話和行動中自然而然地展示其性格。要把微型小說寫得簡潔洗鍊,詳略得當,必須掌握高超的剪裁技巧。星新一深諳此道,往往出奇制勝,長話短說,惜墨如金,尺幅千里。而星新一的微型小說之所以能給人以面目一新,回味無窮的藝術享受,跟他把有分量的「秤砣」壓在作品結尾是分不開的。星新一有不少微型小說酷似童話,寫得生動活潑,趣味盎然,富有教育意義,成人和兒童都愛讀。星新一把筆觸深入到現實生活的各個角落裡,反映出社會上存在的各種問題和矛盾。
自從日本作家兼翻譯家都築道夫在1959年把流行於歐美的微型小說正式介紹到日本以來,以這種文學樣式創作的日本作家逐年增多。但二十餘年來,星新一始終在數量和質量上遙遙領先,彷彿享有這方面的「專利權」,被尊為「日本微型小說的鼻祖」。1974年,日本新潮社出版了《星新一作品全集》,達十八卷之多。截至1983年10月止,星新一發表的作品已逾一千篇,堪稱世界紀錄創造者。
擅長在頭髮絲上刻字作畫的「微雕藝術家」付出的心血,未必比與數十米高的塑像打交道的雕塑家少
作品剪影

  作品剪影

。同樣,創作微型小說也未必比創作鴻篇巨製來得輕鬆省事。星新一的微型小說由於簡練質樸,清新雋永,詩意濃郁,在日本甚至被譽為「小說中的俳句」。他的作品中絕無雕琢堆砌之辭,綺麗華美之章,連日本的中小學生都能毫不費力地看懂。而這種質樸文風的形成,正是作家殫思竭慮,苦心經營的結果。
日本講談社1981年創辦了文學季刊《微型小說園地》,並在該刊設立「星新一微型小說文學獎」,每年舉辦一次。
星新一在《創作的道路》(《現代文學全集·星新一作品卷·解說(權田萬治)》,日本新潮社1979年版。)一文中寫道,「關於寫作的題材,我主張不受任何限制。但我卻為自己規定了三個原則:第一、堅決不描寫色情和兇殺場面;第二、不追趕時髦,不寫時事風俗類的作品;第三、不使用現代派的手法。」在文學商品化傾向日趨嚴重,色情和兇殺題材充斥日本文壇的今天,星新一能始終保持如此嚴肅的寫作態度,實屬不易。星新一的作品還能經受住時間的考驗,日本作家都築道夫說:「即使讀他十年前的作品,也決不會有絲毫陳舊過時的感覺。」這和他的創作方法分不開。他的作品常常不涉及具體的地點、環境、年代、事件和人名,剔除了那些可能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漸趨陳舊的因素。在星新一
凶夢など30 星新一

  凶夢など30 星新一

的作品中,幾乎很難找得到詳細的人物肖像描寫詞句,甚至連主人公的名字也多以N或S等字母取代。星新一在《人物的描寫》一文中曾這樣說:「我為什麼不在作品中使用普通的人名呢?因為日本人的姓名有其特殊性,讀者往往能根據其姓名而判斷出人物的性格和年齡等。有的名字一望便知是有身份的紳士,而有的名字則使人想到嫵媚的美人。這種情況是屢見不鮮的。」星新一不希望讀者僅僅根據作品主人公的姓名就得到某種印象,而是要使人物「活」起來,以行動顯示出其性格。星新一認為,作家應當通過作品來說話,小說畢竟不是論文,與其寫出故弄玄虛,深奧莫測的「天書」來讓評論家煞有其事地作一番解說,還不如把通俗易懂、生動有趣的作品直接交給讀者,讓讀者自己去品味,評判。

5作品目錄

《價值測量儀》
《F博士的枕頭》 《人造美人》《無微不至》
《被竊的文件》 《博士與機器人》 《成問題的裝置》
《反覆無常的機器人》《感情化了的電視機》《宏偉計劃》《國家機密》
《建議》 《馬戲團的秘密》 《貓》
《奇妙的花朵》 《奇妙的喇叭聲》 《生存維持部》
《失敗的發明》 《試製品》 《喂——出來!》(初二下人教版語文課文第十五課)
《喂——出來》插圖

  《喂——出來》插圖

《宣傳的時代》 《雪夜》 《眼藥》
《藥片的效驗》 《葯與夢》 《夜裡發生的事情》
《一物降一物》 《雜技團的旅行》 《滯貨傾銷一空》
《謎女》 《誘騙》 《紙幣》 《最相枼月》
《情投意合》 《貪得無厭》 《香味接收機》
《博士和老爺》 《有人情味的機器人》 《副作用》
《回家的時候》《新來的經理先生》 《紀念照片》
《宿命》 《雪子的報復》《鄰居》
《約會》 《一個神經分裂症患者》《自動裝置帶來的煩惱》
《豪華的保險箱》 《松獅》 《沒有缺點的槍》
《救命的:「死亡之葯」》 《理想的推銷術》 《不景氣》
《住宅問題》 《寶子姑娘》 《小鎮的振興》
《保修》(選入初二下北師大版語文課本) 《對策》 《商業之神》
《遺棄之神》 《思索時間的推銷者》《花卉研究所》
《一把刀》 《鑰匙》 《免費電話機》
《豪華的生活》 《寶船圖》《通往寶藏的道路》
《幸福鈴》 《生財之道》 《渴望的早晨》
《教訓》 《提升》 《無個性的男人》
《夢裡拾金》 《金鸚鵡》 《機會》
《合作者》 《愛情的鑰匙扣》 《和解之神》
《一個姑娘和兩個小夥子》 《和善的惡魔》 《妖精》
《職責》《出院》 《照料入微的生活》
《報酬》 《小而大的故事》 《解決糾紛的機器》
《自稱便衣警察的人》 《艾爾先生的臨終》《保險栓》
《世外桃源》
第二輯
《窗口》 《面孔》 《特技》
《自信》 《寶島》 《跟蹤》
《洪水》 《熟人》 《陰謀》
《爭價兒》 《還鄉人》 《輪流執政》
《各行其是》 《秘密結社》 《企業的秘密》
《古老的旅店》 《漫長的人生》 《宏偉的規劃》
《幸福的公式》 《奇怪的職員》 《莊嚴的儀式》
《殘酷的世道》 《聰明的鸚鵡》 《趕時髦的人》
《第一部》 《第一科長》 《K先生的一段羅曼史》 《女人、金錢和美》
《事實》 《災禍》 《常識》
《調整》 《進步》 《差異》
《乘客》 《月光》《好上司》
《確認機》 《新經理》 《愛的力量》
《春天的寓言》 《大頭機器人》 《轟動一時的人》
《叫人捉摸不透的社會》 《魔鏡里的公主》 《某夜趣談》
南柯一夢》《奇怪的闖入者》 《請等一等》
《討厭的上司》 《幸運的副產品》 《夜裡的風暴》
《一夜的經過》 《友好使節》 《治療以後》

6作品欣賞

喂——出來
(該作品被收錄在現行人教版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八年級下冊第十五課,作者創作此篇科幻小說,以誇張的手法表現對人類做法、思想、道德的探討和思索。這篇小說圍繞「洞」展開情節,以環境污染為題材,用幻想的情節和通俗的語言,告訴人們保護環境的重要性。)
一場颱風過後,晴空萬里。
在離城市不遠的近郊,有一個村莊遭到了颱風的破壞。不過,損失還不太嚴重,僅僅是村外山腳下那座小小的廟被颱風連根端跑了,並沒有傷什麼人。
第二天早晨,村裡人知道了這件事以後便紛紛議論起來。
「那座廟是哪個朝代留下來的呀?」
「誰知道呀,正是年代很久了。」
「必須趕快重新建造一座新的廟。」
正當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他說著的時候,有幾個人神色慌張地跑了過來。
「不得了,闖大禍啦!」
「什麼事?就在附近嗎?」
「不,還要過去一點,就在那邊。」
這時候,有一個人忽然失色驚叫起來:
「喂,快來看呀!這個洞究竟是怎麼回事呀?」
大家跑過去一看,地面上果真有一個洞,直徑大約在一米左右。人們探著頭向裡面瞧了瞧,可是洞里黑咕隆咚的什麼也看不見。然而,人們卻有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這個洞似乎是一直通向地球中心的。
有一個人懷疑他說:「該不是狐狸洞吧?」
一個年輕人對著洞里使勁地大叫了一聲。
「喂——出來!」
可是,並沒有任何回聲從洞底下傳上來。於是,他就在附近撿了一塊小石頭準備要扔進洞里去。
一位膽小怕事的老年人顫巍巍地擺著雙手,要想勸阻年輕人別這麼干。
「這可千萬不能扔下去呀,說不定會受到什麼可怕的懲罰的。」
但是,年輕人早就搶先一步,把石頭扔進了洞里。然而,洞底下仍然沒有任何回聲傳上來。
村裡人砍來了許多樹枝,用繩子一道一道地纏繞著做成了柵欄,把這個洞圍了起來。然後,他們就暫時先回到村莊里去了。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還是在這個洞上面按照原來的樣子建造一座廟吧。」
大家七嘴八舌地商量著,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天就這樣過去了。消息靈通的報社記者們很快就打聽到了這件事,爭先恐後地開著小汽車趕來了。不一會兒,科學家和學者也都聞風而了來。並且,每個人都顯示出一副極其淵博、無所不知的神色,鎮定自若地朝洞里張望著。隨後,陸陸續續地又來了一大群看熱鬧的人。有的人反反覆復地打量著這個洞,眼睛里露出貪婪的目光,心裡不住地盤算著:是否可以從中牟取什麼利潤,要不要趁早出高價買下這個洞的專利權?派出所的警察們寸步不離地守衛在洞口周圍,以防有人不慎跌落下去。
一位新聞記者拿來一根很長的細繩子,把只秤砣縛在一端,小心翼翼地往下放,漸漸地,繩子一尺一尺地放了下去。可是,等到繩子全部放完之後卻拉不上來了。他叫了兩三個人過來幫忙。大家齊心協力地使勁一拉,繩子居然在洞里的什麼地方斷掉了。一位手裡拿著照相機的記者見到了這番情形,一聲不響地解掉了扎在自己腰裡的那條結實的粗繩子。
有一位學者叫人從研究所里搬來了一台大功率的擴音機,準備對洞底傳上來的回聲作頻率分析。可是,他把擴音機擺弄了好久,各種各樣的聲音都試過了,卻連半點回聲也沒聽到。這位學者感到挺納悶。他苦苦地思索著,這究竟是什麼道理。然而,在眾目睽睽之下決不能就此作罷,遭人恥笑。他把擴音機緊靠住洞口,把音量開到最大限度,震耳欲聾的聲音源源不斷地從擴音機里傳了出來,經久不息。如果是在地面上的話,數十公里以外的人都可以聽到這種聲音。可是,這個洞卻來者不拒,把所有的聲音都一古腦兒地吞了下去。
學者不禁心裡有些發虛了,他裝著鎮定自若、胸有成竹的樣子關掉了擴音機,用不容置疑的口氣吩咐道:「趕快把它填掉!」
雖說事情還沒弄清楚,但還是趕快處理掉為妙,免得堂堂學者當眾出醜。
難道就這麼草草收場了?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都覺得有點兒可惜。但也沒有辦法,看來只好掃興而歸了。正在這時候,有一個人滿頭大汗地從人堆里擠了出來,大聲地提議道:「請把這個洞讓給我吧。我來給你們填。」
他就是起先打算出高價買下這個洞的專利權的那個投機商人。
可是,這個村莊里的村長卻不同意。
「你願意給我們填掉這個洞固然是件好事情,可是這個洞卻不能給你。因為我們必須在這上面建造一座廟。」
「請放心,我馬上就給你們建造一座更加出色的廟,並且還附帶一個廣場,怎麼樣?」
村長還沒來得及回答,村民們就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這是真的嗎?要是造在離我們村莊更近一點的地方就好了。」
「一個洞有什麼稀奇的,現在就送給你吧。」
於是,這筆買賣就拍板成交了。當然,村長也只好對此表示同意了。
這位收買專利權的商人按照合同實行了自己的諾言。在離村莊更近的地方,一座小小的廟建造起來了,並且還附帶建造了一個廣場。
在這一年的秋收季節,這位專利權所有者創辦了一家新奇的「填洞公司」。在這個洞的附近造起了一所小房子,門上掛著一塊小小的招牌。
接著,這位專利權所有者就叫他的夥伴們在城裡到處奔走,用各種方法進行宣傳。
「本公司有一個絕妙的深不可測的洞。據學者們估計,其深度至少在五千米以上。這是容納原子能反應堆的核廢料等危險物品的最好的場所。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不久,政府有關部門發給了營業許可證。許多原子能發電公司都爭先恐後地前來簽訂合同。剛開始時,村裡人都有點擔心,生怕會出什麼事情。可是,「填洞公司」派人對他們進行說明,這是一個非常保險的洞,即使過上幾千年也絕不會對地面上產生什麼危害。此外,村民們還可以從中得到好處呢。大家明白了這一點以後也就放心了。並且,從城裡通到這個村莊的現代化高速公路也很快地建成通車了。
卡車在公路上賓士著,源源不斷地運來了許多鉛做的大箱子。箱蓋在這個洞的上方自動地打開,原子能反應堆的廢料就傾瀉到這個洞里。
外交部和國防部把那些用不著的機密文件連同保險柜一塊兒扔了進去。隨車前來執行監督任務的政府官員們,很輕鬆地談論著打高爾夫球的事情,而那些職位較低的工作人員,則一邊扔著各種文件,一邊談論著彈球房的事情。
看上去,這個洞似乎永遠也填不滿似的。大家都一致認為,這是一個深不可測的無底洞,並且,也許越往深處洞的直徑越大吧。「填洞公司」的經營規模一點一點地擴大了起來。
在大學里做傳染病實驗的那些動物的屍體被運來,並且其中還夾雜著不少無人認領的流浪者的屍體。有關方面制定了一個計劃,準備鋪設大量的管道,以便把城市裡的廢物和污水全都排放到這個洞里去。這個辦法要比向海洋排污高明多了。
這個洞使得生活在城市裡的居民們感到了極大的欣慰。最近一個時期以來,由於人們只顧拚命地擴大生產規模,從而給城市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公害。可是,要想治理這些公害卻相當困難,無論是誰都感到很棘手。並且,人們都只願意在生產性企業或商業公司工作,誰也不願意天天和各種各樣的垃圾打交道。然而,現在人們都認為,這個社會問題將由這個洞來逐步地加以妥善解決。
訂了婚的姑娘們都把從前的那些日記本丟進了這個洞里。還有的人把從前同戀人一起拍的照片扔進了洞里,然後又心安理得地開始了新的戀愛。
警察把那些偽造得極其巧妙的假鈔票沒收來以後,也統統交給這個洞處理,從此便可萬無一失了。而犯罪分子們則把各種犯罪證據都悄悄地扔進了洞里,以為這樣就能逍遙法外了。
不管是扔進去什麼東西,這個慷慨大方的洞全部一視同仁,照收不誤。這個洞任勞任怨地給整個城市洗刷著各種骯髒的東西。漸漸地,海洋和天空又變成了美麗的蔚藍色,遠遠地看上去就像是透明的玻璃一樣。
在這瓦藍瓦藍的天空下面,新建造的高樓大廈就像雨後春筍一般接連不斷地豎了起來。
有一天,一位工人爬在一幢正在施工的大樓頂上工作,他鉚完了一顆鉚釘之後,便放下工具稍微休息一會兒。忽然,他聽到頭頂上傳來了奇怪的叫聲。
「喂——出來!」
然而,他抬起頭來朝天上看了看,卻什麼也沒有,晴空萬里,清澈如洗。他以為是剛才幹得有點頭暈了,產生了什麼錯覺。接著,正在他恢復到剛才的姿勢,要好好地休息一會兒的時候,從剛才發出聲音的那個方向飛過來一塊石頭,在他面前一掠而過,往地面上掉了下去。
可是,他只顧眯著眼睛得意洋洋地眺望著遠處的地平線。啊,我們的城市變得越來越美好啦!
當然,那塊微不足道的小石頭根本就沒引起他的絲毫注意。

生存維持部

我從科長那裡拿到幾張卡片,便和同事上了車。我工作的地點——生存維持部漸漸落在車后。在晴朗的天空下,我進行著愉快的汽車旅行。  沿途,從有的人家裡傳出悅耳的鋼琴聲;有的人正揮筆作畫……真是一片太平景象,之所以有這種和平的生活,完全歸功於政府的方針。  我們去執行任務。先來到的署名在第一張卡片上的人家。從卡片署名來看,是一位年輕的母親,她看到我們立刻嚇的臉色蒼白,但是卻沒有反抗的表示。我們是按照生存維持計算機公正選擇的順序,到處去殺人的死神。為了維持沒有生存競爭恐怖的這個安居樂業的社會,每個人必須平等的維護生的權利和死的義務。  將這個年輕的母親處決之後,我們又坐進汽車,同事問我:「下一個該輪到誰了呢?」我看了一下卡片,又把光子手槍交給他,說:「下一個該輪到我了……」

7輿論觀點

淺談星新一的作品風格
文/銀色快手
距今約二十多年前,張系國先生在人間副刊連載一系列的科幻專欄,引介許多國內外的科幻作品,當時星新一的科幻小小說首次引進國內,由照明出版社印行。小小說後來被定名為「極短篇」,它是一種「微型小說」(字數約一千五百字,包含短篇小說固有的一切元素及完整交代劇情的文類),由美國傳至日本,一九三○年代由中河與一氏定名為小小說(SHORT-SHORT),此一文類集大成者,非星新一莫屬,也間接啟迪不少國內的小說名家,使得極短篇的創作一時蔚為風潮。
在我念日文系的時候,因為選修「日本現代文學選讀」課程,老師建議我們去找星新一的小說來讀。於是我買了兩本李朝熙翻譯的中日對照小說,訓練自己的閱讀能力。後來才發現更早以前我就接觸過他的作品了,像是時報文化曾於1990年出版過一本由孫家裕畫的科幻漫畫《蔬菜人》,也是來自星新一的創意,故事描述孩子在放學途中,遇見一名陌生的阿姨向他透露了驚人的秘密:強迫他吃蔬菜的雙親被擁有思考的高麗菜人所控制,當他脫離險境時,卻意外地發現這名阿姨居然是可怕的萵苣人!把蔬菜形容得像可怖的進化生物,恐怕也只有星新一辦得到吧!
星新一的極短篇作品,大致可分為科幻、推理、幻想和童話四大類,企圖探究人性的奧妙,憑著故事本身或許可以使人性的某一個立體的面相浮現出來,這樣的想法就是他寫作的一個出發點,他習慣將故事中的人物當作是像「差不多先生」一樣具有大眾臉孔的普通人,所以經常會出現N氏、F博士、S小姐等記號性的人物,那是因為他把重點放在情節鋪陳和故事結構的精心安排,刻意去忽略人物的描寫,如此一來作品和讀者之間就會產生微妙的互動,讀完之後總覺得這樣的故事,也有可能會發生在我們周遭的生活當中。如同莫非定律一樣,假使你認為某件事很可能會發生,它就會真的發生,所以常有人說星新一的小說充滿了預言色彩,不是沒有道理的。他不僅在文字里追尋極致表現的可能性,也極盡所能地挖掘「人性」與「慾望」的可能性,不管是諷刺也好、批判也好,往往一針見血地指出人們看不見的盲點,正好符合「危機處理」所需要的人格特質。
他洞悉人性,以精簡的結構、新奇的創意、流暢的對話,簡潔有力地描繪出人生百態,處處充滿幽默、懸疑和刺激,故事到最後總有出乎意料的結局。像是國內的推理雜誌曾連載過幾篇摘自《有人叩門》中的極短篇,每一篇都以「有人叩門」作為開頭,從一個日常生活的片斷,突然插入不可思議的事件,情節急轉直下,令人拍案叫絕!像是酩酊大醉的男人,應聲開門之後,闖入了一位謎樣的女子,他百思不解,這名女子到底和自己有什麼關係,最後謎底揭曉,這名女子就是他的妻子,因為失手摑了先生一巴掌,讓他撞到了煙灰缸,結果造成了短期的記憶喪失,如此荒謬的人生劇場,經常在星新一的故事裡上演著不同的悲喜劇。
星新一的作品大部分都偏幻想驚異的科幻小說,應屬另類推理小說的範疇,由於故事內容很容易啟發孩子們的想象力,日本的文部省也曾將他的作品收錄在國小課本里,他的小說也被選為適合孩子們閱讀的優良讀物。因為在國小到國中可塑性高的這段時期,愈是能引發孩子們幻想、好奇的作品,如福爾摩斯和亞森羅蘋,愈能夠引起他們的興趣。日本的文藝評論家對星新一作品的看法,則是認為他寫作的基本態度是「懷疑一切常識」,也就是慣於逆向思考以及突破性的思考,讀了星新一的作品,常會讓人有「腦筋急轉彎」的感覺,在日常化、娛樂化的文字里,我們可以領會到轉換不同角度的「立場」和「觀點」所帶來的價值觀的矛盾與對比,閱讀本身就像是在玩魔術方塊一樣,字裡行間都暗藏玄機,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時間,閱讀他的同一篇作品,雖然每個故事的背後,都有固定的起承轉合架構,但是經由讀者的眼睛,重新拼湊出來的圖案,卻個個不同,每次都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這就是星新一小說的魅力。我認為微型小說的好處就好像從一個小小的萬花筒(視點)看出去,沒想到映入眼中的世界如此色彩繽紛,變化多姿,讓人回味無窮。
最近,幼獅文化出版了星新一早期短篇作品的自選集《最後的地球人》。第一篇故事「機器美眉」就把我們帶進一個未來酒吧,那裡有漂亮的機器美眉為酒客們服務,但是有人心懷不軌,把摻有致命毒藥的粉末放進酒杯中,餵給機器美眉喝,由於機器美眉喝下去的酒,都會流到酒吧里的儲酒槽中,再回收給客人喝,所以那天晚上,酒吧格外地安靜,只有音樂還播放著,所有的人倒下去就再也醒不來了,這不就像是積極製造產品的化工廠,任意傾倒有毒的廢料,讓無辜的人們面臨生存威脅的場景嗎?另一個名為「冬蝶」的短篇,描述擁有高科技文明,有如生活在無菌室的人類,突然面臨前所未有的冰河期,最後倖存的一隻猴子阿莫,從保溫箱里爬出來,重新認識這個世界,在冰冷的環境下求生的它,很自然地開始手上的作業──鑽木取火。一個文明周而復始的循環時間觀在一則小小的故事中展現出來,真是不簡單。愛看科幻電影、災難電影的朋友,一定會對這些奇想天外的故事有著濃厚的興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