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晚明小品文的另一個特點是率真直露,注重真情實感,不論是描寫個人日常生活,表達審美感受,還是評議時政,抨擊穢俗,時有胸臆直露之作。晚明小品文創作對後世產生了很大影響,一直到本世紀二三十年代。

1 晚明小品文 -簡述

  是指體制短小、輕君靈巧、真情流露的「小文小說」,以區別於以往莊重古板的「高文大冊」。題材上則不拘一格,尺牘、記、傳、序、跋、銘、贊等文體都可適用。

2 晚明小品文 -特點

  晚明小品文創作風格上的一個顯著特點是趨於生活化、個人化,不少作家喜歡在文章中反映自己日常生活狀貌及趣味,滲透著晚明文人特有的生活情調和審美趣尚。
  晚明小品文的另一個特點是率真直露,注重真情實感,不論是描寫個人日常生活,表達審美感受,還是評議時政,抨擊穢俗,時有胸臆直露之作。張岱《自為墓志銘》以坦露的筆法寫出自己年輕時「極愛繁華」的生活經歷,且不論這種生活態度的是與非,客觀上他在作品中塑造出了一個真我的形象,不帶虛浮習氣。袁宏道《敘陳正甫會心集》闡述的「世人所難得者唯趣」,「夫趣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學問者淺」的道理,無所隱諱地表露出崇尚「無拘無縛」、「率心而行」的真實心態。而王思任的《讓馬瑤草》則顯出「筆悍而膽怒,眼俊而舌尖」(張岱《王謔庵先生傳》)的風格。馬瑤草即南明權相馬士英,瑤草為其字。文章痛斥了馬士英專權禍政以及南明政權覆滅之際奔逃自脫的行徑,其中寫道:「當國破眾散之際,擁立新君,閣下輒驕氣滿腹,政本自出,兵權在握,從不講戰守之事,而但以酒色逢君,門戶固黨,以致人心解體,土氣不揚。叛兵至則束手無措,強敵來則縮頸先逃,致令乘輿遷播,社稷丘墟。觀此茫茫,誰任其咎!」詞意慷慨直率,淋漓犀利,作者胸中積藏的激憤昂直之氣躍然紙上。

3 晚明小品文 -作者與影響

  在晚明文學發展進程中,小品文的創作佔據著一席重要的地位,它代表了晚明散文所具有的時代特色。
  顧名思義,小品文體制較為短小精練,與「舂容大篇」相區別。體裁上則不拘一格,序、記、跋、傳、銘、贊、尺牘等文體都可適用。小品文在晚明時期趨向興盛,與當時文人文學趣味發生變化有著重要的聯繫,人們的欣賞視線從往日莊重古板的「高文大冊」,轉移到了輕俊靈巧而有情韻的「小文小說」,從而擴大了小品欣賞的讀者群和創作的數量,一些小品文的選本和以小品命名的文集也隨之出現。
  晚明小品文內容題材上的一個顯著特點是趨於生活化、個人化,不少作家喜歡在文章中反映自己日常生活狀貌及趣味,滲透著晚明文人特有的生活情調。晚明時期小品作者層出,除上面提到的這些文人之外,像劉侗、祁彪佳、湯顯祖、馮夢龍等人都是當時較有成就的名家。晚明小品文創作對後世產生了很大影響,一直到本世紀二三十年代。當時周作人曾稱讚張岱等人的小品「別有新氣象,更是可喜」(《再談俳文》)。林語堂則從公安派作家袁宏道等人文風中品味出「幽默閑適」的趣尚而加以提倡。可以看出晚明小品文在這些現代作家文學觀念和創作中打上的某些印記。
  晚明小品文創作對後世產生了很大影響,一直到20世紀二三十年代。
上一篇[三刀流]    下一篇 [隨感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