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春居雜興·兩株桃杏映籬斜

標籤:王禹偁

《春居雜興·兩株桃杏映籬斜》是由王禹偁所寫,作品原文如下,兩株桃杏映籬斜,妝點商州副使家。何事春風容不得?和鶯吹折數枝花。此詩首句寫景;第二句落實景之所在,又引出詩人並點明其身分,為下文的發問作鋪墊;第三句以發問來抒情;第四句補述所感之由。全詩篇幅雖小而布置得宜,曲折有致。

1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春居雜興·兩株桃杏映籬斜
創作年代:宋代
作者:王禹偁
作品體裁:七言絕句

2作品原文

兩株桃杏映籬斜,妝點商州副使家。
何事春風容不得?和鶯吹折數枝花。

3作品賞析

991年(太宗淳化二年),王禹偁從開封被貶官到商州,任團練副使。此詩即作於次年春。「一郡官閑唯副使(《清明日獨酌》),團練副使在宋代是一個常被用以安置貶調官員的空銜,商州的生活條件在當時也很差。詩人便在那「壞舍床鋪月,寒窗硯結澌」(《謫居感事》)的困苦條件下空懷壯志,過著無所事事的生活。在這種狀況中,以「拜章期悟主」(《謫居感事》)而無辜被貶的詩人,心情是十分憤懣的。這首七絕就是以觸事興感的形式,通過詠嘆風折花枝這樣的瑣事來曲拆隱微地反映詩人凄苦的生活,並抒發心頭的難言之痛。
詩人住所的竹籬下側生長著桃杏樹各一株,被貶為商州團練副使的詩人簡陋的住房就靠它裝飾點綴著。可是這一日無情的春風不但吹斷了幾根花枝,連正在樹頭囀鳴的黃鶯也給驚走了。於是詩人責問春風:你為什麼容不得我家這點可憐的裝飾呢?
春風無知,詩人責問得無理,但正是這無理的責問真切地描摹出了詩人心頭的惱恨,由此也反襯出了詩人對那傾斜於籬前的桃杏和囀鳴於花間的黃鶯的深厚感情,曲折地反映出了詩入生活的孤寂凄涼。同時,這一責問還另有含意。灼灼桃杏和嚦嚦鶯聲本是妝點這明媚春光的,而春風又正是召喚花開鳥囀的春天主宰。這有功無過的桃杏與黃鶯不為春風所容,正是隱喻詩人的遭遇。以篇幅短小的絕句,不用一典而能包含十分豐富、深遠的意蘊,技巧已臻化境。
《蔡寬夫詩話》記載,詩人作此詩后,其子曾提出詩的後半部分與杜甫詩「恰似春風相欺得,夜來吹折數枝花」相似,建議改寫。詩人聽后高興地說:「我詩的命意竟能與杜子美暗合嗎?」不但沒改,還又詠一詩道:「本與樂天為後進,敢期杜甫是前身!」(《苕溪漁隱叢話》引)此處杜甫詩是指《絕句漫興九首》之二。詩人在遣辭命意上與杜甫詩有點類似,但師其辭而不師其意,包含有新的境界。
此詩首句寫景;第二句落實景之所在,又引出詩人並點明其身分,為下文的發問作鋪墊;第三句以發問來抒情;第四句補述所感之由。全詩篇幅雖小而布置得宜,曲折有致。

4作者簡介

王禹偁(954—1001),字元之,濟州鉅野(今屬山東)人。世代務農。983年(太平興國八年)進士。歷任右拾遺、翰林學士、知制浩。遇事敢言。曾上《御戎十策》,陳說防禦契丹之計。多次以事貶官。宋真宗時,預修《太祖實錄》,直書史事,為宰相不滿,降知黃州,作《三黜賦》以見志。后遷靳州,病卒。文章學韓愈、柳宗元,通俗暢達。詩歌崇尚杜甫、白居易,風格接近白居易。有《小畜集》。
上一篇[衛拉特汗國]    下一篇 [衛拉特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