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春日我聞室 -內容

  這是一首詩作,全詩如下:
  裁紅暈碧淚漫漫,南國春來正薄寒。此去柳花如夢裡,向來煙月是愁端。
  畫堂消息何人曉,翠帳容顏獨自看。珍重君家蘭桂室,東風取次一憑欄。

2 春日我聞室 -作者

  柳如是(1618年-1664年),女詩人,浙江嘉興人。本名楊愛,后改名柳隱,字如是,又稱河東君,丈夫為明清侍郎錢謙益,因讀宋朝辛棄疾《賀新郎》中:「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故自號如是。柳如是是活動於明清易代之際的著名歌妓才女,幼即聰慧好學,但由於家貧,從小就被掠賣到吳江為婢,妙齡時墜入章台,易名柳隱,在亂世風塵中往來於江浙金陵之間。她留下了不少值得傳頌的軼事佳話和頗有文採的詩稿《湖上草》、《戊寅卓》與尺牘。

3 春日我聞室 -說明

  老錢這時候如同熱戀中的年輕人一樣,對柳如是關心倍至,看了柳詩后,趕快寫了首和詩為之釋疑,並且加緊開始準備兩人的婚禮。
  崇禎十四年六月,錢謙益「禮同正嫡」來迎娶柳如是,他大擺排場,扎設一隻大綵船,以正妻禮儀娶柳如是為如夫人。當時錢謙益已是六十歲,柳如是才二十四歲。我們看現在楊振寧娶翁帆,網上拍磚的還大有人在,在當時錢謙益的名氣也是很大的,而且娶的是個風塵女子,所以當時也是有很多人向綵船「拍磚」——亂砸石頭磚瓦臭雞蛋之類的東東。
  當時的情景是,「於是琴川紳士沸焉騰議,至有擲磚彩縊,投礫香車者。牧翁吮毫濡墨,笑對鏡台,賦催妝詩自若。」錢謙益看來是早有心理準備的,他早豁出臉面去了,所以他「笑對鏡台,賦催妝詩自若」,對於寫詩,對老錢來說倒是家常便飯,晚上不一會兒就寫了四首《合歡詩》。詩中無非是什麼「地久天長」、「鸞歌鳳舞」之類的話,殊無可觀,這裡就不錄了。其實依我看,前人的「一樹梨花壓海棠」一句足以蓋之。
  春日我聞室作呈牧翁
  裁紅暈碧淚漫漫,南國春來正薄寒。
  此去柳花如夢裡,向來煙月是愁端。
  畫堂消息何人曉,翠帳容顏獨自看。
  珍重君家蘭桂室,東風取次一憑闌。
上一篇[中國綠茶]    下一篇 [煩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