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晉獻公之喪 -基本信息

  【作品名稱】《晉獻公之喪》

  【作品出處】禮記

  


  【作品年代】戰國時代

2 晉獻公之喪 -作品原文

  晉獻公之喪,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2)。且曰:「寡人聞之(3):亡國恆於斯,得國恆於斯。雖吾子儼然在憂服之中(4),喪亦不可久也(5),時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圖之(6)!」以告舅犯(7)。舅犯曰:「孺子 其辭焉(8)!喪人無寶,仁親以為寶(9)。父死之謂何?又因以為利,而天下其孰能說之(10)?孺子其辭焉!」公子重耳對客曰:「君惠吊亡臣 重耳(11),身喪父死,不得與於哭泣之哀(12),以為君憂。父死之謂何? 或敢有他志(13),以辱君義?」稽顙而不拜(14),哭而起,起而不私(15)。子 顯以致命於穆公(16),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顙而不拜,則未為後也(17),故不成拜(18)。哭而起,則愛父也。起而不私,則遠利也。」

3 晉獻公之喪 -作品註釋

  ①本節選自《檀弓》下。

  ②秦穆公:春秋戰國國時諸侯國泰國國君,姓贏,名任好,春秋五霸之一。

  ③寡人:古時君主自稱。這只是使臣代國君講話。

  ④吾子:表示親愛的稱呼。儼然:嚴肅的樣子。憂服:憂傷服喪。

  (5)喪(sang):失位逃亡。

  (6)孺子:對年幼者的稱呼。堰,重耳的舅舅,字子犯。

  (8)辭:推辭,拒絕。

  (9)仁親:以仁愛對待親人。

  (10)孰(shu):誰。說:辯解。

  (11)亡:逃亡,流亡。

  (12)與:參與。

  (13)或;又。敢:豈敢,怎敢。

  (14)稽顙(qi sang): 古時居父母之喪時跪拜賓客的禮節。拜:拜謝。

  (15)私:私下交談。

  (16)子顯:公子縶(Zhi),字子顯,是秦穆公派來弔唁的使者。致命:復命,匯 報。

  (17)后:指繼承人。

  (18)不成拜:只稽顙,不拜謝。

4 晉獻公之喪 -作品譯文

  晉獻公死後,秦穆公派使者向公子重耳弔唁,並且說:「我聽說,亡國常在這時,得到國家也常在這時。雖然你現在莊重地處在憂傷服喪期間,但失位流亡不宜太久,不可失去謀取君位的時機。請你好好考慮一下!」重耳把這些話告訴了舅犯。舅犯說道:「你要拒絕他的勸告!流亡在外的人沒有什麼可寶貴的東西,只有把以仁愛對待親人當作寶物。父親去世是怎樣的事啊?利用這種 機會來圖利,天下誰能為你辯解?你還是拒絕了吧!」於是公子重 耳答覆來使說:「貴國國君太仁惠了,派人來為我這個出亡之臣弔唁。我出亡在外,父親去世了,因此不能到靈位去哭泣,表達心中的悲哀,使貴國國君為我擔憂。父親去世是怎樣的事啊?我怎敢有別的念頭,有辱於國君待我的厚義呢?」重耳只是跪下叩頭並不拜謝,哭著站起來,起來之後也不與賓客私下交談。子顯向 秦穆公報告了這些情況,穆公說:「仁義呀,公子重耳!他只跋叩頭而不行拜禮,這是不以繼承君位者自居,所以不行拜禮。哭著起立,是表示敬愛父親。起身後不與賓客私下交談,是不貪求私利。」

5 晉獻公之喪 -作品讀解

  面對權力的誘惑而不動,流亡在國外而不妄稱君主接班人在咱們的歷史上,恐怕只有春秋戰國那樣的時代才會有的事。那時,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君子,不搞陰謀詭計,凡事講究禮儀,講究名正言順事成,是很體面的。專靠耍手腕,搞小動作,貪慾膨脹,譖越名份而取得不應屬於自己的名譽、地位、財富,是為人不齒的。這是那個特殊時代的風氣,並且一去不復返了。

  凡事講禮,尤其是在現實利益的誘惑面前,比如權力、女色 財物、金錢、名譽、地位的誘惑面前,也要講究取之有道,在天的人看來,可能太迂腐,太繁瑣,太無必要。但是,這的確是大有必要的。社會生活和人倫關係要有序,要有軌可循,總得有所規範。禮雖不一定是最好的規範,但畢竟比沒有規範、亂來一氣要好。難怪孔子為了維護禮的理想秩序,堅持非禮勿視,先勿聽,非禮勿行。

  同法相比,禮是一種軟性的社會規範。它主要靠人們內心的自覺,而內心的自覺來自於性情的陶冶和修鍊。因而,這種軟性的規範的作用總是有限的,古人多半針對「君子」強調禮,把 「小人」、「野人」排除在禮之外,大概便是意識到了憑自覺和修養來守禮,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加上人性之中惡的一面總是存在並時刻表現出來,禮的作用和影響便更加有限。

  此外,在講禮成風的春秋時代,要成為:「王者」,除了憑實力之外,也逃不出禮儀的制約。 或者乾脆說,不講禮儀,就不能歸順人心,就成不了王者。公子重耳之所以能成雄一時,成為春秋五霸之一,大概與此又極大關係。

上一篇[旗識]    下一篇 [傑弗里·布魯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