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加夫里若·普林西普(公元1894年7月25日—公元1918年4月28日),波斯尼亞人,塞爾維亞族民族主義者,黑手黨成員。刺殺王儲斐迪南時,加夫里若·普林西普的身份是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的學生。事後普林西普承認了自己的罪行,由於當時他還不滿20歲,不能判死刑。於是公元1914年10月被判20年有期徒刑。獄中的普林西普因為健康原因接受了切除手臂的手術,並於公元1918年4月28日因肺結核死於監獄中。

1主要活動

調查
他們在庭審前對普林西普和查布里諾維奇進行了審問,警方也進行了大規模的調查,奧地利軍隊還發現了塞爾維亞海關的文件,這些都導致了另外23名嫌疑人被捕。只有穆罕默德巴斯克逃到了黑山地區。  
7月13日,奧地利外交部長馮·貝希托爾德伯爵收到薩拉熱窩一名副官的秘密電報,對所收集到的信息進行了評價:  
犯人的陳述毫無疑問地表明被告人在貝爾格萊德就決定要採取這一暴行,而這一暴行的準備階段得到了塞爾維亞官員的支持……他們還獲得了炸彈(手槍)、彈藥和氰化物……毫無疑問普林西普、格拉貝日、查布里諾維奇在塞爾維亞海關的幫助下進行了走私……然而,沒有證據證實塞爾維亞政府的部長直接下達了刺殺的命令或是提供了武器……  
在八月份,歐洲列強就這一事件確定了自己的立場,並於9月19日在薩拉熱窩的初步調查結束之前就開始了戰爭。控告是在9月28日開始的。當博迪奧雷克考慮推遲審判到戰爭結束時,貝希托爾德在10月1日的信中表示了反對,他還給出了法官和檢查官應該遵守的程序。主要目的在於奧地利想要塞爾維亞承擔引發世界大戰的道德責任。
結局
普林西普、 查布里諾維奇和貝拉格日被判處20年勞役,他們被帶到了波希米亞的特萊森塔。三人都死於1918年4月28日,表面上是死於肺結核,一種由嚴寒、飢餓和惡劣的醫療條件造成的疾病。實際上,這就是一種變相的慢性處決。在戰後和奧匈帝國解體以後,新成立的捷克斯洛伐克將幾位烈士的遺體送回了南斯拉夫。
經常被人們遺忘的是薩拉熱窩戲劇的第二個行動。它於1917年4月2日發生於薩洛尼卡,那時在奧匈帝國的控制之下,當時對黑手社頭頭「蜜蜂」進行的審判開始了。他是在亞歷山大塞爾維亞攝政王的命令下被解除了職務並被捕的,因為擔心他會密謀刺殺這位攝政王。同時被捕的還有穆罕默德巴斯克。在這次被非法操縱的審判中,「蜜蜂」被迫承認了他在刺殺大公案件中的作用,以為他會被釋放。然而,他卻在1917年6月26日被認定有罪,以合法但不公正的形式被執行死刑。  
在後來的一些年裡,關於誰應該最終為薩拉熱窩刺殺案負責,人們提出無數的主張,但是沒有任何證據證實是最高階層的陰謀。看起來仍然是一群理想主義的熱情的民族主義青年自發的行為。他們在整個行動中表現得非常不專業,他們的看法是,他們的成功完全是運氣好。而他們的這種運氣引發的一系列政治事件為整個20世紀剩下的時間都籠罩上了一層陰影。  ——愛娃·韋伯

2評價

公元1920年其遺骸被塞爾維亞政府遷葬薩拉熱窩的榮譽冢,以其名字命名他在薩拉熱窩刺殺斐迪南大公時所處的橋,並刻下腳印樹碑紀念。如今這些紀念碑已全部拆除。
為紀念這位「為爭取民族獨立和自由而獻身」的塞爾維亞愛國青年,原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政府在1977年作出決定,在普林西普刺殺皇儲站立的石板上,用水泥澆鑄一雙腳印,並在旁邊的牆壁上嵌入了一塊約一平方米大小的白色大理石板,石板上用黑色的塞語和英語兩種文字刻寫著:1914年6月28日加弗利洛·普林西普就是從這個地方刺殺了奧地利斐迪南皇儲及其夫人索菲亞王妃。南政府同時決定,將此橋改名為「普林西普橋」。
前南解體、波黑獨立后,該紀念物及大理石板均被拆除,小橋也再次改名為「斐迪南橋」。大理石石板一直被存放在薩拉熱窩市內一座廢兵營內,此後該兵營又被義大利駐波黑大使館徵用。1995年代頓協議簽署之前,當時的美國總統巴爾幹問題特別代表霍爾布魯克在見到此橋時,首次稱普林西普為恐怖分子。
下一篇[殲-7MP/P]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