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晉明帝司馬紹(299年-325年),字道畿,東晉的第二代皇帝,晉元帝之子,廟號肅祖。公元322年—325年在位,在位期間平定了王敦之亂。

1 晉明帝 -概述

晉明帝,名司馬紹(公元299—325年),字道畿。晉元帝司馬睿的長子,母親荀氏為代郡宮人出身。

相貌
晉明帝晉明帝畫像

由於其母有鮮卑人血統,生來像鮮卑人,王導堂兄王敦以「黃須鮮卑奴」稱之,即他是金髮黃鬍子,具有白種人的相貌特徵。

性格

司馬紹為人豪爽,性格聰斷輕果,自小聰慧,小時候便曾經與父親就「太陽與長安孰近」的問題作出爭辯,以及運用東宮衛士一夜興建太子西池的逸聞。

謀略

司馬紹不但工於書法(留有行書《墓次帖》)、禮賢下士、善於談玄而且孝順,並相當勇猛有膽略,在位期間曾經曾平定王敦叛亂,並微服密探王敦營壘,有中興之氣。死後的廟號為肅宗,謚號為明帝。

2 晉明帝 -人物生平

明帝於公元316年被立為太子,王敦一度想要求晉元帝廢除太子,但因為大臣反對而作罷。

公元322年閏11月,元帝病死,他於同月庚寅日繼位,大赦天下。第二年改年號為「太寧」。

司馬紹繼位后,仍然用王導輔政。王敦以為有機可乘,加緊準備篡奪帝位。公元324年王敦病重,司馬紹乘機謀划,要發兵征討王敦。王敦再次先發制人,派兵進攻建康,被晉軍擊退。不久,王敦病死,篡奪帝位的危機暫告平息。平定王敦的叛亂后,司馬紹停止對於王敦黨羽的追究,為安定皇帝的權威全力重用王導,並且與江東大族保持和諧的態度,成功對「王敦之亂」作出善後。

公元325年閏8月,司馬紹得急病,病勢兇猛。垂危之時,他召太宰司馬樣、司徒王導、尚書令卞壺等人進卧房接受顧命,命立太子司馬衍為帝,要他們三人盡心輔佐,並將自己珍愛的宮人宋褘賜予當時的吏部尚書阮孚。八月丁亥(24日)立遺詔安排喪事。第二天(戊子日),司馬紹病死於建康宮中的東堂,終年27歲,葬於武平陵(今江蘇省江寧縣雞籠山)。

3 晉明帝 -后妃子女

皇后

庾文君,潁川鄢陵(今河南省)人。父庾琛,兄庾亮,生晉成帝、晉康帝。

司馬衍,太寧三年立為太子,後為晉成帝。

司馬岳,初封吳王,后徙琅琊王,晉成帝死後被立為晉康帝。

南康公主:司馬興男,嫁桓溫。

廬陵公主:司馬南弟,嫁劉惔。

南郡悼公主,嫁羊賁。

4 晉明帝 -逸事典故

長安與日

《世說新語·夙惠》晉明帝數歲,坐元帝膝上。有人從長安來,元帝問洛下消息,潸然流涕。明帝問何以致泣?具以東渡意告之。因問明帝:「汝意謂長安何如日遠?」答曰:「日遠。不聞人從日邊來,居然可知。」元帝異之。明日集群臣宴會,告以此意,更重問之。乃答曰:「日近。」元帝失色,曰:「爾何故異昨日之言邪?」答曰:「舉目見日,不見長安。」

太子西池

《世說新語·豪爽》:晉明帝欲起池台,元帝不許。帝時為太子,好養武士。一夕中作池,比曉便成。今太子西池是也。

遺鞭與黃須鮮卑奴

《晉書·明帝本紀》敦將舉兵內向,帝密知之,乃乘巴滇駿馬微行,至於湖,陰察敦營壘而出。有軍士疑帝非常人。又敦正書寢,夢日環其城,驚起曰:「此必黃須鮮卑奴來也。」帝母荀氏,燕代人,帝狀類外氏,須黃,敦故謂帝雲。於是使五騎物色追帝。帝亦馳去,馬有遺糞,輒以水灌之。見逆旅賣食嫗,以七寶鞭與之,曰:「後有騎來,可以此示也。」俄而追者至,問嫗。嫗曰:「去巳遠矣。」因以鞭示之。五騎傳玩,稽留遂久,又見馬糞冷,以為信遠而止不追。帝僅而獲免。

《世說新語·假譎》:王大將軍既為逆,頓軍姑孰。晉明帝以英武之才,猶相猜憚,乃箸戎服,騎巴賨馬,齎一金馬鞭,陰察軍形勢。未至十餘里,有一客姥,居店賣食。帝過憩之,謂姥曰:「王敦舉兵圖逆,猜害忠良,朝廷駭懼,社稷是憂。故劬勞晨夕,用相覘察,恐形跡危露,或致狼狽。追迫之日,姥其匿之。」便與客姥馬鞭而去。行敦營匝而出,軍士覺,曰:「此非常人也!」敦卧心動,曰:「此必黃須鮮卑奴來!」命騎追之,已覺多許里,追士因問向姥:「不見一黃須人騎馬度此邪?」姥曰:「去已久矣,不可復及。」於是騎人息意而反。

晉祚不得長遠

《晉書·宣帝本紀》:明帝時,王導侍坐。帝問前世所以得天下,導乃陳帝創業之始,用文帝末高貴鄉公事。明帝以面覆床曰:「若如公言,晉祚復安得長遠!」

《世說新語·尤悔》王導、溫嶠俱見明帝,帝問溫前世所以得天下之由。溫未荅。頃,王曰:「溫嶠年少未諳,臣為陛下陳之。」王乃具敘宣王創業之始,誅夷名族,寵樹同己。及文王之末,高貴鄉公事。宣王創業,誅曹爽,任蔣濟之流者是也。高貴鄉公之事,已見上。明帝聞之,覆面箸床曰:「若如公言,祚安得長!」

宋褘

魯迅輯《古小說鉤沉》

沈約《俗說》:宋褘是石崇妾綠珠弟子,有國色,善吹笛。后入晉明帝宮,帝疾患危篤,群臣進諫,請出宋褘。時朝賢悉見,帝曰:「卿諸人誰欲得者?」眾人無言,阮遙集時為吏部尚書,對曰:「願以賜臣!」即與之。

5 晉明帝 -歷史評價

東晉自建國后,北方僑姓士族與南方吳姓士族之間的矛盾一直很尖銳,吳姓士族往往受到排擠與壓制。明帝為了穩定東晉政權,臨終前一個月,還下詔說:「吳時將相名賢之胄,有能纂修家訓,又忠孝仁義,靜己守真,不聞於時者,州郡中正亟以名聞,勿有所遺。」力圖調解這個矛盾,以期打破宗族界限,為國家選拔人才。

在臨終遺言中,他要諸臣為自己治喪時「務從簡約」,不得奢侈。他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未能繼承父祖輩的遺業,廓清中原,以雪愍、懷二帝被擄之恥,以成統一中國之大業。清人王夫之感慨:「明帝不夭,中原其復乎!」此言雖已無法印證,而晉明帝確實可以稱得上是中國歷史上一位雄才大略的青年皇帝,他的不幸早夭,是那個時代的重大損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