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明夢餘錄,明末清初孫承澤作品。
《春明夢餘錄》記載明代北京的情況,體例似政書,又似方誌,分《建置》、《形勝》、《城池》、《畿甸》、《城坊》、《宮闕》、《壇廟》、《官署》、《名跡》、《寺廟》、《石刻》、《岩麓》、《川渠》、《陵園》等十四門,其中《官署》四十卷,篇幅最多。是研究明朝章典源流沿革的好材料。
文淵閣《四庫全書》書前提要有云:
臣等謹案:《春明夢余録》七十卷,國朝孫承澤撰。承澤有《尚書集解》,已著録。是書首以京師建置、形勝、城池、畿甸,次以城防、宮殿、壇廟、次以官署,終以名跡、寺廟、石刻、巖麓、川渠、陵園。似乎地誌,而敘沿革者甚畧。分列官署,似乎職志。每門多録明代章疏,連篇累牘,又似乎故事。體例頗為龎襍。且書中標目,悉以明製為主,則不當泛及前代。既泛及前代,則當元元本本,絲牽繩貫,使端委粲然,不當掛一漏萬,每門寥寥數語,或有或無,絕不畫一。即如禮部第一子目標曰禮制,而首以朱子《儀禮經傳通解》一條,次以呉澄《三禮考注》一條,又次以《朱子家禮》一條,此儒者之著述,非朝廷之典章,不當繫於禮部。又周與宋之舊文,非明代之新制,尤不當繫於明之禮部,是何義也?太醫院自敘官一條外,皆雜録古人醫書序文,及諸脈論,以足一卷,此無論不能徧載,即徧載之,何預明太醫院,然則翰院門將備録歴代制誥詩賦耶?又承澤沿門戶餘波,持論皆存偏黨。如萬厯以後厯法差舛,眾論交爭,至崇禎中,西法、中法喧呶彌甚。此沿革之大者,乃欽天監門於鄭世子載,堉諸說今見於《明史》者悉刪不録,於徐光啟等改法之事亦僅存其畧,且謂舊法不過時刻之差,不害於事,又謂新法將來亦必差,殊有意抑揚,不為平允。葢其時論者多攻大統厯,而大統厯曽經許衡叅修,承澤以講學家宗派所系,故為之左袒,其反覆以衡為詞,宗旨瞭然可賭也。又周延儒招權納賄,賜死非枉,承澤乃於內閣門中録其直房記一篇,以為羙談,復於刑部門中以閣臣公救延儒揭列之慎刑條下,益乖是非之公矣。其好惡性情,往往如是,葢不足盡據為典要。然於明代舊聞,採摭頗悉,一朝掌故,實多頼是書以存,且多取自實録、邸報,與稗官野史據傳聞而著書者究為不同。故考勝國之軼事者,多取資於是編焉。乾隆四十二年三月恭校上
上一篇[治中]    下一篇 [chelly]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