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春秋霸主 -春秋霸主

春秋歷史上,諸侯爭霸連綿不斷,霸主層出不窮,這一時期社會政治發展的特徵可以說是霸權迭興。春秋霸主的事迹雖然常為人們提及,但關於霸權的歷史淵源及其與王權的關係、諸侯爭霸的歷史作用、春秋霸主的時代特徵等問題,尚待討論。

首先,春秋霸權是為填補周代王權跌落所形成的政壇空曠狀態應運而生的。關於這一點,孔子早有覺察。他說:「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

可以說:西周是「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的時代,春秋則是「禮樂征伐自諸侯出」的時代。所謂「霸主」,就是有號令禮樂征代權力的諸侯。

從西周後期開始,大規模的封邦建國已經廢止,作為周王朝主要支柱之一的分封制度日趨衰頹。經過「國人暴動」、「共和行政」以後,周天子權威日益下降,再不能像以往那樣對諸侯頤指氣使、作威作福。周王已無號令諸侯之力,許多諸侯對於天子危殆、以至王冠落地都無動於衷。春秋時期的霸權實質上是周代分封制度的異化。

春秋霸主登上歷史舞台形成的霸權迭興的局面,在殷商時代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那個時代還沒有實行分封制度,殷商社會結構的基本特徵是以商王朝為核心的方國聯盟。這種局面在西周時期也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分封制度基本上處於發展鞏固時期,周王的權力還相當強大。各諸侯國在周王朝卵翼下發展壯大的時候,周天子擁有至高無上的威望。各國諸侯作為「王之藎臣」,對天子俯首聽命。西周時期諸侯和貴族們的彝銘中屢有「對揚王休」、「對揚天子皇休」一類的習慣用語,宣揚用王的輝煌美德,顯示王權尊嚴。在這種形勢下,霸權還提不到歷史的日程上來。

春秋霸主春秋五霸之齊桓公

作為諸侯之長的「霸」是春秋時興起的概念。它是「伯」的假借字,但卻沒有「伯」字那樣廣泛的涵義,而是專指可以號令於它國的顯赫諸侯而言的。春秋以前的所謂「伯(霸)」皆為後人追述,並不足憑信。《左傳》僖公四年載管仲語謂周初召公奭曾命太公望「五侯九伯,女實征之」,柱注「五等諸侯,九州之伯」。若依此說,周初即已有方伯——即霸主之稱。其實,此處的「伯」並非方伯,而為五等爵裡面的伯,「五侯九伯」為天下諸侯的統稱。春秋時期始以「伯」指方伯、霸主。春秋初年,齊國的國佐說:「五伯之霸也,勤而撫之,以役王命」。他認為作為霸主的「五伯」都能夠自己勤勞並按撫諸侯,使大家為王命而奔走。國佐的話表明當時的人已經有了明確的霸主概念,並且指明了霸主的兩個最基本的條件——安撫諸侯和尊崇王命。

關於「五伯(霸)」所指,歷來有不同的說法。春秋初年國佐所說「五伯(霸)」杜預以為是「夏伯昆吾,商伯大彭、豕韋,周伯齊桓、晉文」,庶幾處於原義。漢朝時亦有人持這種看法。戰國秦漢間人多將五伯(霸)限於春秋時期。孟子將齊桓、晉文、楚庄列入五霸是沒疑義的。相比之下,墨子和荀子的說法是較為恰當的。《墨子·所染》謂齊桓、晉文、楚庄、闔廬、勾踐之五位國君「霸諸侯,功名傳於後世」,《荀子·王霸》也說他們是「兵勁城固,敵國畏之」、「威動天下、強殆中國」的「五伯(霸)」。五霸是春秋霸主中出類拔萃的代表人物。他們多有不平凡的坎坷經歷,在登上高位以後,他們往往以不屈不撓的意志和氣吞山河的魄力建樹偉業,在當時的政治、軍事舞台上演出了威武雄壯的大場面。

上一篇[另眼看待]    下一篇 [頑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