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西漢歷史

西漢漢昭帝和漢宣帝時代 (約為公元前87年至前48年),西漢處於恢復性穩定及發展階段。漢昭帝8歲即位,霍光輔政,繼續實行漢武帝後期以來的政策,多次下詔賑貸農民,減免田租、口賦等稅收,減輕農民的力役負擔。宣帝劉詢即位后,更著力整頓吏治,推行一系列政治經濟的措施如招撫流亡、安定民生等,使社會生產重新得到恢復和發展。史稱「昭宣中興」或「西漢中興」。

1背景

漢武帝末年,由於長時期的攻打匈奴以及嚴刑峻法,階級矛盾日益尖銳,農民起義不斷。在民怨沸騰的情況下,漢武帝不得不下輪台罪己詔,宣布:「當今務在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表示與民更始,發展生產,與民休息。漢武帝死後,昭帝、宣帝相繼當政,西漢歷史進入昭宣時期。

2措施

重視吏治
重視地方官吏的選舉,補刺史、守、相,必由大臣推舉,他親自召見,詢問治安之術。其清政者給予褒獎。公卿大臣多從有政績的地方官中選拔。
相關背景
「常平」源於戰國時李悝在魏所行的平糴,即政府於豐年購進糧食儲存,以免穀賤傷農,歉年賣出所儲糧食以穩定糧價。范蠡和《管子》也有類似的思想。漢武帝時,桑弘羊發展了上述思想,創立平準法,依仗政府掌握的大量錢帛物資,在京師賤收貴賣以平抑物價。
宣帝即位之前,往年漕運時,輸谷四百萬斛到京師需要動用關東漕卒六萬人,耗費相當驚人。因此耿壽昌建議就近購買三輔及弘農、河東、上黨、太原諸郡之谷,認為足以滿足京師所需,且可將漕卒的員額減省一半;同時又奏請將海租(水產稅)增加三倍。儘管早在神爵元年時,趙充國就已有趁低價在金城郡多糴谷蓄的建議,但時隔七年之後耿壽昌才將之奏請實施,並將試行的範圍由金城一郡擴大到整個北邊,這就足以說明,漢朝這些年來積蓄的穀物已經豐富到了足夠支撐這個龐大計劃的地步;而谷價的長期低迷,則說明實施這一計劃的內外部條件到這時已經完全成熟。這兩項條件的完備使得常平倉的設立具有了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意義,一旦正式施行,成功的希望便有了相當的把握。雖然御史大夫蕭望之以「陰陽之感,物類相應,萬事盡然」為由,又認定耿壽昌之舉實乃「費錢二萬萬餘,有動眾之功,恐生旱氣,民被其災」,因而極力反對,宣帝則認為實施常平倉內外部條件都已完全成熟,不予採納。
昭帝政績
針對武帝末年因對外戰爭、封禪等所造成的國力嚴重損耗,農民負擔沉重,大量破產,使得國內矛盾激化的情況,輔政大臣大司馬大將軍霍光多次以昭帝名義下詔下令減輕人民負擔,罷不急之官,減輕賦稅,與民休息。 對外方面,改變武帝時對匈奴長期作戰的政策,一方面加強北方戍防,多次擊敗進犯的匈奴、烏桓等,另一方面重新與匈奴和親,以改善雙方的關係。從而使得武帝時期的大規模戰爭停止下來,有助於國內的經濟恢復與發展。
在經濟方面,因武帝實行鹽鐵專賣引起天下議論,霍光於始元六年(公元前八一年)召開「鹽鐵會議」,對武帝時各方面政策進行討論。這次政策大討論的情況,保存在桓寬所編著的《鹽鐵論》一書中。經過爭論,取消了酒的專賣,而保留鹽鐵專賣。
昭帝時,因霍光內外措施得當,使得武帝後期遺留的矛盾基本得到了控制,西漢王朝國力得以恢復。史稱「百姓充實,四夷賓服。」
《漢書》贊曰:(孝昭)承孝武奢侈余敝師旅之後,海內虛耗,戶口減半,光知時務之要,輕徭薄賦,與民休息。至始元、元鳳之間,匈奴和親,百姓充實。舉賢良、文學,問民所疾苦,議鹽、鐵而罷榷酤,尊號曰「昭」,不亦宜乎!
成效顯著
昭宣時這些政治、經濟措施的實行,使一度國力衰退的西漢王朝又興盛起來.劉向評論漢宣帝時稱讚他「政教明,法令行,邊境安,四夷親,單于款塞,天下殷富,百姓康樂,其治過於太宗(文帝)之時」。這一評論雖有溢美之處,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客觀事實。

3主要總結

《漢書》對漢宣帝贊曰:孝宣之治,信賞必罰,綜核名實,政事、文學、法理之士咸精其能,至於技巧、工匠、器械,自元、成間鮮能及之,亦足以知吏稱其職,民安其業也。遭值匈奴乖亂,推亡固存,信威北夷,單于慕義,稽首稱籓。功光祖宗,業垂後嗣,可謂中興,侔德殷宗、周宣矣!
在漢昭帝、漢宣帝治理下,大漢出現了政治清明、社會和諧、經濟繁榮、「吏稱其職,民安其業」的景象,甚至還有史家說,宣帝統治時期是漢朝武力最強盛、經濟最繁榮的時候。史書對漢宣帝大加讚賞,曰:「政教明,法令行,邊境安,四夷清,單于款塞,天下殷富,百姓康樂,其治過於太宗(漢文帝)之時。」「孝宣之治,信賞必罰,文治武功,可謂中興」。他與前任漢昭帝劉弗陵一道,又被稱為「昭宣中興」。(史書上只有宣帝中興,而昭宣中興是在2001年由現代學者提出,目的是為了很好劃分漢武帝時期與漢宣帝時期,而且這個說法在史學界頗有爭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