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晏子之晉,至中牟,睹弊冠反裘負芻息於塗側者,以為君子也,使人問焉曰:「子何為者也?」曰:「我,越石父者也。」晏子曰:「何為至此?」曰:「吾為人臣僕於中牟,見使將歸。」晏子曰:「何為為仆?」對曰:「不免凍餓之切吾身,是以為仆也。」晏子曰:「為仆幾何?」對曰:「三年矣。」晏子曰:「可得贖乎?」對曰:「可。」遂解左驂以贈之,因載而與之俱歸。至舍,不辭而入。越石父怒而請絕,晏子使人應之曰:「吾未常得交夫子也,子為仆三年,吾乃今日睹而贖之,吾於子尚未可乎?子何絕我之暴也?」越石父對曰:「臣聞之,士者詘乎不知已,而申乎知已。故君子不以功輕人之身,不為彼功詘身之理。吾三年為人臣僕,而莫吾知也。今子贖我,吾以子為知我矣。向者子乘,不我辭也,吾以子為忘;今又不辭而入,是與臣我者同矣。我猶且為臣,請鬻於世!」晏子出,見之曰:「向者見客之容,而今也見客之意。嬰聞之,省行者不引其過,察實者不譏其辭,嬰可以辭而無棄乎?嬰誠革之。」乃令糞灑改席,尊醮而禮之。越石父曰:「吾聞之,至恭不修途,尊禮不受擯。夫子禮之,敢不敬從?」晏子遂以為上客。

  (選自《晏子春秋》)

  [注]①贈:自作「贖」。②糞灑:掃除清洗。③醮:古代嘉禮中的一種禮節。④擯:道「儐」,儐相。

  晏子出使晉國,到中牟,看見一個戴著破舊的帽子,翻穿著皮衣,背著(一捆)柴草在路邊休息的人,(晏子)認為(這個人)是君子,(就)叫人去問他說:「您是幹什麼的呢?」 (那個人)回答說:「我是越石父。」晏子問:「為什麼到這裡來呢?」(越石父)說:「我到中牟來做人家奴僕,(如果)見到(齊國的)使者,(我就)準備回(齊國)去。」晏子問:「為什麼來做奴僕呢?」(越石父)回答說: 「我不能避免自身的饑寒交迫,因此做了人家的奴僕。」晏子問:「做奴僕有多長時間了?」越石父回答說:「三年了。」晏子問:「可以(用錢把你)贖回去嗎?」越石父說:「可以。」(晏子)就解下在左邊拉車的馬,用來贖出越石父,讓 (越石父)坐在自己的車上一同回齊國。

  車到了(晏子)居室時,晏子不(與越石父)告別(就)進了屋,越石父很生氣,要求 (同晏子)絕交。晏子派人回答他說:「我不曾同您有什麼交往,您做了三年奴僕,我今天才見到,把您贖了出來,我對您還不算可以嗎?您為什麼突然(就要)同我絕交呢?」越石父回答說:「我聽說,賢士在不了解自己的人面前會蒙受委屈,在了解自己的人面前會心情舒暢,因此,這就是君子(奉行的)不因對別人有功就輕視人家,也不因別人對自己有功就自己貶低自己的道理。我在人家做了三年奴僕,卻沒有什麼人了解我。今天您把我贖了出來,我以為您是了解我的。剛才,您坐車的時候,不向我打招呼(自己先上了車),我以為您是忘記了(禮節);現在又不(跟我)告別(就獨自)進屋去了,這跟把我當奴僕看待的人是一樣的。我還將做奴僕,請您把我賣給世人吧。」

  晏子(從屋裡)走出來,請(越石父)來相見。說:「剛才,我只見到您的外貌,而現在看到了您的內心。我聽說,反省言行的人不會再犯類似的錯誤,體察實情的人不會譏笑人家的言辭,我能夠因為言辭(不當)而不被你嫌棄嗎?我真心實意地改正錯誤。」於是,晏子讓人洒掃(廳堂),重新安排席位,(向越石父)敬酒,很禮貌地對待越石父。越石父說:「您對我以禮相待,我怎敢不恭敬從命呢?」於是,晏子把越石父當做上等客人。
上一篇[定春]    下一篇 [第三性別廁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