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普羅藝術瓦格納

標籤: 暫無標籤

1 普羅藝術瓦格納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中國科學文化音像出版社

  出版年: 2005

  定價: 113.0

  裝幀: 平裝

  ISBN: 9787880711127

2 普羅藝術瓦格納 -內容簡介

  查爾斯·麥克拉斯指揮澳大利亞歌劇院於1990年演出的《紐倫堡的名歌手》同樣搬用的是拜魯伊特三十餘年前的舊製作,這也是戰後創作的與1868年首演版本最接近的製作,布景、道具、服裝和人物造型嚴格忠於歷史,可以作為瓦格納歌劇的欣賞入門版本。

  雖然遠在澳大利亞的悉尼歌劇院,那裡的樂團和合唱團的水平還無法和德奧歌劇院相比,但是麥克拉斯是一位非常注重細節和音色的指揮,而且他很有底氣,在整體塑造上使樂團有超水平發揮。

  這個版本最可稱道的是有三個大明星支撐:飾演鞋匠薩克斯的唐納德·麥金泰爾、飾演瓦爾特的保羅·弗雷、飾演愛娃的海倫娜·多伊斯,此三人都有在拜魯伊特演唱10年以上的經驗,特別是麥金泰爾,曾經是1980年代前後最優秀的沃坦演唱者。弗雷在拜魯伊特唱過瓦爾特、唐豪塞、帕西法爾和羅恩格林,是這四個騎士角色有史以來最英俊的扮演者。這次在悉尼歌劇院的演出,弗雷雖然已經年齡偏大,但高貴穩重的氣質絲毫不減,嗓音也更加圓潤,歌聲很美。

  其實這次演出比較令我吃驚和享受的是飾演大衛、馬格達倫娜和眾師傅歌手的演員,他們每個人都有很好的嗓子和表演能力,把這部「喜劇」演得有聲有色,生動活潑,真讓人懷疑是否他們都是從歐洲請過來的。

3 普羅藝術瓦格納 -作者簡介

  三幕歌劇,又譯作《紐倫堡的工匠歌手》,瓦格納編劇並譜曲,1868年6月21日首演於慕尼黑宮廷國家劇院。

  故事發生在16世紀中葉德國的紐倫堡。

  外省騎士瓦爾特·馮·施托爾津愛上金匠珀格納的女兒愛娃,但是珀格納已經答應將女兒下嫁在即將舉行的歌唱比賽上獲勝的歌手,於是瓦爾特決意參加比賽。由於不熟悉歌唱要領及比賽規則,加上一心想娶回愛娃的書記員貝克邁塞在計分時從中作梗,瓦爾特在預賽中即被淘汰。但是鞋匠薩克斯在瓦爾特身上發現那洒脫不羈的天才所蘊含的一種力量,那不受成規約束的歌唱使他預感到已經墨守成規的迂腐藝術向更高理想突破的時機即將到來。

  當天晚上,失望的瓦爾特準備勸誘愛娃與其私奔,這時貝克邁塞跑到愛娃的窗前對著假冒愛娃站在窗前的侍女馬格達倫娜唱起小夜曲。薩克斯在門口做鞋,用釘鎚在鐵砧上一下下敲打以記錄他歌唱中的錯誤,結果吵醒四周鄰居,街頭一通混戰,貝克邁塞挨了暗戀馬格達倫娜的薩克斯徒弟大衛的棒打。趁著混亂,薩克斯將瓦爾特拉進自己家裡,也讓愛娃悄悄回到家裡。

  第二天早晨,瓦爾特告訴薩克斯他在夢中得到一首歌,當他試唱時,薩克斯不勝神往,當即把

  歌詞和曲譜記錄下來,並作了修改。兩人進屋以後,貝克邁塞一瘸一拐走進來,他本來是找薩克斯有事,但看到桌上放著薩克斯手錄的歌譜,趕忙將其偷走。正式賽歌大會上,由於貝克邁塞不理解歌中的意思,唱得一塌糊塗,被哄下台去。輪到瓦爾特唱時,他用音樂將詩中的美麗傳達出來,贏得全場喝彩。愛娃為瓦爾特戴上花冠,珀格納授予他「工匠歌手」的稱號。薩克斯讚賞了瓦爾特的藝術與純潔精神,全體人員也向薩克斯表達了敬重之情。

  《紐倫堡的名歌手》創作於《特利斯坦與伊索爾德》之後,它不論在劇情上還是音樂上都與前者形成鮮明對照。這正好與古希臘戲劇中悲劇之後是喜劇的慣例相暗合。它敘述的是純粹人間的故事,是一部真正的舞台慶典劇。節日和歡快的因素在劇中成為詩歌和音樂的根本對象,音樂也是純人間的,充滿陽光和快感,使用的也是剛健的自然音階的語言。在《特利斯坦與伊索爾德》那裡出現的熱情沸騰的半音音階手法,動蕩的、陰暗的調性,永恆延緩的終止,在此統統不見。這是音樂史迄今為止最豐富多彩的一個全音階體系,它的和弦和基調關係中保存一種明快的感覺,這對劇中人物及其情節至關重要。

  瓦格納用事實證明,他可以寫出最好的通俗戲劇。所謂通俗,便是將神話劇中被廢棄了的幽默、抒情和奇妙的沉思以及人物性格的生動描寫,最重要的還有某種純樸自然的新歌,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在瓦格納日益嫻熟的主導動機運用過程中,一些喜劇的場面用最莊重、最富詩情的場景交替出現,這裡還可以發現被改編的無法辨認的舊歌劇的合唱與合奏。

  除卻高超的藝術性,本劇的弦外之音是對貝克邁塞這個人物的刻畫。最普遍的說法是他被看作對維也納音樂評論家漢斯利克的影射。他是一個激烈的反瓦格納派,據說他也深知這一點,並認為這齣戲對他本人是一種侮辱。作為貝克邁塞的對立面,瓦爾特是藝術新方向的象徵,是新藝術革命的勇士,他天生具備音樂與詩歌的天才,根本沒有把沿襲已久的陳規陋習放在眼裡。這似乎就是青年時代的瓦格納,一個「自在的」瓦格納派藝術家。

  與瓦爾特相比,鞋匠薩克斯才是瓦格納傾注心血、刻意塑造的理想賢人形象。他一身兼具血氣方剛的勇猛和飽經風霜的老練,是瓦格納新美學意義上的真正藝術家,被稱之為「人民藝術創造精神的最後一個代表」。他一面保守著藝術傳統中最好的部分,同時又能辨別出新的藝術美妙之處。他想把天才的權力同藝術規則,靈感的自由同傳統的秩序協調起來,這一切正好和成熟期瓦格納的藝術理想趨於一致。所以劇中薩克斯和瓦爾特的勝利實際上便是瓦格納的勝利,這種勝利算不上十分輝煌,因為那是一種傳統與新奇調和的結果。

上一篇[最後的嬉皮]    下一篇 [吉爾薩克斯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