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時遷是《水滸傳》中的人物,他練就一身好功夫,能攀高走壁,盜墓做賊,江湖上人稱「鼓上蚤」。楊雄、石秀殺了潘巧雲、裴如海,正商量去投奔梁山,沒想到撞上了時遷。時遷因為偷吃了祝家莊酒店的公雞,被祝家莊人馬捉去,並且惹出宋江三打祝家莊一段事來。時遷上梁山后,被派去東京盜得徐寧的寶甲,和湯隆一起將徐寧騙上梁山,立了功勞。時遷被封為走報機密步軍頭領第二名,是梁山第一百零七條好漢。征討方臘時,時遷病死在途中。

1 時遷 -心理狀態分析

時遷時遷

時遷,祖籍高唐州人士,流落江湖到薊州,整天做些飛檐走壁、跳籬騙馬的勾當。從現代武俠小說範疇來說,時遷的武功主要體現在輕功方面,而外家功夫,則略有欠缺。

時遷知道自己的長處和短處,對於信奉「蠻力打江山」的水滸世界,時遷無疑是自卑的。如小說第46回《病關索大鬧翠屏山,拚命三火燒祝家莊》一回。楊雄石秀殺了潘巧雲和使女迎兒,無處可遁,只好相約上梁山。這時候,正在翠屏山盜墓的時遷現身了:

 當時楊雄便問時遷:「你如何在這裡?」時遷道:「節級哥哥聽稟:小人近日沒甚道路,在這山裡掘些古墳,覓兩分東西。因見哥哥在此行事,不敢出來衝撞。聽說去投梁山泊入伙,小人如今在此,只做得些偷雞盜狗的勾當,幾時是了?跟隨得二位哥哥上山去,卻不好?未知尊意肯帶挈小人否?」

2 時遷 -人物潛意識

從時遷的謙卑言談舉止來看,我們可以發現時遷的潛意識:
1.時遷對於殺人案件,雖然不害怕,但是也不想攪這趟渾水。
2.相比之強盜,小偷好像地位更加低下。
3.小偷小摸永遠難以發家致富,只有投奔大的集團公司,才有明媚的明天。
所以說,時遷的人生最高綱領是加入如日中天的梁山強盜股份有限公司,好比一個應屆專科自費生,能夠得到世界五百強公司的垂青,自然渾身來勁。

3 時遷 -逼上梁山

由此而來,楊石時三人便踏上了漫漫征程。三人一路前行,來到一個叫獨龍崗祝家莊的地方,三人在客棧打尖,在有酒沒肉的情況下,與其說時遷貪圖口腹之娛,倒不如說他開始展示自己的「才藝表演」。

  時遷對楊石二人是很巴結的,小說裡面不僅寫他主動為二人倒水洗臉洗手、倒酒執杯,而且還趁店小二不注意,將唯一的一隻報曉大公雞宰而烹之。並且得意洋洋地邀功請賞:「煮得熟了,把來與二位哥哥吃。」,楊雄石秀沒有提出任何反對意見,一個說:「你這廝還是賊手賊腳。」,一個笑:「還不改本行。」,嘴上雖然責怪,下手倒不見緩慢。

楊雄等人不僅將前來討個說法的店伙一頓胖揍(壯漢都是石秀收拾,時遷僅對店伙動手),更為過分的是:一不做二不休,不如「革命徹底」一點,一把火把客棧燒成白地!然後一走了之!讓人不禁對這種流氓行徑大大不以為然。
但是他們小看了祝家莊的實力!時遷被撓鉤拖走,楊石二人求告李應出手無門后,無可奈何,只得上梁山討救兵。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是一句千古不變的真理。宋江早就想對祝家莊下手了,正愁沒找不到合適的借口。正好上天有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放在宋江面前,哪能錯過?且看厚黑專家的表演:

宋江勸住(晁蓋)道:「不然。哥哥不聽這兩位賢弟所說,那個鼓上蚤時遷,他原是此等人,以致惹起祝家那廝來?豈是這二位賢弟要玷辱山寨!我也每每聽得有人說,祝家莊那廝要和俺山寨對敵了。哥哥權且息怒。即日山寨人馬數多,錢糧缺少,非是我等要去尋他,那廝倒來吹毛求疵,因此正好乘勢去拿那。若打得此庄,倒有三五年糧食。非是我們生事害他,其實那廝無禮!只是哥哥山寨之主,豈可輕動?小可不才,親領一支軍馬,啟請幾位賢弟們下山去打祝家莊。若不洗盪得那個村坊,誓不還山。一是與山寨報仇不折了銳氣;二乃免此小輩被他恥辱;三則得許多糧食,以供山寨之用;四者,就請李應上山入伙。」

宋江的重點當然不是為三人報仇,而是立功勞和搶糧草。至於是否拉攏李應,也是看在李也是獨霸一方的大財主身份上。這個骯髒目的,千年以後,也只有美英想吃掉伊拉克這塊肥肉,便杜撰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個子虛烏有牽強理由可以媲美。

由此而來,梁山大軍裡應外合,馬踏連營,將祝家莊洗劫一空,勝利班師。最開心的莫過於宋江,其次是王英,得到了貌美如花的美嬌娘。而時遷,也加入了夢寐以求的梁山股份公司,可謂皆大歡喜。
宋江能夠收留時遷,恐怕前身根本沒指望他能為山寨做什麼貢獻,所以只是安排他個酒店接待的不咸不淡職位!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高俅抄襲《三國》中赤壁大戰片段,令呼延灼模仿鐵鎖橫江,連環馬殺得草寇屁滾尿流,連勇猛無敵的林教頭都負傷中箭了!

正在宋江一籌莫展之際,上天又給了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鐵匠湯隆建議請他姑舅哥哥金槍手徐寧來一物降一物!而誘餌便是徐家祖傳的寶貝----雁翎圈金甲。相當於桃花島的鎮島之寶軟胄甲一般。
這個光榮的任務就毫無疑義地落在神偷頭上,而時遷,從此時開始,展露出他那驚人的傳奇經歷!我們看到時遷不僅手腳輕敏,而且知道靈活多樣地和主人進行迂迴包抄!踩點---望風---埋藏---潛伏---換位---吹燈---盜甲---口技----出門---交貨。一套動作爐火純青無懈可擊!好比《卧虎藏龍》裡面的城牆跟打鬥,行雲流水一氣呵成!這一套動作驚險萬分,偏偏又妙趣橫生,讓人不由得不拍案叫絕!

4 時遷 -在梁山的故事

時遷時遷

可以說,宋江能夠收伏呼延灼等好漢,時遷的功勞可謂不小。而後續的時遷更加讓他的智慧發揮到極至:
救盧俊義
救盧俊義,時遷和一干好漢潛伏進北京城,放火燒翠雲樓倒在其次,時遷能夠一針見血指出偽裝成乞丐的孔明孔亮兄弟「麵皮紅紅白白,不象忍飢挨餓的樣子,北京做公的多,倘若看破則誤了大事。」。可以說,梁山好漢裡面,喜歡動腦子的人不多,但是時遷算是一個!
攻打曾頭市
攻打曾頭市,時遷和頂頭上司戴宗前去踩點。戴宗只是講出個人所共知的敵情「市口扎大寨,法華寺作中軍帳,不知何路可進」;而時遷卻打入敵人內部,不僅膽大,而且心細:「小弟直到曾頭市裡面探知備細。見今紮下五個寨柵。曾頭市前面,二千餘人守住村口。總寨內是教師史文恭執掌,北寨是曾塗與副教師蘇定,南寨是次子曾密,西寨是三子曾索,東寨是四子曾魁,中寨是第五子曾升與父親曾弄守把。這個青州郁保四,身長一丈,腰闊數圍,綽號『險道神』,將這奪的許多馬匹都餵養在法華寺內。」,將情況摸得了如指掌。比之戴宗的大而化之,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爾後,時遷坦然作為梁山的人質,被關押在法華寺內。聽到外面殺聲大作,直接就爬上鐘樓敲鐘為號,打響了決戰的第一槍!可謂智勇雙全!
征遼攻打薊州  
征遼攻打薊州,時遷利用工作之便,和石秀鑽進城中寶嚴寺,放火為號指示梁山人眾發起總攻。作為一個兼職信號兵,時遷一共放了寶塔、佛殿、山門三把火,其中寶塔之火影響巨大,「火光照得三十餘里遠」;而石秀只是在政府大樓前放了一把火。石秀不僅放火數量不如時遷,而且在質量上也差強人意。如果時遷看過《天下無賊》,一定會感慨:「最煩你們這些搶劫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攻打方臘   
攻打方臘,時遷和李立、湯隆、白勝幾個,從小路混入獨松關,祭起看家本領----放火。從而一舉搗毀這個反動團伙,而且竟然和白勝合作,活捉了守將之一的衛亨!這恐怕也是時遷上梁山后唯一的一次擒敵!尤為可貴的是,俘獲的敵人不是尋常小兵,而是一名高級軍官。 而被方臘視成堅如磐石的昱嶺關,在盧俊義損兵折將之際(史進石秀等六人中伏陣亡),還是時遷,摸上關頭,先放火,後放炮,擾亂敵情,在敵人不知所措之際,又大聲虛張聲勢:「已有一萬宋兵過了關去了,及早投降,免你一死。」,這一攻心計還真大放異彩,當南兵驚得手腳麻木之時,林沖呼延灼率領大批士兵配合了這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可以說,沒有時遷,這一場可以寫進軍事教科書的戰役不可能實現。

時遷宋江漫像
等到宋江大軍破了方臘,時遷在返程的途中卻因絞腸痧發作而亡,能夠從九死一生的前線安然無恙,最終卻因為急性闌尾炎而喪命,不禁讓人扼腕嘆息:上天不公,無過與此!  

5 時遷 -人物評價

時遷是一個生活在水滸世界中「真實」的人。他形象也頗為猥瑣。但是我們難以忘記一個身手敏捷、膽略過人、有勇有謀的神偷形象。他的人生最高理想就是擺脫「偷兒」的罵名,依託在一群無所不為的強盜中實現人格升華。但當上天給他一個可以撥亂反正的機會的時候,勝利的彼岸卻在咫尺之遙和他說再見。

時遷沒有享受過一天被世人正視的日子,在他活著的時候,沒有嘗到過衣錦還鄉的滋味,即便在梁山內部,他也只不過是一個需要的時候才被想起的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他的地位,和叛徒白勝、盜馬賊段景住同列最後三席。在強盜的邏輯里,小偷和叛徒始終是可恥和不可信任的,哪怕他有再多的貢獻。一次污點,是永遠也洗脫不幹凈的。
時遷有無後人,書中沒有明寫。按照他的情況,應該是單身漢一個。在他死後,也無非得到一個「義節郎」的虛銜,至於聖旨說道「無子嗣者立廟拜祭」,可以肯定的是,從來沒有哪座廟宇能供奉一個小偷為神。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出現。

水滸好漢熙熙攘攘,但是這個機智心細的小人物,將永遠和武松林沖等光芒四射的大英雄並列在我們的頭腦中。
時遷時遷,時過境遷!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6 時遷 -人物所屬派系

 梁山最大的派系無疑是宋江自己的派系。宋江的嫡系主幹是三部分組成的,第一部分是他的嫡系的嫡系,這包括宋江上梁山前的好友兄弟花榮,吳用,朱仝,雷橫,他的親弟弟宋清,以及江州大牢里曾經同生共死的戴宗,還有小跟班李逵。還有他的徒弟孔明孔亮,及貼身護衛呂方郭勝。第二部分是依附宋江的小派系。主要是青州的降將秦明黃信,其中秦明同花榮是妹夫,這層關係秦明似也可以歸入宋江嫡系的嫡系。清風山的燕順,王矮虎,鄭天壽,加上後來嫁給王矮虎的扈三娘。揭陽鎮的李俊、李立、穆弘、穆春、張橫、張順、童威、童猛,薛永、侯健。黃門山的歐鵬、蔣敬、馬麟、陶宗旺。這些都是宋江直接招募來的。第三部分就是間接投入宋江派系的人馬,如自己來投奔的石勇,戴宗招募來的楊林,李逵招募來的湯隆,焦挺,鮑旭,朱富等。總共38人,占梁山組織的三分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李俊為首的揭陽鎮派系,共有10人,雖然依附宋江,但即使單獨獨立出來,也可以算是一個相當有實力的派系。  

上一篇[南瓜提子餅]    下一篇 [does]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